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华民俗 > 历史趣闻 >

朱由榔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鬼大爷 发表时间:2017-03-16

朱由榔是最后一位大明天子,南明皇帝,是明神宗的孙子,明熹宗,思宗,安宗的堂弟。他于1646年在广州做了皇帝,年号永历,史称永历帝。但朱由榔遇事毫无主见,用人又不当,实在承担不起中兴重任。最终于1662年1月在昆明被绞死。终年40岁。死后庙号昭宗,谥号匡皇帝。清乾隆年间天地会私谥出皇帝。那么你想感觉虽然的了解这位朱由榔吗?

朱由榔——最后一位大明天子南明皇帝

朱由榔——最后一位大明天子南明皇帝

朱由榔人物生平经历

早年经历

朱由榔于公元1623年生于北京。[1][2]他的父亲桂王朱常瀛,是明神宗第七子,封于湖南衡州(今衡阳)。公元1627年就藩,公元1643年,张献忠攻陷衡州,朱常瀛逃往广西。大明弘光元年病死于苍梧(今梧州),谥号“端”。三子安任王朱由(木爱)承嗣。隆武称帝后,兄桂恭王一病不起,不久朱由榔被封桂王。

登基称帝

公元1646年,隆武帝朱聿键在福建汀州被清军俘虏,随即被害。国不可一日无主。按照明朝的当时的继承制度,皇位应该由明神宗的直系男性后裔继承。而当时明神宗的男性后裔只剩下朱由榔一人。于是在广西巡抚瞿式耜等人的拥立下,同年十月初十日(一说十四日)朱由榔称监国于肇庆,以丁魁楚为首席大学士兼兵部尚书,瞿式耜为东阁大学士兼吏部左侍郎管尚书事,同时任命了各部院官员。

监国七天之后,十六日赣州失守(十月初四日)的消息传到肇庆。肇庆距离赣州还有相当一段路程,但举朝汹汹,监国的喜庆气氛消失得无影无踪。司礼监太监王坤主张立即逃难,首辅丁魁楚随声附和,大学士瞿式耜等力主镇定,也只推迟了四天。十月二十日,朱由榔逃往梧州。这种行为无异于放弃广东,导致永历朝廷在广东人心尽失。

十一月初二日,隆武朝大学士苏观生同广东布政使顾元镜、侍郎王应华等在广州奉请隆武帝之弟唐王朱聿鐭监国,并且抢在朱由榔之前,在同月初五日正式称帝,改第二年为绍武元年。

十一月初八日,朱聿鐭在广州即位的消息传到梧州,为收拾广东民心,朱由榔于十一月十二日东返肇庆,十八日宣布即皇帝位,改第二年为永历元年。同时,追尊其父朱常瀛为端皇帝,兄朱由(木爱)为桂恭王;嫡母王氏为慈圣皇太后,生母马氏为昭圣皇太后。

十二月十五日,正当绍武政权在同永历朝廷激战正酣,并且占据上风的时候。清军在佟养甲、李成栋统率下,伪装成明朝军队,出其不意地攻占广州。绍武帝及首辅苏观生自杀殉国,广东沦陷。

十二月二十六日永历朝廷离开肇庆再度逃入广西。

公元1647年正月初一日,朱由榔到达梧州,仍恐不安全,又经平乐府(今桂林市东南)逃到桂林。

公元1647年正月十九日,李成栋部于顺治四年正月十九日由三水进至高明,留守肇庆的明两广总督朱治涧不战而逃。李成栋即命部将罗成耀留镇肇庆,自己领主力进攻梧州。梧州守将陈邦傅弃城而逃。二十九日,李成栋占领梧州。二月间,明内阁首辅丁魁楚投降,被杀。

去世

公元1661年,清军攻入云南,永历帝流亡缅甸首都曼德勒,被缅甸王莽达收留。后吴三桂攻入缅甸,莽达之弟莽白乘机发动政变,杀死其兄后继位。1661年8月12日,莽白发动咒水之难,杀尽永历帝侍从近卫。

莽白得到清军进入缅境的消息后,曾写信给吴三桂,到1662年1月22日,莽白将永历帝献给吴三桂,明朝皇统彻底灭亡。1662年6月1日,永历帝父子及眷属25人在昆明篦子坡遭弓弦勒死,终年40岁。其身亡处后改名为逼死坡。

明朝最后一位天子永历帝朱由榔为何会被缅甸出卖?

永历帝朱由榔是汉平易近族最后的一位皇帝,也是南明朝廷的最后一位皇帝。原为永明王,他是大明汗青上抗清最久的一位帝王,约18年。他是怎么败的?大明朝最后一位天子永历帝朱由榔为何会被缅甸出卖?

1644年三月十九日,李自成的农夫军攻进了北京市城,大明崇祯帝景山殉国。紧接着满清入关,农夫军溃败。大明福王朱由崧在南京称帝,以承明祚,但随即被乘胜而来的清军击败,被擒正法。接着明朝宗室唐王朱聿键在福建省福州市称帝,不到三个月,朱聿键也战死了。于是在浙江省绍兴市的明朝宗室鲁王朱以海称帝,没几天清兵追到,他基本没什么军力对抗,只好往海上避难,不知所终。最后是桂王朱由榔在广东省广东省肇庆市即位,是为大明永历天子。汗青上把上述几个天子的时期定位为“南明朝廷”,简称南明。在南明时期,永历天子朱由榔是保持抗清光阴最久的一个,有18个岁首,永历天子既是大明王朝最后一位天子又是汉平易近族的最后一位皇帝。

桂王朱由榔本来封的是永明王,封地在湖南省南部,但他从未去过封地,而是跟他父亲桂端王朱常瀛住在广西壮族自治区,也可能是子袭父爵的关系,人们都把他叫桂王。他在广东省肇庆市登基后,和前几个天子一样,日子很欠好过。清军追得他断港绝潢,先住广东省肇庆市,后到广西省梧州市、再到广西省桂林市,最后到广西省南宁市左近的濑瑞。

这时,明朝的一些忠贞之士,先后归附到他身边,如大学士吴贞毓、翰林院检讨蒋乾昌、兵科统士张镌、吏科统士徐极、云南省大理市寺少卿蔡综、武安侯郑永元,以及大臣庞天寿、马吉翔等等,都已凑集在永历帝身边。他们一边向未被清军霸占的处所发号出令,批示抗清,一边向清军霸占的处所号令反清抗清。他们获悉李自成、张献忠虽死,但其手下另有些人马,在李过、李定国、何腾蛟、刘文秀、孙可望等人的率领下,在四川省南部、贵州省和云南省大部站住了脚跟,并且提出了联明抗清的主张。

永历诸臣都以为联明抗清的主张与本身反清复明的方针并无多大矛盾,大臣庞天寿、马吉翔主张向盘踞贵州省的孙可望、李定国挨近。永历帝批准与孙李接洽后,孙可望表现愿接永历一班人到贵州省共图大事。永历帝也立刻封李定国为晋王、孙可望为秦王、刘文秀为蜀王,孙可望派人把永历一班人接到贵州省的安笼住下来(永历在此住了四年)。听说孙可望说过:“安笼,便是把天子安放在笼子里。”而永历帝后来却说:“安笼的笼字改为龙字,便是安宁龙位”,下旨改笼为龙。今之安龙县便是如许命名下来的。为了更好的施展李、孙、刘的感化,永历帝还赐与他们“巨细战事,诛斩封赏、先行后奏”之权(《南疆逸史》),贵州省开端用大明永积年号。

联闯抗清的策略很快见效:李定国南出黎平,向湖广挺进,占了宝庆、东安、广西省桂林市、广西省梧州市、广西省南宁市,还攻击湖南省长沙市,兵围江西省吉安市,把清廷派来的定南王孔有德,敬谨王尼堪,打得落花流水。李定国还与在沿海一带抗清的郑胜利取得接洽,设计在广东省沿海一线结合作一次较大的行为,李定国先拿下了广东省茂名市,惋惜郑胜利受阻未成大事。孙可望东出镇远,占了湖南省的芷江、沅陵等地。刘文秀在川黔一线顶住了清军的进攻。全部抗清形势大有好转。

就在这时,永历帝阁下争权内耗,大臣庞天寿、马吉翔心怀鬼胎,与孙可望互相勾搭。孙欲挟持永历以制各路戎马,独吞西南,他在贵州省大兴土木修造王府,锻造通宝,称帝野心毕露。于是有一班老臣联名写信请李定国回师勤王,信被庞、马二人透出,又被孙的知己截获。孙可望火冒三丈,立刻派知己郑国带兵到安龙追查,拘捕了介入写信的十八位大臣,酷刑过堂,但无一人屈从。孙令将吴毓绞死,将张镌、张福禄、全为国凌迟,别的砍头,弃尸三天于城北马场坎,现安龙县有永历亲写的“明十八老师成仁处”的牌楼,是后来李定国奉永历之命修的,今为省级文物掩护单元。

孙可望杀了18老师后,御史李如月弹劾孙可望“擅杀勋将,无人臣礼”,永历恐孙杀再多的人,责令打了李如月四十大板。但孙可望知道后极不满足,叫一个名叫张应科的人对李履行“剥皮示众”,其惨烈状态令人不寒而栗。屈大钧写的《安龙逸史》有具体述说,鲁迅老师在他的《病后杂谈》中也曾说过。李定国获知孙可望事发,立刻回师,两广复为清兵所占。孙可望领兵要挟永历帝交出玉玺,李定国只好奉永历等西走云南省。

孙可望挥兵追杀,到云南省曲靖市时为李定国设计杀败,三军覆没,回到贵州省贵阳市也站不住脚了,只好东出贵州省向湖南省清军降服佩服,复引清军杀回贵州省,后为清兵所杀。1659年清军雄师攻入云南省,李定国护送永历帝往滇缅界限逃避,永历帝决心入缅逃亡尔后死灰复然,李定国力谏不从。于是李定国在界限打游击,树立了依据地,几回派人接永历等人都被回绝。

永历帝入缅,侍从有1000来人。按缅王要求交出兵器后,分水陆两路,水路300多人,陆路700来人。永历帝及诸大臣走水路。陆路因为刀枪弓弩都已交出,一起吃尽苦头。枉死于毒蛇猛兽之口的人许多,病饿而死者亦不可胜数,有一些则落入野人部落之手,少数几人躲入岩洞深箐,好些年后才回到云南省来,是以陆路没人达到预定的所在——者梗。水路上病死者也不少,达到者在者梗结草棚而居,靠野菜果过活,后又迁至咒水。汉奸吴三桂守云南省后,多次派人威逼缅王交出永历帝人马,缅王迫于淫威,在咒水将永历帝的大臣们杀戮,只留永历帝父子及十二名宫女(一说24名)押至云南省昆明市。

咒水之难死者约三百余人,中有大臣42人,有刀砍的,有绳吊的,其进程由一总兵邓凯具体记下。邓凯其时因脚伤躲卧在窝棚里,听到缅人呼叫招呼集中训话,还听到逐棚驱逐吵架之声,深知有变,乃仆伏到一刺蓬内隐蔽下来。杀人之后,缅兵持火一一点火窝棚而去。邓凯拣回一命,几经熬煎才返回云南省,写出全进程交给子女保留下来,多少年后交给了有关部分,环境得以如实留传。永历帝父子被押到云南省昆明市后,吴三桂于大明永历十八年(1662年)四月的一天,将其父子杀戮于云南省昆明市北金蝉寺前。

李定国闻讯后忧愤而自尽殉国于中缅界限。“大明王朝”至此算是完全覆灭了,永历天子既是大明王朝最后一位天子又是汉平易近族的最后一位皇帝。辛亥革命成功后,蔡锷以“三迤士平易近”的名义在金蝉寺树立“大明永历帝殉国处”石碑,碑高1.96米,宽0.72米,厚0.12米,碑文为正楷书,至今尚存。

据史料记录,汉奸吴三桂杀戮永历帝之后,焚尸灭迹,仅将部门骨血分赐诸将食之,以观诸将之心。焚尸之后用风簸将灰鼓散,叫“焚尸扬灰”,故至今未发现有永历帝之墓。仅贵州省都匀大坪镇有永历帝的衣冠冢。本地扶姓人家说,是他们祖先明朝大学士扶纲派人汇集衣冠而葬的,为隐其真,只传是桂王坟,不留碑记。扶纲是因明亡不肯降清而旋里隐居的。帝墓左边是编修涂宏猷的 发冢,右边是节愍侯邬昌期的衣带冢。

平易近国十年都匀县奉令修史,查实桂王坟乃永历墓,才为其树碑立传,省长任可澄、省志总 陈炬、知县窦全曾都为之写了碑记,碑文“大明永历天子陵”几个字,墓碑及碑记是时任四川省綦江县县长张瑞徵写的(张系都匀人),还修了些亭阁楹联,帝墓才初显范围。墓高3米、径6米,碑高1.62米,宽0.81米、厚0.13米,碑字阴刻正楷,字笔工致奇丽。涂宏猷和邬昌期二人,是咒水之难42大臣之二,坟比帝坟小得多。

笔者曾于1985、1988、1991年三次谒陵,“文革”中被盗迹象仍清清晰楚,帝坟早年到后挖了一个大坑,碑断为两截仰卧坟前土中。1996年都匀市人平易近当局颁布大明永历天子陵为市级文物掩护单元,动手修复帝陵。2003年笔者再次仰望,状态大为改观,坟用青石砌边,水泥勾缝,碑文由书法家芦如平书写,前边加修了上下山的双向百级石阶,供游人拜谒。(鬼大爷www.guidaye.com)

南明皇帝朱由榔沦陷缅甸的悲剧结局

順治十八年七月十八日(1661年8月12日),緬甸國王莽白給逃到緬甸境內的南明永歷帝朱由榔捎來口信,讓他明日過河,同飲咒水盟誓,以結友好。朱由榔及一些大臣皆看出其中有詐,但寄人籬下,又不敢不去,只好命大學士馬吉翔、大臣沐天波等部分文武官員前去赴約。次日上午,馬吉翔等人來到緬軍駐地塔下,即被三千緬軍團團包圍。沐天波見有變故,立即奪刀反抗,終因寡不敵眾,大小官員42人全部被殺。隨即緬軍趕往朱由榔住處,追殺隨從300餘人。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咒水之難」。

倉皇入緬南明皇帝遭盤查

明崇禎政權被李自成起義軍推翻後,南方的明朝舊臣打著反清復明的旗幟「勤王」,先後擁立了四個明室後裔,史稱「南明」。但在清軍的打擊下,福王朱由崧、魯王朱以海、唐王朱韋鍵的復明行動很快失敗了。順治三年(1646年)末,桂王朱由榔在廣東肇慶稱帝,以永歷為年號,建立了南明永歷朝。立朝不久,清兵又至,永歷帝無力抵抗,只好放棄廣東,輾轉到貴州、廣西和雲南。1658年12月,南明昆明建立滇都,不料立足未穩,吳三桂率領的三路清兵追擊到雲南。朱由榔此時已經走投無路,為保住性命,他聽從了馬吉翔等人的建議,於1659年正月倉皇出逃到緬甸境內,以期在緬甸苟且偷安。

緬甸當局同意接納永歷皇帝,但要求南明文武官員解除武裝方可進入境內。於是朱由榔下令大小文武官員2000餘人放下兵器,並賞給了緬甸當局許多財物。但緬甸當局並未徹底放心。緬甸人明白,永歷朝廷仍以宗主國自居,事實上卻是逃難而來。為了避免禮節上難以處理,緬甸國王拒絕接見使者,只派漢人通事居間傳達信息。通事拿出明神宗時頒給緬甸的敕書同馬雄飛、鄔昌琦帶來的永歷敕書相核對,發現所蓋玉璽大小稍有出入,因此對永歷朝廷的正統地位產生懷疑。幸虧鎮守雲南的沐天波攜有歷代相傳的征南將軍印,這印是明代同西南周邊土司和接壤國家往來文書中經常使用的,緬甸當局對比之後才解除了疑惑,允許永歷帝和他的隨行人員暫時居留境內。

緬甸政變新國王嫌永歷禮數不周

朱由榔等人初到緬甸時,雖然身邊兵士不多,但外圍仍有李定國的數萬大軍抵抗清兵,受到了緬甸君臣比較善意的接待。第二年,李定國的軍隊節節敗退,軍士死傷大半,無力保護永歷政權。緬甸當局的態度逐漸發生了變化。恰好此時,緬甸又發生了宮廷政變,對永歷政權還算友好的國王莽達被處死。

順治十八年(1661年)五月二十三日,緬甸國王的弟弟莽白在群臣支持下發動宮廷政變,處死了莽達,自立為王。新國王看到許多大臣前來祝賀,惟獨朱由榔未到,感到很生氣。其實朱由榔並不是不想來,而是因為坐吃山空,經費上陷入窘境,拿不出多少像樣的賀禮。可莽白認為他們根本不像貧窮之人,覺得他們欺騙自己。國王對朱由榔等人的態度也發生了轉變,再加上永歷政權大勢已去,便生出了除掉他們的念頭。莽白借口朱由榔不送賀禮,便派使節前去索要,結果也沒得到什麼,便命使節當面責備道:「我已經勞苦三載,你們的皇帝及大臣應該重重感謝我。前年五月,我王打算殺掉你們,還是我力保不肯。你們這些人毫不知恩報恩。」說完憤憤而去。永歷官員極力辯解,但對方不為所動,自此雙方關係逐漸惡化。

「咒水」之誓沐天波等重臣遇難

話雖如此,在緬方堅持下,南明朝還是不得不派人前往。可誰去赴約?朱由榔最後決定由大學士文安侯馬吉翔、太監李國泰等人前往,但兩人提出要由黔國公沐天波同去。沐氏是西南邊境各邦國、土司重視的人物,馬吉翔等認為有沐天波在場,不致橫生意外。緬甸君臣為實現其計畫勉強同意。

次日黎明,馬吉翔等召集大小官員渡河前往緬軍駐地塔下,準備「飲咒水」盟誓,僅留內官13人和跛足總兵鄧凱看守「行宮」。上午,文武官員到達塔下即被緬兵3000人團團圍定。緬方指揮官命人將沐天波拖出包圍圈。沐天波知道橫生變數,奪取衛士的刀奮起反抗,殺緬兵九人;總兵魏豹、王升、王啟隆也抓起柴棒還擊,終因寡不敵眾,都被殺害。

其他被騙來「飲咒水」的官員全部遇難,其中包括馬吉翔、馬雄飛、王維恭,總兵王自金、陳謙等,總兵改授通判安朝柱,逡滦l掌衛事任子信和金書張拱極、丁調鼎等,內官李國泰、李茂芳等,吉王府官張伯宗等。後來統計,這次「咒水之難」共被殺42人。緬軍謿⒂罋v王朝的扈從人員後,隨即蜂擁突入永歷君臣住所,共誅殺300多人,同時搜掠財物女子。

暫留一命皇帝被當成禮物送給吳三桂

朱由榔倉促中決定同中宮皇后一起自縊。侍衛總兵鄧凱規勸道:「太后年老,飄落異域。皇上丟失社稷已經是不忠,今丟下太后又不孝,何以見高皇帝於地下?」永歷帝才放棄了自盡的打算。最後緬兵把永歷帝、太后、皇后、太子等25人集中於一所小屋內,對其餘人員及扈從官員家屬濫加侮辱。永歷帝的劉、楊二貴人,吉王與妃妾等百餘人大都自縊而死。緬兵搜刮已盡時,緬甸大臣才在通事導引下來到,假惺惺地喝令緬兵:「王有令在此,不可傷皇帝及沐國公。」可是,沐天波已經在「飲咒水」時被殺。

永歷朝廷住地屍橫滿地,已無法居住,緬甸官員請朱由榔等移往別處暫住。沐天波屋內尚有內官、婦女200餘人也聚作一處,「母哭其子,妻哭其夫,女哭其父,驚聞數十里」。洗劫之後,倖存人員已無法生活,附近緬甸寺廟的僧眾送來飲食,才得以苟延殘喘。二十一日,緬方把永歷君臣原住地清理以後,又請他們移回此處,給他們送來了食物和衣服。二十五日,又送來鋪蓋、銀、布等物,說:「緬王實無此意,都是因為晉、鞏兩藩殺害地方百姓,緬民恨之入骨,因而報仇罷了。」

朱由榔經此番打擊,對前途已完全失望,但也不願意回到故土。十一月十八日,朱由榔對總兵鄧凱說:「太后又一次病倒了,如果天意不可挽回,韃子來殺朕就讓他來殺好了,你就不要管聯了。但是希望你能使太后骸骨得歸故土。」緬甸當局之所以沒有立即殺掉永歷帝,是因為當時吳三桂的軍隊已經佔領雲南,他要緬甸交出朱由榔。緬甸看到清兵勢不可擋,也想借此討好清政權。在吳三桂的威逼利誘下,莽白於次年二月,將朱由榔及其家屬送交清軍。吳三桂將永歷帝及其子押回昆明,四月將其絞死於金蟬寺,南明的最後一個王朝結束。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朱由榔
本文地址:https://www.guidaye.com/minsu/lishi/42951.html
上一篇:朱慈烺    下一篇:安庆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