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枉死城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3-23

    书生韩远赴京赶考,行至淮城,见天色已晚,便在城中寻了一家客栈住宿,客栈处于闹市之中,韩远不喜喧嚣,便让店小二将自己带到楼上一雅间歇息。
    傍晚,韩远吃过晚饭,刚想读书,却听到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打开窗子向下一看,下面的闹市灯火通明,不远处有一半仙儿正在与人算命,周围围满了旁观的人,人多嘴杂,吵得韩远无法静心读书,便索性伏在窗台上,看那半仙儿给人算命。
    本以为又是一神棍,哄骗人一些钱财,然那半仙寥寥数语之后,面前算命的老者露出惊讶神色,神态恭敬起来,显然是被那半仙儿言中了一些事情。
    “想不到这半仙儿还真是位高人。”韩远心想,饶有兴致又看了一会,那半仙儿算卦极准,让旁观之人啧啧称奇,正看得专注,半仙儿抬头看向韩远,朝其喊道:“韩公子何不下来一问前程?”
    韩远见半仙儿称呼自己“韩公子”,一怔,心道这半仙儿果然厉害,竟能凭空得知自己姓氏,心中亦想问一问此次科考能否中榜,便快步下楼,来到半仙儿面前直言自己是一书生,前往京城参加科考,询问自己能否榜上有名。
    半仙儿笑道:“公子能否榜上有名,要看公子自己。”
    “先生此言何意?”韩远不解,问道。
    “公子考运在东方,若向东行,便可中榜。”
    “京城在南,我若东行,又怎可到京城参加科考?”
    “公子只管往东走,届时便会知晓。”半仙儿笑了笑又说道:“公子若是听我之言,必可皇榜高中,如若不然,便会名落孙山。”
    韩远将信将疑,不知半仙儿之言是真是假,从怀中掏出几枚铜板欲付卦金,半仙儿却挥了挥手并未收取。
    回到客栈,韩远在房中来回度步,不知该如何是好,“那半仙儿连卦金都未收,不像是胡言乱语诓骗自己。”思量距科考之日尚有月余,时日充足,韩远便决意先往东行。
    却说那半仙儿,待韩远离去之后便收了摊儿,来到一处偏僻角落,见四下无人,竟化作一股青烟,没入地下遁去。
    竖日,韩远动身向东行去,几日之后,来到一座城前,城墙破败不堪,显得很是古旧,斑驳的城门上隐隐泛着猩红,好似鲜血迸溅在上面,年久岁深之后的光泽。此时已是黄昏,也许是天色暗淡,透过城门往城中望去,城内漆黑一片,而城门犹如一张开的血盆大口,显得很是骇人。
    “城门前并无守卫,周边也无人,这莫不是一座荒城?”韩远有些惧怕,然自己一路走来,所经之处皆荒无人烟,不得不露宿荒野,几日未曾好好休息,今终于见到一城,又怎能不入,硬着头皮穿过城门,走了约有一刻钟,忽见前面灯火通明,街道上人熙熙攘攘,很是繁华,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韩远行走在闹市的街道上,不断在人群中穿梭,两旁皆是小摊贩,叫卖声不绝于耳,各类货品应有尽有,看得目不暇接,正唏嘘此地繁华,忽的一阵风吹来,将路旁一正在与人交易的老者手中的钱钞刮飞,其中一张恰好落于韩远面前,韩远弯腰想要捡起递与老者,却猛的怔住了,那张钱钞竟不是普通钱票,而是亡人所用的阴司纸。
    韩远惊诧,那老者走来将冥钞捡走,“观老者衣着神态,不似痴傻之人,怎会用冥钞与人交易?”韩远不解,怔怔的望着那老者,忽的脸上现出了惊恐的神色,他看到灯火下,那老者竟然没有影子,莫非……
    念及于此,韩远被吓得脸色煞白,此时老者回过头来,对着韩远笑了笑,更让韩远寒毛耸立,那老者将手中的冥钞递与小贩,小贩接过冥钞看了看,而后揣入怀中,神情如常,丝毫不觉的奇怪。
    韩远感觉很是不可思议,看着那小贩,忽然发现那小贩竟也没有影子,他缓缓转过头来,望向街上的人,顿时冷汗直冒,毛骨悚然,街上的人,全都没有影子,他忽的明白了,这街上没有人,全是鬼。
    韩远疯一般逃出了闹市,慌不择路也不知跑了多久,累的气喘吁吁,实在跑不动了,停下来后发觉自己来到了一处荒郊之地,这时隐隐约约听到前面传来阵阵凄厉哀嚎的声音,寻声向前走去,看到前面有火光,小心翼翼的靠近,发现竟是一处土石砌成的台子,十分宽广,似祭坛一般,上面人影晃动,凄厉惨叫声便是从上面传来的。
    韩远不知那是人是鬼,不敢冒然上前,躲到一颗树后窥视,见台子上有两口大镬,烧的通红,里面盛满了沸腾的油,冒出滚滚浓烟,几名穿着似差役的人正将两个人放入油锅中炸,那两人被炸的浑身焦黑,却还不死,在油锅中不断挣扎惨叫。
    一旁还有许多人被捆绑住在受鞭刑,被抽打的鲜血淋漓,哀嚎不止,韩远看到台上的人都没有影子,心里很是恐惧,心道自己莫不是来到了地狱,接连不断的惊吓让韩远双膝发软,几乎站立不住,过了许久方才缓过劲来。
    这时台上油锅中的两人已被捞了上来,用锁链捆绑在石柱上,那两人浑身焦糊,犹在痛苦呻吟,而后差役们押着受鞭刑的人离去。
    韩远也想要离开这是非之地,却不料无意中踩到了地上的一根枯枝,发出声响,被捆绑在石柱上的两人察觉,看到韩远后,哀呼救命。
    韩远见此,心生怜悯,不忍离去,却又不知道两人身世来历,不敢轻举妄动,犹豫不决,然经不住他们苦苦哀求,见此地仅剩他们两人,便走上前,来到两人面前。
    那两人虽已在油锅中炸的如焦炭一般漆黑,却依稀仍能看得出衣着面相,其中一人身材魁梧,虎背熊腰,鼻如悬胆,口大容拳,身穿锁甲衣,似乎是一将领,而另一人颇为消瘦,两颧低陷,身上衣着已与血肉粘连在一起,隐约可以看得出是道家玄衣。
    那两人哀求韩远解开锁链,韩远见他们可怜,便点头应了下来,然他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那锁链又捆绑的很紧,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将玄衣人身上的锁链解开,正想再给另一人松绑时,忽听得有人厉声喝到:“你是何人?在此做甚?”
    韩远抬头,见是几名差役返了回来,顿时被吓得魂不附体,惊惶逃跑, 差役们在后面穷追不舍,韩远跑了一会儿,体力不支,累的气喘吁吁,踉踉跄跄,一个不慎,被地上的石头绊倒在地,见差役们追赶上来,韩远吓得面无人色,心道这下完了,被那些差役捉住,若放到油锅中炸,岂不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却不料差役走了过来,丝毫不理会韩远,却朝着他地上的影子里伸手一抓,竟抓出一个人来,正是那被韩远解救的玄衣人。
    “你这厮,犯下了滔天罪过,不但不思悔改,甘心受罚,竟还想隐匿在影子中逃走,定要将此事告知阎君,让你罪加一等,去那无间之地永世受罚。”一差役厉声说道。
    玄衣人听后显得很是惊恐,跪地不断磕头哀求,那差役却是对他看也不看,转头对韩远说道:“你这生人怎得闯入此地?胆敢私放罪人,也一并押解回去,听候发落。”
    韩远听罢,吓得双膝发软,被差役捆绑住押着往回走去,走着走着,忽见迎面走来一人,那人手执一杆判官笔,穿着红袍,面相三分似人,七分像鬼,长得很是丑陋,见到韩远被捆绑而来,吃了一惊,询问差役发生了何事,差役对他很是恭敬,称他为崔大人,将事情的经过详细告知。
    那人听罢,笑道:“韩公子心善,定然是不知那罪人的来历,才做下了错事,幸而无碍,便饶恕他吧,而后命人给韩远松绑。
    韩远不知他何以得知自己姓氏,颇为惊讶,心道这人虽面相丑陋,却很是友善,宽恕了自己的过错,忙作揖谢恩。
    那人说道:”韩公子无需多礼,快随我来,阎君已等候多时。“
    韩远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阎君是谁,想到此处景象,心道那阎君莫不就是阎罗王?自来此地后,韩远心中疑惑颇多,便开口向那人询问。
    那人点了点头:”确切的说,是第六殿阎王,卞城王,而我便是他手下的判官。“
    韩远听后,虽心中早有准备,亦不免心惊,他听过阴间有十殿阎王的传闻,不曾想竟是真的,只是那十殿阎王居于幽冥之地,而自己身处阳世,怎可相见?
    判官好似看出了韩远的疑惑,笑道:”你可知这是何地?“
    韩远摇了摇头。
    ”此为枉死城,城中无人,皆是枉死之鬼,而此城,便是由卞城王掌管。“
    韩远听后,惊诧不已,说道:”我自淮城向东而行,怎会误入阴间的枉死城中?“
    ”此城虽名为枉死城,却非存于幽冥,而是处于阳间。“
    判官长叹一口气,说道:”此城原名为杨城,二十年前,旧朝崩离而新朝未立,天下大乱,各路兵马纷纷起兵,争夺天下,其中有一人名为屠洪,原为前朝之将,见江山动荡,便起兵欲谋夺天下,摔兵攻城略地,渐渐成势,然其生性阴狠毒辣,杀人如麻,常行屠城之举,为天道不容,命数将尽,本该葬身于淮城之战,然其麾下有一军师,名为嫪奇,擅奇门之道,有推演之术,他洞悉天机,告知屠洪避走淮城,转攻杨城,攻城之后,因恼怒于城中百姓誓死抵抗,下令屠城,一城之众无一幸免,皆丧命于其屠刀之下。“
    判官叹息不已,又说道:”扬城百姓寿命未尽,本不该死,却冤死于屠洪手下,按阴间律例,该魂入枉死城,然由于人数众多,阴间枉死城无法容下,枉死城的执掌者,第六殿阎王卞城王只得下令让冤魂滞留于阳世,几日之后,屠洪率兵士离去,杨城便成为一座鬼城,城中无人,仅有枉死之鬼,交由卞城王管辖,随后易名为枉死城。
    韩远听罢,心道怪不得自己来此城后所见皆是鬼魂,心中亦对城中冤魂颇为怜悯,跟随在判官身后,向前走去,一路心中忐忑不已,不知那卞城王找自己何事。
    片刻之后,两人来到一座大殿,入了殿门,见殿内两旁站着许多阴差,殿中端坐着一人,那人头戴方冠,身着长袍,束腰勒带,足踏革靴,长相庄严,不怒自威。
    判官上前跪拜,韩远心知这定是那卞城王了,也慌忙施礼叩拜,“韩公子乃阳世之人,不归本王管辖,无需多礼。”卞城王起身说道。
    “今寻你来,乃是有一事相求,还望韩公子莫要推辞。”
    韩远哪敢推辞,站起身来,慌忙说道:“大王尽管吩咐。”
    卞城王点了点头,沉思片刻,说道:“韩公子可知这是何地?”
    “先前来时,崔大人已与在下说过,此乃处于阳世的枉死城,是杨城枉死之人魂居之地。”
    “那韩公子可知枉死之人为何要魂入枉死城?”卞城王又问道。
    韩远摇了摇头:“小生不知。”
    “枉死之人,乃是寿命未尽,却因故丧命之人,他们死后,往往会心中不甘,心怀怨恨,故无法转世投胎,须得暂居于枉死城中,平复怨气,若是被人谋害而死之人,可登城楼望人间,亲眼看到谋害自己的仇人遭受报应,化解怨气。待怨气消泯,仇恨殆尽,心无挂碍,直至原有寿命尽时,方可投胎转世。
    韩远点了点头,卞城王接着说道:”二十年前,杨城百姓被屠,皆为枉死,怨气冲天,半载之后,那屠洪战败身亡,军师惨死,我便将他们魂魄拘来,判以油锅之刑,每日在刑台行刑,以平城中冤魂怨气。
    未过几年,城中冤魂怨气渐消,只待寿尽重入轮回,然却仅有一老妇人,怨恨难平,心中挂碍难放,无法轮回转世,后经阴差探知,她本为城外孀妇,当年为给身患重病的儿子抓药入城,恰逢屠洪攻城被杀,死后心中挂念儿子,执念甚重,怨气不散,今寻你来,便是想要你充当她早已过世的儿子,安抚于她,让她了却心中挂碍,得以轮回。“
    韩远听后说道:”此乃善事,小生定当竭力相助。“
    ”此事若成,本王必在那《功德簿》补上几笔,为你积阴续德,保你一世富贵。“
    韩远作揖道谢,而后在判官的带领下,出了大殿,片刻之后,两人来到那老妇人所居之处,判官推开屋门,韩远见到了房中的老妇人,她双鬓斑白,发丝凌乱,面相凄苦,神情呆滞,手中拎着一包药,在房中来回渡步,口中念念有词,对进来的两人视而不见。
    ”多年以来,她心中思念成疾,执念过重,蒙蔽了心神,已是失志。“判官叹息说道。
    韩远见此,顿感心酸,又对那老妇人有种难言的亲切,不禁上前,道了声娘,老妇人陡然听到,不禁一怔,双手颤抖不已,抬头望向韩远,”你……你是我的……孩儿?“
    韩远见到那老妇人双目含泪,神情期切,不禁也湿了眼眶,”娘,是,我是你的孩儿,我来看你来了。“
    然这时,那老妇人却神色一变,摇了摇头说道:”不……你不是我孩儿,我那孩儿未及八岁,怎会是你?“
    ”娘,当年你为我去抓药,一走多年,孩儿得善人照料,已然长大成人。“
    老妇人一怔,”是了,是了,是娘糊涂了。“老妇人拍了拍自己的头,说道:”当年娘入城抓药,却死于城中,心中愤恨,牵挂于你,渐失心神,浑浑噩噩过了许多年,今日方才被孩儿你唤醒。“
    ”自你道出那声娘,娘便知是你来了,娘不该怀疑你,是娘老糊涂了。“老妇人颇为自责。
    ”娘,是孩儿的错,今日才来看你,让你枉受了许多苦难。“
    老妇人此时再也难以自禁,她轻抚着韩远脸庞,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韩远虽知自己为假冒,然心中却涌起难以言明的情绪,亦是动了情,泪流满面,而后言语慰藉老妇人。
    两人犹如真正母子,相谈多时,之后老妇人说道:”得知孩儿你无事,娘也便安心了,娘已死多年,今日终于了却牵挂,也该往生去了。“
    韩远泣泪与老妇人作别,待老妇人离去之后,韩远感觉心中莫名悲痛,久久无法释怀。
    ”韩公子助人往生,此为大善,阎君必会为公子增添功德。“判官说道。
    ”举手之劳,又岂敢言功。“韩远拭去眼泪,说道:”既然此事已罢,在下也该走了。“
    ”近日将有骤雨,怕会耽搁了公子行程,科考之日临近,不如让我送公子一程。“
    判官言罢,命几名阴差抬来轿子,让韩远乘轿而行,韩远上轿,只听得耳旁风声呼啸,未过半个时辰,已身在京城。
    阎罗殿中,判官向卞城王回复老妇人已入轮回,韩书生离去。卞城王点了点头,说道:”那韩书生实为老妇人之子转世,老妇人当年取药未归,其子因此病死,亦算枉死,今让他们母子相见,了却老妇人心中挂碍,又与韩书生增添功德,让他得中皇榜,富贵一世,权做补偿,亦算合情合理。“
    判官问道:”为何不将实情告知那韩书生?“
    ”韩书生已轮回转世,喝下了孟婆汤,斩断了前世亲缘,与前世再无干系,前世之事,又何必再让他知晓。“
    判官听罢,点了点头,而后告退出了阎罗殿。
    半月之后,科考结束,出榜之日,韩远果然高中,此后为官,平步青云,一世富贵。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枉死城
本文地址:https://www.guidaye.com/yc/52081.html
上一篇:坟头怪树砍不得    下一篇:古代鬼故事之罗刹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