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子夜琴声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东辰 发表时间:2018-01-06

    五、
    却原来,哥哥,冯楚强,左等右等不见媳妇桂花回来,不放心,自己出门寻找,茅房没有桂花的身影,自己走回自己家门,眼睛仍然在寻看,月亮地界在弟弟的窗前,他看见有一堆黑影儿,他的心儿先是一紧,几步他就来到跟前,越近轮廓越明显是一个人躺倒了弟弟的窗前,一看,正是自己要找的媳妇桂花。可是,他诧异着想,她桂花怎么昏倒在地,冯楚强他慌忙用手去试,没有了气息。他狂喊着,”桂花,桂花你醒醒,桂花。“
    愤怒中,他放下自己的媳妇桂花,又跑到冯楚宇的门前去擂弟弟冯楚宇的房门。
    ”不要哭,你听听她有没有心跳,快快。“是妈妈王丽荣的吩咐。
    这桂花,怎仅得这众人大声嘶喊,再这一拥一抱,她的身体慢慢有了温暖。她,终于醒来。
    ”你们是谁?“是桂花嫂子在询问。
    ”快快,你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你媳妇桂花抱回你们的房间。地儿多冷,快快放到炕上暖和暖和她。你这傻小子,快。“
    是母亲疼爱儿媳催促儿子冯楚强的声音,紧接着传来是儿子吩咐母亲的声音。
    ”妈,你给桂花漆上一碗姜水我怕她着凉,她的身子还没干净,她的精血还没有走净。“
    娘亲应着挪脚就要走,她还不放心回头看着大儿子,手儿指点着大儿子那意思是,”快快把你的媳妇抱回去,就不要与你的弟弟理论了。“
    此时的楚强也是连连摇着头他弯腰就要抱自己的媳妇回房,”你不要碰我,你们都是谁?“
    惊奇的楚强说,”咋了,桂花?“
    ”连我你也不认识?“
    ”你走开,你是谁?我怎么在这里?“说完她挣脱了冯楚强的搂抱。
    惊奇中的冯楚强连声相问,问着自己的媳妇桂花说;
    ”桂花桂花你咋了?别闹了我们回家吧,我没有怪罪你,你和弟弟楚宇?我们走,一会儿毛毛醒了会找你“
    ”你胡说什么?我还没有结婚哪里来的孩子,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你是谁?“
    倔强的冯楚强再也不去理会自己妻子桂花她的胡闹,他再度弯腰把桂花抱起朝着自己的东屋走去,”放下我,你放下我,你是谁?你是谁?放开我……放开。“
    桂花似疯魔挣扎着,撕咬着,吵闹着,又是无助的哀嚎着,”我不认识你,我怎么会来到这里?你放开我,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桂花,你就别闹了,我也没有追究怪罪你和楚宇。我没回家。“
    ”啊,啊,我不跟你走,快快放开我。“
    气急的冯楚强大声吼道,”干什么?桂花,人的忍耐是有限度,你不要不是抬举。再闹小心我会打你哼!“
    ”啊啊,你放开我,楚宇你你在哪里?快来救我,救我冯楚宇。“
    ”放下她“
    ”放下她“
    听见有人喊叫他的名字冯楚宇时,冯楚宇向着了魔似,他一声断喝,向疯了似的冲向了哥哥冯楚强临到了桂花嫂子的跟前他他胆怯的收住了脚,停下了步,哪个冲动的精神似乎正在快速减退,他的眼前是嫂子,不是他的爱人,李晓倩,这这,冯楚宇他就僵僵站在了哪里,痴呆呆看着嫂子桂花,最后自己摸了一下脑袋,他不知如何对待嫂子,又不敢从哥哥冯楚强的怀中抢出嫂子,他他走也不是抢他又不敢,气急得哥哥冯楚强看着眼前弟弟冯楚宇所展示,在他的眼前所做出来的一切,冯楚强摇晃了一下自己的头抱着自己媳妇桂花继续往前走,”求你放下我,这位大哥,这位好心的大哥,我真的不认识你,你把我、你把我抱进你的屋里,我,大哥,我求你放了我。我以后是怎样做人?我还没有出嫁,大哥,大哥,我的浑身好疼好痛,我再没有力气……再和你挣扎,请你放开我,我真的不认识你。“
    ”桂花,不管你和弟弟楚宇做了什么,我并没有怪罪,你你要这样继续闹瞎去,别管我对你无情。“
    ”大哥,大哥求你放开我,我真的不认识你。“
    ”你再胡说,小心我现在就打你。“
    说着说着冯楚强真的把她放下,举起手就去责打自己的媳妇桂花。
    ”啊,冯楚宇……你在“桂花呼着冯楚宇的名字自已吓得昏厥过去。
    早有一人横在了哥哥冯楚强的面前说,”把她给我,没听见吗?她喊得是我的名字。我的,名字。给我。“
    ”楚宇,你你干什么啊?你你这是干什么?那是你的嫂子桂花,不是李晓倩,你醒醒,你,还不让开,叫我过去。“
    ”好儿子,爹知道你思念晓倩,可她是你的嫂嫂。“
    ”是呀,楚宇不要拦住门口快让你哥哥把你的嫂子抱进去啊。“是娘的责怪。
    楚强重新抱起早已经昏过去的桂花,走进自己房门,他把自己的妻子桂花放到了炕上,拉过了一床被子她给盖好,让她暖和着身子。清醒中的冯楚宇不好意思看了一眼哥哥,扭身走出了哥哥的房门。
    冯母对这自己的大儿子说,”看好你的媳妇,再不要责怪你的弟弟楚宇,我去烧一碗姜汤帮她去去寒,等她醒了,给我记住,听见没有?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听见没有?你听见没有,不,许你责怪她桂花,你给我记住。“
    冯母走出,冯父亲也是摇着头,思量今夜这诸多得蹊跷之事,跟在自己妻子的身后走出大儿子家。
    他们的屁户坐下还没有捂热,东屋传出吵闹混合着孙子的哭叫,”怎么了,这个死楚强,他又来难为媳妇,老头子你出来看着火,我去去看看,烧好了你再端去。“
    还没有等自己的丈夫允许,冯母早就抬腿走了,她急赶快行来到大儿子房门前,推开屋门直进里屋,”啊“
    噔噔噔,她,冯母跌坐在了儿媳他们的屋门外。
    只见自己的儿媳,桂花手里拿着一把剪子,比量着自己,正横在自己的脖子前,儿子楚强吓的乱扎着手不知怎样是好,嘴里是,说不出来话,不停的示意示意着自己的媳妇桂花,哪意思是,”你,不要乱来,有话好说,你,快快放下手里的剪子。“
    ”走开,别过来,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是桂花的拒阻,阻止冯楚强他再度靠近,靠近她桂花。
    六、
    冯楚强的母亲王丽荣快速站起,就僵着身子站在了大儿子儿媳家的门口心里琢磨道,”今夜是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纵然是桂花和楚宇有什么私情,不是这的样的神态?此处倒是蹊跷的很。桂花的嘴里一个劲喊叫着小儿子楚宇的名字,桂花她、她不想在遮掩着什么,他和小叔子的私情?这几天儿媳桂花的身上精血还没有走完,怕不事,真正的撞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是李晓倩的鬼魂灵来到我家?“
    吓的冯母不敢再往下想,她听到了自己的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是自己的老头子手里正端着一碗姜汤走了过来。
    ”妈,你看桂花她,她今夜她是怎么了?碰又不让我碰,嘴里吵着要回家,还喊着弟弟楚宇的名字,妈,我?“
    ”来桂花姑娘把剪子给我,你往哪儿走?家,这就是你的家,来,不怕,妈,在这,楚强他不敢把你怎样有我在,听话,快快把剪子给我。“
    冯母王丽荣边说边往桂花的跟前凑去伸手就要抢夺桂花手中的剪子,”你不要过来,你又是谁?你说谁?我不认识你?我妈?我妈?你不是。走开,让我回家,这不是我的家,我的家是楼房,这是哪里?我我怎么来到这里?“
    ”啊!这这?“冯母惊得倒退了好几步,正好撞到了丈夫的手臂,姜汤洒了一些,溅出的少许还烫伤了自己。
    ”哎呀,你你离我那么近干什么?死老头子。“
    ”你你不是让我给桂花送姜汤的吗?“
    ”桂花来,把这碗姜汤喝了,是你爸他亲手给你熬制的喝了就和楚强你们两口子睡觉,我也累了,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啊?“
    ”睡觉,和谁,睡觉?“愤怒的桂花手儿指着冯楚强说。
    ”他他?大娘,我不认识他,大娘,你,你也是有儿女的人,你行行好,我求求你?大娘,我、我还没有结婚,如果我的恋人知道我睡在他的房间里,大娘,他不会再娶我,楚宇,楚宇他不会要我。冯楚宇,你在哪里?我好怕,我好怕,你在哪里。“最后是无助的,凄楚的哭声好个悲切。
    ”啊!“
    ”啊!?“
    ”啊!?不不,姑娘,你你你是谁?“
    ”大娘我叫,李晓倩。“
    ”啊!你你真是李晓倩的鬼魂?姑娘这就是冯楚宇的家,姑娘,对不起,我知道你你……的冤枉,你你死的冤枉。你你等着我这就去找楚宇,你看是不你先把剪子给我,我给你找去。“
    ”不给,不给,放我离开这里。“说着说着这个桂花又把剪子更近的凑到自己的脖子上只是几毫厘米的距离。
    ”楚强,看着你的媳妇,等我去找来你的弟弟。你你楞着干什么?“
    此时的冯母在给儿子递着眼色,看看他能不能把自己媳妇手中紧握的剪子抢夺下来,示意完毕她走了。
    冯母王丽荣边走边琢磨,她越想今夜发生的事情越蹊跷,多少她也跟着父亲学过多少相术,占卜。她了定是李晓倩的鬼魂被自己儿媳桂花的精血撞上,所以李晓倩的阴魂依附在了儿媳桂花的身上,她思量起这前前后后,心里是有了半个谱,几步她就走到小儿子的西厢房举手就敲门,”呯呯呯“
    ”谁呀,是我,你快快开门儿子。“
    ”哦,“
    半天王丽荣也不见小儿子给她开门,急了的冯母说,”磨蹭个啥?还不快给我开门啊?你不知道吗?全是因为你,全家被你搅的不得安静,开门,你干什么那还不快给我开门。“
    ”不知你招惹上了谁?啊,晓倩已经死了,那么久了,你你又是为何,你要是不是整日里思念念叨她,她,李晓倩的魂灵她能会附在你的嫂子身上不走啊?你竟躲在房里不出来?你去看看,你的哥哥屋里闹翻了天,还不快开门,你干什么?开门,开门。“
    ”你怎么还不给我开门,你的嫂子正用剪子自己抵住自己的脖子,准备自己博脖子,你倒是好,你干什么?开门,你还不开门,要是你的嫂子桂花她真的抹了自己脖子,我看你怎么跟你的哥交待。你还不给我开门,快门。“在王丽荣的再三催出下。
    ”吱扭,扭。“
    小儿子冯楚宇的房门洞厂,为母亲敞开。
    母亲王丽荣气囔囔的走进小儿子房屋,当她跨过门槛,激灵就是一个冷战,冯母她顿感浑身像掉进了冰窖。
    ”楚宇,你搞什么鬼?你的屋里我怎么感觉阴森森?冯母王丽荣边说边往屋里进,“啊!?你你的火炕床你你自己没有点火?我怎么感觉我这身上更冷了啊?你个死小子,就是不让我省心?你就不会自己照顾着自己?生点火烤烤暖暖这个屋子啊?夏季的天,你的屋里为什么这样阴冷?走,跟我快走,”
    “到哪里去?”
    “你嫂子她又闹上了,不让你哥哥碰她。”
    “哪我去好吗?哥哥他不会起疑?”
    “我说楚宇,白天你真是应该买来些烧纸钱在十字路口”
    “干什么?”
    “烧呀,是给李晓倩,烧,你多多烧点,这不,桂花口中喊叫她就是李晓倩,她还呼着是你的名字,还,冯楚宇,冯楚宇一个劲的在念叨。
    ”他,念叨我什么?“
    ”她说,她还是个姑娘,还没有结婚,要是在你哥哥房间谁觉,她的恋人冯楚宇知道是不会娶她的。“
    ”啊!是这样,妈,我也感到蹊跷,我回来后还一个劲的琢磨,要是晓倩果真依附在了我嫂子的身上那感情好,我这就去,妈妈,我真是想她,李晓倩。“
    ”看看,你傻劲又上来了,人鬼殊途你不懂?我过来是让你劝你的嫂子安静,把李晓倩的魂灵送走,傻小子,你可不要给我胡闹,再生出是非,招惹她。听见了没有啊?傻小子,你给我记住。“
    说着母子两人走出房门,临走出西屋冯母说,”楚宇,记住回来后你要多烧些火,看你这屋里阴冷阴冷的。我总是觉得阴森恐怖似。“
    这冯老汉冯华山看见自己妻子走后,不知如何是好,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端着的姜汤碗,心里却没有了主意。看来今夜晚的事是非同小可,他不信什么鬼神魔道,可眼前她的儿媳就是这样癫狂,他无助着摇晃着头,一会看看儿子,张张嘴,喉结是来回攒动他又咽回了自己想说的话语,说了怕再激起儿媳桂花的再一番哭闹,他想安慰儿媳,慢慢渡步走了过来,”桂花,把剪子给我,看你娘,啊不,这位晓倩姑娘我们冯家知道你死的冤,等着让楚宇给你多多烧些纸钱,姑娘,你你走吧,不要再缠着桂花了?“
    ”你是谁?你认识楚宇?
    “楚宇是我的小儿子,我知道是她的不好着惹了你,你走吧。”
    “他在那里我要找他”
    “别别,你不要找他,他他知道自己错了,你你可怜可怜他,就放过他吧,我一定让他多多得给你烧纸钱,晓倩姑娘,你走吧,你走吧。”
    迎来是大声的喝问,“冯楚宇,他在那里?带我去找他,你,走不走?”
    激愤中的桂花一抖剪子,她哪雪白的脖子就被剪子刺伤,吓的冯老汉,高声应付着,喊着说,“这就去,我,这就领着你找他去,只要你不再伤害自己就行,姑娘你你快把剪子拿开别再划伤了自己,我这就带你找他去。”
    冯华山转身之际,正和自己的媳妇王丽荣撞了个满怀,“哪里去,老头子?”
    “是是桂花,啊,不是,是是这,这位姑娘李晓倩,她她让我带她去找找楚……宇”
    “是找,楚宇?是么?”
    “你且站在一旁,这位姑娘,儿子我给你,不,是冯楚宇我给你带来,有什么冤屈你对他说,我们会给你多多烧纸钱。”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子夜琴声
本文地址:https://www.guidaye.com/yc/49493.html
上一篇:火葬诡事    下一篇:深夜的出租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