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鬼故事大全 > 民间鬼故事

民意石

天心道长在老龙岭降伏黑虎,下江斩杀恶蛟,把贪墨榨压县民的恶官枭首,又将欺行霸市背了几条人命的恶徒一剑穿心。监县四祸尽除,县民感其恩德,自发捐一道观,起名天心观。

天心道长离开监县时,县民苦意挽留,说以后要还有恶棍凶兽为祸,我们又斗不过,该如何是好。天心道长想了半晌,环顾四周,看到观中花圃旁有一方巨石,心生一计,指石念咒,霎时顽石生出五色霞光,有了灵性。天心道长解释说:“此石有贫道二十年的修为,伏邪降妖,不在话下,到时若有祸害作祟,诸位可来此,诉之详情,这巨石便可灵力聚成幻像,斩了祸根。”

县民拜伏,送别天心。

天心道长走后,未几日,县北来了几个强匪,拦路剪径,打伤路人,抢财劫粮。县北百姓听说天心观有灵石,就来此祈愿,跪拜巨石,诉众匪恶行。众人原本只是抱着一试的心态,哪知讼词刚过三遍,只听咚的一声响,石顶冒烟,凝成一人,正是天心道长的样貌。

这位“天心道长”并不言语,单手掐个神行咒,脚下生风,眨眼来到县境北山。

当时,这三匪正拦着一个行脚商,威吓抢劫,还没弄懂怎么回事,就被“天心道人”砍瓜切瓢,杀了众匪,天心道人又化为一道白光,飞回天心观的巨石里。

县民纷纷焚香叩拜,赞颂天心道人法力无涯,功德无量。

这块巨石,自此被称为“民意石。”

一时,监县恶风煞气消失得干干净净,有心作恶者,却先要掂量一番自己的脖颈是否够粗,挨得起一剑。

寒暑相易,一晃五年过去。

一日,从极北归来的天心道人,路过监县,忽然来了兴致,要来看看这块民意石。化为一个外乡粗汉,叩响一户人家,讨碗水喝。开门的是一个老汉,苦着脸,一言不发,舀了一瓢凉水,递给天心道人。

道人纳闷,这老汉该是碰到了什么不快事?于是开口相问。

老汉犹豫再三,忽然叹了口气,流下两行浊泪,“这个汉子,有所不知,我这是被那天心观里的一块石头害的。我那独子,没做过什么恶,却遭祸厄,被石头一刀砍死。”

天心道人心里冷笑,若无恶行,又岂会这般?嘴上却说道:“老丈可否详告?我听说这石乃是民意石,有了恶事,才会被灵石生成的幻像除去,你那儿子,该不会是背着你干了些伤天害理之人吧?”

老汉摇头道:“我儿虽然性子烈了些,但断然不会做坏良心事。我儿是被人陷害的。”

老汉接着说道,儿子在县城一个商行当伙计,身强力壮,比别的伙计干得都多,很能吃苦,颇得掌柜喜爱。一日,商行来了一个老妪,将用了两年的提灯拿出,说商行欺负她一个老迈寡妇,买劣货给她,揪住老汉儿子不放。老汉儿子细细看了提灯,上面赫然有捶击损坏的痕迹,乃是人为,并非材质问题,自然不依。

吵了半晌,老汉儿子心里烦躁,就将这无理取闹的老妪架了出去。老妪讨不到便宜,坐在商行门口干嚎,吸引一群不明真相的闲汉。

也是倒霉使然,老妪见围的看客多了,越发手舞足蹈,正兀自演得兴起,哪想脚下一滑,跌了一跤,脑袋磕青石板上,居然死了。

这下捅娄子了,监县自从有了民意石后,大多县民便以道德管束他人,眼下这老妪死在商行,于是纷纷指责老汉儿子,个个大义凛然。越传越凶,竟然变成了老汉儿子欺负老妪,不仅卖劣损提灯,还矢口不认,把老妪推出门外,致使老妪跌倒身死。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闲汉们,把老汉儿子缚到县衙,最后邑令查出是老妪的不是,还调查到这老妪平日里就喜欢占些蚊腿刮油的小便宜,判老汉儿子无罪。但有一帮闲人颇是不服,嚷嚷着即使老妪品性一般,也不该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最后,自翊为德行高尚的闲汉闲妇们,来到天心观民意石旁,歪嘴曲说。

结果民意石将老汉儿子斩了。

看客们拍手称快,看看,到底是有罪吧!

老心言毕,又抹了一把泪,忽生惧意,“咳,我都说了些什么!汉子莫跟我一般见识,切勿将老汉疯言乱语当真。”竟瑟瑟作抖。

天心道人心里不是滋味,安慰老汉一番,悻然出门,思量道:“这事蹊跷,兼听则明,我不妨细细打探实情。”

毕竟修为高深,可瞧出对方言语真假,不出一日,事情原委调查清楚。那老汉一言一字,俱是实话,然而因为许多人都斥老汉儿子的不是,巨石信其为真,听从“民意,”一命抵一命,错杀无辜。

事情水落石出,天心道人惊出一身冷汗。恐此事不是个例,飞驰至道观花圃,单指抵石,将这五年来斩杀的恶人名目,一一收入心底。

耗了多久,细细查明,不由得大惊失色。

原来,起初这民意石斩杀的还是恶人凶徒,不足两年,便开始走样了。许多帮闲之人,以道德束约他人,指天论地,稍有不慎,就会被他们斥责。以至后来三载,民意石所杀之人,多有冤情。即使有些事,后来民众都晓得是冤枉的,但心照不宣,都缄默避谈。一旦又有纠纷,这帮闲汉闲妇仍是急切切探出脑袋,斥责当事之人,动辄聚众,来天心观请愿。

天心道人一跺脚,悔得肠子发青,原想着自己不在,民意石可以庇佑县民,哪料却是这般结果,恼火不已,两手一掐,把这块石头捏个稀烂。

本文标签:
上一篇:遁墙术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