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惊悚小说

恐怖灵异惊悚小说

鬼大爷恐怖小说排行榜频道有好看的恐怖小说,恐怖小说下载,校园恐怖小说,恐怖灵异小说,盗墓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盗墓小说在线阅读,推荐好看的盗墓小说,本栏目所有小说来源均为互联网,版权属小说作者个人所有.

坟中魂

    尾声 有鬼的地方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罗洛刚刚协助花书记接待了一支由县、市专家组成的考古队,就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外出打工的张跛子的儿子张军回来了。罗洛心里非常高兴,来不及告诉鲁所长和蒋超两人,就独自匆匆去了张家。虎子 [阅读]

    第二十六章 无处遁形

    第二天一早,一行人就向大黑山进发了。在密林深处那块诗碑前,他们碰见了蒋超和小刘两人。罗洛向他们介绍了老武和汪嘉庆,鲁所长命小刘在外守候,其余人跟在他后面进了古墓。来到离“百会”穴不远处的那具骷髅前 [阅读]

    第二十五章 一封家书

    三人一阵风似的赶回锁龙镇,一问小秀才,他说没有看见汪峰回来过;向其他人打听,也都说没有见过他。蒋超说道:“看来他还躲在山里,想趁我们离开后再去盗窃文物。不行,我得看看去!”说罢转身要走。鲁所长忙命 [阅读]

    第二十四章 古墓探秘

    在此之前,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马国敬和瘦猴身上,却忽略了这位不显山不露水的画家汪峰。如果这幅画真的和《锦囊天书》有着某种联系,那么汪峰很可能就是最后的犯罪嫌疑人了。然而,再次仔细比对图上的穴位和画 [阅读]

    第二十三章 一幅风景画

    龙世泰被民警带下去后,罗洛很久才从他消失的地方收回目光,身体往后一靠,对蒋超和鲁所长说道:“童年的经历对一个人的影响太重要了!龙世泰的作案动机乍一听令人难以相信,但我却深信不疑。他是一个典型的机会 [阅读]

    第二十二章 深山擒魔

    思绪从遥远的大唐回到现实中,三人才发现森林里越来越暗,肚子也饿得“咕咕”直叫起来。搜索工作没有取得进展,罗洛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下令继续搜索前进。两位年轻人暗暗叫苦,却又不好意思反对。到了一个山谷口 [阅读]

    第二十一章 遣唐使秘闻录

    和鬼气弥漫的鬼湾相比,大黑山更接近原始森林的本色,它最大的特点就是一个“黑”字。青黑色的森林,乌黑色的岩石,黑油油的土壤,甚至从厚厚的腐烂的树叶里流出来的溪水也是黑乎乎的。仰望天空,层层叠叠的树叶 [阅读]

    第二十章 夜半魅影

    如果这把砖刀就是击打刘家成的凶器,那么凶手是谁呢?蒋超认为邓云秀的嫌疑最大,理由是:“她因为思念丈夫和儿子,偷偷去了他们的坟前,呆到黄昏时分仍然舍不得离开。她觉得有丈夫和儿子的鬼魂保护自己,因此并 [阅读]

    第十九章 带血的砖刀

    第二天东方刚露鱼肚白的时候,被尿憋醒了的鲁所长上厕所回来,经过罗洛房间时,发现房门虚掩着,他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好奇地探头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屋里烟雾弥漫,床上被褥整齐,罗洛手上夹着一支烟,端坐桌 [阅读]

    第十八章 不速之客

    正在这时,从另一条羊肠小道上匆匆走来一个人,原来是肩上扛着一支猎枪的龙世泰。见到罗洛和蒋超,他不禁一愣,然后惊喜地说:“罗老师、蒋队长,你们又来了啊?我还以为没机会请你们喝一杯了呢,走走走,去我厂 [阅读]

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七十四章 逆天而行

      胡八被人拉了起来,他的眼睛瞪得跟灯泡似得,嘴巴尖成了个“0”形身体还带着一点微热,但人已经没气了
      柳爷的面孔有些死灰,他坐在和沙滩上,连裤子被打湿了也不知道,只是问那个在检查的医生道:“怎么死的 [阅读]

    第四百七十三章 尸中信(下)

      那纸张的背面还有几行字,这行字的笔记与先前略有些不同
      正面的书信字迹工整,行列对齐,字里行间落笔有秩;而反面的字则显得有些凌乱,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但可看出心态已经截然不同
      “学艺不精,无门 [阅读]

    第四百七十二章 尸中信(上)

      “黑墨镜捡起那条蔫耷耷的小白蛇往瓶子里一丢,塞上盖子放进了衣袖,他围着那只三足蟾足足左右转了两圈,伸出手夹在下巴上“啧啧啧,小娃娃,这东西哪来的?”
      “捡来的”查文斌回答道
      “捡……捡来的?” [阅读]

    第四百五十四章 穿寿衣的人

    查文斌三人进洞已经整整近乎二十四小时了,可是他们却觉得不过是一两个小时的事所以,大山去外面求援,恰好碰到了冷所长,由此,第三波人开始装备精良的踏入了幽岭
    和查文斌与卓雄的遭遇不同,他们这二十人组成的混 [阅读]

    第四百五十三章 镜子里的世界

    这是一个听上去无法行得通的解释,但却又在逻辑上解释是怎么出现的问题,如果按照这个解释,那么查文斌很容易就判断出超子进的是哪边
    既:当两个通道都出现一样的标记,那么就说明超子是走左边进的,因为右边的通道 [阅读]

    第四百五十二章 无法解释的解释

    那一年,卓雄的父亲死在了蕲封山中,虽然那不是他的亲生父亲,那个人甚至可以说是他的“仇人”但是这些年,卓雄对于他从来就没有恨,有的只是养育他的亲情和失去这种亲情的怀念,所以他依旧称他为父亲
    在下了坑道不 [阅读]

    第四百五十一章 诛魔

    那天,很多来往104国道的车辆都被告知,前方修路,要求绕道通行身着迷彩,荷枪实弹的军人们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把幽领前后五公里内围了个水泄不通
    十年前,有记性好的老司机也曾经遇到过这一幕,在同一地点,幽岭附近 [阅读]

    第四百五十章 惹不起

    许多恐惧都是来自我们对生活于其中的世界的不理解,来自这个世界对我们的控制,为了体现人是三界的真正主宰,所以人在有文明诞生起的第一天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获得控制恐惧的力量用武力去战胜凶恶的猛兽;用巫术 [阅读]

    第四百四十九章 失足

    山势本就不平坦,林子就算是白天也不算亮敞,冷怡然的眼睛早就被泪水所迷糊,完全是顺着自己本能感知的方向奔跑着长这么大,只有别人追求自己,第一次主动向别人告白不领情就算了,还那么冷冰冰越想越委屈,脚下的速 [阅读]

    第四百四十八章 表白

    所谓:造物不能两全其美,五行和气,无煞者,只是寿命长远,常人衣食而已;一旦煞权聚会,万人之尊,但又不免刑克六亲,孤独终老,此乃天煞劫也
    正像查文斌这般这样的人物,道法人品情义无不万里挑一,但却六亲有伤, [阅读]

精神科医师

    第十三章 故事里的事

    结局一:



    “我对雨默的爱是真的,无论是和我相爱的雨默,还是藏在她身体里的另一个你。我爱的就是整个雨默,不论是楚楚可人的雨默,还是凶残可怕的你……对我来说,你们都是雨默……”我吃力地讲述着 [阅读]

    第十二章 过去的原来

    一周过后,萧白通知我可以出院了,让我准备一下。我告诉他我还想再多待一天,他笑了笑,“你还住院住上瘾了啊。”



    我摇了摇头,“不,你不懂的,在这几个月里我都经历了些什么。”



    萧白望着 [阅读]

    第十一章 我们存在的证据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如常,雨默除了罗七闹事那天走出病房看了一下我,这几天没有再理我。那天我看到她的眼神,是很关切、很担忧的眼神。但之后她又恢复了之前的态度,我去她的病房看过她几次。



    她已经不 [阅读]

    第十章 无法定义

    精神病院里来了个作家,不知道算不算作家,反正我以前经常看他写的东西。他其实也是个疯子,他写的东西很杂很乱。悬疑、玄幻、社科、童话……他想写什么就写什么,而且经常写了一半就不写了,是个非常任性的作 [阅读]

    第九章 悟

    影子游戏还是在继续着,但雨默无精打采。按着剧本刚演到一半,她就坐到椅子上不动了,翻着她的剧本。她的眼神有点迷茫,似乎看不懂自己写的东西。我没有说话,我也坐回椅子上静静地看着她,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 [阅读]

    第八章 灵魂的哭泣

    果然,两个小时后马千里又拐回来了,带着杜依月。



    一下车就直奔萧白的办公室,推开门就喊道:“萧医生,还真被你说对了。这姑娘像疯了一样,一听说我们抓了罗七,竟向我们扑来……还好你警告过我们, [阅读]

    第七章 心灵缉凶

    第二天早上查房的时候,萧白递给我一条云烟,“少抽点。”他说。



    我愣了愣,随行的护士和病人也看呆了。哪有精神科医生给病人送烟的,还送得这么明目张胆。我开始佩服这家伙的行事风格,这家伙的行事 [阅读]

    第六章 萧白的世界

    今天我有点躁狂,并不是我的抑郁症出现了躁狂抑郁双向化,是因为今天是雨默的生日。雨默的家人不在这个城市,我想帮她好好过一个生日。萧白给我的自由特权只限定于精神病院内。



    我要出院去买礼物,买 [阅读]

    第五章 催眠

    很快到了中午,就在我准备去找雨默的时候,警车呼啸而至,马千里抱着公文包直奔萧医生的办公室。于是我又拐了回来,跟去看热闹。其实我是想看看这个精神科医生怎么继续糊弄马千里。



    其实郝达维说的挺 [阅读]

    第四章 交错的旋律

    这次偷听得差不多我就赶紧离开了,我不想再被那个萧医生挂着贱兮兮的微笑继续问:“唐平,你找到让自己活下去的理由了吗?”



    我决定去看看雨默,这次目的很明确——找雨默。



    走进女病号楼里 [阅读]

鬼吹灯

    第六十八章 帐薄之金盆洗手

    张三爷是清末盗墓行里的老夫子,他一人挂三符,世上多称其为张三链子,真名不详,即便当初在昆仑山里任职,身子处在官面中,也仅用真姓,埋了实名。可是张三爷的真实名讳,就连他的弟子家人也多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呢?只因他平生所为,皆是犯禁之举,黑白两道无不相熟,在绿林中也有他的字号。 而在民国以前,中国尚属帝制,倘若犯了弥天大罪,就有可能诛连九族 [阅读]

    第六十九章 物极必反

    张三爷曾经盗发过西周古冢,从中找出了失传几千年的周天卦象,于是用十六字古卦为引,将风水阴阳之术写入其中,著了一本《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其中阴阳、风水各占一半,阴阳篇中是占验数术、造化之理,风水篇中则是青乌寻龙、风水之道——仅这半卷,便涵盖了摸金校尉的寻龙诀和分金定穴之术,并将中国各朝各代葬制葬俗集大成,可谓“穷究天地之理,自成一家之 [阅读]

    第七十章 起源

    那时候正处在改朝换代的乱世,到处都是天灾人祸,老百姓多受倒悬之苦,三人先到河南邙山开市,接连盗了几座古墓,把墓中最值钱的明器取出来,经营古物,换钱换粮,周济灾民。他们这几趟买卖都做得顺风顺水,此后的足迹所至,踏遍了山西、陕西、河南、山东诸省,不知盗发了多少山陵巨冢。 自古道“凡间事,天上做”,所以在人生世上,不论你水里火蜂地奔波,最后 [阅读]

    第六十六章 鬼帽子

    看罢宅内,一无所获,只好到外边再看,星云土物亿兆万千,自然造化无奇不有,现在只看了阳宅格局又怎能猜得到,只好即刻动身去山上纵览全盘,自然便见分晓。当下要求去高处观望,马宅后边有片山坡,胡先生随马六河带人上了山,登高俯瞰下来,只见好一片“山明水秀、龙飞凤舞”的风水宝地。据说过了这片山,有个隐晦沉积的去处,以前盖过“城隍庙”,又名“淤泥庙 [阅读]

    第六十七章 帐簿

    这件事情轰传一时,当地人对此议论纷纷,有人说金点胡先生浪得虚名,骗了马六河的一注钱财,却为人家指了个凶穴,结果坏了他家几十条人命,可能那位胡先生自己也知道事发了,所以卷着家当逃了个不知去向。但更多的人却不这么看,“鬼帽子”坟土中先后掘出两块石碑,上边刻的碑文何等警醒!仔细想象“葬此吉、居此绝,义者吉、不义绝”之言,就能明白不是金点胡先 [阅读]

    第六十四章 千年长生草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早已超出了孙九爷所能想象预计的范畴,更想不到他的所作所为,都被地仙封师古生前推算了出来,不由得心念具灰,满以为墓中尸仙必然逃出山外,要引出一场大规模的瘟疫,不管在灾难中死掉多少人,最后的孽业都算是由他引发,到了九泉之下也愧对列祖列宗,精神状态几于崩溃。 谁知道最后山穷水尽峰回路转,这可能也正是老天爷有眼之处,所谓“螳 [阅读]

    第六十五章 金点

    在南海珊瑚螺旋的归虚遗址中,船老大阮黑不幸遇难,在他临终前,我曾亲口答应要好好照顾多玲和古猜,谁知多玲鬼使神差般,捡到了马力奴号船长断腕上的金表,中了下进表中的降头邪术,而且事后经过我们多方确认,那位在南洋私运古董的法国船长,正是多玲在越南战争时期失散的亲生父亲,这不得不说是天意最巧,却又是天公无情。我们想尽了一切办法挽救她的性命,但 [阅读]

    第六十二章 天怒

    每当我一想到青铜卦符,十几年前老羊皮尸变后,被雷火焚击的惨状就如近在昨日。那盘古尸藓是风水穴眼中腐尸所化,既然开了龙视,当然也属于尸变化物,肉藓尸苔之物最是腐晦阴沉,普通的火焰根本不能将其烧毁,也许我怀中的这枚青铜龙符,才是我们唯一的机会。这个念头一动,立刻扯开紧紧随身的密封袋,掏出了包中的青铜龙符,身边的胖子好像突然明白了我的意图, [阅读]

    第六十三章 沉默的朋友

    我看到有个东西从峭壁上窜过,其身形轻捷快速不输猿猱,看的人眼前一花,心想莫非是观山封家驯养的那只巴山猿狖,可是青溪防空洞里巴山猿狖似乎没有这么大的体型,难道棺材山里还有残存的“尸仙”? 就在这时,那攀壁直上的身影忽然停在我们侧面,我赶紧揉了揉眼睛,定睛再看时,不觉更是讶异。我和胖子等人是置身于一条狭窄陡峭的鸟道中,在相距数十米的地方, [阅读]

    第六十章 悬棺

    这时Shirley杨已将插在孙九爷肩头的残甲拽出,那铜蚀上全是倒刺,一拽之下,当即连血肉带碎骨都给扯下来一片,鲜血四溅,溅的我们满身满脸都是,但孙九爷硬是忍得住疼痛,伤成这样,仍是一声未吭。我们无暇细看孙九爷的伤势,趁着惊陵残甲断裂坠落的空隙,招呼胖子和幺妹儿在洞口接住,二人半托半抬着,把孙九爷抢回了藏纳悬棺的岩缝。 胖子愤愤不平地说 [阅读]

盗墓笔记

    盗墓笔记8 第八十一章(一)

    故事到这里应该已经全部结束了,能知道的谜题我心中都十分淸楚,不能知道的我已经全部放下了。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值得提出来整理一下,对于整个故事的完整,有些好处。到现在我基本能确定了,张家族人确实是来自于关东,他们生活在关外少数民族聚居的区域,当然当时不是少数基本也可以知道,自蒙古族进入中原后,也就是中国元朝时期,是张家人活动最少的时期。他 [阅读]

    盗墓笔记8 第八十一章(二)

    这一支队伍完全没有执行任何任务,他们把要下葬的棺木焚烧,用铁水封住了尸体,毁掉了所有资料,带着尸体开始了逃亡。而发现了异样的组织,开始天南海北地追捕他们。他们在逃到杭州的时候遭到了最大范围的追捕,迫不得已之下,只能求助于我爷爷。而当时,我三叔正在以盖铺子之名,探索杭州地下一处南宋的隐秘皇陵,我爷爷就用了一招金蝉脱壳,把那具尸体藏人了南 [阅读]

    盗墓笔记8 第八十章(一)

    我们继续前进,在这个雪谷中寻找出路,最后发现了一个被雪掩埋隐藏起来的可以攀爬的地方。我用登山镐子把雪刮掉,一点一点地在岩石上寻找落脚点,蹬着往上爬,晚上就在岩壁上靠着休息。直到第二天中午,我们才爬上了三十米高的悬崖。我们继续艰难地前行。我跟着闷油瓶走,到了黄昏,我们行走的距离可能不超过二十公里,但是我们却在四周发现了融雪的痕迹。闷油瓶 [阅读]

    盗墓笔记8 第八十章(二)

    为什么说他们没有人履行诺言呢?因为之前的近一百年时间里,所有守护这个秘密的人,都是张家的人,张家的力量由此被削弱。在我们之前的诺言里,老九门中的人必须轮流去守护这个秘密。他们没有一个人去?闷油瓶点头:我已经是张家最后的张起灵,以后所有的日子,都必须由我来守护。不过,既然你来了这里,我还是和你说,十年之后,如果你还能记得我,你可以打开这 [阅读]

    盗墓笔记8 第七十八章(二)

    你一个很好的朋友,执意寻死,你看着他,但是你阻止不了他,你和他之间隔着一层用任何工具都无法打穿的东西。你能用任何方式去触碰到这个东西,但是你却找不到可以将它攻破的缺口。我决定了之后很难过,但是又觉得,我是不是应该理解,理解闷油瓶那句话:意义这个词语,本身就没有意义。我转过脸去,心里慢慢地平静了下来,不去理睬外面的人,自顾自闭目养神。我 [阅读]

    盗墓笔记8 第七十九章(一)

    雪盲症的恢复时间是一天到三天,如果我在这里得了这个,不仅会比闷油瓶死得早,而且会比他死得惨。我图什么啊?我闭着眼睛,心中无比地郁闷。狗日的,上次来的时候到处是阴沉的雪云,哪有机会得这毛病,所以这次一点准备都没有,可谁承想这次偏偏就遇到了这种事情。这一次还真他妈的是自己把自己作死了。雪盲是一种非常奇怪的病,一般人认为是由于视网膜受到强光 [阅读]

    盗墓笔记8 第七十九章(二)

    他还是回来了。我忽然觉得他是不是开窍了,这是不是上天给我的一个说服他的机会?他回来,说明他对世间还是有依恋的。可还没等我开口,他就先说话了。你跟我来。闷油瓶道,这是一个死谷,还会有更多的雪坍塌下来,先到山谷的中心去。他指了指四周。接着我就发现,这个地方,四周全都是三十多米高的悬崖,不由得暗骂了一声。我四面看看,发现完全没有任何路线可以 [阅读]

    盗墓笔记8 第七十七章(二)

    闷油瓶以前说过,他只救不愿意死的人,如果对方自己可以选择死还是不死,而对方选择了死亡,他是不会插手的。我现在的情况和他说的一样——如果我自己选择上雪线,跟着他然后冻死,他是不会插手救我的。我趁他休息的时候,立即出去添购装备。旅馆里的驴友很多,我拿着现金,这里买一点,那里买一点,钱不够了,就和旅馆老板刷卡,以十比八的比例换取现金,继续收 [阅读]

    盗墓笔记8 第七十八章(一)

    闷油瓶站在雪山上,神情十分肃穆,我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情绪,但是我知道,这些雪山对于他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可以想象,此时他的心中不可能是一片空白,这里的一切和他一定有相当的渊源,但是,我连猜测的方向都没有。闷油瓶就这样站了很久。当晚我们没有继续前进,而是在雪地之中挖了一个雪窝,铺上防水布,燃起了无烟炉子,过了一夜。第二天,我们带着行 [阅读]

    盗墓笔记8 第七十六章(二)

    长白山?我甩下我所有的现金,告诉服务员把找的钱送到隔壁的西泠印社去,然后抓起椅子上的衣服就去追。我一路追到了北山路,跑得我浑身是汗,也没有追上他。北山路上只有无数空的士在路面上来回穿梭。我又跑回自己的铺子里,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背起来就和王盟说:我要出去一下。王盟立即脸色惨白,一下拉住了我。我问他干吗,他说:老板,以往这样的情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