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华民俗 > 未解之谜 >

秦始皇与吕不韦之前的关系是什么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鬼大爷 发表时间:2017-03-11

说起秦始皇,大家都会想起万里长城,不过今天我们所说的话题,就是秦始皇与吕不韦之间的关系,而他们真的父子关系吗,对此秦始皇与吕不韦之前的关系是什么到底如何?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秦始皇与吕不韦之前的关系是什么

秦始皇与吕不韦之前的关系是什么

秦始皇与吕不韦是什么关系

秦始皇,名(嬴政),乃秦国庄襄王之子,母亲赵姬。有人说秦始皇是吕不韦与赵姬所生,但此说法只是猜测,并未有真实的依据,更无从考证。秦始皇自幼出生在赵国(今河北省邯郸),汉族,虽然一生只是短短的几十年,但却创立了不朽的神奇,秦始皇陵的兵马俑令人叹为观止,被誉为是中国历史文化遗产,名扬中外。这位13岁登基的秦国皇帝利用他的智慧,虚心听取他人意见,与22岁亲理朝政,39岁时终于完成以秦国七代君王所努力灭六国的心愿,完整统一中国的大业,他的丰功伟绩被世人所赞颂,他也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位皇帝,又被人誉为是(千古一帝 )。

幼年的秦始皇是在赵国度过的,作为一个质子的儿子他是那么的不起眼,以至于没有人会注意到他的存在,好在他的父亲遇到了能干的贵人吕不韦,又帮助其登上王位的宝座,才有了后来秦始皇即位登基一展雄才的机会。其实最初吕不韦只是一名卫国的商人,后来有心弃商从政,于是竟大胆的把宝押在被送来赵国做人质的异人(秦始皇父)身上,注:(异人是安国君与妃子夏姬所生,并不得宠)他先是想办法与(异人)结交成为好友,后来又利用钱财打通各个关节,在安国君最宠爱的华阳夫人面前游说,当时的华阳夫人一直没有子嗣,于是吕不韦献计,劝说华阳夫人收留被送到赵国做质子的异人(秦始皇父),华阳夫人想到他日自己一旦失宠人老色衰必定会遭遗弃,于是接受了吕不韦的建议,认异人(赐名子楚)做了儿子,以待将来一切有变,也好以儿子的继承权来稳固自己日后的地位,此后,吕不韦便陪同子楚(秦始皇父)常住邯郸,以待时机重回秦国,为了以后的政治利益,吕不韦还挑选了一名赵国女子送给了子楚,此女温柔美貌令子楚一见倾心,于是娶她为妻,一年后此女为子楚生下了一个男婴,又被立为夫人,这个孩子就是嬴政,后来的(秦始皇帝),而这个女人就是赵姬,秦始皇的生母赵太后。

公元前247年,13岁的嬴政(秦始皇)继承王位,因他年幼,当时的国政大权仍由相邦(意指宰相)吕不韦所把持。因吕不韦曾辅佐先王(子楚)登上王位,被视为功臣,所以早在嬴政即位之前就已经是相邦之职,深得子楚的重用,直到嬴政(秦始皇)即位时仍然身兼相邦,又被尊为仲父(父亲的弟弟),他的势力也在逐年扩大,光是门下的食客(谋士)已达3000人之多,随着幼主一天天长大,吕不韦不禁开始担忧起来,因为在此期间他一直和太后赵姬偷情,当年本来是他有意将赵姬送给了秦始皇父(子楚),但关于他二人有染之事子楚并不知晓,此时的赵姬虽然已贵为太后,可是她对吕不韦仍旧情难忘,依旧寻机与之贪欢。俗话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若是你常在河边溜达,又那能保证不湿了鞋子,吕不韦的头脑极为聪明,他深知此事被揭穿的后果有多严重,于是他就想了一个瞒天过海的好办法。

在宫里的宦官中有一个人叫嫪毐,其实他并非真的是被阉割了,而是吕不韦有意将他献给赵姬的一个礼物,高墙深院一个风韵尤存的女子正渴望着夜夜春宵,却谁知偏偏成了寡妇,虽然偶尔还能与吕不韦偷欢,可每一次都是提心吊胆慌忙了事,而这个以宦官身份可以随时留在她身边的男人,自然是解了她的寂寞之苦,名利地位有了,再加上卿卿我我的鱼水之欢,赵姬也似乎满足了,不再去纠缠吕不韦了。而吕不韦也正好可以坦然行事,在他的心里利益和仕途要远比女人重要的多,据说为了方便和嫪毐在一起私通,这位赵姬赵太后还找了一个理由搬到一处僻静之所,居然还有了身孕,并且生下了两个男婴,如同民间的恩爱夫妻一般过起了幸福的小日子。只可惜,好景不长,公元前238年,嫪毐和太后私通的事情还是被人告诉了秦王(秦始皇),秦王大怒,先是派人仔细追查与此事有关的人,杀了母亲与嫪毐生下的那两个孽子,同时灭了嫪毐的三族,又把嫪毐处以车裂之刑,再把赵太后软禁起来,随后,因发现吕不韦与嫪毐有牵连,一气之下的秦始皇又将他的仲父(吕不韦)遣出京城,封地河南。

公元前237年,秦始皇免去吕不韦的相邦之职,可是仍然还有许多人登门拜访,其中不乏与各国的宾客使臣,秦王(秦始皇)得知后不免担忧起来,他担心吕不韦会趁机扩张势力,拉拢权贵日后夺取他的皇位,于是,他又下了一道圣旨并附一封书信,信中写道,你对秦国有什么功劳,你与秦王更无血缘至亲,你居然还号称仲父,即刻命你与家眷及族人马上迁到蜀地(今四川西部)居住,不得违抗。不知是突然遭贬让吕不韦无法承受,还是因为惧怕自己越来越落魄,这位聪明机智的吕大人竟然服毒自尽了,尽管他曾经是足智多谋的一位军师,一位杰出的政治家,一位眼光独到的有才之士,可最终,他却以自尽的方式告别了秦国历史的舞台,我们不知道他的内心里,是不是对秦始皇有着愧疚或者是畏惧,如果说他真的是秦始皇的生父,那么他为何不好好的为儿子守住江山,守住自己的妻子,还要找一个假宦官来陪伴爱妾,尽管历史上的说法不一,我们也无从考证,可是他的聪明才智仍然是令人称赞的,其实,秦始皇的父亲是谁并不重要,而最重要的是整个历史的过程,因为有了吕不韦这样的一个人,而变得离奇也更加精彩!   (鬼大爷www.guidaye.com) 

秦始皇与吕不韦

安国君以子楚赵国为质,郁郁寡欢,前途暗淡。然而阳翟大商人吕不韦却从子楚这萧瑟的处境中看到了巨大的利益,于是为谋取暴利,遂携重金投奔子楚,意欲通过光大子楚的门庭最终使自己飞黄腾达。吕不韦肯在安国君宠幸的人们身上投资,又兼其巧舌如簧,最终居然将子楚这个落魄王孙推上了安国君嫡嗣的位置。他为长保富贵,又设计把自己身边一个已经怀有身孕的绝色女子赵姬献给了子楚,以期通过偷梁换柱的手段达到长期掌控秦国的目的。这种手段被司马迁称为“钓奇”,也就是钓取奇货的意思。该女子到了子楚那里后,隐匿了已有身孕的事实,到“大期”时,生下了儿子嬴政,也就是始皇。

此论一出,再提起始皇,人们往往径以“吕政”名之。南宋人胡宏在其《皇王大纪》一书中称“吕政穷欲极凶”;朱熹在其《四书或问》一书中称:“史谓元帝牛姓,犹吕政之绍嬴统也。”王应麟在其《通鉴答问》一书中称:“至吕政而法令益苛,诗书尽废”。元人陈栎在其《历代通略》一书中称:“人见秦灭于二世子婴耳,岂知嬴氏之秦已灭于吕政之继也哉”;胡一桂在其《史纂古今通要》一书中称:“吕政嗣位,犹冐嬴秦之姓”。明人凌迪知在其《氏族博考》一书中称:“况吕政受命,寄身不常”;王立道在其《具茨集》一书中称:“吕政纵并吞之谋”。清人秦蕙田在其《五礼通考》一书中认为,司马迁做《封禅书》“意在广陈淫祀以彰武帝之失,而于三代常礼幸存一线于吕政者,反从其略”。

然而揆诸史实及常理,《史记》的嬴政是吕不韦私生子之说并不成立。

如嬴政“大期”而生之说就经不起推敲。关于“大期”,魏晋人谯周和东晋人徐广都认为是指十二个月,如徐广称:“期,十二月也。”谯周称:“人十月生,此过二月,故云‘大期’。”但是正如谯周所言,人多是十月怀胎而生,因此嬴政十二个月才出生,未免与常理过于不符。对此谯周解释如下,赵姬是为了消除子楚的怀疑方才这样做的。他认为人从怀胎到分娩需要十个月,嬴政却推迟了两个月,因此称“大期”,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既然称自己隐匿了有身孕的事实,则生嬴政自然应当过了正常的时期,所谓“既云自匿有娠,则生政固当踰常期也”(见司马贞《史纪索隐?吕不韦列传》)。此意为不如此就要露馅,因为赵姬被送给子楚时怀孕当已两个月,若到子楚那里后的第八个月也就是如期十月而生,在子楚看来当属不正常生产,就不能不引起子楚的怀疑。但向后推迟两个月,也就是赵姬到子楚那里的第十个月而生,嬴政就属正常生产,子楚就没有怀疑的理由了。

不过此说虽有道理却不高明,因为其他事情尚可商量,生孩子这事却由不得人说三道四,到了该出生时,莫说是两个月,就是一刻也推迟不了。显然,嬴政十二个月出生说是不成立的。

“大期”还可理解为是十个月。唐初人孔颖达《春秋左传注疏》卷十三中称:“十月而产,妇人大期。”若将此“大期”理解为从赵姬怀孕算起,则其在子楚府中生下嬴政时肯定少于十个月,这就不能不引起子楚的怀疑。但嬴政一出生,子楚即以赵姬为夫人,则显见所谓的“大期”应是从赵姬到子楚府后算起,却是足月而生,子楚没有理由不相信这是自己的儿子。情况若是如此,即嬴政属正常生产,则嬴政也肯定不是吕不韦的儿子。所以无论是十二月说或是十月说都不支持嬴政是吕不韦的私生子的说法。

而比较“大期”的十二月说和十月说,十二月说应更符合《史记》的原意。因为持此说的谯周与徐广,尤其是谯周所生活的年代与《史记》成书年代相去不远,并且谯周还是一个研究《史记》的专家,故而他对一些基本常识的看法应与汉代比较接近。而孔颖达为唐初人,与汉人已相去甚远,看法的可信度上是不能与前两人相提并论的。细究起来,史书之所以言之凿凿地记下嬴政“大期”而生的话,根据现代胚胎学的解释,应该是因为古人在推算孕期时出现误差所致。考此说应该出自《秦记》,即秦的官方材料,因为像这种琐碎的事情,一般人是不会知道的。而秦代的史官之所以将此事郑重其事地载入秦的史册,乃是因为他们认为这件事可以反映出嬴政与众不同的卓异秉性。

嬴政并非吕不韦之子还可从吕不韦、赵姬(即史书所称的“帝太后”)、嬴政三人之间的关系可以看出。就吕不韦而言,若其果真欲以赵姬来“钓奇”,则他在以后的政治生涯中必然会持续加强与赵姬的联系,竭力增进与嬴政的感情,并伺机将自己与嬴政的关系用比较恰当的方式告知嬴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使他长保荣华富贵,也才符合“钓奇”之意。从当时的情况看,吕不韦也完全具备这样做的条件,因为庄襄王死时,嬴政还是个十三岁的孩子,国家大事尽在他和赵姬手中,照说他们是既有时间又有机会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嬴政的,并且以其行事之老辣,使一小儿乖乖就范应该不成问题。然而从后来吕不韦的言行看,他和赵姬并没有这样做,当时随着嬴政年龄渐长,因担心自己与赵姬私通的事情败露,招致嬴政的报复,吕不韦竟主动疏远了赵姬,不肯再与其私通,此举显然也与“钓奇”之旨相违。对此的解释只能是吕不韦并无“钓奇”之举,嬴政也不是他的儿子。不然后来嬴政也不会质问吕不韦说:“你对秦有什么功劳?秦封你于河南,食邑十万户。你与秦有什么亲情?号称仲父。”把他朝绝路上逼,而吕不韦竟拿嬴政没一点办法,犹豫良久,只得饮鸩而死。    

秦始皇是吕不韦的儿子吗?

秦始皇之母赵姬原是大商人吕不韦的侍妾,后被子楚看中,由吕不韦献给子楚做了子楚夫人,一年后,生下嬴政。子楚继位后,赵姬被封为王后,嬴政被立为太子。三年后,秦庄襄王(子楚)去世,嬴政以太子的身份登上了王位。在司马迁的《史记.吕不韦列传》中有这样两段记载:“吕不韦取邯郸诸姬绝好善舞者与居,知有身。”“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一处说吕不韦在邯郸时娶了绝色善舞的赵姬为妾,不久,就知道赵姬有了身孕。一处说赵姬在改嫁给子楚时,自己隐瞒已有身孕的情况,到大期(十二个月)时,生下了儿子,取名政。也就是说,嬴政是超过十月怀胎期而生的。那么,秦始皇嬴政究竟是子楚的儿子,还是吕不韦的儿子呢?正是由于司马迁的这两段记载,在历史上引来了多种的解释,进而使得秦始皇的身世成了千古难解之谜。

吕不韦原是卫国濮阳(今河南濮阳)人,后举家迁居韩国阳翟(今河南禹州)。吕不韦往来各地做生意,在一地低价买进,在另一地高价卖出,由是累积家财巨万,成为阳翟数一数二的大商人。但吕不韦不满足富甲一方的生活,他对政治和权力很感兴趣,并时刻寻找投身政治的机会。当他在赵国都城邯郸做生意时,遇到了在赵国当人质、生活潦倒的秦国公子异人。异人是秦昭王的孙子,是太子安国君二十多个儿子中的一个,吕不韦认为机会来了,这个人“奇货可居”。《战国策.秦策五》记录了他与父亲一段精彩的对话,吕不韦问:“种田有几倍盈利?”其父答:“十倍。”又问:“经营珠宝有几倍盈利?”又答:“百倍。”再问:“扶立一个国君,掌握一国权柄,有几倍盈利?”再答:“无数倍。”吕不韦接着说:“辛辛苦苦耕田种地,还不一定能暖衣饱食,但是扶立一个国君,不仅可以荣华富贵,还可以泽及子孙后代呀!我愿意去做这样的事情。”

于是,吕不韦前往异人处拜访,并与之深谈密谋,双方订立了双赢的盟约。由吕不韦出资千金(一千斤黄金),为异人打通各种关节,使其过继给深得太子安国君宠爱却无儿子的华阳夫人为子嗣,更名为子楚,在二十多个兄弟中争得了太子继承人的地位。

吕不韦的爱妾赵姬容貌姣好,能歌善舞,且已有了身孕。这一天,吕不韦设家宴请子楚饮酒,赵姬歌舞助兴,子楚见到赵姬后非常喜欢,便起身向吕不韦敬酒,请吕不韦把赵姬让给他。吕不韦一番思量后,遂献出赵姬。赵姬隐瞒了有孕在身的情况,大期时生下儿子,取名政,就是后来的秦始皇嬴政,赵姬也被子楚立为夫人。

秦昭王五十六年(公元前251年),秦昭王去世,太子安国君即位,将已于六年前回到秦国的子楚立为太子。秦孝文王(即太子安国君死后之谥号)在位仅三天就死了,子楚顺理成章地当上了秦国的国君,称秦庄襄王。庄襄王自知一切全仗吕不韦的谋划,且早先己有“必如君策,请得分秦国与君共之。”的承诺,因此子楚遵守诺言,知恩图报,一上台便任命吕不韦为丞相,封为文信侯,食邑河南洛阳十万户。庄襄王在位三年便去世了。太子嬴政即位,尊奉吕不韦为相国,称其为“仲父”,生母赵姬则成为太后。

以上便是司马迁在《史记.吕不韦列传》中,记载有关嬴政身世的大致内容。其实,根据司马迁的记载,秦始皇嬴政是吕不韦的亲儿子,应该是确定无疑的了。千百年来,民间传说秦始皇是私生子,亦皆来源于此。

然而,也有人对此持不同看法。首先,有人注意到,成文早于《史记》,后被西汉刘向校录成集的《战国策》中没有吕不韦献赵姬的记载。而《战国策》一向是辑录不少个人隐私的,既然没有这一记载,说明当时并无这一传闻。其次,也有人从《史记.吕不韦列传》中寻找漏洞,说:“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本身就存在矛盾,前面说赵姬自己隐瞒怀有身孕,后面又说到足月时,才生下儿子政。既然未嫁子楚时赵姬就有了身孕,怎么可能足月而生呢?再说,这样的事怎么可能瞒过身为丈夫的子楚呢?其三,还有人从《史记.秦始皇本纪》中找证据,认为司马迁在《史记.秦始皇本纪》中就没有记载赵姬有孕一事。其四,又有人从后来秦始皇对吕不韦的态度中来找他不是吕不韦儿子的证据。嬴政九年(公元前238年),嬴政平息了嫪毐之乱,第二年,嬴政免去了吕不韦的相国职务,并将他迁回其封地河南洛阳。又过了一年多,嬴政写信给门前仍然车水马龙的吕不韦说:“你对秦国有什么功劳,而秦封你在河南,食邑十万户?你与秦王有什么亲缘关系,而要称号你为仲父?你和你的家属都给我迁到蜀地去。”致使吕不韦饮毒酒自尽。以秦始皇对吕不韦的不敬和严苛,来证明二人没有血缘关系。

在分析为什么会把秦始皇说成是吕不韦的儿子时,有人认为是当时亡国的六国之人为解秦灭六国之恨而演绎出来的;六国之人吕不韦不费一兵一卒,仅用计谋,便将自己的儿子推上了秦国王位,夺取了秦国的江山,因此,不是秦灭六国,而是六国灭秦,从而以解六国被灭之恨。甚至郭沫若也分析说,是因为刘邦死后,吕后为了给自己篡汉披上合法的外衣,便制造了“秦始皇是私生子”的说法,来说明天下原来是吕家的。

那么,秦始皇究竟是谁的儿子呢?以上的几种说法站得住脚吗?其实,以上这几种说法是经不起推敲的。首先,司马迁学识渊博,见闻广达,少时学习《尚书》、《春秋》,二十岁便游历天下,后任太史令,读遍皇家收藏的文史经籍、诸子百家及各种档案,在著《史记》时非常严谨,广征博引,不拘泥于一家之说。因此,《史记》自古以来被史家奉为正史的经典。后来,司马光在著《资治通鉴》时就采信了《史记》的说法:“吕不韦娶邯郸诸姬绝美者与居,知其有娠,异人从不韦饮,见而请之。不韦佯怒,既而献之,孕期年而生子政,异人遂以为夫人。”(见《资治通鉴.周纪五》)。而《战国策》中没有记载的事情,并不代表没有发生,因为《战国策》在历史上曾被列入别史类(即为杂史),可信度比《史记》低得多。其次,司马迁在《史记》中的两段记载:“吕不韦取邯郸诸姬绝好善舞者与居,知有身。”和“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前后并不矛盾。因为司马迁首先肯定了吕不韦知道赵姬有了身孕,然后利用与子楚饮酒时,把赵姬献给了子楚。而赵姬对子楚隐瞒自己有身孕,“至大期时,生子政”。以赵姬后来瞒着众人在雍城与嫪毐生了两个儿子的手段,要在生育时间上做手脚是轻而易举的;而且,生育期的后延也不是没有特例的。再说,吕不韦与子楚最初的约定本来就是一笔交易,子楚在感谢吕不韦帮助他成事时,曾顿首(磕头)说:“必如君策,请得分秦国与君共之。”就算子楚知道赵姬有孕之事也是不会向外透露的。况且,吕不韦在将赵姬献给子楚时曾提出条件:将来要立赵姬为后,生子要立为太子。子楚为了嬴得江山,也遵守了对吕不韦的承诺。其三,《史记.秦始皇本纪》是司马迁采用宫庭档案记载的,宫庭档案当然就不会有诸如“姬自匿有身”之类的记载了;但在《史记.秦始皇本纪》的索隐中却有:“不韦,阳翟大贾,其姬邯郸豪家女,善歌舞,有娠而献予子楚。”这样的解释。其四,用秦始皇后来对吕不韦的态度来证明他们没有血缘关系,就更站不住脚了。我们知道,集权统治者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是不会念及亲情的,历史上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更何况像秦始皇这样性格暴戾的皇帝呢?因为当时吕不韦对秦的贡献已经到了功高震主的程度,而且,嬴政是吕不韦儿子的说法已经开始在民间流传了(秦灭赵后,嬴政在邯郸坑杀了所有曾与母亲有仇怨的人,因为这些人传播了嬴政是吕不韦的儿子),而以上这两点恰恰是嬴政最忌讳、最担心的。为了撇清和吕不韦的血缘关系,表明自己是真正的、正宗的嬴氏血统,同时也为了表明吕不韦无功于秦,才有了嬴政写给吕不韦否定一切的信。不过,也许正是这封信,犹如“此地无银三百两”,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让不少读书人从这封欲盖弥彰的信中得出结论:秦始皇就是吕不韦的亲儿子。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秦始皇与吕不韦之前的关系是什么
本文地址:https://www.guidaye.com/minsu/wjzm/40758.html
上一篇:船只都消失了?百慕大三角之谜    下一篇:迈克尔杰克逊死亡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