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鬼故事大全 > 民间鬼故事

古代鬼故事之阴差


    五
    殷入阳第一次走阴,那时他刚二十一岁。
    那天中午,一家人正准备吃午饭。他突然倒地,脸色发白,嘴唇颤动,四肢抽搐……
    殷实夫妇被吓坏了,急得团团转,以为他突发“母猪疯”或“羊角疯”,便立即查看他身上是否有猪毛、羊毛—这是乡下人判断“母猪疯”或“羊角疯”的经验。据说,凡是发此病之人,其腋下或脖子上会立即长出几根猪毛或羊毛,且嘴里不时发出猪、羊叫声。但找遍其全身,也不见一根猪毛、羊毛。然后,殷实一跛一拐地出门求邻居帮忙去叫医生。
    一会儿,邻村的鲁医生赶到,又是将耳朵贴其胸口听心音;用手背挨其额头测体温,又是号脉,又是问病情。结果,除体温稍烫外,一切均正常。也曾怀疑是癫痫病—母猪疯或羊角疯,但嘴角并无一点白沫—癫痫的典型症状。因此,鲁医生也搞不清楚他究竟得了啥病,一时无法下药,最后只得给他开了几片阿司匹林—体温偏高,只能当感冒医治—那时缺医少药,阿司匹林又是当时很先进的西药,虽不一定医得好病,但也不至于治死人。


    大概半个时辰,他突然苏醒过来,全身大汗淋漓。然后,脸色慢慢泛红,很快恢复原状,像啥事也没发生。其父殷实问他刚才是怎么回事?他说他去将邻村胡三娃抓了。大家都感到莫名其妙:“你已晕倒在地,哪也没去,你又怎么去抓的胡三娃?”他瞪了大家一眼,不屑一顾地说道:“哼,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跟无常二爷(黑白无常)一起把他抓住,然后,用铁链子把他牵走了,保证隔不了几天,他就要去见阎王。”家人见他好歹已经醒来,而且也无其他大碍,也并未计较,全当他是一时胡言乱语。


    说来还真有点邪乎,就在殷入阳“胡言”的第三天,就听人说胡三娃突发疾病死了。
    胡三娃本名胡仁贵,因其排行老三,小名三娃,因此,家人及村民一般都叫他胡三娃。但他也并非是个娃,已是三十出头的精壮小伙了。他身强力壮,五大三粗,平时根本就没啥病,就连紫苏水水—发汗药也很少喝过。
    那天,胡三娃到街上去打牌赌博,中午下馆子喝了些酒。下午,跌跌撞撞地回家,不小心摔了一跤,当时也并不严重,只感觉有点头晕,就去睡了。其妻冯幺妹只当他跟平时一样喝醉了,也没当回事。待她把晚饭煮好后,去叫他起来吃饭,可怎么也喊不答应。
    幺妹慌了神,立即叫来他的父母以及邻居。三娃已不醒人事。他的大哥胡仁富站在地坝边喊鲁医生。他就住在本地,半支烟功夫就赶到。待鲁医生赶到时,他早已气绝身亡。
    “唉!”鲁医生叹了口气道:“还真被殷入阳咬(说)准了,看来他还硬是在走阴唻!”

本文标签:故事 古代
上一篇:鬼进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