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华民俗 > 历史趣闻 >

万贵妃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鬼大爷 发表时间:2017-03-15

万贵妃是恭肃端顺荣靖皇贵妃,本名万贞儿,明代明宪宗成化帝的宠妃。由于善迎帝意得以专宠,使得后宫女子难得进御。成化二年,万妃生下皇长子,宪宗大喜,立即进她为贵妃,又派出使者四出祷告山川诸神。但由于这位龙子竟是短命夭折,她就十分妒恨妃嫔们生子,如知道哪个妃嫔怀胎,她就千方百计逼令喝药打胎。迫于万贵妃在宫中的权势,妃嫔们只有含泪服从。那么你想更加深入的了解这位万贵妃吗?

万贵妃——明代明宪宗成化帝的宠妃

万贵妃——明代明宪宗成化帝的宠妃

万贵妃人物生平经历

话说明英宗的儿子朱见深即帝位时十七岁,正是青春年少的时候。两宫太后为替新皇帝选择皇后人选颇费了一番心思。她们在英宗生前亲自替儿子选定的十二名淑女中,再行认真挑选,选了王、吴、柏三人留住宫中,慢慢考察。宪宗的生母周太后命司礼监牛玉在三名淑媛中选定一人为皇后。牛玉对周太后说,先帝在时曾属意吴女和王女,我看二女姿貌相当,分不出谁更美丽端庄,比较起来,似是吴女更为贤淑。周太后便作主替宪宗择定吴氏为皇后,钱太后当然没有什么意见。

万贵妃

谁知大婚之后,皇帝新郎并不贪恋吴皇后的青春美色,而是常常宿在嫔妃万氏宫中,这使吴皇后又气又羞。她不明白,自己哪一点比不上徐娘半老的万妃,无论姿色才学还是门第修养?她更不明白的是,比皇帝年龄大十九岁的万妃用什么手段把皇帝的心死死拴住?

原来,大婚前的宪宗,早已同年过三十的宫女万贞儿有了私情。万贞儿原籍青州诸城(今山东益都县一带)人,父亲万贵为县衙掾吏,犯法流配边疆。万贞儿年仅四岁便充入掖庭为奴,成为英宗母亲身边的宫女,自幼聪明伶俐,深得孙太后的喜爱。正统十四年(1449年),十九岁的万氏奉孙太后之命照顾年仅2岁的皇太子朱见深。十多年后出落得花容月貌。孙太后怜她聪明伶俐,命她在红寿宫管理服装衣饰等事。宪宗小时常去祖母处玩耍,贞儿带着宪宗游玩戏谑,也就日益亲近,久而便成莫逆之交。贞儿是个有心人,一心巴结这位皇太子,盼望有出头之日,对宪宗格外献媚。朱见深在万氏的照顾下,一天天长大,对她渐渐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历史往往记载的是结果,而不祥录其过程。其实,我们按照常人之理推想,在这一过程中,万氏照顾宪宗,肯定付出了极大的心血,就像照顾自己的子女一样,不然宪宗时不会产生感情的。这对一个没有生过孩子的女人来说,是何等的不容易。所以,万氏绝对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她身上有比其他女人更懂得照顾子女的特殊能耐。天顺六年,孙太后病死,年已十五的皇太子乘机把万贞儿要进东宫做自己的贴身侍女。尽管贞儿已年过三十,但因仍是处女,且华色犹浓,看上去不过二十左右。为了勾引情窦初开的太子,她使出种种狐媚手段,终于把太子勾上手,两人便瞒着宫里人,干起了风流韵事。

根据历史记载,万氏是一个相貌平平的女子,她没有像杨贵妃一样“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容态,而是一个“貌雄声巨,类男子”的女人,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没有一点温柔性,缺乏女人味,典型的假男子形象。正是这么一个形象,令宪宗钟情万分。对此,周太后万分不解,问宪宗为什么如此喜爱万氏。宪宗这样回答:“彼抚摸,吾安之,不再貌也。”抚摸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今天的针灸按摩之类的,对于“彼抚摸,吾安之”,我们可以理解为万氏对宪宗的按摩和抚摸,使得宪宗有着特别的感觉,而且无人可替代。这就是说所说的缘分问题,或者是女人的狐媚之处。万氏能有这种狐媚能力,而宪宗的其他女人则没有这种能力。这就是万氏的特别之处。

宪宗即位后,唯恋着万贞儿一人。照他心思,真想册立万贞儿为皇后,但以一个年龄比他大十九岁,又是微贱的宫女之身,想坐上皇后宝座,几乎是做梦。迫于礼制,也迫于母命,宪宗只得与吴皇后成婚,而于万氏,只能给她个小小妃嫔的名号。

万贞儿可不甘心。她知道,此时的皇帝,已完全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她认为,只要皇帝下决心,她是完全可能坐上皇后宝座的。仗着皇帝的无比宠幸,她根本不把吴皇后放在眼里。大婚以后,皇帝经常临幸她的寝宫,与她朝夕相处,相亲相爱,这越发助长了她的骄气。因此,她每次谒见吴皇后时,总是板着脸不给面子,甚至故意拿架子,这使吴皇后非常生气。起先碍着宪宗的面子还隐忍着,到后来实在忍耐不住,免不了斥责她无理。可万妃非但不知收敛,却对皇后恶语相讥。一次惹得吴后性起,命宫人将她拖倒在地,亲自取过杖来打了她几下。

这下可不得了,万妃找到宪宗,哭闹不休。宪宗大怒,要去找皇后评理。万妃是个有心机之人,又故意拦住宪宗不让去闹,说道:“妾已年长色衰,不及皇后玉女天成,还请陛下命妾出宫,以免皇后生气,妾也省得受那杖刑了!”

宪宗又恨皇后又怜万妃,慢慢替万妃解开衣服,见她雪也似白嫩的肌肤上面,一道道杖痕透着血色,不由怒从心头起,发誓道:“此等泼辣货,我若不把她废去,誓不为人!”

第二天一早,宪宗便去见两宫太后,说吴皇后举动轻佻,不守礼法,不堪居六宫之首,定要废去。钱太后不便说什么,周太后劝阻道:“册后才一月便要废去,岂不惹人笑话?”

宪宗坚持要废,周太后溺爱儿子,只得由着宪宗。于是,一道废后诏书下达,命吴氏退居别宫,还把司礼监牛玉罚往孝陵种菜。这样,万氏就更加肆无忌惮。后宫实际的掌控权就落在她的手中了。万妃觊觎后位,要宪宗替她去向太后说说,但周太后嫌她年长,且出身微贱,始终不肯应允。过了两个月,周太后下旨,要宪宗册立已同柏氏一起被封为贤妃的王氏为皇后。王皇后生性软弱怕事,知道皇帝宠幸万妃,自己更不是万妃的对手,只得处处谦虚忍让,做个傀儡皇后也就罢了。残杀人子的魔鬼成化二年,万妃生下皇长子,宪宗大喜,立即进她为贵妃,又派出使者四出祷告山川诸神。谁知偏偏天不从人愿,未等满月这位龙子竟是短命夭折,万贵妃也从此不再有娠。但是夺取皇后之位的野心并未放弃,因此她就十分妒恨妃嫔们生子,如知道哪个妃嫔怀胎,她就千方百计逼令喝药打胎。迫于万贵妃在宫中的权势,妃嫔们只有含泪服从。几年过去了,宪宗一直没有子嗣,宫廷内外,朝野上下为之忧心。大臣们屡屡奏请,要皇帝广施恩泽,宪宗也为之愁眉不展。到成化五年,柏贤妃生下一个皇子,宪宗高兴非凡,大事庆贺,取名祐极,并立即立为皇太子。第二年二月,皇太子突然生起病来,病势来得凶猛,令御医们束手无策,一天一夜后竟夭折了。宪宗哭得死去活来,宫人太监们觉得太子病得奇怪,偷偷查访下来,果然是万贵妃派人毒死了太子。但是,谁也不敢去告发。

光阴似箭,一晃又过了六年。此时的万贵妃不但仍宠冠六宫,而且是威行朝野,连宪宗也制掣不了她了。她内连宦官,外结权臣,太监梁芳、钱能、郑忠、汪直等,俱诌事贵妃,以宫廷采办为名,大肆搜刮,动用内帑无数,宪宗也不敢多问。

这天,宪宗思念亡子,百般无聊中召大监张敏替他梳理头发。对镜自照,忽见头上已有数根白发,不禁长叹道:“朕老了,尚无子嗣!”张敏一下伏倒在地“朕哪里还有什么子嗣?”

张敏又叩首道:“奴一说出口,恐怕性命难保。万岁爷可千万替皇子作主,奴虽死无憾!”站在一旁的司礼太监怀恩也跪下奏道:“张敏所言皆是实情。皇子被养育西内密室,现已六岁了。因怕招惹祸患,故隐匿不敢报。”宪宗又惊又喜,怀疑自己在做梦,当下传旨摆驾至西内,派张敏去领皇子前来见面。

这个皇子是谁呢?原来,成化三年,西南土族作乱,朝廷派大将前去征讨,平夷之后,将男女俘掳解入京城。其中有一纪氏女,本是贺县一名士官之女,长得美丽机敏,被充入掖庭。宫中见她性情贤淑,又通文字,升为女史。不久,王皇后看中了她,命她管理内府库藏。一天,宪宗偶而来到内藏,问及内藏现有多少金银钱钞,她口齿伶俐对答如流,使龙心大悦。又见她生得明眸皓齿,妩媚动人,宪宗便在纪氏住处召幸了她。过了几个月,纪氏怀了孕。这事被万贵妃知道了,妒恨异常,派了一名宫婢去内藏打听实情。那宫婢是个好心人,不忍皇帝子嗣又遭残害,回去禀报贵妃说,纪氏不过是生了鼓胀病。万贵妃半信半疑,不太放心,便勒令纪氏退出内藏,移居同自己住处相近的安乐堂,以不时监督她。

几个月过去了,纪氏生下一个男孩。对这样的喜事,纪氏却忧愁万分,她知道儿子一定逃脱不了万贵妃的魔掌,假如不设法弄死,只怕自己的性命也难保。她咬了咬牙,把孩子包好,命令门监张敏把皇子带出宫去溺死。张敏接过皇子,好生不忍,他想皇上年纪越来越大了,几个儿子不是胎死腹中,就是急病夭亡,至今没有子嗣,我怎能做这种对不起社稷,对不起皇家的事来呢?他冒着杀头的危险,把皇子偷偷藏入密室,取些蜜糖、粉饵之类的食物喂养。由于张敏行事小心,一次次躲过了万贵妃的耳目。不久,废皇后吴氏知道了这件事,便把皇子接到自己居住的西内,悉心予以照料,皇子才安然活了下来。

再说纪氏听得宪宗召见儿子,抱着儿子放声大哭,说道:“今日我儿一去,我恐怕性命难保!儿去,若见一穿黄袍,有胡须的人,便是儿的父皇,儿拜见他吧!”她替儿子换上一件小红袍,抱儿子上了小轿,由张敏等护着,离西内而去。

这时,宪宗正眼巴巴地坐在堂上等候,忽见宫门前一顶小轿停下,一个身穿红衣,胎发披肩的小孩子跳了下来,直奔堂前,一见到他,便双膝跪地,口称:“儿臣叩见父皇”,向他请安。他悲喜交集,不由掉下眼泪,一把把儿子抱入怀里,放置膝上,仔细端详。良久,才喃喃说道:“这孩子长得真象我,确是我的儿子!”

宪宗派怀恩去内阁报喜,并说明原委。大臣们皆大欢喜,第二天早朝一齐向宪宗道贺。宪宗连连磕头道:“请万岁爷恕奴死罪,奴直言相告,万岁已有子了!”宪宗大吃一惊,忙问道:“此话怎讲?”

宗命内阁起草诏书颁行天下,并封纪氏为淑妃,移居西内。因六岁皇子尚未取名,又命礼部会议,替皇子定名叫祐樘。

大学士商辂仍担心这位皇子会重蹈皇太子祐极的覆辙,但又不敢明言,只说让皇子母子住在一起,便于照料养育。宪宗准奏,命纪淑妃携皇子居住永寿宫,他自己也常常驾临永寿宫,同纪妃欢聚。不仅如此,宪宗还大胆地同其他妃嫔交欢,陆续又生了几个儿子。

喜庆的皇宫里,唯有万贵妃一人恨得咬牙切齿。她日夜怨泣,说是群小们竟敢欺我,我决不同你等干休!这一年的六月,好端端的纪妃竟暴病而亡。是被毒死的,还是被勒死的,谁也不敢过问,但谁都心中有数。宪宗也不追究,只是下令予以厚葬,并谥纪妃为“恭恪庄禧淑妃”。张敏见淑妃被万贵妃害死,料想自己也难逃毒手,便吞金自杀了。

万贵妃还想除去眼中钉朱祐樘。可是她也不是那么容易下手的。周太后为了保护孙儿,命宪宗将祐樘交给她,放在仁寿宫抚养。不久,朱祐樘被册立为皇太子。一天万贵妃请祐樘到她宫里去玩,周太后知道她不安好心,叮嘱孙儿,去了之后不要吃任何东西。到了贵妃宫中,贵妃劝祐樘吃饼,祐樘回答说,已吃过饭了。贵妃又劝他吃羹汤,机灵的孩子反问她:“这羹中有毒吗?”气得贵妃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么小的孩子就如此防备我,记恨我,将来他一旦登上皇位,我不就死在他手里吗?”她觉得非下决心逼宪宗易储不可。这以后,她一有机会,就向宪宗吵闹,要求废掉皇太子朱祐樘,另立邵宸妃的儿子兴王朱祐杭。尽管此时万贵妃已年近六十,可宪宗对她又亲又怕,根本离不开她,怎敢不听从她呢?太监梁芳等人勾结万妃,大肆侵吞内府钱财,害怕将来太子即位后会惩治他们,也帮着万贵妃一起攻击太子。宪宗只得答应了。

第二天,宪宗找司礼太监怀恩商量,怀恩连连说不可,惹得宪宗很不高兴,竟把怀恩贬到凤阳去守皇陵。正想再召集群臣们商议废立之事,忽报东岳泰山发生地震,钦天监正据天象所测,说此兆应在东宫,宪宗以为废太子会惹怒天意,不再提易储之事,这才保住了太子的地位。

万贵妃费尽心机也无法动摇太子的地位,不免肝火攻心,不久便得了肝病于成化二十三年春死去。万妃一死,宪宗好似失了主心骨,凄然说道:“贵妃一去,朕亦不久于人世了!”他主持贵妃的葬礼一如皇后之例,并辍朝七日。这年八月,郁郁寡欢的宪宗果然也得了重病,追随万贵妃而去。

万贞儿以一个卑微的宫女,半老徐娘之身,竟一举夺宠,宠冠后宫,做了二十多年无名有实的皇后。个中原由,无人能晓。至于宪宗的两个皇后吴氏和王氏,一个是新婚伊始便守活寡,一个是当了一辈子的傀儡。

明宪宗为何独宠万贵妃?

成化二十三年(1487)春,万贵妃暴病而死,宪宗连续七天不上朝,伤心地说:万贵妃去了,我也快要去了!八月间,宪宗果然追随万贵妃而去。看来宪宗对于万贵妃的擅宠,端的是真情流露,依怜、畏惧、恩爱,交织在一起。

英宗驾崩之后,18岁的朱见深继位(即宪宗)。这是一个平庸的皇帝,依仗祖宗留下的家底,勉强维持“太平盛世”的假象。和父亲英宗相比,他颇有略胜一筹之处,例如为冤死的于谦平反昭雪,恢复郕王朱祁钰的帝号——恭定景皇帝,有一点和父亲对着干的架势。但是,这些德政掩盖不了为人诟病的弊政,一是擅宠万贵妃,把内宫和外廷都搅得一塌糊涂;二是任用太监汪直,设立西厂,把特务政治视为不二法门。

万贵妃原名万贞儿,山东诸城人,四岁时进入后宫,成为宣宗皇后孙氏的侍女。朱见深被册立为太子,孙太后把他的侍女万贞儿派去侍奉太子,使万氏有幸成为太子的保姆。景帝即位后,朱见深被废为沂王,一切荣华富贵离他远去,与寂寞冷清的朱见深朝夕相伴的就是这个姓万的宫女。两人的年龄相差十七岁,却滋生了超越年龄的复杂感情。英宗复辟后,十一岁的朱见深再度成为太子,万贞儿的地位逐渐显要起来。

天顺八年(1464年)正月,宪宗即位,对万贞儿多年相伴的依恋之情,难以忘怀,恋母情结演化为情人关系,十八岁的皇帝把三十五岁的万氏册封为妃子。妻子比丈夫大十七岁,堪称明朝历史上离奇的皇室婚姻。宪宗娶了一个可以当母亲的女人为妻,在常人看来,或许离奇,在宪宗心目中,最爱怜他的正是妻子与母亲一身二任的女人,他最需要的不是刚刚认识的后妃,而是早已熟悉、形影不离的万氏。甚至在皇后吴氏与妃子万氏发生冲突时,宪宗毫不犹豫地站在万氏一边。

天顺八年七月,吴氏被册立为皇后,宪宗的册文对她赞誉有加:“毓秀勋门,赋质纯粹,有端庄静一之德,有温和慈惠之仁”。一个月后,这位“端庄温和”的吴皇后就被废掉,打入冷宫。其故何在?得罪了妃子万氏。

吴皇后毕竟只有十七岁,对后宫争斗的凶险估计不足,一上台就摆出一副“母仪天下”的姿态,整顿后宫,首当其冲的就是得到皇帝擅宠的万氏,寻找借口,把她杖责一顿。这样的事情,万氏不能容忍,宪宗也不能容忍。宪宗的废后诏书与先前语气截然不同:“言动轻浮,礼度粗率,留心曲调,习为邪荡”。个中缘由,当然是万氏在作祟。

《明史·后妃传》对万氏有这样的评论:“机警善迎帝意,遂谗废皇后吴氏,六宫稀得进御,帝每游幸,妃戎服前驱。”其中的要害就是“谗废皇后吴氏”六个字,皇后被废是万氏进谗言的结果。问题在于,宪宗何以对万氏“从善如流”呢?从小和她相处十多年,衣食起居都在她的照料之下,已经须臾不可或缺,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万氏对宪宗早已摸清脾性,投其所好,所谓“机警善迎帝意”,俘获男人的心,在这点上,十几岁的少女显然不是三十五岁成熟女性的对手。她可以使得“六宫粉黛无颜色”,皇帝很少去亲近其他嫔妃,而频繁到她那里“进御”。每次皇帝驾临,她都精心打扮,身穿戎装前往迎接,让少年天子充满新鲜感而兴致勃勃。

成化二年(1466年),三十七岁的万氏生下第一个皇子,宪宗大喜,视为上天的恩赐,派太监四处祭祀山川,并且册封万氏为贵妃。上天似乎和万贵妃开了一个玩笑,十个月后,她的儿子夭折,而且以后再也没有怀孕。在这种情况下,万贵妃是否失去皇帝的擅宠了呢?没有。这个女人不寻常。

成化四年(1468年),宪宗鉴于地震灾变,颁布罪己诏,向全国臣民检讨自己的过失,唯独不提擅宠万贵妃。内阁大学士彭时向皇帝进谏,强调:外廷大政固然应当优先,后宫乃朝廷根本,尤为至要,不可忽略,民间谚语说“子出多母”,陛下嫔妃众多,为何子嗣不繁?原因在于陛下爱有所专,而专宠者已过生育之期。希望陛下“均恩爱”,为宗社大计考虑。宪宗也知道,这是在暗指万贵妃已经年近四十,过了生育最佳年龄,“均恩爱”的建议是出于一片忠心。但是,他实在不愿意“均恩爱”,只当是耳旁风吹过。礼科给事中魏元等人眼看皇帝置之不理,联名上疏,借口星变,影射擅宠的万贵妃,说:陛下富有青春,而无皇子,原因是专情于一人。此乃宗社大计,难道陛下不求“固国本,安民心”吗?十三道御史康允韶等人也纷纷劝谏,希望皇上对其他嫔妃广施“恩泽”,“以广子嗣”。宪宗有些不耐烦了,在他们的奏折上用红笔批复道:“宫中之事,朕自有处。”那意思是,后宫的事情是朕的家事,朕自有主张,尔等不必说三道四。

次年四月,柏贤妃所生的二皇子朱祐极出世,汹涌的议论才稍稍缓解。

万贵妃依然擅宠如故。礼部侍郎兼翰林院学士万安进入内阁,参与机务,此人外表宽厚内里深刻,大权在握以后,每天考虑的是如何通路子、搞关系,巴结太监,作为内援。他知道万贵妃宠冠后宫,通过太监向她献殷勤,因为同姓,自称万贵妃的子侄。万贵妃正苦于没有门阀外戚,大喜过望,要她的弟弟锦衣卫指挥万通,与万安打成一片。万通的妻子可以随意进出后宫,万安由此对宫中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

万贵妃擅宠,群小夤缘成风。司礼监太监黄赐的母亲去世,居然惊动廷臣纷纷前往吊唁。正直官员怒斥道:天子侍从大臣相率拜谒太监的家室,有失体统,如何面对清议?都给事中潘荣率同僚上疏,希望陛下每天在便殿召见大臣,检讨朝政缺失。潘荣所指“缺失”,就是“万妃专宠,群小夤缘,进宝玩宫赏冗滥”,而司礼监太监黄赐是沟通万妃的途径,因此身价倍增,引来廷臣追逐拍马。宪宗对潘荣的奏疏不予理睬。另一名都给事中丘宏再次上疏,揭发太监梁芳、陈喜争先恐后向她进献“淫巧”物品,奸人屠宗顺之流每日进献珍异宝石,万贵妃动辄赏赐,糜费宫中储蓄白银数以百万两计。

柏贤妃所生的皇子朱祐极,被万贵妃收养在昭德宫,成化七年(1471)十一月册立为太子,两个月后(即成化八年正月),就夭折了。死因十分可疑,夏燮《明通鉴》说:“传者以为万贵妃害之也。”从各种迹象判断,这种传言是有根据的,万贵妃自己不再有孕,就千方百计让怀孕的嫔妃流产,《明史·后妃传》说:“饮药伤坠者无数”。

两个皇子接连死去,宪宗伤心不已。其实他另有一个皇子,是西宫的纪淑妃所生。

纪氏是广西土司的女儿,被俘入宫,因为文化素养很高,负责管理皇室内库。某一天宪宗偶然来到此地,见纪氏应对如流,颇为喜欢,一来二去,纪氏怀孕了。万贵妃非常妒忌,命婢女让她服堕胎药。宪宗知道了,要纪氏谎报病重,谪居安乐堂(养老院),委托太监张敏照看。不久,皇子出生,头顶有寸许没有头发,就是服药留下的痕迹。纪氏害怕因此遭祸,请求太监张敏把婴儿溺死,张敏知道是皇上的儿子,不敢下手,假称溺死,在密室抚养。被废的吴皇后住在西内,离安乐堂很近,获悉此事,时时前来哺养。

得到了万贵妃的同意后,宪宗派太监前来安乐堂迎接皇子。纪氏抱着皇子哭泣道:儿子去了,我就活不成了。儿见到身穿黄袍有胡须的人,就是你的父亲。身披长发穿着小红袍的皇子,乘坐小轿,来到父亲面前。宪宗把他抱在膝上,悲喜交加地抚视着,流着眼泪说:儿子长得像我。此时皇子已经六岁,还未起名,宪宗要礼部草拟,由他圈定为“祐樘”。

外廷大臣得知皇子由万贵妃抚养,生怕又弄出什么事端,内阁大学士商辂与同僚联名上疏,向皇帝指出:皇子聪明绝顶,国本攸关,外间传闻生母因病别居,母子久久不得见面。希望把皇子生母移住近处,使母子朝夕相处,是宗社的大幸。纪氏迁居永寿宫后,宪宗多次与她宴饮。万贵妃妒火中烧,设计下毒,致使纪氏病倒,几天后去世。《明史·后妃传》说:“纪淑妃之死,实(万贵)妃为之。”这一点是确凿无疑的,连宪宗心里也明白,却不敢说破。千方百计保护皇子与纪氏的太监张敏,害怕遭到万贵妃陷害,自尽而死。

成化十一年(1475),宪宗册立皇子朱祐樘为皇太子。皇太后周氏担忧太子的安危,向宪宗提出,由她来抚养,于是朱祐樘离开万贵妃,来到太后的居所仁寿宫,得以平安成长。某一天,万贵妃请太子吃饭,太后叮嘱他不要吃贵妃的东西。太子到了那里,先是说已经吃饱了,继而说怀疑有毒。万贵妃恨之入骨,说:此儿才数岁,就如此厉害,他日要鱼肉我了!幸亏她死在宪宗之前,没有任何人敢“鱼肉”她。

成化二十三年(1487)春,万贵妃暴病而死,宪宗连续七天不上朝,伤心地说:万贵妃去了,我也快要去了!八月间,宪宗果然追随万贵妃而去。看来宪宗对于万贵妃的擅宠,端的是真情流露,依怜、畏惧、恩爱,交织在一起。

万贵妃的肆无忌惮,完全是宪宗纵容出来的。举一反三,历史上常见的所谓“女人祸水”,其实责任全在皇帝身上。古往今来后妃跋扈的政坛怪事,均应作如是观。(鬼大爷www.guidaye.com)

揭秘明宪宗和万贵妃的传奇爱情

?众所周知,古代宫廷女人之间拼的是显赫家世和青春颜值,前者可以提供通行证,后者可以常博“君王带笑看”,可是,这个法则却不适应明宪宗和万贵妃这对奇葩情侣。

首先,万贵妃不光没有显赫的家世,早年还因父亲犯罪,四岁就入宫做了宫女,一穷二白,白手起家,从孙太后身边宫女做起,到抚育幼年的太子朱见深,再到后来的贵妃,绝对的励志,绝对的传奇。什么杜拉拉之类的统统靠边站。

其次,万贵妃也不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据史书记载:宪宗宠爱贵妃,太后非常不解:小妮子哪里长得美啊,你怎么这么恩宠她啊?宪宗回答:我爱贵妃,不是因为她的貌美不美,说也奇怪,只要她用手抚摸我,我就感觉特别安心舒畅,四体通泰。女大男17岁的超级姐弟恋,想想也醉了。

关于她的长相,说是“貌雄声巨”,肯定不是倾国倾城的类型了,声线也绝对没有志玲姐姐嗲嗲得甜美,这样的女子,竟然宠冠后宫多年不衰,甚至干涉朝政,妒杀怀孕妃子,宪宗也是不闻不问,更离奇的是,万贵妃暴病身亡时,宪宗伤心非常,一个星期不能上班,最终也郁郁而终。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风流唐明皇没有做到的,明宪宗做到了。也算是爱情传奇了。

其实,回顾宪宗朱见深的成长经历,他和万贵妃之间的感情与其说是男女之情,不如说是母子之恋。

想当年,一个土木之变,朱见深童鞋的皇帝老爸被边疆恐怖分子给俘虏了。叔叔朱祁珏登上皇位,太后不依,坚持立长孙朱见深为太子才答应。于是,皇帝叔叔一边答应着,一边搞各种小动作,分分钟想让小太子来个“躲猫猫自然死亡”。患难见真情啊,那时还身为小宫女的万贞儿就担负起了二岁太子的保护兼抚育的大任。

童年的朱同学是懵懂无知的,他只知道宫中其他人对他净是冷眼和暴力,只有这个比自己大17岁的万贞儿时刻抱着他,安慰他,给留守儿童朱见深母亲般的呵护。

可以想象,在躲过一场又一场的暗杀之后,惊魂未定的朱见深依偎在万贞儿温暖的怀里,享受她温柔的抚摸和安慰,竟也是世间独存的一份真情和依靠了吧。

这种情结,从两岁的幼儿时期开始,一直伴随他长大登上皇位。

患难与共,生死相依,还有比这还深的交情吗,所以,母爱缺位的朱见深对万贵妃的爱已经是深入骨髓,早已超越了普通的男欢女爱。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概括得多好。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万贵妃
本文地址:https://www.guidaye.com/minsu/lishi/42927.html
上一篇:孝懿李皇后    下一篇:胡善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