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上有伞

校园鬼故事 12-19

    夜深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姚咏一打开手机,里面就传来刘小慧室友带着哭腔的嗓音,显然她吓坏了:“姚咏,你快来吧,一、一个鬼爬到了刘小慧的床上,一棍子把、把刘小慧打到了床下……”
    姚咏脑袋“嗡”地响了一下,一转身冲出了寝室,拔腿朝女生寝室楼奔去。
    推开女生寝室的大门,姚咏看到刘小慧脸色惨白,直挺挺地睡在地上,一动不动。姚咏跑上前伸手试了试刘小慧的鼻息,发现还有微弱的呼吸,稍稍松了一口气。
    “刘小慧从晚上开始,就感到胸口不舒服,因此早早就上床休息了。我们担心刘小慧生了什么病,就轮流照看刘小慧,可是就在刚才-”打电话的这个室友,终于吓得“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说道,“有一个没有五官只有光滑脸皮的鬼,突然从空中掉到刘小慧的床上,这个鬼手里拿着一只船桨,一下子就把刘小慧打下了床,然后,这个鬼就跳窗逃跑了。简直太、太恐怖了。”
    姚咏一咬嘴唇,就要背起刘小慧去医院,忽然,刘小慧猛地一睁眼,从地上坐了起来。姚咏喜出望外,一把抱住刘小慧,叫道: “刘小慧,你、你没事吧!”
    “我没事。”刘小慧不自然地笑了笑,说道, “我好累,想睡觉了,有事明天再说吧。”
    这是女生寝室,见刘小慧没事,姚咏不好再呆在里面,就叮嘱了刘小慧几句,走了。谁知,刚走出女生寝室楼,姚咏心里就“咯噔”一下,知道坏了,一种胸口发闷、呼吸不畅的压抑感觉,瞬间充斥了他的心肺。
    姚咏一推寝室门,吓了一跳,康志高回来了,正坐在床边玩手机。
    “姚咏,太高兴了,复查结果出来了,我竟然一点儿事也没有。医生们都惊讶不已,说明明上次我体检的时候,确诊是晚期肝癌,可只过了几天的时间,肝脏居然变得非常健康。”康志高高兴地说道,“原本我身体胖,有轻微高血压,现在就连血压也正常了。”
    “哦。”姚咏面无表情地答应一声,上床躺下了,内心却像炸了锅一样无法平静:起先,张倩这个鬼缠着康志高,接着她害死了赵畅畅,隐藏面容后又缠上了刘小慧。现在又缠上了自己,而诡异的是,原本患不治之症的康志高,竟然比任何时候都健康。
    姚咏想不明白,张倩这个鬼到底想干什么?
    第二天整整一个白天,姚咏都感到无比压抑,更令姚咏感到恐惧的是,刘小慧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他爱理不理,却和康志高套起了近乎。
    到了晚上的时候,康志高接到一个电话,鬼鬼祟祟地在阳台通了一会儿话后,找个借口就走了。
    姚咏心念一动,紧紧地跟在了康志高的后面。
    刚走一会儿,姚咏就感觉胸口闷得难受,不由得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姚咏知道,那个伞鬼还在他的头顶上悬着,正压迫着他。为了不跟丢康志高,姚咏咬紧牙关,小跑几步,总算又跟上了康志高。
    在学校东北角一块偏僻的地方,康志高停下了脚步,朝四周看了看。这时,一个人影从一棵大树后面一闪,笑着朝康志高走了过来,然后,两人就拥抱在了一起。


    姚咏一见,气得差点吐血,这个人影竟然是他的女朋友刘小慧。一股热血冲进姚咏的大脑里,他捡起一块砖头,刚要从藏身处冲出来,忽然,想到了什么,渐渐冷静了下来。姚咏取出口袋里装着公鸡血的小瓶子,又一次蘸了点公鸡血涂在眼皮上。
    姚咏圆睁着一双眼睛朝刘小慧和康志高望去。康志高倒没什么,但在刘小慧身上,姚咏看到了一个鬼影和刘小慧紧贴在一起。
    为了看清楚这个鬼到底是谁,姚咏蹑手蹑脚地朝刘小慧走近了些,然后躲藏在一棵树的后面。这次姚咏看清楚了,这个脸色惨白,浑身浮肿的女鬼,不是别人,正是张倩,也就是说,张倩控制了刘小慧。
    姚咏心念一动,慢慢仰起头,朝自己头顶望去。这一望,可把姚咏吓得不轻,他的头顶上依然悬着一个光滑脸皮的鬼。这个鬼虽然没有眼睛,但姚咏能感觉到这个鬼正盯着他,朝他阴笑着。
    居然有两个鬼,姚咏吓傻了,一转身,跌跌撞撞朝寝室方向跑去。
    跑回寝室关上门,姚咏转身就要推动桌子把门堵死。但转念一想,就算不让张倩这个鬼进来,可是还有一个鬼在他头顶上,就是堵住门,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拾起头来,看看我是谁?”一阵幽怨而空洞的声音,从姚咏头顶传来。姚咏惊得一激灵,全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姚咏缓缓地抬起头,朝头顶望去。那个没有五官的鬼还在,不过,他的脸正在起着变化,凹的地方凹,凸的地方凸。几秒钟之后,光滑的脸皮上就显现出了清晰的五官。
    “是你,赵畅畅!”姚咏惊得心脏一揪,脱口叫道。
    “看在我们是室友的份儿上,我就让你死个明白。”赵畅畅阴笑着说道, “表面看,我和张倩只是好朋友,但实际上,我们一直在暗中谈着恋爱。只不过,我们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些,所以才一直隐瞒着。
    ”学校关于张倩和康志高之间的传言,让我很不爽,为此我和张倩大吵了一顿。为了弥补我们之间的关系,那个周末,我和张倩到农村去旅游。
    “我们偷着划村民的小船到了池塘中间,本想是浪漫一会儿,却没想到为了康志高,我和张倩又一次争吵起来。结果在争吵声中,船翻了,我们都落入水中。周围一个人也没有,而我们又不会水,张倩就淹死了,魂魄离开身体,变成了鬼魂。


    ”我虽然抱着一只船桨,但最后也淹死了。我和张倩唯一不同的是,我变成了实体鬼,鬼力比变成鬼魂的张倩高得多。
    “我和张倩都不甘就这么死了,但要想活过来,并且活过来后还能相爱,我们就必须找一个情侣来附身。就这样,我和张倩把附身的人选,锁定在你和刘小慧两个人身上。
    ”然而,偏偏这个时候,张倩却节外生枝,说什么非要报答康志高曾经为她撑伞遮雨的大恩。虽然我非常妒忌,但为了复活大计,我忍了。
    “因为肥胖,康志高不仅患有轻微的高血压,而且还患有晚期肝癌。张倩悬在康志高身上,一是为了帮康志高减肥:二是用休克疗法帮康志高把全身的癌细胞杀死。
    ”帮康志高恢复健康后,我和张倩开始了我们两人的复活大计,于是我故意装着被鬼迷惑的样子,把自己弄死。而张倩则悬在刘小慧头顶上,慢慢驱散刘小慧体内的阳气,为附身做准备。
    “可是张倩心太软,迟迟下不了手,我一气之下,就帮了张倩一把,用船桨把刘小慧打晕,从而成功地让张倩附在了刘小慧的身体里。可恨的是,张倩还对康志高念念不忘,附身成功后,竟然和康志高约会。等我复活后,我会好好教训张倩的。至于康志高,我会让他死得很难看……”不得不说,赵畅畅这个计划设计得确实是天衣无缝,姚咏就算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一层。
    “希望你不要恨我,附身后,我会吃掉你的灵魂的,哈哈哈……”赵畅畅大声狞笑着,一把扔掉手中的船桨,同时身体一缩,缩得就像一根人形状的针,朝姚咏天灵盖钻去——
    就在这时, “砰”-声,寝室门被撞开了,康志高手抓着一把雨伞闯了进来,指着赵畅畅大声叫道: “赵畅畅,你死到临头了,你还不知道?!”
    赵畅畅一愣,一看到康志高手中的雨伞,笑了: “就凭你手中的伞,就想阻止我附身?”
    康志高没搭理赵畅畅,撑起伞,跑到姚咏面前,伞尖对着赵畅畅,把自己和姚咏护在了伞里面。与此同时,赵畅畅尖尖的脑袋正朝姚咏钻来,没想到被伞挡住了,顶在了伞布上。
    伴随着一道金光闪过,赵畅畅被伞布弹到了一边。赵畅畅一看,气得“哇哇”大叫,原来这不是一把普通的伞,伞上面贴满了金色的驱鬼纸符。
    赵畅畅冷笑一声,一股漆黑的污水从口里喷出,喷到了伞布上,那些金色纸符一沾到这些污水全化了。
    “吞了水塘里那么多的臭水,也不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嘿嘿。”赵畅畅重新变成一根针,朝姚咏刺来。千钧一发之际,一个人影跑进了寝室里,抓起赵畅畅扔在地上的船桨,一下子劈在赵畅畅身上。
    “啪”地一声响,赵畅畅惨叫一声,身体断成两截,落在了地上。一团黑火随之升起,一会儿工夫,就把赵畅畅烧得什么也没有了。
    “赵畅畅是实体鬼,鬼力强大,船桨是赵畅畅临死前紧抓之物,也只有船桨,才能把赵畅畅真正杀死。”刘小慧对姚咏和康志高说道,发出的却是张倩的嗓音——
    “我是变成了鬼,可我根本就不想害任何人,现在我虽然附在刘小慧体内,但并没有伤害刘小慧的魂魄。我之所以和康志高套近乎,表面上看是对康志高念念不忘,其实,一是为了麻痹赵畅畅;二是为了告诉康志高,赵畅畅复活的阴谋……”
    说完,张倩的魂魄离开了刘小慧的身体,飘在了空中,朝康志高和姚咏挥了挥手后,渐行渐远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