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民间怪谈之御鼠术

来源:鬼大爷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3-16

    民国时期,赣南小乡村里偏安一隅,倒也没有受战乱的影响,也能自给自足,但村里有户人家不知道为何,分的田地特别少,特别穷,连饭都吃不上,常常吃上顿没下顿,父母也没文化,虽是大姓李,但从小到大都叫他做“二狗子”,从小营养不良,面黄肌瘦的,身村矮小,看上去就像一个5.6岁的小孩,屋漏偏缝连阴雨,父母不知得了什么怪病,双双离世,只剩下二狗子独自一人,刚开始,村民可怜他,偶尔会叫他到家里吃一顿,这样二狗子东家一顿,西家一餐的过,虽然吃的不太饱,但也足以维持生命。但是随着二狗子逐渐长大,但是12.3岁的年纪,不大也不小,但仍旧不能养活自己,村民也渐渐的会给些眼色,必竟那个年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
    有一年,村里遭受鼠灾,老鼠非常嚣张,当着人大摇大摆人啃咬庄稼,赶都赶不走,导致家家户户几乎没有任何收成,二狗子照例去一个村民家吃饭之后,因为没什么收成,那家人自己也不够吃,女主人骂二狗子“废物,不会自己种田弄吃的,天天像狗一样一家一家讨吃的,你这么大的人,都在我家吃了好几年了,你不会自力更生吗?”二狗子半大不大的小孩正处于自尊心最强的时候,一听这话,当时没有流泪,出来后一个人跑到后山去,边跑边哭,不知不觉地跑到深山里一处荒废的庙里去了,二狗子坐在破旧的庙里越想越觉得自己可怜,觉得要是自己父母没有过世的话自己不也会像丧家之犬一样到处讨饭吃,坐在那里自顾自怜起来,一时泪如雨下,哭着哭着,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刚睡着,突然被一阵嘈杂声吵醒了,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自己睡在大街上,起身一看,发现街道两旁店肆林立,薄暮的夕阳余晖淡淡地普洒在红砖绿瓦或者那眼色鲜艳的楼阁飞檐之上,竟然不像是民国时代的建筑,二狗子不仅有些好奇,街上车水马龙的,摩肩擦踵,二狗看街上人的打扮,竟然有些像唐代人的打份,二狗子上前拉住一个人问“这是在哪里啊?”,那个人很诧异,上下打量着二狗子,“牛牯岭啊,你不知道?”
    “牛牯岭?”,二狗子心里很纳闷,牛牯岭一片荒芜,杂草丛生,怎么会存在这么繁华的街道。
    “你从那里来,为何而来?”那个人突然变的一脸警惕。
    “我是XXX村过来的啊。”二狗子答道,那人一脸的迷茫,看上去好像根本不知道二狗子在说哪里,二狗子突然明白过来自己似乎走到了另一个世界,记得帮村民放牛的时候经常到牛牯岭,常看到一些破砖碎石,记得村里的老人说,这里以前有个很繁华的村庄,后来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整个村庄的人突然消失了,原来他们没有消失,在破庙的后面,回去之后一定要告诉村里的人。
    二狗子对街上的一切都很好奇,东看看,西摸摸,走着走着,不小心走的一个小巷子里去了,巷子里什么也没有,正想转身离开,突然听见一座院子里面传来一声怒吼“你们这些王八蛋,有没有偷吃我的米?”,回应是一群“吱吱”声,二狗子一听觉得“吱吱”声像是老鼠在叫,觉得很奇怪,怎么一个人会对老鼠大喊大叫,老鼠又听不懂人话,有点好奇,于是悄悄的院子门推开一道缝,往里一看,不禁吓一大跳,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里面齐刷刷的站了一地的老鼠,密密麻麻的,至少有上万只,奇怪的是这么多老鼠在院子里,竟然不吵也不跑,战战兢兢的伏在地上,听着那个人训话,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只见他挥动的手似乎没有大拇指,其它四个指头尖尖细细的,仔细一看竟然有些像老鼠的前爪,二狗子又害怕有好奇,于是屏住呼吸想看看那个人倒是想干什么,过了一会那个人突然暴怒起来“你们不承认偷吃了我的米是吧,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用手指在地画了一条线,边画边嘴里念念有词,仿佛在念些咒语之类的,画完之后对老鼠说道“没有偷米吃的老鼠到线的另一边去,偷了的要是不怕死的话也可以到线的那一边去。”,“哗”的地声一群老鼠过了线的另一边去,有几只似乎老鼠刚走到线的旁边那线突然闪出一道白光,像是闪电一般劈在想跨线的老鼠身上,痛的那些老鼠“吱吱吱”的乱叫,剩下的那群老鼠似乎很忌惮那条线,那个人哈哈大笑“不知死活的东西,你有本事跨过去啊。”,抓起剩下的老鼠用手指一划,把老鼠的肚子划开,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一滴血流下来,但老鼠痛的不停的挣扎,那个人手一抖,几颗米从老鼠的肚子里抖了出来,那个人随一扔,那只老鼠下地立马就跑到线另一边去,然后那个人又抓起地上的老鼠依法炮制,不一会,那个人身边就堆了一大堆米,二狗子依稀看那些老鼠落地之前腹部似乎完好无损,觉得好神奇,过了一会那个人忽然抬头朝门口看来,冷哼一声“在外面看了那么久,看够了吧,还不滚进来。”,二狗子硬着头皮走进去,抬头看了那个一眼,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那个人长的尖嘴猴塞,下巴留着几络胡子,居然有几分像老鼠。
    那个人看了二狗子穿着打扮,似乎吃了惊,上下打量,满脸狐疑,问道“你从那里来?”
    二狗子如实回答,那个人沉吟良久,过了一会说道“你遇到我,这也是缘分,你想不想学我这手艺?”,二狗子想都没想就点点头,心想我要是学会了使唤老鼠那还容易赚钱养活自己,那知道那个人似乎看穿了二狗子一脸严肃的说道“学了这门手艺,你不能以此赚钱,不能吃荤,否则你会遭到反噬,切记切记!”
    二狗点点头,那个人又说道“学这个法门,你身体上会受到极大的痛苦,手掌也会因此不全,你要想好了。”二狗抬头看看他的容貌咬咬牙点点头,正想跪下去拜师,那个人抻手拦住他说道“我不做你师父,只教你御鼠术,其它不教,你福份不够,承受不起”,那个人盯着二狗子大笑三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地上抓起一只老鼠往二狗子嘴里一塞,二狗子大惊,拼命想吐出来,可是已经迟国,那只老鼠“呼”的地声就跑到肚子里去,肚中瞬间在翻江倒海,二狗子吓的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二狗子悠悠的醒过来了,醒来之后发现双手剧痛,一看差点昏过去,两只手的大拇指献血淋淋,似乎被什么动物咬断了,忽然脚底下传来一阵“吱吱”声,只见地上有两只硕大的老鼠,嘴里在含着什么,二狗子定睛一看,这不是手指是什么,那两个老鼠似乎在对着二狗子拱手作揖,看见二狗子醒了,“呼次”一声跑的无影无踪。
    二狗子起身一看,自己还在破庙当中,天色已经快暗了,要不是手中传来阵阵剧痛,还以为自己刚刚做了一个梦。
    二狗子回到家中忍住饥饿,看着地上到处跑来跑去的老鼠,忍不住厌烦起来随口说了一句“跑来跑去烦死了,别跑了。”,突然正在跑动的老鼠突然停下来,慢慢的伏到二狗子的脚下,“吱吱”的似乎在哀求什么,二狗突然省悟,自己学了御鼠术何不尝试一下,于下对脚底下的老鼠说道“你把帮我找点吃的。”老鼠点点头,一下子跑没影了,没过多久,那只鼠带着个群老鼠抬着一根番薯进来。二狗子大喜,心想以后可以叫老鼠帮忙干活,村里正遭受鼠灾,自己可以借此扬眉吐气,大展身手了,再也不用白吃白喝人家的东西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二狗子就起来了,跑到村长家对村长说“村里遭受的鼠灾我有办法解决。” 村长不相信,二狗子一再坚持,村长半信半疑,但是鼠灾已经没有其它办法了,暂且死马当活马医,让二狗子试试也好,村长问二狗子道“需要准备什么吗?”
    “不用准备什么,只要在村口挖几个大坑用来埋老鼠就行了。”
    “真的假的,你怎么抓老鼠?”村长觉得二狗子在信口瞎说。
    “你按我说的做,我在12点之前保证把村里的所有老鼠抓光。”二狗子斩钉截铁的说道。
    村长看他如此肯定,叫上村里所有的青壮年,在村口挖了几个大坑,村里的人都没有见过如此抓老鼠,纷纷过来围观。
    只见二狗子,嘴里念念有词“所有的老鼠都给我出来。”念了几次,没有任何反应,二狗子有些尴尬,过了一会还是没有反应,二狗子心里在念叨,怎么失灵了呢,围观的人群也开始在躁动,在骂二狗子胡闹。
    正当二狗子要放弃的时候,突然有“沙沙”的声音传过来,人群中一阵惊呼,只见遍地都是老鼠密密麻麻,一群群朝人群跑了过了,看的直让人头皮发麻,围观的人群不自觉的往后退,只见一群群老鼠走到二狗子面前后都伏倒在地,二狗子指着几个大坑,对鼠群说道“跳进去。”,老鼠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前仆后继的往下跳,很快几个大坑就快填满了,突然鼠群中有一只老鼠停了下来,哀怨的看着二狗子,似乎的哀求二狗子饶了他的性命,二狗子心一软,点点头,那只老鼠获得大赦,转眼就跑的没影了。
    二狗子叫村民把已经跳进坑里去的老鼠用土填埋了,村民战战兢兢的上前把老鼠给埋了,经过这一次,二狗子声名大噪,别的县城的人专门开车来请二狗子去灭鼠,刚开始二狗子态度也很谦卑,每次分文不收,初时请他办事的人还坚持,但后来见二狗子坚决不收钱,也就不再给钱了,但对二狗子非常尊敬“大仙大仙”的叫,有的地方还给二狗子塑像,筑庙。
    经过众人长年累月的吹捧,慢慢地二狗子心思起了变化,觉得自己不能单身下去,得成家立业,不再满足于众人口中的吹捧,也渐渐的向求助的人要些许回报,有时要些砖块,有时要些木头,用来搭房子,打算把房子重新起一座房子,刚开始拿这些东西的时候,心里忐忑不安,生怕遭到报应,时间一长,二狗子也心安理得起来,觉得自己帮忙处理鼠灾了,拿点报酬也是应该的,自己并没有违反师父的话,自己只是收点小东西,并没有收人钱财,也处之泰然了,很快房子起好了,后来经人介绍,老婆也娶回家,次年小孩出生了,小孩出生后,各方面的花费逐渐多了起来,生活上的压力越来越大,但是二狗子仅靠收取别人的实物回报已经不足以维持家庭运转,老婆也天天吹枕边风,劝二狗子适当收取些金钱,但二狗子每次想起授业师父那句话心里就发颤,不敢越雷池一步。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第二个小孩也出生了,二狗子老婆不停的埋怨生活过的清贫,二狗子看着家家户户过得比自己生活还好,自己身怀异术,反而过得饥一顿饱一顿的,
    有一次,鼓起勇气问求他办事的人要了点钱财,后来发现有钱人过的生活就是过得舒适,于是慢慢的向求他办事的要更多的报酬,后来家中又请了保姆,买了丫鬟,一副大户人家的派头。
    但是日久年长的消灭鼠灾,周边老鼠也基本上消灭的差不多了,二狗子家里没有田地,平时也就靠二狗子替人驱赶老鼠为生,“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点收入根本无法维持家里那庞大胡开支,正当二狗子一筹莫展的时候,老婆给他出了个主意,二狗子刚听后摇摇头,他老婆一气之下,带着两个小孩回娘家了,给他撂下话,不这样做挣点钱就不回来了。
    半个月后,二狗子受不了,只能听从老婆的主意,驱使老鼠去富足人家闹事,然后那家人就会来请二狗子驱鼠,二狗子再从中收取钱财,当二狗子提着钱财上丈母娘家请老婆,老婆一见二狗子开窍了,眉开眼笑的跟着二狗子回来。
    刚开始二狗子只驱使老鼠去富足人家,到后来越来越不满足于此了,毕竟富足人家就那么几户,也驱使老鼠去平常百姓家了,慢慢的村民都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但是敢怒不敢言,二狗子身怀异术,普通百姓那里斗的过他,暗地里村民都骂二狗子白眼狼,黑心,小时候是吃百家饭长的大,但是长大后却狼心狗肺的,二狗越来越肆无忌惮,对村民强取豪夺,不给就唤老鼠是捣乱,自以为没有能治得了他。
    可是坏人自有天收,有一次二狗子不知为何,在镇上的酒倌喝的酩酊大醉,步履蹒跚的走回家,怕影响夫人孩子于是跑到偏房倒头就睡,睡到半夜觉得口渴,于是大声呼唤丫头端茶倒水,不一会一个丫头,端着茶水进来,二狗子看着有点佰生,但没有多想,以为是老婆新买的丫鬟,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到茶水到肚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刚刚那一杯那里是茶水,明明就是碗鸡汤,大惊失色“坏事了,师父一再叮嘱不能沾荤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汤水已经下肚了,不一会腹痛难忍,忍不住在床上大声哀嚎,二狗子挣扎中,看着那丫鬟的脸慢慢幻化成师父,忙求师父救命,师父一脸冷笑“贱民就是贱民,给你机会也抓不住,烂泥扶不上墙,活该!”说罢扬长而去。
    不一会,腹中一只老鼠破腹而出,气绝身亡,一大群老鼠破门而入,争啖其肉,二狗子死无全形。
    第二天,二狗子老婆起床后,见二狗子死了,卷走家中钱财,变卖房产,携儿带女,回到娘家,数年后,二狗子老婆改嫁,为了方便两子女还改随夫姓,从此生活富足安逸到终老。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文章标题:民间怪谈之御鼠术
本文地址:https://www.guidaye.com/mj/52059.html
上一篇:黄仙借寿    下一篇:鲤鱼精报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