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关中怪谈之哑姐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03-25作者:xiemengze

    闲话结束,言归正传。话说这地窝子蜂最喜欢钻人裤裆,所以跑山人又称这蜂为“裤裆蜂”——蜂如其名,专爱钻人的裤裆——不扎紧裤腿,被叮了下身,可就成了性命攸关的大事!地窝子蜂的天敌是獾和黄鼬,都是喜欢在地下活动的家伙。因为其喜欢攻击人隐私部位,又与地阴动物相克,所以其对于一些阴司之事,有很大的克制作用。加上这东西剧毒,其蜂巢中也有剧毒,所以一般虫物不能近身。
    这信息都是从我五叔处得来的。如今我嘴里含着地窝子蜂巢,还是有些害怕。但是我知道,这些东西暂时并不能将我怎样,可是这蜂巢的主要成分是蜂蜡和蜂蜜,等这些东西完全都融化掉的时候,我的大难也就来临了。可是在大难来临之前,我只能坚持,没有别的办法。
    嘴里所含的地窝子蜂的蜂巢越来越少,眼见得就要完结了。五叔他们还没有一点影子,我内心也越来越不安。心想着这群家伙怎么大白天就敢出来活动?难道不怕阳间的物件?而我也感到奇怪,这三宝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讲哑姐的事情,又为什么要让我们给哑姐招魂?招魂之后三宝和哑姐的说辞到底谁是对的?五爷在的时候,三宝去了哪里?还有这房子里的一切古怪,那几只狐狸和仍然在我身边围攻我的这些不干净的东西……谜团一个接一个,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努力想起五爷给我留下的《任氏家言》里面的内容。里面好像提过,任何意见不合常理的事情其背后必然有秘密所在。那么这件事情最终的谜底是什么呢?房子、哑姐、三宝……很难把这些东西联系起来。
    我的地窝子蜂巢剩下最后一点了,在过不了几分钟,我就要完蛋了。我决定在这蜂巢完全融化殆尽的最后刻,睁开眼睛跟它们拼了!正在我准备睁开眼睛的时候,这些东西忽然间就消失不见了。我看见眼前站了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郑雨。她的额头发红,符印再次发挥作用。那些东西都被收走,只听见郑雨头部传来一群孩子嬉闹的声音,这下倒是给他们提供了玩物了。
    郑雨额头的符印依然殷红,可见符印里面所封之物倒也热闹,不管怎么说,我是暂时脱离了危险。可是正准备跟郑雨离开的时候,却发现郑雨站在原地不动,双目紧闭。难道她发现了什么?我不好打扰她,只得在一边静静地呆着,顺便观察周围,不让那些东西干扰她。郑雨此刻额头的封印更加红得可怕,如同刚刚烧红的烙铁。
    过了一会儿,郑雨额头恢复了正常的颜色,她一脸严肃地对我说:“这里太多鬼狐,赶紧走!”说完闭上眼睛拉着我就往墙上撞,快撞到墙的时候,我简直怕的要命:“你没看见这墙吗?你疯了!”谁料想这一撞竟然就撞过去了!这郑雨竟然有这个本事,怎么没看出来啊。到了安全地带我问她:“你这么大本事,怎么不把五叔找回来?隐藏的够深的!”郑雨道:“只不过我能看见一些东西,你看不见而已。刚才你说的那堵墙我用封印根本看不见!”“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不接地问。郑雨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全部都是鬼狐在作祟!”

    所谓鬼狐,是我们关中地区特有的一种说法。说那狐狸就喜欢在坟墓里钻,久而久之,接触了坟墓中一些亡人的阴气,也就有些人的记忆和特征。有这种遭遇的公狐和母狐生下的灵狐非常聪明,不仅与常人的智商无意,还有一些小法术能够迷惑人。而这所宅子据郑雨的推断和符咒的观察,应该是灵狐无异。然而这灵狐与哑姐和三宝一家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我没猜错,那天做法的时候,除了咱们几个,包括三宝、五爷和哑姐,全部都可能是鬼狐!”郑雨说,表情与五叔做判断的时候不相上下。“这些鬼狐要干嘛?干嘛搭上三宝和哑姐?”我还是不明白,“也许,他们是有别的原因吧。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就出五叔。如果能救出五叔,把五爷真正的法身请来,应该会有结果的。”我想言之有理,可是五叔根本没有一点线索,要找起来真的很麻烦。凭我们两个人根本就不可能很快找到,如果五叔真的被鬼狐给抓走了,时间越长就越危险。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怎么请五爷,只有五叔会,所以指望我也没有希望。
    “你笨呢!你自己是干嘛的?不会报警?”郑雨道。我恍然大悟,我是警察!我可以报失踪,然后请示上级,让加派警员加紧搜索!我们立即行动,郑雨用封印密切关注这所宅子里的变化,而我则带领一部分警员在附近加紧搜索。一直找了一天一夜,一点线索都没有。而郑雨所关注的那个宅子,也没有一点动静,所有的东西似乎在瞬间都消失了。
    忙了一天一夜,晚些时候,我们一群人在五叔家里,包括我和郑雨以及和郑雨一起来的那个中年女人,还有一大帮警员。此时,郑雨和那个中年女子正在厨房里面忙活,而我和警员们在梧桐树下喝茶,家里所有的桌子都拿出来了,准备所有参与这个活动的人聚餐一下,顺便讨论一下下一步的方案。该如何找人,如何发现线索。当然,我和郑雨绝对不可能告诉他们这些离奇事件背后的诡异,只说是五叔可能得罪了人,在三宝家的宅子里面被人给“窝”了,估计是寻仇的,本身就像撕票,因为没有打电话要钱勒索。
    按照郑雨的意思,这些同事只能让他们帮助找人,不能让他们知道其中的真相,因为这种事情除了少数几个人,是没有几个人相信的。但是找人没有结果,所以我也只能跟他们在这里瞎扯。全部都是刑侦上的术语,比如蹲守、跟踪、捞票什么的。吃过晚饭,众人纷纷散去,只剩下我们三个人坐在这棵梧桐树下。郑雨这才介绍了这个中年女人,这个女子叫吴越,是省城医科大学心理学教授,同时兼任郑雨所在学校的心理咨询中心主任。郑雨在心理咨询中心实习过一段时间,二人也就拉呱上了、虽然年纪相差较大,但是彼此有一个共同爱好,那就是喜欢研究灵异事件。吴越除了研究心理学之外,还对灵异事件有着很大的兴趣,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了研究灵异事件上面。这次郑雨带着吴越来拜访五叔,是基于郑雨跟她谈了很多关于五叔破解灵异事件的事情。没想到就遇到了哑姐这件事情,这下还牵扯到了鬼狐。巧合之下,让她真正见识到了关中农村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不为人知的另外一个世界的故事。

    吴越也已经了解了整个事件的经过。她从心理学的角度给我和郑雨分析了所有事件中所隐藏的信息,然后将这些信息分析之后,得出了一个大概的结论。
    吴越分析道:“如果真如郑雨所说,咱们这个事件从一开始就是受到鬼狐的干预,那么我们不妨更大胆地假设一下,假如讲故事的三宝本身就是鬼狐呢?那么三宝所讲的关于哑姐的故事可能不可能全部都是假的?我们假设这些都是真的,那么三宝让五叔开坛招魂这其中的目的是什么?仅仅是为了见姐姐一面吗?那么多年的愧疚,为什么现在才说出来,而且必须立即见面,他连自己的姐姐死了没有都不知道,怎么会吵着要见面?如果他姐姐真死了,他心存愧疚应该是在成年之后想起来的时候,而不是现在。那年他姐姐死的时候不过十岁,而三宝是四岁,今年其姐姐正好四十岁。从洪水事件发生之后正好三十年,这三十年以狐狸的修炼期来说正好一季,这难道是巧合吗?细细分析一下就知道,这三宝本身就有问题,他是鬼狐的化身几乎可以肯定了。而五叔招魂的时候发现木剑异样,这本身就能说明问题,五爷出现那么快,而且完全否定你五叔的祭坛,哑姐突然能够说话,这一切联系起来难道还不明白吗?整个事件串起来之后,根据我所查出来的鬼狐的有关资料,大概就是这样:三宝和哑姐的早期的事情都是真的,但是哑姐是鬼狐附身的。但是哑姐的鬼狐确实不是完整的,只能是父系鬼狐或者母系鬼狐,这种鬼狐只能通过婴儿时期附人身体才能修炼,但是在十岁生日之后才会慢慢醒过来,可是,之前的事情都是哑姐真人的经历,十岁的时候哑姐开始醒过来了。很可能洪水的时候,哑姐正好暴露出真实的面目,当然,她不是故意的。所以才有了三宝要将她推入河中的事情发生。三十年之后,哑姐必须通过阴阳先生招魂才能重见天日,所以这个三宝才导演了这样一个招魂仪式。但是给人招魂和给鬼狐招魂是不一样的,所以有人化身五爷前来指导五叔。而在招魂之后,哑姐得到重生,三宝神秘消失。大家一定会对这个截然不同的两种说法感到异样,而重点肯定是三宝和三宝家里的一切。三宝家里正好是这样一个陷阱,你们进去被袭击就是例子,任桀你能够幸免完全是郑雨的功劳。”分析的很透彻,大概事情就应该是这样,但是我仍然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哑姐他们要抓五叔呢?”“大概跟他们的修炼有关,他们原本很可能还要抓你,而且,这一切都可能有一个目的,应该是要诱惑出五爷的真身。”“当时开坛招魂的时候为什么不让五叔直接把五爷的真身请来?”我还是不明白。“你傻呀!当时五爷要是真来了,那鬼狐哑姐还能招到魂吗?”郑雨敲了我一下,我这才把所有的思路打通,事情应该就是这样。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标题:关中怪谈之哑姐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yc/61522.html
声明:关中怪谈之哑姐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