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裘

民间鬼故事 09-09

段八方是湖北归州人氏,他性子豪爽,会武功,好赌博。这年立冬前,他独自一人去襄阳石花镇,向一个叫解河洛的人收账。

几天后,段八方来到襄阳边界,只要翻过大薤山,就能到达石花镇。段八方走的是官道,这天他出门时晴空万里,到山脚下时却下起了瓢泼大雨。段八方勉强又走了一段路,恰逢一处驿亭,驿亭小吏告诉段八方,前方路已坍塌。

赌裘

段八方有些着急,因为他和解河洛立下过契约,立冬时若不能到约好的地方收账,便等同于放弃那笔钱财。段八方问驿吏:“还有其他去石花镇的路吗?”驿吏说:“有一条小路穿过山林,只是听人说,林中虎狼成群,狐獐成精。”

段八方不信这些,让驿吏指了方位就出发了。一路上他只见大树参天,荆棘丛生。走到一座破屋前时,天色已暗,段八方心想:不如在此处歇息一晚,明天赶早上路。于是,他在破屋内生了一堆火,在火边睡了下去……

正睡得迷迷糊糊,隐约听见有人走进破屋,段八方睁开眼,见是几个拎着灯笼的丫鬟,就问:“你们是什么人?”领头的丫鬟说:“我家夫人看见这里有火光,让我们来看看,说这里简陋危险,如果有客人,就接过去,好吃好喝伺候。”

段八方略一思忖,对那丫鬟说:“在下一人,在这里待着极好,就不劳烦你家主人了。”

几个丫鬟听了,给段八方行了个礼,匆匆离去。

段八方把火烧得更旺一些,正想搞点吃的,就闻到一阵香味飘来。循着气味望去,只见荒山野岭间灯光闪动,原来那几个丫鬟打着灯笼,拎着食篮,又回来了。丫鬟身后,跟着两个披红色狐裘的女人,一个是青春少女,一个是中年妇人。丫鬟将食盒放下,取出一壶酒、一只熏兔和几样小菜,放到段八方面前。中年妇人说:“本想请段壮士去家里安歇,怎奈段壮士不肯,只好将酒菜送来。”

段八方见了酒菜,顾不得礼节,将兔子抓起,大口撕咬,又将酒壶提起,倒酒入口中。肉肥酒美,段八方不禁叫道:“痛快!”

中年妇人对段八方说:“段壮士是要去石花镇吧?”

段八方点头称是。

中年妇人说:“我家女婿前日去石花镇采办物资,却误入赌坊,欠下一笔赌债,赌场老板将我家女婿扣住。我们娘俩准备去送钱赎人,可是山崩路毁,所以想烦请壮士帮忙将银票带给我家女婿,让他还了赌债,早日回家。”说完,她递过一张三千两银子的银票。

段八方正喝得兴起,便收下银票,把胸脯一拍,说:“没问题,你家女婿叫什么名字?”

中年妇人说:“女婿诨号‘白衣公子,和解河洛相熟,你去就知道了。请段壮士一定要让我家女婿完好无损地回家。”说完,她和段八方告别,带着众人离去。

一行人走后,段八方大块吃肉,大口喝酒,不亦乐乎。这酒太好了,他一生从没喝过这么好的酒,正喝得晕晕乎乎,一个穿黑色狐裘的年轻男子不知何时走进破屋,他皱了皱鼻子,说:“好香的狐酿醇。”

段八方好奇道:“狐酿醇?”

黑衣男子说:“这酒用数十种山果、野菌酿成,还要密封百年,一般人只有数十年寿命,哪有机会享用?”段八方听了,半信半疑。黑衣男子接着说:“听说你要到石花镇去,我也要去,不如结伴而行。”

段八方说:“好呀,你来,先喝两杯酒,吃块肉。”

黑衣男子摇摇头,说自己已吃过了。在他摇头的时候,段八方见他少了只左耳。男子说:“夜寒风大,睡不着,不如我们来赌几把。”

段八方本就是个赌徒,听到“赌”字,正中下怀。黑衣男子拿出牌九,段八方洗好牌,然后发牌。黑衣男子先胜一局,接着几局,段八方逐渐加大筹码,两人互有胜负,但段八方总是胜多负少,渐渐地,那黑衣男子的钱袋干瘪下去。这时天已放亮,黑衣男子不服气,对段八方说:“我们最后一局定胜负。”

段八方指着黑衣男子的钱袋,说:“你已身无分文。”

黑衣男子“嘿嘿”一笑,说:“赌场上‘规矩输家定,我们赌最后一把,我这件黑狐裘作价三千两白银,你看值不值?”

段八方摸了摸狐裘,如同丝绸一般顺滑,便答应下来。

这一把,黑衣男子发牌,两个人把牌打开,又是段八方赢了。黑衣男子见势不妙,忙叫道:“有诈!”说完,他就准备逃跑。

段八方料到黑衣男子会有这一手,早就封住了他的去路,不料男子一转身,背对着段八方放了一个臭屁。恶臭难耐,段八方忙松开手,男子趁机跑得无影无踪……

天亮后,段八方上路,顺利地来到石花镇,赶到解河洛家中。解河洛见了他,说:“本来我开了间赌坊,攒了几千两银子,想留着给你还账,可不久前,两个年轻人来我赌坊捣乱,他们一个穿白色狐裘,一个穿黑色狐裘,非要和庄家赌。这两人赌技高超,将我的几千两银子赢去。后来,那穿黑裘的先行离开,只留下那白裘男子。没过多久,白裘男子就变成了一只白狐。”

段八方听了,说:“你不会是编故事骗我吧?”

解河洛说:“我怎会骗你?不信,你跟我来看。”说完,他把段八方带到后房,果真有一只硕大的白色狐狸被关在笼子里。解河洛对段八方说:“你是识货之人,这只白狐狸的皮能值三千两白银,足以抵你的賬款。你如果喜欢,我马上让人制成一件裘皮大衣。”

一听到三千两白银,段八方突然想起一件事,问解河洛:“你听说过一个叫‘白衣公子的人吗?”

解河洛指了指白狐,说:“他在赌场上就自称为白衣公子。”

段八方这才明白,那中年妇人给自己三千两银票,就是为了给这只白狐赎身。既然喝了人家的狐酿醇,又收下三千两银票,只好答应办事。他对解河洛说:“我看这白狐甚是可怜,不如放了他,你欠我的账也一笔勾销,如何?”

赌裘

解河洛听了大喜,忙吩咐手下将铁笼抬到镇外,打开笼子,将白狐放走。那白狐走出铁笼,站直身,朝段八方和解河洛拜了三拜,向大薤山方向跑去。

段八方在石花镇住了一段时间,准备离开。解河洛前来相送,对他说:“你免了我三千两银子的欠账,今天我送你一件礼物。”说完,拿出一件黑色的狐裘。段八方仔细一看,那狐裘竟然少了一只耳朵,忙问解河洛是怎么得来的。

解河洛说:“前几天,那穿黑裘的年轻人又来我的赌坊赌钱,我请来捉妖师,给他喝下‘显形草煮的茶,让他现了原形。我想,上次那只白狐,你心慈手软放了,这次就先斩后奏,剥了他的皮毛。”

段八方哭笑不得,心想:这黑狐和自己赌了一把,竟真的输掉了皮毛和性命。

段八方带着黑狐裘回家,路过大薤山上的那所破屋,突然困倦难耐,便在破屋里打了个盹。梦中,一只白狐走来,对段八方说,他就是白衣公子,黑狐觊觎他美丽的红狐妻子,就骗他去赌坊赌博,在他赌得忘乎所以时,在茶中下了“显形草”,让他失去法力,现了真身。后来,黑狐得知段八方要去救他,就想通过赌博,赢走那三千两银子。可黑狐万万没想到,段八方是赌场高手,黑狐输红了眼,最后竟然发誓赌皮。这破屋本是供奉真武帝的庙宇,黑狐的誓言应验,落得被剥皮的下场。白衣公子说完,冲段八方深深地作了个揖……

段八方醒来,在那破屋内外找了半天,果真在屋子角落里找到一块破匾,上书“真武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