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便宜鬼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倪震 发表时间:2016-04-02

    七
    警察在快速路的岔道口发现了老熊停在路旁的出租车。
    莫杰和他的相继失踪,足以成为高城正式传唤我的理由,这我一点都不意外。
    “前天晚上你在做什么?”高城的双眼布满血丝,脸上失去了微笑。
    “开始在家,九点左右去了学校。”我心平气和地回答,“我有些不用的书,想送给学校的图书馆,后来下了大雨,就去宿舍借住了一夜。”
    “为什么那么急着去送?”
    “今天有领导来视察,校长想充实一下书架。昨天去送倒也可以,但我不知道这场暴雨会持续多久,怕耽误了,就抓紧时间送了过去。”
    事实上,前一天我就把书带了过去,因为忙别的事,暂时放到了会议室的储物柜里,用的是同样的编织袋,我确信没人注意到。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我才放心大胆地带了个同样的编织袋出了门,里边装了些砖头瓦块和泡沫塑料,诱使老熊跟踪。
    “有人能证明你抵达学校的时间吗?”
    “没有。那时图书馆没人了,不过我有钥匙。刚整理完就下了雨,我在那里待了一会儿,看雨越来越大才去了宿舍。”
    那个计划是临时制订的,无暇面面俱到,但没关系,凡事都有不在场证明反而更可疑。
    高城不说话了。我知道他已经彻底地调查了我的行踪,但我的回答无懈可击。
    “这两天出了几件很有趣的事。”高城缓缓地说,“你学校附近的集装箱仓库,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有挖掘痕迹的洞。”
    “洞?”
    “这个洞提醒了我,我去了失窃的珠宝店,找人掀开储藏间地面的石板,发现下边也有个洞,洞口狭窄很多,只比人的肩膀宽一些。”他比画着,“你不觉得这很有趣吗?”
    当然有趣!我竭力压抑住心中的兴奋。
    起初的计划,我打算干掉莫杰后,把他的尸体弄到集装箱仓库处理掉,选好了地点,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虽然有把握开车回来而不被监控录像拍到面孔,可万一在后备厢里留下血迹就坏事了。经过苦思冥想,我有了个大胆的办法:把尸体就地处理。
    由于保险门没有遭到破坏的痕迹,前来检查盗窃案的警察会把注意力放到怀疑珠宝店内部人员的方向,绝对不会注意地面下的秘密。
    这要归功于莫杰搞来了储藏间内详尽的布局,他万万没想到这等于自掘坟墓。我挖了个竖坑,把那条装满首饰的腰带用绳子拴在尸体的腿上,垂直放了进去。珠宝店那一带的地下土壤格外潮湿,而且我研究过河道的走势,确定再往下几米是空的。
    我打穿了那个洞,把他的尸体扔了进去。
    为了避免留下痕迹,我用一块中间开口的棚布铺在地上,挖掘出来的泥土都妥善地处理好。我没指望它会成为永久的秘密, 但他纵然发现了那个洞,也找不到尸体,更证明不了与我有关。
    “我听不懂你的话。”我故作暴躁,“请你说得直接点,好吗?”
    我以为高城会发怒,可他的眼神更加忧伤,仿佛是在哀怜于我:“你很喜欢地质学吧?我看到你住处的书架上有很多相关书籍,可你为什么选了心理学专业?”
    “我讨厌地质勘探的辛苦。”他的这种目光让我很不舒服。
    “是吗?”高城低头看着桌上的材料,“据我了解,你在初中时在超市接二连三地偷东西,被送进了派出所,而偷窃的原因,是因为你的母亲。”
    母亲!
    我知道他会调查到这一步,但听到这两个字时,身体还是不禁一抖。
    母亲本来是个温柔的人,但是自从父亲忙于生意,难见身影后就变了。她不单暴躁易怒,吝啬无比,而且格外喜欢占便宜,仿佛家里已经无米下锅一般。从商场提供给顾客的雨伞,到各种免费的赠品,有没有用的都不嫌远近地带回家中。
    后来她甚至要我打掩护,把家里即将过期的食品拿到附近的超市,悄悄替换成新鲜的。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那种被逼望风时惊慌的心情,像个孤儿般惶恐无助。
    这种经历从小学折磨到初中,我的惊慌逐渐变成了恼怒。我开始偷东西,这完全是为了向母亲证明那种丢脸的举动,还不如直接偷更痛快!
    但是当我被抓到后,母亲却愤怒了。她揍得我遍体鳞伤,又哭又笑,精神从此崩溃,目前还没有完全恢复。
    我痛哭失声,发誓从此再不偷东西,可我始终不明白,那种病态的占便宜和偷窃,在道德层面上究竟有什么区别。我只知道自己痛恨占便宜的人的程度,跟母亲痛恨我偷东西一样深。
    “分析了当时的材料,我认为是不安感造成了你母亲的变化。”高城缓缓地说,“那时你的父亲在外边有了情人。你的母亲大概是担心万一离婚,你受不了清苦的生活,会选择和父亲一起生活,想提前让你适应,结果……”
    这种情况我也考虑过,可木已成舟。选择心理学专业,大部分是为了以后对治疗母亲有帮助,但不能否认,我一直想弄清那种到处想占便宜的病态心理。
    “你这种性格的人和莫杰经常来往,我从一开始就觉得有点奇怪。”他好像在期待我回答,见我一言不发,叹了口气,“你是否想过,或许是类似的童年经历造成了莫杰现在的性格,但他选择了与你截然相反的道路。”
    这是个温柔的圈套,我咬紧牙关,提醒自己千万不要上当。
    “你没有话想说吗?”
    “没有。”我冷冷地回答,“我不是来听你演讲的,如果没有别的问题,请让我回学校。”
    他惋惜地摇摇头:“机会我已经给你了……那么,接下来言归正传。你说过,最后见到莫杰是在他失踪前一天。那么请说明你在他失踪当天的行踪。”
    “跟平常一样,上课,参加学生会的活动,然后回家吃饭睡觉。”
    “这和事实有出入,邻居看到你在傍晚里离开了住处,你去哪里了?”
    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我暗暗叹息,那天晚上我要求莫杰在快速路边与我碰面,但为了以防万一,早已做了充分的准备。
    “……想起来了。那天我吃了晚饭,发现有些急用的材料忘在了学校,回去取了。”
    “谁可以证明?”
    我说出了一个学生会干事的名字:“我和他聊了几句。”
    这人当然不是我的同伙。干掉莫杰后的第三天,我请他去吃饭,他很奇怪,我装得更加大惑不解,说明明是前天约好的,为了庆祝他获得奖学金。那些日子请他客的人不少,自己也有点糊涂,被我这么一说,直怪自己记性不好。
    我的确和他聊过,但那是在前一天的傍晚,而且根本没提请客的事。
    在特定情况下,提前做好铺垫,篡改别人对细节的记忆非常简单。
    时间是我精心挑选的,有了那个干事的证词,足以说明我那天傍晚不可能和莫杰有过接触。王牌要留到最有把握的时候再出,我相信自己稳操胜券了。
    “你确定?”
    “当然!”
    高城的眼睛亮了,仿佛有火焰从中喷涌而出。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塑料袋,里边装着个一次性打火机:“这是莫杰的,上边有你的指纹。”
    “这有什么奇怪?我和他常来往。”
    “这个打火机是从快速路边的便利店里发现的。发现他去店里买过烟,是因为店里装有监控录像。录像显示,莫杰趁店员转身拿烟时,在柜台上掉换了什么。”说到这时他有些黯然,“我起初忽略了这个细节,后来才意识到……可惜太晚了。”
    我忽然有了种不祥的预感。
    “他用一个坏掉的打火机换了新的。颜色款式虽然差不多,但厂家不同。”高城指了指塑料袋,“这个打火机是他当天傍晚,出学校时在商店买的。我想他是不甘心吃亏,就在买烟时‘找补’了回来。”
    我口干舌燥,我当然明白这意味什么,那天开车去珠宝店时,他把那个坏掉的打火机放在座位旁边,我顺手摆弄过!
    “那么请你解释,你的指纹怎么会跑到这个打火机上呢?”
    心脏的跳动和时间一起停止,我听到喉咙的肌肉痉挛的声音。
    我顿时明白了,他一直在耐心地等待我作茧自缚。
    周密精确的计划,居然毁在了莫杰那该死的毛病上,仅仅为了一块钱的便宜货!
    我咕哝了一句。
    “你说什么?”高城问。
    “不明白……”眼泪决堤似的涌出,我的声音变得苍白虚弱,“我不明白这个天杀的便宜鬼,他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便宜鬼
本文地址:https://www.guidaye.com/xy/18091.html
上一篇:地狱卡    下一篇:错误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