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关中怪谈之哑姐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03-25作者:xiemengze

    我和五叔问他怎么进去的,这后生才又来了精神,带我们去了后院墙外围,那里有一个小洞。洞口狭窄,只能勉强容纳一个人的进出,好在我和五叔都不太胖,进出没有问题。我们在石头的带领下,钻进漆黑的洞里。五叔第二,我在最后。这时候,黑暗中闪现出一道光亮来,我向前一看,原来是五叔打开了手电筒。这洞口不大,里面却颇深,我们爬了将近十分钟,还完全没有到达尽头的意思。这时候,里面出现一个比较宽敞的洞口,石头停下来道:“从这个大洞里面一直往左就能看见出口了。我只能送你们到这里。我不进去了,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我还没娶媳妇呢。”说完转身离开了,钻出去了。我和五叔在里面摸索着向左转。洞口大了一些,里面依然黑暗,我和五叔猫着腰往里面摸索,非常难受。五叔的手电筒竟然没有起到很好的作用。
    就在我们不断左转的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在一侧洞穴里面我看到一窝狐狸,眼睛里透出幽兰的光来。在这黑暗的环境中,我应该根本看不清他们才对,可是只有这窝狐狸看的清清楚楚。我立即让五叔拿手电筒照了一下,却发现空空如也!
    五叔也觉得纳闷,但是在这里面憋着也实在不是办法,就继续猫着身子往出口处走去。那石头果然没有骗我们,我们在转了三个左转弯之后,终于找到了出口,出得洞来。依然是一人高的蒿草,我们在里面左冲右突,这才看到一道门,这道门是农村常见的那种铁门,其实并不完全是铁门,只是木门外面包了一层铁皮而已,我和五叔推开铁门,进入内堂。里面非常黑暗,五叔打开手电筒,这才能看见一些屋内的摆设:一张大桌子,上面供奉着两张老人的照片,已经灰蒙蒙一片,完全可以判断出这里面早已经没有了任何人居住了。一张竹床上面除了灰尘,什么都没有。几个大缸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还有墙壁上画着谁也看不懂的画。上面也是一片灰蒙蒙的浮土,偶尔几个新鲜的动物的爪印留在墙上,并不能判断出这爪印是什么动物留下的。整个房间里面一股发霉的味道,呛得我几欲呕吐。
    我们一边看着房间的摆设,一边摸索着我里屋走去,正走间,我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我心里一沉!站在那里不敢动了。我凭直觉发现这是房梁上悬挂的什么东西撞到我了。因为我能明显感觉到它的摆动幅度完全符合摆动原理。我突然停下,五叔的注意力立即转移过来,手电筒照亮之后,我们打都大吃一惊。这是房梁上悬挂着的一个人的尸体,早已经风化成了骷髅。骷髅上还残留着衣服的残片。从骷髅的大小来看,应该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而且可以判断出是一个女孩子。我突然想起哑姐说的被父亲吊到梁上的事情,难道这是哑姐的尸体吗?
    五叔打开前门,屋里就亮堂起来了。这时候,前后门都同时打开,整个屋子通了风,挂在堂屋中间和我进行了碰撞的尸骨在风吹之后,立即化为灰土了,风一吹就散落下来了。只有挂在她颈部的绳子依然结实,没有什么大的损伤。我正疑惑,五叔道:“长久没有和外界的空气流通,湿度和温度一旦变化就容易这样,很正常的。”

    五叔话音刚落,屋子里就响起嗡嗡的回音,可是回音过后,竟然仍然能听见一个声音在呜呜地叫。这是怎么回事?好像是一个人在哭,可是又听不真切,声音好像是从阁楼上面传下来的。我和五叔壮着胆子,从一家落满灰尘的梯子上面爬上阁楼。到了阁楼上面,确实漆黑一片。因为整个阁楼的窗户早已经被灰尘封闭地一点光亮都透不进来了。五叔摸索着找到了天窗,一把推开,整个阁楼里面的境况终于展现在眼前了。
    上面全部是木板铺成的,放着一些框子、工具之类的东西,当然都是一层灰尘,似乎好久没有人动过了。在阁楼的一个角落,坐着一个人,他被绳子牢牢地捆住,坐在那里嘤嘤地哭。我仔细一看,这不是三宝吗!怎么他在这里?我赶紧上去帮他解开绳子,这时候,整个阁楼里面便突然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一片生机。
    我们和三宝下了阁楼,在原本肮脏的桌子旁边的椅子上面坐下,我仍然不放心,非常小心地坐了,然后又立即起身看看身后,是否粘上了灰尘。三宝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一个茶壶,里面放上了茶叶,桌子底下的暖壶在我们刚来的时候已经腐朽地不堪一击,现在却完全是新的一样。三宝甚至从里面倒出滚烫的热水来,洁白干净的茶壶里面,一群茶叶如小动物一般在开水的冲击下纷纷逃窜,一会儿工夫,茶本身的颜色就出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在整个屋子里面萦绕起来。我知道五叔早就忍不住了,只见他牢牢地盯着三宝倒茶的手,早就忘记了自己是为什么而来。
    茶水倒入我们的茶杯,五叔这才终于放心,将茶杯紧紧捧在手心,怕别人抢走似的,狠狠地小口呷。我和三宝被他虔诚的神态吸引,早就忘了周围的一切,这时候,一阵大风吹过,卷来一阵尘土,我被这风吹的连眼睛都睁不开了。等这阵风过去,我再看时,整个屋子再次变成原来破败不堪的样子,而五叔和三宝却变得无影无踪了!他们究竟去哪儿了呢?是不是三宝有问题?一时间我根本无法判断,失去了五叔这样一个重要的靠山,我发现我什么都不会。尽管五叔也是半瓶子醋,但是他至少比我强很多,而我现在根本是手足无措。

    我正想间,这间屋子所有跟外面流通的门窗都关闭了。整个屋子再一次回到黑暗之中。我大骇,一时间根本不知道怎么办。紧张之下,却想起地窝子蜂巢,赶紧解下皮带,从里面夹层里拿出一小片来含在嘴里,然后闭目养神。这时候,我虽然看不见,却能听得一清二楚。一个人置身于这样的环境额,而且根本不能睁开眼睛,周围很多东西冲击着你的身体,虽说不至于像人之间互相碰撞一样那么激烈,但是能明显感觉到这股冲撞的力量在自己身上的感觉。
    似乎是几只动物不断地向我靠近,甚至还咬一咬我的肉。一阵声音响起,夹杂着一股难闻的气息扑面而来,我知道了,这是一群耗子,可是我又很纳闷,刚才明明有狐狸在的,怎么会有这么多耗子?我生平最怕耗子,但是我知道这时候我是不能动的,因为一旦动摇 ,将会立即失去所有眼前的平衡,这些耗子不仅能将我咬死,甚至吃掉我都极有可能。加上这种东西究竟有多大,我还没有亲眼见过,我不能睁开眼,一旦睁开眼睛,我心里就恐惧,那么我在嘴里含着的蜂巢就完全发挥不了小用了。
    这时候,我的整个周围都被这种东西所围绕,我能明显感到它们凶恶的眼神和疯狂的围攻,当然,这些围攻对我来说作用不大,因为我嘴里所含的地窝子蜂巢是可以避邪的。这个东西我曾经在前文里面介绍过,但是不够小详细。这里面还有一个典故,为什么地窝子蜂巢能够避邪呢?
    在黄土高原地区,半阳坡的树洼里最容易碰到地窝子蜂,这种蜂的蜂巢就在地下的腐树根或小坑小洞里,因为埋藏较深,一般不会受到惊扰而攻击人类。但是在当时那个年代,每家每户都要上山刨土种地,很容易就会将这些恐怖的家伙激怒。有一次,我们村的王初一给生产队挖红薯,没想到一头下去就挖到地窝子蜂了,这伙家伙轰的一声飞出来,钻进了王初一的裤裆里,蛰得他满地打滚。捂着裤裆不松手,最终还是晕过去了。其他人也不敢上前,等那群蜂走了,这才小心翼翼地扎了裤腿,用衣服埋了脸面,将王初一抬回村里,村里有一个赤脚医生叫羊娃,平时只有三样药:碘酒、紫药水和止痛片。就是靠这三样东西,给村民们看了十几年的病。
    王初一送过去的时候已经不省人事,医生羊娃脱了他的裤子,众人一看大吃一惊,那裤裆里的东西简直不能看。当时我还小,不能上前去看,只能站在对面的屋顶上看着羊娃屋里围了一群人,其余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刘三民看见了,他对我说:“任桀,我可是真看见了。你把那块磁铁给我,我就告诉你看见什么了什么。”我实在想知道究竟怎么样了,就忍痛割爱将我最钟爱的磁铁给了刘三民,刘三民说:“任桀,我告诉你,你别跟别人说。初一叔的裤裆里那东西肿的跟南瓜一样大,一个大水泡!皮都胀起来了。狗日的羊娃不敢动,还是村长胆大,拿了一根针在火上烧了一下,就给扎破了。喷出的毒水已经射的一人高!那东西才塌下去。村长说就这样好了也生不了娃了。”我感到很疑惑:“生娃是女人的事情,管男人啥事儿。初一叔又不会生娃。”刘三民比我大一些,但是他也不知道,就说:“谁知道。有婆姨的婆姨生,初一叔没婆姨,只能自己生了。现在初一叔被蜂蜇了,怕是生不了娃了。”他的兴趣明显不在这里,而是在我的磁铁上。我用最心爱的东西获得了这样一条信息,感到很不值,但是又实在不好意思将磁铁要回来。也只好作罢。因为诚信在当时的小孩子心里是很重要的。我才不会为了一小块磁铁,在小朋友面前留下话柄,然后被孤立。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标题:关中怪谈之哑姐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yc/61522.html
声明:关中怪谈之哑姐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