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原创鬼故事

原创鬼故事频道发布最新原创鬼故事大全,原创鬼故事每天更新、短小精湛,各类来稿的恐怖鬼故事、吓人鬼故事都将发布在本频道,给鬼友们在线阅读!欢迎您注册会员,给鬼大爷投稿!

关中怪谈之族刑

在关中农村,宗族的势力往往要大过基层政权的势力。所以在很多基层的工作中,做好宗族的工作显得尤为重要。有些村子百分之八十的都是同宗,当然在政策上要有所倾向。有农民告状村主任一手遮天,其实真实的情况就是本宗族的人得利,其余的人肯定要吃亏。这是必然的。当然,宗族在建国初和文革时期是并不明显的,因为当时以阶级斗争为主,很多亲友都互相揭发甚至划清界限,宗族根本成不了气候。然而在改革开放之后,这种势力就渐渐露出端倪。之后势力不断增强。而在清末和民初,宗族的势力非常强大,甚至一度达到控制地方政权的地步。 更多 >>

关中怪谈之哑姐

我和五叔经历了相当长的时间来适应目前的生活。当然,在有些人看来,我现在的生活实在是很幸福的。不愁吃喝,整天为了一些奇怪诡异的事情来去奔波,经历不凡,而且没事的时候可以在梧桐树下喝茶聊天,要想热闹一点,还可以多叫几个朋友一起来。晚上的时候就在屋里升起火炉子,上面坐上热水,偶尔还会弄些小菜来吃,当然,这是在烫了酒的情况下。然后召集一些朋友前来聚会,这都是很惬意的。最有意思的还是这些朋友能带来很多故事。 更多 >>

关中怪谈之鬼丐

一个老先生的来访打破了一下午的宁静。那天下午,天气热得出奇,五叔的茶已经泡过三遍,丝毫没有颜色了。他还是舍不得倒掉,没有一点换上新茶的意思。茶已经索然无味,五叔却拿着书自顾自的看着。我百无聊赖,盯着梧桐树上的白毛发愣。 更多 >>

关中怪谈之心牢

今天的警队显得有些安静,相比往日的繁忙来说,今天是我加入警队以来最休闲的日子了。下午的时候,我和队里的同事聊着天,他跟我讲了这样一个小故事:话说清朝年间,有一个进京赶考的秀才,在经过山西地方的时候,已经累的快要趴下了。这时候,日头正毒,他又累又渴,而且非常饥饿,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周围一个人都没有,静得可怕。在这乡间午后,农人们大概都在家里休息呢吧?他这样想着,用力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就继续迈着疲惫的步子,蹒跚地向前走去。 更多 >>

关中怪谈之封口

这个故事是我的一个同事告诉我的,下面就用他的口吻将这个故事讲给大家:我调来咱们单位之前,曾经在一个煤炭大县做民警,这个地方煤矿众多,很多属于私人开采的小煤窑。这些小煤窑手续不全,安全性不能保证,所以经常出事故。为了捂住这些事故,煤老板们往往拿出相当一部分资金收买知道内情的人。 更多 >>

关中怪谈之婚变

陈六儿给儿子完婚的日期越来越近了,他心头的压力也越来越小,虽说婚期已于一年前定下,但是一年来,陈六儿还是很担心,因为这唯一儿子的婚事花掉了他一生的积蓄,而且还背负了不少债务。但是这件事情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因为在关中地区,向来有一种说法:“老子少不了儿子一个媳妇,儿子少不了老子一口棺材。”陈六儿心中所存的大事将尽完成二分之一,随着时间的临近,他自然越来越轻松。 更多 >>

关中怪谈之奇火

天阴沉沉的,看样子要下雪了。加上接近黄昏,这天愈加黑得快了。一间很小的房子(如果说这能被叫做房子的话,因为这房子已经坍塌得厉害,从远处看,就是一处废墟)里面透出一些微弱的火光。村里人都知道,这是那个在这里讨了十几年饭的外地人要睡觉的信号了。 更多 >>

关中怪谈之浮生

我和五叔赶到西河村这个颇为气派的小洋楼的院子里的时候,这里已经围了一群人。这些人都是附近的村民。这群人中间有一对中年夫妇,与其他村民不同的是,这对夫妇衣着光鲜,在这群“泥腿子”中间显得鹤立鸡群。我们是今晨六点钟接到的电话,打电话的人叫刘庆根,也就是那对夫妇中的男子,他是西河村一带最有钱的包工头,他的发家是从修筑拦河大坝开始的。刘庆根在电话中说:“老五,家里出事儿了!”我和五叔就赶紧开着车过来了。 更多 >>

关中怪谈之悟佛

在少华山森林公园游览了一圈,觉得还是景山寺对我的印象最深。这大概也是痴迷于玄学的缘故吧。我们到了景山寺的时候,正是午后,山上非常安静,偶尔山风吹动落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简直是神仙一般的感受。我和五叔正坐在禅院的庭院里和老主持宁一法师坐着闲聊,这时候他的一个徒弟,大概有五十岁的样子上来香茗一品,见他倒茶水的时候,右手的食指只剩下指根,感到好奇。然而当面不好打问,等着徒弟走后,这才问起宁一法师,这徒弟的指头是怎么回事。法师笑笑说:“这指头断掉还颇有些来历呢。”说完,开始讲起了这个小和尚的故事 更多 >>

关中怪谈之平坟

我们村的王仁义家是民国时期有名的大户人家,传说祖上曾经官至道台,其后人也大都精于科考,累世为官。后来到了王仁义父亲那一代就不再做官了。说起他们不做官的缘由,倒也惊人的一致:说是搜刮了太多的民脂民膏,被朝廷抓了现行,原本要处斩的,幸亏清廷有一项规定,叫做“赎罪银”,但凡有了罪责的官员,只要缴纳一定的银子,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赖得王家钱多,王仁义的父亲上下打点,这才免于一死,虽说耗费了不少银子还丢了官,倒也保得家庭平安,荣华富贵。 更多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