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鬼故事大全 > 民间鬼故事

鬼推磨


    根叔掏出上衣口袋里的零钱放在地上,摇碗的小孩晃了晃手中的碗放下看着根叔。
    “买大,我就不信你还出豹子。”
    其他的小孩看了看根叔把钱都押在“小”的那边,并朝根叔诡异的笑了笑。根叔被笑的有点发毛,难道其中有诈?不能吧,要叫这几个小孩子把自己给耍了,这脸不丢尽了,于是看向摇碗的小孩示意他开。
    “哈哈哈,通吃。”根叔不禁大笑起来。
    小孩子们没反应,断续放钱上去。根叔也觉得赢了小孩子乐成这样不光彩,于是也就住声了,继续赌钱。根叔次次押大,也邪了次次也开大,赢的他有点犯晕。突然,根叔觉得不对。这小孩们怎么只知道押钱一点反应也没有,心里不免有点起疑。难道?难道?不可能,根叔安慰自己摇了摇头。根叔不由得仔细看了看这群孩子,顿时暗道:“不好,被骗上道了。”
    “这把赌次大的。”摇碗的小孩看着根叔木然的说道,但嘴角却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阴笑,配在一起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根叔不由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本想抬手擦擦汗,可是手却不受控制的把钱全部掏了出来放在了地上,发觉不对正想抽回钱,这时碗开了,是“豹子”。
    根叔不由的瞪大眼睛,可是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还是“豹子”。
    根叔转身想跑,但却感觉似有一座大山压在肩上,身子怎么也抬不起来。
    “赢的时侯不收手?现在想走,晚了。”
    “我,我,没钱了。”
    “身上还穿的衣服,慢慢玩吧。”说罢小孩又摇起了碗。
    又连开了四次“豹子”后,根叔输的只剩下了裤头,整个人如秋后霜打的茄子,蔫了。


    “这次赌完就该赌命了吧。”小孩慢悠悠的举起手中的破碗晃起来。
    根叔脑子里只剩下他爹的一句话在脑子回响:“鬼换命,难逃命。”
    这和鬼赌钱哪有自己的赢头。根叔想到此不免一叹:想不到今天就要命丧在这荒山野岭了。
    根叔盯住小鬼晃动破碗的手,生怕他停下来。但最终那破碗还是放在了地上,根叔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碗开了,又是“豹子”。
    “哈哈,哈哈,你只能赌命了。”那小鬼阴冷的笑道。
    根叔看情况不好,死死的扯住裤头不松手。小鬼看根叔不动,一下子跳到他的面前目光直逼根叔,伸出双手就要去掐他的脖子。
    “哎,哎,小爷饶命,我脱还不成。”
    根叔慌忙往下脱裤头,可是越急却越拽不下来。他突然想起早上裤头的橡皮筋坏了,就找了一个别针别住,硬往下拽自然是脱不下来,于是忙低头去解别针。
    “娘哎,我怎么这么背,到这点上了还被针扎。”根叔抬起左手一看,中指不小心被别针扎出血了。手一痛,脑子也灵了很多。来不及多想,迅速的就把血抹在了小鬼的额头上。
    只听得那小鬼大叫了起来:“啊,疼死我了。”转身就想跑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根叔一看管用,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五胀六腑总算是归了位。再往两旁看其它几个小孩,不由得大骂自己晦气。哪是什么小孩,分明是几个纸扎的童男。


    想到自己的命差点丧在眼前这个小鬼手上,一把捏起小孩的脸颊道: “小王八蛋,想要你爷爷的命,你还嫩了点。”
    那小鬼早已没有了刚才的神气,双手一直向根叔作辑求情说道:“叔叔放了我吧,晚了我就投不了胎了,行行好吧。”
    “哟,你的算盘打的到响。放了你再要我的命?做你的春秋鬼梦去吧。不打得你魂飞破散爷爷我已经手下留情了。”说罢根叔踹了一脚那小鬼身上。
    小鬼一个劲的讨饶,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根叔看到此际,心不免软了起来。要是打个他魂飞魄散,还真下不去手。还是算了,想罢转身往村子方向走去。
    谁知根叔往前走,那小鬼也跟着他走。根叔刚开始还踹了几脚那小鬼别让他跟着自己,最后也随着他去了。路过我家门口时,看到我娘已经开始磨豆子要做豆腐了,才知道被这小鬼困住了一晚上。“叔叔行行好放了我吧,不然就来不及了。”小鬼一个劲的哀求。
    根叔正为被耍了整晚上生气,小鬼这一求情,正好撞到枪口上。便想折腾下小鬼,他看了看豆腐房顿时心生一计,转身对小鬼说道:“想让我放了你,那你站在这里不许动。”
    根叔看小鬼点了点头,转身走进院里进了豆腐房。
    我娘正在磨豆子,看根叔进来不由得愣住,忙道:“根,这么早有事?”
    “我没事,刚好路过这。这不今天和老王头的弟弟约好天亮去采坟地,怕睡过了头就起得早些。看灯亮知道你起来磨豆子,想着还早就进来搭把手。”
    “哟,这可使不得。这不用你快去屋里再睡会,到点我喊你。”娘忙推脱。
    “你就别和我客气了嫂子,你和我哥帮了我不少忙。干点力气活我这心里还能舒坦点。你去睡吧,天亮了你起来点豆腐就成。”说吧夺起我娘手中的磨杆就开始推磨。
    娘根叔认真的劲头,也就再没和他争,擦了擦手回了上屋。

本文标签:
上一篇:乡下的鬼故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