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华民俗 > 奇闻异事 >

前苏联的秘密实验:人猿杂交生子真相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鬼大爷 发表时间:2017-03-13

人猿杂交生子,这个可能吗?而在前苏联也是试过这个的秘密试验,而生下来的能够是否存活?而对前苏联时期的人猿杂交方面上的真相又是如何的呢,那么前苏联的秘密实验:人猿杂交生子真相到底如何?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前苏联的秘密实验:人猿杂交生子真相

前苏联的秘密实验:人猿杂交生子真相

前苏联人猿杂交试验曝光

人和猿能否杂交绝大部分科学家认为,由于遭受屈辱的大自然在拼命反抗暴虐着,科学狂人的如意算盘未能得逞,其中最大的障碍便是人和黑猩猩基因的分子结构稍有不同。不过也有另外的具有权威性的意见。杰出的比利时科学家、穴居动物学的奠基人贝尔纳。埃威尔曼斯曾写过一本叫《是冰冻了,还是尼安德特人还活着?》的书,里面说有个值得信赖的女记者曾给他提供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她说1952-1953年曾在朋友那里见过一个从西伯利亚集中营逃跑出来的俄罗斯医生,医生说自己是因为抗命而被捕,当时曾要他用大猩猩的精液给蒙古族女人授精来的。

实验是在集中营管理总局的医院里进行。这样一来,俄罗斯人便获得了一种人猿人种。它们身高1.8米,浑身长毛,在盐矿上干活,力大无穷,干活不用休息,还比人长得快,所以很快就能干活,惟一的缺憾就是不能生育。

前苏联揭人猿杂交生子真相

1927年,白俄报纸《俄国时代》刊登一则消息,说伊万诺夫教授试图在苏联苏呼米猿猴繁殖基地进行人猿杂交实验。这则新闻曾轰动一时。几十年过去了,科学家们看到了一些过去属于保密的档案文件,对那条老新闻又有了新的不同看法。俄罗斯《真理报》对此进行了报道。人猿杂交闹剧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人和猿能否杂交绝大部分科学家认为,由于遭受屈辱的大自然在拼命反抗暴虐着,科学狂人的如意算盘未能得逞,其中最大的障碍便是人和黑猩猩基因的分子结构稍有不同。

苏联20世纪30年代的秘密计划

由于不明白人类这种种间“乱伦”的后果,科学家们自己想使人和猿猴杂交。前苏联批准了一项秘密计划,同意成立一家实验室来造出一批力大无穷、大脑迟钝、没有痛感、能吃苦耐劳又不挑食的生物,打算培育出“活的战争机器”,同时又是“役马”,一些在采煤矿井、西伯利亚建设工地和北极地区可以使用的廉价劳动力;也讨论了可以用那些在实验室培育出来的生物来做器官供体的问题。

着名科学家伊里亚·伊万诺夫此前做过不少各种动物杂交实验,积累了不少经验,因此此项重任便落到了他头上。他在克里米亚新阿斯卡尼亚动物实验基地曾培育过斑马骡、大羚羊和半纯种野牛,还使白鼠和鼠海豚、灰兔和家兔杂交。

英国医学科学院称这种担忧为“弗兰肯斯坦恐惧”(弗兰肯斯坦是英国小说家玛丽·雪莱笔下的科学怪人,他用碎尸拼凑出来一个怪物)。

前苏联人兽实验内幕曝光 人猿杂交出诡异生物

英国科学家鲍德温警告说,英国实验室进行的实验“不是科学上的进步,而是人类自我毁灭的前奏”。

一些以治病救人为初衷的科学家感到“委屈”,他们坚信,人兽胚胎实验一旦成功,可能给许多绝症患者带来灵丹妙药。

人兽胚胎在世上存活不超过两周

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高绍荣博士说,这类实验产生“半兽人”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不论中国还是英国,都有相关刚性规定:任何人兽胚胎不能在世界上停留超过14天,任何人兽胚胎不能被植入人类或动物子宫。

高绍荣说,事实上,即使人兽胚胎植入人类或动物子宫,也不意味着会产生某种怪物,“不是任何两个物种结合在一起就能产生新物种的”。

英国科学家说,人兽胚胎混合时动物细胞核已被取出,新人兽胚胎99%的遗传物质属于人类,只存在部分动物线粒体。不过,正因如此,一些科学家反对将人兽胚胎用于临床,担心存在于线粒体的动物遗传信息会给人类带来疾病。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科学家说,现代社会中,人们应该对科技进步有信心,不必过分在意报纸耸人听闻的标题。绝大多数挑战科学边界的科学家也不希望看到人类面临灾难甚至自我毁灭。面对科学,人类的求知欲和恐惧感存在碰撞,当公众的恐惧压过科学家的探索欲望,科技进步就会受到影响,而如果相反,科学进步就会得到促进。 (鬼大爷www.guidaye.com)

中国另一起人猿杂交实验

湖北长阳,在神农架的南部,是距离宜昌不远的一个地方。据说这里有一个亦人亦猿的猴娃,当地的人都传他的母亲曾经被野人抓走,回来不久就生下了他。刚生下时,他全身都长有毛发,胸脯上有,手背上有,连脚板心也有。按照村邻们的说法,猴娃不是他爹老曾亲生的,他的爹是深山里的野人,也就是猿猴。

“野人”是一个神秘的话题,它与“飞碟”、“水怪”和“百慕大三角”并称为“四大自然之谜”。在世界各地,流传着许多有关野人的传说:中国的野人、喜马拉雅山的“耶提”、蒙古的阿尔玛斯人、西伯利亚的丘丘纳、非洲的切莫斯特、日本的赫巴贡、澳洲的约韦,还有美洲的“沙斯夸之”,也就是众说纷纭的大脚怪。几乎所有人类居住的大陆都有曾发现过“野人”踪迹有报道。

持“野人”可能存在观点的科学家认为:1、他们可能是野化人。即长期远离文明,在封闭自然环境中生活的极少数人的种群。2、可能就是存活的古猿或巨猿后代,因适应某特殊自然条件而幸存下来的个别物种。例如大熊猫,与古猿同属第三纪物种。既然前者能适者生存,那么后者为什么不可能呢?自有人声称见到大熊猫,到科学予以证实,大约经历了一百年。3、人们对整个世界还知之甚少,有待于更多的了解和发展,所以不能过早下结论说没有“野人”。4、有数百名目击者声称见到过“野人”,不可能全都是胡说或撒谎。5、现已提取到“野人“的毛发、粪便和脚印,只是没有实体。

科学要求实证的同时,需要科学家敏锐的观察力、独到的见解和宝贵的直觉,因为科学由科学家来揭示。那么,人与“野人”能否杂交呢?有的专家认为,人与“野人”交配,不应存在生物学或生理机制方面的问题,有的只能是心理和伦理观念障碍。同科不同属的动物杂交,如不存在机械隔离,有可能产生后代。马和驴杂交生骡子,狮和虎杂交生下狮虎,便是具体例证。

为了寻找猴娃的真相,前不久,《科学》栏目的记者找到了这条消息的原始披露者、现任湖北省野考文化中心主任的李爱萍女士。

李爱萍的父亲李建是中国野人考察研究会第一任执行主席和秘书长,多年从事野人考察研究,生前他整理了大量有关野人的第一手资料,但还没来得及发表,1995年年底,李建就因为癌症去世了。李建去世之后,她的妻子明泽和女儿李爱萍开始整理他的遗物,发现了她父亲遗留的一盘中国野考录像带,里面有几个镜头,非常奇怪。

有一段画面名叫《神农架野人初探》,录像里记录了一个人似人又似猿,跟我们人类不大一样,他一年四季全身都光着身子,什么都不穿,关键是脑袋这个部分,好像是少了不少东西,另外他行动灵活,在山路上行为怪异,非常像一只大猩猩,绝非一般人所能做作出来。录像中介绍,他就是当地人传说的野人的后代,根据是什么呢?他的母亲曾经被野人抓走很长一段时间,回来后不久就生下这么个怪孩子。

在位于北京后海附近的一座四合院里,记者见到了拍摄这盘录像带的人王方辰老师。王老师目前就职于北京生态文明工程研究院,是一位生态学研究者,同时,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中国科学探险协会奇异珍稀动物专业委员会、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野人研究会的秘书长。

王方辰告诉记者,1986年10月,当时他在国家环保部门做摄像工作。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到湖北出差,结束了自己的工作之后,他决定去一趟神农架。

神农架位于湖北省西北部,是中国亚热带向温带过渡的地区,亿万年前,这里曾是一片汪洋大海,喜玛拉雅造山运动使其变成了高山,成为“华中屋脊”。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神农架成为动植物的避难所和栖息地,尤其是野人的出没,更是给这里蒙上了神秘的面纱。那么传说中的野人存在与否,那些目击者看到的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神秘动物呢?带着好奇,1986年秋天,30出头的王方辰第一次和同伴孙志勇走进了神农架。

神农架的秋天经常浓雾弥漫,公路两旁都是在近几十年内种植的次生林,想象中遮天闭日的原始洪荒早已荡然无存。 在这样的环境中,野人如何生存呢?心中充满疑惑的王方辰就这样第一次走进了神农架。

王方辰采访了当地研究野人的人,还有一些目击者,得到一个让他十分兴奋的消息:湖北长阳有一个猴娃,猴娃的大名叫曾繁胜,村子里有很多人讲,曾繁胜不是他爹生的,是他妈跟野人生的,野人曾经把他的母亲背到山里面去了,过了几个月她才跑回家。谁想那女的好长时间不会讲话,也不出门,然后过些日子证实怀孕了,后来生了这个孩子——猴娃是野人的孩子!一路上,大家都听到村里人这么说。听到的越多,心里就越充满了期盼。

在王方辰的摄像机镜头里,这个“猴娃”猴娃常年赤身裸体,即便是滴水成冰的季节,他也不穿衣服,猴娃不会说话,他的脑袋很小,个子也显得很高,猴娃的胳膊长脚大,而且总是半蹲着,他的行为很像大猩猩,同时,他的脑袋上还有类似于大猩猩的特征的矢状脊,他的锁骨形状也与人不同,那么,他会是传说中野人的后代吗?

如果猴娃的母亲真的曾被野人劫走,那么,猴娃的身上一定流淌着野人的血液,对于这一点,当地人深信不疑,那么,猴娃的家人对此又会做何解释呢?

猴娃的小名叫犬子,大名曾繁胜,已经 30岁了。猴娃一共有六个兄弟姐妹,他排行老四。猴娃一家,除了猴娃自己长相奇特、行为怪异以外,其他的孩子都很正常。

猴娃不会说话,只能喊出几种简单的声音。更让人惊奇的是,30岁的猴娃从小到大,无论寒暑,从来都是赤身裸体,但是,他却从来也没有生过病。对于突然到来的王方辰等人,猴娃的母亲三缄其口,一语不发。而猴娃的父亲,也始终不肯面对镜头,对于这一点,和王方辰同去的孙志勇记忆犹新。

猴娃长相非常奇特,而且他的行为举止根本就不是人类所应该具备的。最让人感觉可疑之处,那就是他头上非常明显的三道隆起,也就是古人类学家所说的矢状脊,跟类人猿,如猩猩、大猩猩,这一点实在是太相像了。所以王方辰他们他们认为,这个猴娃极有可能是人猿杂交的后代。

成功地拍到猴娃,王方辰特别兴奋,他觉得自己从猴娃的身上找到了与野人直接相关的信息。所以一回到北京,他就迫不及待地把拍到的录像,交给了中国科学院的古人类学家们。那么,古人类学家会给出一个怎样的答案呢?

袁振新是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是一位古人类学家。当猴娃事件被媒体曝光之后,野人的话题一时间又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为了对猴娃的身份做出科学的结论,袁振新教授决定亲自前往湖北长阳,采集猴娃和他父亲的血液样本进行DNA鉴定。

一辆悬挂北京牌照的依维柯中型客车悄悄驶进湖北省长阳县白氏坪镇。这就是科考组的成员们乘坐的车。科考组来到了316国道旁,开始攀登公路对面的一座大山。经过7个小时的艰难攀登,他们终于到达了隐藏在浓密森林之中的梨子坪七组。梨子坪远离现代生活的喧嚣,在令人难以想象的贫穷、落后背后透出一种古朴、自然的生活。梨子坪七组坐落在山坡上,只有十来户土家族人居住。

没费多大劲儿,科考组就找到了所谓人与“野人”杂交后代活体的“猴娃”的家。“猴娃”家姓曾,其兄叫曾繁龙,其弟叫曾繁明,在村里生活。曾家兄弟以山里人的真诚、热情、质朴接待了他们。

科考组了解到,曾家兄弟的父亲生前做过梨子坪党支部书记,曾繁龙也曾当过村民委员会主任,前几年才卸任做了电影放映员,曾繁明是一位普通农民,最远仅去过一次长阳县城。

猴娃的大哥曾繁龙还曾经是村里的干部,在老乡中有一定的威望,为什么一家人里,只有猴娃和大家明显地不一样呢?

据曾家兄弟介绍,“猴娃”学名叫曾繁胜,是1956年10月22日出生的,生肖属猴。在兄弟姊妹6个人中,他排行老四。曾繁胜出生时,个头比一般婴儿大,哭声很怪,所以父母给他取小名犬子。他一下生,手心、脚心、臂部和胸部长有黑色粗毛,3岁时被姐姐腊秀全部拔掉,从此再没有长。6岁那年,有人给犬子算命,说他手心、脚心本来有毛,是个猴人,将来生前或死后会出大名。曾繁胜没有语言功能,也没有生活能力,一年四季不穿衣服,冰天雪地照样浑身赤裸,在外面跑来跑去。曾繁胜生气、发怒时,就和猩猩一样用手拍打胸脯。

但这时大家却得到猴娃已经去世的消息。猴娃的哥哥向他们讲述了猴娃曾繁胜去世的原因:病死的,拉稀。——按科学说法就是食物中毒。

食物中毒要了猴娃的命。在父母相继去世之后,1989年,从来没有生过病的猴娃也倒下了,上吐下泻,没有多久他就死了。猴娃死了,但猴娃的身世之谜并没有尘埃落定。

活人见不到了,考察组专家向曾家兄弟提出一个想法:将猴娃尸骨取走,以便进一步研究。曾家兄弟犯难了。虽然他们没有什么文化,但他们明白事理,他们说:“如果猴娃的尸骨对科学研究有价值,我们应该支持。”不过,猴娃终究是他们一奶同胞,而且土家族尚无挖墓开棺取尸的先例;再则,听人说,猴娃的坟正在发墓,现在挖,可能会破坏曾家家族的风水。科考组与曾家兄弟磋商至后半夜,双方才取得共识,达成协议。猴娃的哥曾繁明最后同意科考组开棺取走猴娃尸骨。

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从曾繁明家出来,沿山路向东,穿过一片灌木丛,不出500米,即可看到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从曾繁明家出来,沿山路向东,穿过一片灌木丛,不出500米,即可看到犬子的坟了。坟建在半山一块十多米见方的平地上,很像是高层建筑的一个大阳台,绿荫遮蔽,视野开阔,看得见山下的层层梯田,望得见天边起伏的山峦和舒展的云卷。当墓拆开,坟土清除,棺柩露出,曾家兄弟便退至一旁,余下的事由科考组做。棺盖即将打开,周围突然静得出奇。当时在场的人略显紧张,屏住呼吸,全神贯注地等待着。难道棺木中真藏着一个惊世骇俗的谜底吗?

中国有句成语叫盖棺定论,而这次却要开棺定论了。棺盖打开了,可什么意想不到的情况也没发生。

一具仰卧的尸骨看上去与平常人的好像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颅骨较小,别扭地挤靠在棺内一角。可能是下葬时,棺柩没有抬平,向一侧倾斜了。科考人员跳入棺墓中,小心翼翼地拿出犬子的一块块尸骨。科考组专家们把尸骨一块块记下记号,包装好。

他们带着一种悬念,带着迫切得到答案的心情返回了北京。猴娃遗骨经过清洗之后被送到了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专家们按顺序拼出了猴娃骨骼的结构形态。当时尚且健在的著名科学家贾兰坡面对“猴娃”颅骨时,十分惊异,不由得自言自语地说:“这真是邪门了!”

鉴定的结果让大家大跌眼镜,猴娃的肢骨就是人类的骨骼,他身高一米七左右,面骨也很正常,只是他的头骨不正常,骨缝早期愈合太早,在发育到700CC时就愈合了,骨缝长牢了,不能再长了。

在科学家的眼里,一个人的大脑是一个让人迷惑的器官,是人身体的控制中枢,也是人智慧的所在。婴儿刚出生时,大脑的重量仅有350~400毫升,1岁左右的幼儿,大脑的重量达到出生时的两倍,也就是700到800毫升,相当于成人大脑重量的一半。正常人的脑容量一般为1400—1450毫升之间,而猴娃的脑容量只有671.97毫升,连正常人的一半都不到。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猴娃的脑容量如此之少呢?

原来,咱们人类生出来的时候骨头都慢慢增长,长到一定程度它就不长了。人类小孩的脑袋要从产道里生出来很困难,在刚出生的时候婴孩和头骨是可以像人的双手那样插在一起的,生出来以后再随着脑容量的增加才慢慢愈合。可是当猴娃出生时,由于他的头颅骨缝早期愈合,就是在他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他的头颅骨缝就已经愈合了,导致他的脑量在700毫升左右大脑就无法继续发育生长了。而我们正常人一直要到1450毫升左右才愈合。

专家们在对猴娃的骨骼、尤其是头骨进行了各项专业的测量分析之后,给出了这样的答案:猴娃并不是人猿杂交的后代,他只是人类的一个小脑症患者。

被传得沸沸扬扬的人猿杂交生子事件尚未尘埃落定。目前,猴娃的骨骼模型依然保存在中国科学院。今后,如果借助一些更为先进的技术,也许能够知道更多关于猴娃的秘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前苏联的秘密实验:人猿杂交生子真相
本文地址:https://www.guidaye.com/minsu/qiwen/42103.html
上一篇:登基之后的刘邦为什么杀功臣    下一篇:丧心病狂的刑罚:满清十大酷刑都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