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鬼故事大全 > 民间鬼故事

鬼推磨


    根叔看娘进了房,忙放下磨杆来到大门口。那小鬼到是听话,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让你做什么,你照做。做得好,我就放了你。”根叔来到小鬼面前说道。
    小鬼一听,忙点头。
    他把小鬼领进了磨房,指了指面前的一桶豆子道:“好好干,磨完它,爷爷我就放了你。”
    不等根叔说完,小鬼拿起磨杆就开始干起活来。只见磨盘转的是飞快,根叔看着得笑道:“这鬼推磨,就是比人快。”于是放心的走到屋脚打起盹来。
    恍惚间根叔听到了鸡叫,根叔揉了揉眼。一睁眼,只见小鬼站在自己的面前,再看那根桶豆子已经磨好了。
    “叔叔,我磨完了,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再不害人了。”小鬼可怜的向根叔求情。
    根叔起来四处转转看了看,这活干的还真不错。不光豆子磨好了,还打扫干净。想也为难了这小鬼这么长时间,这天也亮了,也该放了他了。
    根叔看了看小鬼道:“好,爷爷今天就放了你。给我滚的越远越好。”还没等根叔说完,鸡叫了第二遍。
    那小鬼一听鸡叫了二遍不由得急了起来,“快放了我吧,鸡叫三遍再不放我,我以后再也不能投生做人了。”
    “呵呵,我也没拦着你呀。不是让你走了,你怎么还不走。”根叔一看小鬼急成那样反到乐了。
    小鬼看根叔不动,急得哭了起来,这时鸡叫了第三遍。还没等根叔说话,那小鬼突然不见了,消失在根叔的眼前。根叔左右找了找,这磨房就这么大,那小鬼到底去了哪?正在纳闷之际,我娘进来了。


    “这根干起活来就是麻利,豆子磨好了不说,还帮我把卫生打扫了,这怎么过意得去。快进屋,嫂子给你下了碗面,吃完了快去老王头那去,别误了正事。”娘说罢就推着根叔去上屋。
    根叔有心再找找,无奈我娘催得紧,只好跟着去了。根叔边吃面边琢磨,这小鬼转眼间不见去哪了呢?心里不安起来,也没有心思吃饭,三下两下把面条倒进了肚子。
    “嫂子,我吃饱先走了,今天晚上我过来再帮你磨豆子。”
    “那哪成呀,你也够累的了,晚上回去好好睡一觉吧。”娘忙说道
    “他要干你拦着他干吗,这点活累不死了。”爹从屋里出来对娘说道。
    爹这么一说,娘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根叔一听放下心来。其实他哪里是爱干活的人,今儿看小鬼突然不见觉得有点不安,怕我娘晚上起来磨豆子时撞上,所以才抢着要干活。
    “累不死,累不死,我晚上一准来。哥,我罗盘上次拉你屋里,你帮取来我赶着过去。”根叔陪笑道。
    根叔到老王头家里时,看到老王头的儿子已经连夜回来了。全家人都准备好了,就等着根叔一到好去采墓地。想到今天事情比较多,晚上还想着早点回去,也就没休息,直接和王家几个男丁去了王家的坟营地。


    其实在农村的坟地也好采,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坟营地,只要坟营地里找到比较适合死者的位置就行。
    根叔掐指算了算老王头的生辰八字和去世的时间,按照罗盘的指向在坟地里绕了开。其实在家族的坟地里采墓也没那么麻烦,一般都是按辈份排下来,很少有脱离本家的坟营范围。根叔在坟地里绕来绕去,就是想顾弄玄虚一番,大概的位置心中早就有数了。
    可是突然间根叔觉得罗盘的指针有变动,脚下就不由得跟着指针的方向走去。
    当罗盘的指针停下来,根叔一看傻了眼。这地方已经到了王家坟营的边缘,而且罗盘指针指向的地方竟已有一座坟。难道是自己算错了?应该不会呀。可现在怎么说,向大家说自己走错了方位?在这节骨眼上还不让老王头一家骂死。
    要说人走起运来挡也挡不住。正当根叔为难之际,只听到老王头的弟弟道:“呀,我哥在跟着我们呢,不然怎么会选这里?”
    根叔听完心里先是一惊,真以为老 王头的魂跟在身后。但马上反应过来不对,这里面有事。
    根叔仔细的看了看眼前的这座坟,这坟年头不短了,只见墓碑上写着“故显妣王张氏之墓”。是坟的主人和老王头有什么关系?不禁回头看着老王头的弟弟等着他说下文。
    经老王头的弟弟一说根叔才知道,原来这坟里埋的是老王头的第一任妻子。
    要说这老王头早年也够命苦的了。父母死得早,兄弟是五六个,自己是老大,生活全靠老王头一个人支撑。日子过得穷得乱响,到老王头娶妻的年龄,根本没有哪家愿意把姑娘许配给他。可是他却盼着娶个老婆能够帮忙洗洗算算,料理下家,最后无奈之下娶了村头的张寡妇。这张寡妇嫁给老王头时已经是四婚了,前头克死了三个丈夫。当时王氏族里的长辈是极力反对,怎能把这样的丧门星娶进门。可是老王头却急着娶个老婆能够帮着洗洗算算料理下家,硬是把张寡妇娶进了门。

本文标签:
上一篇:乡下的鬼故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