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羡书生

民间鬼故事 2020-09-28

阳羡人许彦,这一天,他拎着鹅笼,正在绥安山里走,他要翻过这座山,前往集市卖鹅。走着走着,路上碰见一个读书人,年纪十七八。读书人躺在路旁,很痛苦的样子,问他原因,他说脚痛,走不动路了,他向许彦请求:能不能打开许彦手上拎着的鹅笼子,他要钻进去。

许彦做点小生意,也算见多识广,他认定这读书人一定读傻了,脑子出了毛病,鹅笼怎么能站人呢?但为了不让书生难过,他还是打开了鹅笼子。

让许彦惊讶的是,这书生真的就钻了进去。更奇怪的是,那笼子也没变大,书生也没变小,书生与一对鹅坐在一起,鹅竟然不惊!

阳羡书生

许彦想了想,今天是什么日子呀,出了什么神仙鬼怪之事?难道这世道要生变化?想破了头,也想不出个所以,他就去拎那鹅笼,一拎,鹅笼像平常一样,一点儿也没增加重量。

许彦虽是个无神论者,但这时,他认定这书生是神仙,只是不知道为哪方神仙,对于人来说,任何神仙都是不能得罪的。

许彦想到这里,突然很高兴,今天有幸碰到神仙,我倒要看看,神仙有什么能耐呢!

许彦拎着鹅笼,迈开了轻松的步伐。

走啊走,估计走了有些路程了,来到一棵大树下,书生发话:先生,我们休息一下吧,就在这里,这棵大树下,挺好的地方,我想为你摆一桌薄宴,以表感谢。

现在,书生的话,许彦一点儿也不奇怪,他已经认定书生是神仙了──神仙摆一桌宴,那还不是小菜一碟呀,我就等着吃吧!

许彦停下来,小心打开鹅笼,弯着腰,赔着笑。书生走出来,又像坐在路边一样鲜活,且一点儿也没了脚痛的烦恼。

两人坐定,书生当着许彦的面,从嘴里吐出一铜盘匣子,里面有各种酒菜,山珍海味,杯盏全是铜的,气味芳香,世所罕见。

许彦有些惊异,这些东西怎么从神仙的嘴里吐出?!按他以往的经验──长辈说给他听的大头话,神仙变物,都是从衣袖里抖一抖就出来了,或者朝空中吹一吹,就会来到手中。而现在,这书生竟然从嘴里吐出,神仙肚子好大呀,竟然能装这么多的盘子、酒菜!

不管三七二十一,有酒就喝,有菜就夹。两人你来我往,一盏接一盏,尽兴得很。

书生有点儿醉意,他开始和许彦说起了知心话:小哥,这几日有一个年轻女子,一直跟着我,今时我想把她叫来,一起吃酒。

许彦已经有了足够的思想准备,出现什么情况,他都不会惊奇的,他想看看,书生要喊的女子,在什么地方,是天上下来的,还是地下钻出来的。

在许彦满腹狐疑的期待眼光中,书生很自然地又从嘴里吐出一个女子。这女子年纪轻轻,衣着艳丽,容貌华美。许彦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女子,他马上也认定,这就是仙女了吧,一定是!

仙女落落大方,见了许彦也不吃惊,三人像老友一样,喝起了酒。没喝多少,书生顶不住了,倒头便睡。

这下,轮到许彦吃惊了,这神仙的酒量一般嘛,还不如我,神仙也会醉。看样子,神仙也不是万能的。

书生倒下,仙女和许彦喝得火热。

仙女也不把许彦当外人,她也和许彦倾吐起真情来:小哥,我不瞒您,我虽然和书生相好,可我心里装着另外一个人,而且,这人我还带着,现在,书生既然睡着了,我想把他叫来,一起吃酒,希望您能替我保守秘密!

许彦已经见了好多稀奇事了,他觉得,故事正朝精彩的方向发展,他很高兴地对仙女讲:小妹,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不对书生说!

许彦刚保证完,仙女就从嘴里吐出一男子来,二十三四岁,英俊潇洒,人见人爱,难怪仙女要挟私呢,还这么大胆!

这俊男一见许彦,也像老朋友一样,极有礼貌,三人一起愉快喝酒寒暄。

酒喝得差不多了,仙女估计,书生差不多要醒了,于是就从嘴里再吐出一张鲜艳华美可以移动的屏风,搂着书生睡去了。

故事还在继续。

俊男也和许彦说起了真心话:这女子,虽然与我有情,但我早就知道,她不是实心实意的。方才,我也偷偷约了另外一位女子前来,现在,我想趁這个机会看看她,希望大哥替我保守秘密!

许彦看戏的情绪被激上来了,他满口答应好好好。

俊男于是也从嘴里吐出一女子,约莫二十岁年纪,长得极美。

这美女也不和许彦搭腔,直接和俊男调笑,当着许彦的面两人肆无忌惮。

一切都要结束了,屏风里发出了长长的哈欠声,书生要醒了!

俊男闻听,立即将美女吸进嘴里。

仙女走出屏风,对许彦说:书生醒了,我要将俊男藏起来!一口就将俊男吸进嘴里。仙女仍然和许彦对坐着,装着在聊天的样子。

书生醒来,对许彦说:抱歉,这一觉睡得有些久,让你独坐着,挺难受吧?天色已晚,我要和你告别了!

书生说完,将仙女连同杯盏器皿,险吸进了嘴里,只留下一个直径两尺多的大铜盘,送给许彦:今日别后我们许是再也见不着了,我留下此物与你作个念想吧。

太元年间,许彦做了兰台令史,将那大铜盘送给了侍中张散,张散细看铜盘,上面有字:东汉永平三年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