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仙缘

民间鬼故事 2020-09-28

雍正初年,有一个叫刘敬君的四川人与人合伙在汉口开了个小店,做药材生意。此人性情耿直,诚朴厚道,人称老刘。可这老刘经商却不善筹划,所以经常被同伙所欺骗、算计,但是他心存善良,即便事后得知,也不以为意,往往宽宏大量,不予计较。

有一天早晨,他正在店中洒扫庭除,忽听环佩叮咚作响,抬头一看,一个年约二八的女子翩然而入。只见她朱唇皓齿,眉目如画,穿一件杏黄上衣,一袭拖地翡翠长裙,真是体态轻盈、婀娜多姿。

老刘以为来了客人,正待上前招呼,美女却对他看都没看一眼,径直上了店中的二楼。这二楼本是储藏货物的阁间,平时并无人居住。老刘非常疑惑,以为是同伙找了一个女子来戏弄他,于是上楼梯准备去问问。结果刚上二楼却发现阁间除了堆的货物之外,并无半个人影。

狐仙缘

正惊疑间,忽听空中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您不要有所怀疑,妾夏氏,小字琪,以狐仙得道三百余年,因与您有缘,所以才来这儿住下。请您每日以白饭一碗来供奉我,当有回报。”老刘眼见如此,一听这话,更无疑义,当下便承诺下来。

中午便以白饭一碗放置阁间门口,然后毕恭毕敬地弯腰退下。到晚上上二楼取碗,发现碗里的饭已经不见了,碗中还多了几块碎银。老刘大为惊喜,心中愈加敬畏,第二天便将阁间的货物搬下来另置他处,再将阁间打扫得一尘不染,如同前日一样以白饭供奉,到了晚间又得到两块碎银。于是,自此之后每日供奉便习以为常了。

过了三个月,几个同伙来他家提货,准备上阁间的时候被他制止了,告知他们货物已被搬至楼下。几人大为惊讶,都询问他好好的阁间不用为什么要搬下来。老刘老实本分不会撒谎,三问两问就竹筒倒豆子一般全说了。几个同伙一听大为诧异,均想还有如此好事,心中不信,非要亲眼看看。眼见老刘将一碗白饭送了上去,到了下午,几人不让老刘上去收碗,而是他们几个跑了上去拿碗,结果到了阁间门口一看,碗中仍是白饭,并无什么金银。几人相对大笑道:“想必这老刘是想发财想得疯了。”于是将碗中饭倒掉了才下来。等下来给老刘一说,老刘大惊失色道:“你们对大仙怎能如此不敬?”几人大笑,愈加觉得老刘是得了失心疯了。老刘也不理会他们,自顾自地一边说话一边上楼察看。

待他到楼上一看,碗中白光灿灿,仍如以前一样放着几块银子。几人等老刘将碗拿下来一看,不由目瞪口呆,不知所以。

愣了一愣,心中均想:凭什么我们上去什么都没有,而他上去却是银钱?这样的好事怎么就让他遇上了!于是恼怒地对老刘道:“这银子是从这店出的,这店是我们合伙开的,那银子就是我们所有人的,大家应该均分了才是。”

老刘还没来得及答应,忽听阁间传来一阵女声:“我给老刘银子,是因为他诚实厚道,你们几个的行为就像盗贼一样,平时欺负老刘老实,欺骗他的钱财,今天不罚你们就是幸运了,还指望着我奖赏你们吗?”

几人一听,恼羞成怒,其中一个叫周四的更是大叫道:“你是哪来的野狐狸,居然敢在这儿信口雌黄?”剩下几个摩拳擦掌,便欲上楼。忽听二楼女子厉声道:“你们几个贼子再敢胡说,那就试试我的厉害!”说完便轰然一声,一块石头从二楼落在几人脚前,将地面的土砖砸为两半儿。几个同伙一见,都面无人色,再不敢多说一句话,拔腿便溜,转瞬出门不见了。

过了一天,几人惊魂稍定,聚在一起喝酒。其中一人道:“这老刘也不知是烧了几炷什么香,竟烧来如此好事,这段时间想必也积了不少钱财了!”

其他几人心中本就妒恨交加,此刻一听此话,心头犹如火上浇油一般。周四平時就很狡猾,此时更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道:“既是这样,不如我们一不做二不休,将老刘做了,然后再分了他的钱财,如此岂不更好?”其他几人一听,互相看看,均默默点头。周四一见众人都同意了,于是提出将毒药放在酒里,然后带去店中,借向老刘赔罪之机邀请老刘同饮,这样即可大功告成。但是几人又忌惮狐仙的厉害,便相商再请一个平素自称法术高明的道士在外相候,一旦有异就冲进店内降妖除魔。一切商量妥当之后,几人备好毒酒,请来道士,径直往小店而去。

老刘正在店中,忽见几人进来,忙迎上前去。周四一见老刘便满面笑容地作了一个揖道:“前日得罪了大仙,实在不该,今日我们几个专门登门道歉来了,以前有对不住的地方,还请您多多原谅。”老刘一听大喜,忙上前扶起。几人坐定,周四拿出毒酒,倒了一杯,对老刘说道:“我给您敬酒赔不是,您若是肯原谅我们几个,便请满饮此杯,从此以后,我们大家仍是好兄弟。”老刘本是心胸宽广之人,一听此言,更无二话,拿过酒来便要饮下。

周四等人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各人均心中暗喜。正在此时,忽听楼上急呼一声:“住!”老刘正待仰脖饮下,一听此言,双手好似被铁钳巨手拿住,一动也动不得。周四等人心知阴谋败露,一时大骇,大叫一声:“大师还不进来!”

道士就守在门外,忽听里面周四大声喊叫,赶紧披头散发冲了进来,大喝一声道:“何方妖孽敢如此放肆,还不速速现形受死!”他右手执宝剑,向空中不停画符;左手端一碗水,以嘴边吸边喷。正忙得不可开交,忽听楼上一声娇笑:“你们这是在演戏吗?我倒要好好看看。”话音刚落,道士手中之剑突然脱手而去,似乎有人将剑从他手中夺走一般,跳了一丈多高才“咣啷”一声掉在地上,左手的碗也似乎把持不住,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此时又听楼上笑道:“你为何来此?”道士不由双膝一软,直挺挺向着阁间跪了下去。楼上又说道:“还不快滚。”道士这才能站起来,也顾不上周四几个,用道袍的袖子掩着脸踉踉跄跄夺门而出。周四几个眼见如此,不由心惊胆战,拔腿便想跟在后面逃跑。忽听楼上厉声喝道:“跪!”几人不由腿软如面条,“扑通”一声,对着老刘跪了下去。楼上又道:“拜!”几人立觉腰上酥软,似乎有人在按着自己的头一般,不由自主地向老刘磕起头来。

老刘惊诧莫名,不知所以,便想上前搀扶。楼上又喝斥道:“自己将罪过说出来!”几人不由涕泪交加,对老刘道:“我们也是一时糊涂,偶然萌发恶念,想把您用毒酒毒死再瓜分您的钱财。”老刘一听心中大为震惊,忽听楼上慢声说道:“既然有毒酒,为何不自己饮用?”于是几人都纷纷站起,上前抢过毒酒便争着要饮下。老刘毕竟善良,眼见几人转眼之间便要横尸于堂上,心中大为不忍,便上前夺过毒酒泼在地上。只见地面青烟四起,火光星爆。楼上女子大笑着说:“您真是忠厚长者啊,看在您的面子上,暂且先饶他们一死,让他们长跪三日谢罪。但您不能再和这些狼子野心的人在一起了,还是回四川吧,而我也该离去了。”话音未落,便见女子从阁间门口出来,缘梯而下,穿着、容貌和以前看到的一样,嫣然一笑,徐徐出门而去。

老刘目开口张,半天才想起要上前相谢,追出门外一看,女子已然踪影全无了。回到店中,周四几个仍跪在地上,不论怎么搀扶就是起不来。老刘也无可奈何,收拾了东西便离开汉口回了四川老家。

而那几个家伙果然如狐仙所言,足足跪了三天。三天之后早已头昏眼花,无力站起,最后只好被家人抬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