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活人已死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花布 发表时间:2016-07-10

    我突然站了起来,愣愣地望着女友,足足有五分钟。我感觉又一次被戏弄了,恍然中,我感觉她的脸变了,慢慢地变成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那是凌小小的脸!
    “谁告诉你我想念这里了?谁说的?”我像疯了一般抓着头发,手脚好像不听使唤了,竟然向车窗外钻去。
    同车厢的乘客都吓坏了,几个男人过来死死拉着我,终于将我拽回到座位上。我瞪着大眼,用力地吸着气,耳朵里轰隆隆地一阵鸣叫。女友的眼睛,瞪得比我还要大,显然,她被我吓坏了。
    许久之后,我终于安静下来。
    我听见旁边有女人细碎的声音:“疯子!怎么疯子也能上火车啊?!”
    疯子?我瞪了她们一眼。她们不知道,正是女人,把我变得如此疯狂!她们才是病原体,她们才是真正的疯子!
    女友的眉头皱了起来,她递过来一杯水,说:“你……是不是想起凌小小,或者蓝雪冰了?”
    我吸了口凉气,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女人:“你……你怎么知道她们的?”
    女友苦笑:“如果我说,是那个神秘女人告诉我的,你相信吗?”
    我忙问:“她都跟你说什么了?”
    女友抬起头,不再看我,转而盯着车窗外的世界,有风袭来,她的头发四下飞舞,像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她说:“如果你真想知道,我就告诉你。那个神秘女人给我打电话去救你的同时,还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据说,那个女孩叫凌小小,你们曾经是关系很要好的同学。”她说着,望了我一眼,“后来,她怀孕了,和你相约一起离开,为爱走天涯。可是,你逃跑了。凌小小很伤心,她毫无办法,只有打掉这个孩子。她身心俱伤地去了医院,打掉了孩子。那段时间,一直有一个人在照顾她,就是蓝雪冰。她在照顾凌小小的时候,得知了一切,于是,她开始恨你!”
    我傻了,颤抖着问:“蓝雪冰她为什么要恨我?”
    女友抓了抓头发,无所谓地回答:“因为,蓝雪冰爱的人是凌小小。”
    这是个令我震惊的答案,我马上想起了那个神秘女人:“那个神秘女人,究竟是谁?她是蓝雪冰吗?”
    女友还是那副无所谓的表情:“你觉得呢?你觉得她是凌小小,她就是凌小小,你觉得她是蓝雪冰,她就是蓝雪冰。”
    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冲动,我想掐死眼前这个女人。她居然联合别人,来戏弄我、恐吓我!我恨恨地问:“那个女人现在在哪里?你一定知道的!”
    女友耸耸肩膀,说:“她可能已经自杀了。”
    我把脸和她贴近了些,说:“什么叫可能自杀了?!”
    女友说:“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就说自己打算离开这个世界了,她说,她要去另外一个世界旅游,至于,去没去,谁也不知道。”
    我这才明白,原来女人所说的离开,是另一种“离开”的意思。
    我发着愣,女友忽然贴过来,柔柔地说:“别想那么多了,一切都过去了,只要你记住,我爱你,我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就好!”
    我僵硬地笑了笑,这算什么?打一个巴掌,给一个甜枣!
    可我又能怎么办?无解。
    终究是安分守己地和女友在家乡玩了几天。有些事情说来真是怪异,多年来一直恐惧的地方,一直不敢涉足的地方,其实真正来到了,也就那么回事。
    在吃吃喝喝中,我似乎忘记了所有恐慌,还带着女友去了母校。
    母校越来越老了,门前还立着那块“高高兴兴上学来,平平安安回家去”的牌子。
    女友站在牌子下,突然说:“知道吗?那个女人告诉我,你的儿子,就埋在这牌子下。”
    我僵住了,突然感觉一阵恶心,仿佛看见一具不成形的婴儿尸体正慢慢地蠢蠢欲动,准备破土而出。我一把拉起女友,发疯一般逃离了母校。
    还是那句老话,其实,不是忘记了,而是藏得更深了,是不愿意再触到那些恐怖的曾经。我发誓,那一刻,我真的快疯了,我对自己说:忘记凌小小吧!忘记蓝雪冰吧!守着面前这个女人一辈子就好!
    回到家,我立刻向女友求婚了。她没有挣扎,没有犹豫,干干净净地回答道:“我答应你。”她的爽快出乎我的意料,似乎一切的纠结都已经化解了。
    我想,总算过去了,我会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凌小小和蓝雪冰,她们二人的死活,我不会再过问,也不会再在意了。
    婚礼是盛大的,女友家有的是钱,我们像所有新人一般,笑得嘴巴咧到后脑勺子。只是,那一刻,我忽然觉得女友很可怕。忽然觉得这段婚姻是个巨大的阴谋,这样一个知道了我不堪回首的过去的女人,居然毫不在意我曾经的无耻和决绝,居然还敢嫁给我?
    这恐怕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做到的!
    之后的生活,变成了王子公主般的童话世界,一切美满。故事,似乎到这里应该结束了,然而……
    一个月后的夜晚,妻子突然把我叫醒了。
    妻子说:“我想给你讲个故事。”
    我说:“什么故事?这么晚了,明天再讲吧。”
    妻子摇摇头:“现在,我是你的妻子了,我觉得是时候讲出来了。还记得凌小小和蓝雪冰吗?其实,凌小小那年,根本就没怀孕,那个渐渐隆起的肚子,不过是多塞了些棉花。她早就知道你暗恋蓝雪冰的事情,所以,只好出此下策。可惜,即便如此,你还是走了,一个孩子,根本无法挽回你的心。至于蓝雪冰,你觉得她来过吗?”
    妻子的故事,讲得有头没尾,或者说,没有结局。
    月光阴森,我感到手足无措,浑身冰凉,我把身体往后挪了一些,问:“你怎么知道这些的?你到底是谁?凌小小还是蓝雪冰?”
    妻子笑成了一朵花:“这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我是你的妻子,我是你一辈子的妻子!”
    我望着妻子那张瓜子脸,却是小眼睛的面孔,不禁微微颤抖起来。继而,我兔子般跳了起来,逃命般冲了出去。
    几天后,妻子杳无音信了。我四处寻找,却毫无头绪。
    日子不受影响,它该走还是走。一年、两年、三年,凌小小和蓝雪冰还有妻子,本应该随着时间,渐渐流逝而去,可她们反而越来越真实了,走在大街上,我经常会认错人。后来,我甚至觉得,她们三人早已经死了。
    夜半时分,我变得噩梦连连,经常梦到三个女人站在门外,猫眼里,可以看见她们三个惨白的面容。
    可是,我却分不清,她们谁是谁。
    凌小小?蓝雪冰?妻子?
    凌小小!蓝雪冰!妻子!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文章标题:活人已死
本文地址:https://www.guidaye.com/yc/18685.html
上一篇:渴血鱼    下一篇:都市怪谈诡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