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关中怪谈之心牢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03-25作者:xiemengze

    今天的警队显得有些安静,相比往日的繁忙来说,今天是我加入警队以来最休闲的日子了。下午的时候,我和队里的同事聊着天,他跟我讲了这样一个小故事:
    话说清朝年间,有一个进京赶考的秀才,在经过山西地方的时候,已经累的快要趴下了。这时候,日头正毒,他又累又渴,而且非常饥饿,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周围一个人都没有,静得可怕。在这乡间午后,农人们大概都在家里休息呢吧?他这样想着,用力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就继续迈着疲惫的步子,蹒跚地向前走去。
    这时候,周围一个声音响起来:“往前一箭之地有一处瓜田,你可以去休息一下。”他有一次环顾四周,什么都没有发现,根本不可能有人,却怎么会有人的声音呢?衰竭的身体已经完全不能支撑他继续思考这个无关的问题了。他仅凭借着一点点的意识,向着这个声音指点的地方走去。这一段很近的路,他确走了足足半个时辰。就在看见绿油油的瓜田和翡翠一般的西瓜之后,终于一个跟头摔在了地里。他只听见一只狗叫了一声,就晕过去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瓜田的小房子里了。这小房子是那种用茅草搭建的简易房,是瓜田主人用来看管瓜地的。床下的小炕桌上面放满了切开的西瓜,他努力撑起虚弱的身子,把那西瓜抓在手里就往嘴里塞。旁边一个中年人见此境况道:“慢点吃,还有,别让瓜子卡着!”他不顾这些,自顾自地吃着西瓜。在第二个西瓜已经进肚之后,他这才停止下来,向那中年汉子作揖道:“小生让先生见笑了。谢过先生的瓜!”那中年人满脸忧郁,却道:“可不敢当。”经过攀谈,这秀才得知,这汉子有六个孩子,妻子在生完最后一个孩子之后就去世了。家中贫困,只有这个瓜田维持生计。
    当晚,这秀才就在这家里歇了。谁知半夜,这秀才却一手拿着切西瓜的大刀,另一只手挨个儿在六个孩子的脑袋上比划。一边比划,还一边叨咕:“这个西瓜还没熟!这个也没有熟。”父子七人被惊醒了,见到这个情景非常害怕,不知如何是好:万一他摸着哪个孩子,说一句:“这个西瓜熟了!”岂不要出事。幸亏这六个孩子的西瓜都没有熟,这秀才一翻身,这才深深睡去。众人却不敢入睡,随时提防着秀才的举动。
    好容易捱到天亮,这秀才一切恢复正常。好像夜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这汉子以为秀才梦游,因日里喜欢西瓜得紧了,这才在夜里有了怪异表现,也就不足为奇。但是夜里仍然不敢大意。于是将孩子们送回村里家中,自己一个人和这秀才在瓜田睡觉。
    当天夜里,这秀才倒也正常,半夜却突然起来。汉子警觉,跟了出去,这秀才在瓜田里撒了尿,旋即转身回来。汉子大舒一口气。侧身躺下,沉沉睡去。可是早上起来,这秀才竟然仍然躺着不动,而且汉子感到这秀才身上阴冷,一摸鼻息,不免大吃一惊:这秀才死了!
    趁着天刚亮,孩子们还在睡觉,这汉子立即将这秀才的尸体搬出,在瓜田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草草地埋了。孩子们来到瓜田的时候,这汉子像没事一样,照样摘瓜卖瓜,有孩子问起秀才在哪儿?他道是走了,一早就离开了。
    可是七天之后一场大雨,将秀才葬身的地方冲开了。诡异的是,汉子冒雨去看,却什么都没有发现。秀才的尸体竟然不翼而飞了!这是怎么回事。从此之后,这汉子一直郁郁寡欢。半年之后,这汉子每天晚上都做同样诡异的事情,让孩子们疑惑不解:只要到了子时,这汉子一定从炕上爬起来,规规矩矩地坐在墙角,两只手并在一起,脚也不敢乱动,总是规矩地并在一起。甚至有时候会大喊大叫,跑动的时候,还不断发出铁链的声响。
    第二天早上,孩子们问起他的时候,他却支支吾吾说不出来个囫囵话。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三年多,汉子明显瘦下来了。而且精神恍惚,有时候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来。眼见得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大一点的孩子都说:“老爹怕是大限快到了。”有一天晚上,这汉子突然恢复正常,子时已经过了,孩子们正准备这汉子“闹夜”呢,却发现这汉子睡的正酣,嘴角还露出一些笑容。孩子们很开心,只有老大摇摇头说:“怕不是什么好兆头。”第二天一早,这汉子精神明显好了很多。其他孩子都很高兴,只有这大孩子很犹豫,一个人坐在河沿上,流着眼泪道:“父亲命将不久矣!谁能救我呢?”这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来:“冬至那天,瓜田西北角有一个西瓜,你把它摘下来切开,给你父亲服用,会有收获的。”

    这孩子吃了一惊,非常虔诚地向着四面八方磕头。离冬至还有两天,看来自己的判断没错,父亲是不行了,就在这两天。不过这个方法也算是唯一的方法了,能不能救命只能寄托于那个西瓜了。他立即飞奔到那个西北角,可是,这西北角什么都没有。冬至那天真的能够出现一个大西瓜吗?他很怀疑,所以一连三天,都没有任何发现。
    可是父亲在经历了一天晚上的正常生活之后,身体却越来越差,晚上更加闹腾。知道昏迷不醒,一直说着胡话。看来,他一直在梦中坐牢,因为梦中的所有事情都通过他的语言表现出来,孩子们也知道了那个秀才的事情。他们找遍了整个瓜田,却没有发现秀才的尸体,就一致认为,这一定是秀才冤魂不散,在报复父亲。
    老大在西北角的瓜田坐着,希望在这个时候出现奇迹,因为他的父亲已经非常虚弱了,气若游丝,马上命不久矣。子时过了,瓜田开始出现异动,一块一尺见方的土地突然开裂了一个口子,里面一道红光闪过,一苗西瓜成长起来了。这西瓜长得很快,一柱香的工夫已经开了花。这时候,那裂缝里面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蝴蝶的身影,挥舞着翅膀,跳着一种诡异的舞蹈。终于,这孩子发现那蝴蝶飞到了西瓜的花朵上面,开始授粉,一会儿工夫,那黑蝴蝶消失了。西瓜解出来了。这孩子等到天亮,西瓜已经成熟,他立即上前去摘,可是无论怎么使劲,这西瓜就是摘不下来。
    他毫无办法,心中非常愁苦。这时候,一个熟悉而陌生的身影出现了。“秀才!”这孩子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个穿着官服的中年男子就是当年的秀才。这官员见了孩子,一眼认出来是当年恩人的孩子,问道:“你父亲一向可好?”这孩子大吃一惊,道:“你不是死了吗?如何在这里?”这秀才惊道:“那夜我独自离开进京赶考,临走不曾见着你们,怎么你们以为我死了?”这孩子将信将疑,断断续续说了事情的过程。这秀才道:“怕是有古怪。”这才亲自下手去摘那西瓜,谁知还没碰到,那瓜竟然自己掉落下来,滚到秀才脚下。

    秀才拿起这西瓜,在那大孩子的带领下,回到了村里种瓜汉子的床前。秀才切开西瓜,刚开始很正常,谁知道,眨眼工夫,切成两半的西瓜竟然有一半变成红水,另一半却空空如也。秀才把那有水的一般倒入碗里,给那汉子服下。当时汉子就醒了,醒来之后看见秀才,竟然吓得从床上滚下,立即跪倒,不停地磕头作揖。希望秀才原谅。秀才道:“恩人。当年你救我,缘何今日竟然落到这种地步。我只记得当初半夜醒来撒了一泡尿,之后听见了一个声音,让我迅速离开,我就走了。怎么你们都以为我死了?”
    “难道不是吗?第二天早上我就发现你已经断气了,我把你埋在了瓜地的西北角,还特意做了记号。可是一场大雨之后,你的尸体却突然消失了。半年之后,我就不断地做梦,梦见自己在坐牢,大牢里面的每个人我都能叫出名字,跟真的情景一模一样。这样一直持续了三年。”那秀才觉得更奇怪了,道:“你还记得你是犯了什么罪吗?”“我记得我犯了杀人罪,要秋后问斩的。可是因为没有找到尸体,一直没有判定。直到一天,一个衙役好素我说,你不用坐牢了,三年时间过了,尸体还是没找到。你就回去吧。我于是回家了。可是,回家之后我却仍然放心不下,因为我确实把你的尸体埋了的。可是你怎么会在当天晚上离开呢?”
    这秀才也奇道:“我也不知道,从那天之后一直到现在,我每天晚上睡觉总能做一个相同的梦。梦见你的西瓜地里有一个西瓜长得非常大,大出普通西瓜好几倍。可是打开之后,里面就是只有血水,就跟刚才你喝得那个一样。到后来我中了举子又做了官,这才不经常梦到了。但是偶尔还会梦到。”
    “看来谜底只有到西瓜成熟的季节才能揭开了。”秀才道。好在秀才就在这个地方做官,于是两个老朋友又经常在一起讨论这件离奇的事件,但是总不得要领,一直没有什么结果。到了第二年夏里,西瓜重新生长出来的时候,有一个西瓜长得异常旺盛。不久就结出了一个大西瓜秀才得到消息之后,亲自前来观看,道:“竟然与我梦中的西瓜一模一样!”那西瓜被摘下来切开,里面确实是一包血水。血水滴到地上,在干燥的土地上组成了一个鲜红的“冤”字!
    秀才立即名人深挖,在这个西瓜之下一定有什么重要的线索。那汉子道:“切莫伤根!”于是众人顺着西瓜的根找到了源头,原来这西瓜是从一个尸体的嘴里长出来的。这人临死前一定吃过西瓜,有一粒西瓜籽卡在了嘴里,后来成长成一株大西瓜。可是为什么多年之后才发芽长成呢?
    那尸体很快被众人从土里挖出,已经完全成为一具白骨。秀才立即唤了仵作来验尸。经过勘验,仵作道:“大人,这尸体是具男尸。致命伤在头部,被人用钉子从天灵盖钉入而死。”仵作已经拔出钉子,这是一把普通的大钉子,是谁这么残忍,竟然这种手段杀人呢?案件成为无头公案,暂时搁在了一边。这时候,那个小儿子说话了:“这不就是小房门上那颗钉子吗?”众人立即前去查验,果然!两颗钉子毫发无爽!瓜园汉子道:“这钉子确实眼熟,是我在见这房子的时候打的。”此时,众人以为异闻。而案子更加扑朔迷离。
    当天晚上,这秀才一个人在院里散步,突然觉得有些混沌,便迷迷糊糊来到瓜田里面。谁料,一个不小心被一个瓜秧绊倒,头顶在小房的门上,登时毙命。
    第二日,众人才发现:这秀才和那具白骨身形一模一样。之后的判决更有意思,新上任的官员;立即将瓜田主人抓捕下狱。当晚,那秀才飘飘忽忽来到大牢,对那汉子道:“恩公,我身已死。却明白当年的事情了。原来我在路上的时候已经身亡,却不想生死簿上阳寿未尽,早折三年阳寿。死后尸体已经被你掩埋,阴司有心让我还阳,却已经不行。只好脱身一个西瓜,完成这未尽的阳寿,甚至成就了原本就有得功名。而你也有三年的牢狱之灾,所以就有你梦中坐牢之事。机缘巧合之下,我们遇到一起,我寿终正寝,你也牢狱完满。只是,你坐心牢而已。我已经投了卷宗在这新任县令手中,你明日就会回家,不必挂念。后会有期。我这死法,确实冤枉。然而竟死两遭,千古谁人能有?必向阴司,讨回说法。你的事情已经完了,不必担心。”
    翌日宣判,判词曰:“山西省太原府阳曲县周知村梁氏涉嫌因果杀人一案,因有蹊跷,故而宣判如下:梁氏三年心牢已满,而原告本县上任县令身死当在三年之前,昨日更是投书托梦,说出事情原委(另附)。判梁氏三年狱刑,以惩其过。心牢已满,当堂释放。”(心牢完)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标题:关中怪谈之心牢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yc/61520.html
声明:关中怪谈之心牢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