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华民俗 > 历史趣闻 >

马湘兰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鬼大爷 发表时间:2017-03-15

马湘兰是秦淮八艳之一,生于金陵,自幼不幸沦落风尘,当时的秦淮河一带,楼馆画舫林立,红粉佳人如云,是金陵的烟花柳巷之地。马湘兰算不上是个绝色美人,她纤眉细目,瘦弱如柳;却也皮肤白腻,娉娉婷婷。然而,在别人心目中,她究竟是一个飘若浮萍的烟花女子,以客人的身份,多是来去匆匆,少有深交者,所以马湘兰的内心深处其实是寂寞难言的。那么你想更加深入的了解这位马湘兰吗?

马湘兰——明代女诗人、秦淮八艳之一

马湘兰——明代女诗人、秦淮八艳之一

马湘兰人物生平经历

家排第四

马湘兰是明末清初时金陵秦淮河畔名噪一时的名妓,与陈圆圆、李香君、董小宛、寇白门、顾横波等人并称秦淮八艳。她的本名是马守贞,字玄儿,小字月娇,在家排行第四,故又称四娘,她秉性灵秀,能诗善画,尤擅画兰竹,故有“湘兰”著称。她相貌虽不出众,“姿首如常人”,但“神情开涤,濯濯如春柳早莺,吐辞流盼,巧伺人意”。

红遍秦淮河

当时的秦淮河一带,楼馆画舫林立,红粉佳人如云,是金陵的烟花柳巷之地。马湘兰算不上是个绝色美人,她纤眉细目,瘦弱如柳;却也皮肤白腻,娉娉婷婷。凭着她这只是中等的姿貌,能在步步美人的秦淮河畔崭露头角,主要得力于她清雅脱俗的气质和出类拔萃的才华。她除了能吟诗作画外,还善谈吐,与人交谈,音如莺啼,神态娇媚,依依善解人意,博古知今,每能引人入胜。就这样,她在秦淮河畔渐渐成为红人,门前宾客穿梭如织,而且多是些有身份,有教养的文雅客人。靠着客人的馈赠,马湘兰也积蓄了一些钱财,便在秦淮河边盖了一座小楼,里面花石清幽,曲径回廊,处处植满兰花,命名为“幽兰馆”。马湘兰出则高车驷马,入则呼奴唤婢,虽为青楼女子,却有着贵妇人一般的气派。马湘兰是个仗义豁达的女性,自己挥金如土,左手来右手去,对别人也十分大方,曾周济过不少无钱应试的书生、横遭变故的商人以及附近的一些老弱贫困的人。送张迎李、老友新客,她的生活看上去多姿多彩,热闹非凡;然而,在别人心目中,她究竟是一个飘若浮萍的烟花女子,以客人的身份,多是来去匆匆,少有深交者,所以马湘兰的内心深处其实是寂寞难言的。细雨轻寒的暮春午后,庭院寂寂,花落遍地,客人一时绝了踪影。

偶遇落魄才

置身繁华之中,却独品落寞滋味,灯红酒绿的陪伴下,马湘春却绝少知心人儿;直到她二十四岁那年,认识了一位落魄才子——长洲秀才王稚登。相传王稚登四岁能作对,六岁善写擘窠大字,十岁能吟诗作赋,长大后更是才华横溢。嘉靖末年游仕到京师,成为大学士袁炜的宾客。因当时袁炜得罪了掌权的宰辅徐阶,王稚登受连累而未能受到朝廷重用;心灰意冷地回到江南故乡后,放浪形骸,整日里流连于酒楼花巷。王稚登偶然来到“幽兰馆”,与马湘兰言谈之中,颇为投缘,深交之下,都叹相见太晚。于是,王稚登经常进出“幽兰馆”,与马湘兰煮酒欢谈,相携赏兰,十分惬意。一天,王稚登向湘兰求画,湘兰点头应允,当即挥手为他画了一幅她最拿手的一叶兰。这种一叶兰图,是马湘兰独创的一种画兰法,仅以一抹斜叶,托着一朵兰花,最能体现出兰花清幽空灵的气韵来。

寻到知音

因马湘兰是欢场中人,最怕王稚登把她看成是一个水性杨花,并无真情的女子,所以特地作了这副图,表明自己决非路柳墙花,而似悬崖绝壁上的孤兰,非凡夫俗子所能一睹芳泽。王稚登是何等聪明的人,他当然明白马湘兰诗画中的情义,然而他却顾虑重重。他觉得自己三十七岁的人了,依然无位无职,前途茫茫,却壮志不灭,不知何时还要赴汤蹈火,拼搏一番,如此一来,便很难给马湘兰带来庇护和幸福。他深知湘兰是个明敏多情的女人,自己稍有不慎就可能伤害,甚至毁灭她,不如早早就不作什么承诺,交往起来还能轻松些。因此,王稚登故意装作不解诗中情怀,随意地收了画,客气地表示谢意。马湘兰只以为他是不愿意接受自己,暗自伤心不已。但她又无法忘却王稚登,于是两人仍象好朋友一样密切交往,再也没谈过嫁娶之事。

登舟北上

不久后,京都大学士赵志皋举荐王稚登参加编修国史工作,王稚登以为幸运降临,意气风发地准备登舟北上,去奔前程。心里还盘算着:等到在京城有所发展后,再回来接马湘兰同享此生幸福。马湘兰心情复杂地为他设宴饯行,她既为王稚登的离别而伤悲,又为他的得意而欢喜,悲喜交加,不知所以。王稚登稍稍透露了一些将来要与她共荣的心意,但马湘兰限于上次的隐伤,没敢接口把事情挑明,只是暗暗在心中种下了希望。辞行席上,马湘兰百般叮嘱,依依不舍,并即席赋了一首“仲春道中送别”诗相赠。

独守寂寞

送走王稚登后,马湘兰竟然悄悄地闭门谢客,以期静待王郎仕途得意而归,自己也好相随左右,从此脱离这迎张送李的青楼生涯。独守寂寞,百无聊赖之际,马湘兰也曾想借酒消愁,举杯却慨然而叹:“自君之出矣,不共举琼扈;酒是消愁物,能消几个时?”春去秋来,寒意渐浓,迟迟不见王郎的音讯,马湘兰却在“幽兰馆”中牵挂着他的冷暖,吟一首秋闺曲。

不料这次王稚登进京并不得意,因宰辅徐阶手下一批文人的排挤,他虽然参加了编史工作,却尽派给他一些打杂的事,他忍气吞声,日子很不好过。勉强撑到岁末,看到实在无什么前程可言,索性收拾行装,铩羽而归。王稚登回江南后,不愿再面对一片痴情的马湘兰,索性把家搬到了姑苏,以绝与马湘兰相守终生的念头。

难为同林鸟

两人虽不能成为同林鸟,马湘兰却依然是一往情深,打听到王稚登失意而归,连忙赶到姑苏去安慰王稚登。也许是两人那种朋友似的相知太深,反而无法结为夫妻,王稚登定居苏州后,马湘兰每隔一段时日,总要到姑苏住上几天,与王稚登畅叙心曲,却始终没有发展到嫁娶那一步。不知情的人都不理解他们那种特殊关系,只当他们兄妹之类的亲戚,许多人还把马湘兰误认为姑苏人氏。

岁月便在这种清淡如水的交往中流逝着,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三十余年。这三十年的日子,马湘兰除了偶尔去姑苏作客外,便是这样度过的“时时对萧竹,夜夜集诗篇,深闺无个事,终日望归船。”年岁渐老,华颜日衰,门上宾客也愈来愈少,天天陪伴着马湘兰的是落寞和凄怆,正如她的一阕“鹊桥仙”词所记。

油残灯将熄

就这样,马湘兰为王稚登付出了一生的真情,自己却象一朵幽兰,暗自饮泣,暗自吐芳。王稚登七十寿诞时,马湘兰抱病赶到姑苏,为他举办了隆重的祝寿宴会,宴会上,她重亮歌喉,为相恋三十余年的王郎高歌一曲,王稚登听得老泪纵横。后来,他有过这样的描述:“四座填满,歌舞达旦。残脂剩粉,香溢锦帆,自夫差以来所未有。吴儿啧啧夸盛事,倾动一时。”在姑苏盘桓了两个月后,马湘兰返回金陵,已是心力交瘁,油残灯将熄。不久的一个午后,已有预感的马湘兰,仔细地沐浴更衣,然后端坐在“幽兰馆”的客厅中,悄悄地走完了她五十七岁的人生,临终前,她命仆人在她座椅四周,摆满了含幽吐芳的兰花。当死讯传到王稚登那里,他悲痛之余,挥笔写下挽诗:“歌舞当年第一流,姓名赢得满青楼,多情未了身先死,化作芙蓉也并头”。

马湘兰:红颜总为知己累

烟花金陵城,烂漫秦淮河,此时正是春光明媚,草长莺飞,作为秦淮八艳之首的马湘兰坐在兰花盛开,暗香浮动的幽兰馆中却是眉头愁结,满怀伤感,想想自己因清高而不想和那些浊吏贪官同流合污招来祸事,虽然不后悔,但却因自己身为弱质女子无所依靠而伤心。

正当马湘兰感伤自己的身世又对此刻的困境无计可施的时候,一位翩翩儒生信不而至,马湘兰一时惶惑赶忙起身相迎,她惶惑的是如今幽兰馆被官兵包围,她被限期搬离,此人是如何进来,又为何而来?虽然她马湘兰声名远噪,倾慕之人无数,但此时那些平时阿谀奉承,甜言蜜语的人避之唯恐不及,这个人此时而来到底是敌是友,是来帮助自己,还是来威逼利诱?

马湘兰犹疑不定,扶梯探望的丫鬟却欣喜来报说外面围困的官兵都已撤离。马湘兰这才看清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早已言谈相合的故人,大名鼎鼎的吴中文坛领袖文征明的弟子王稚登。

原来王稚登远在京城却因马湘兰有难而匆匆赶来,不但借助自己的名声势力帮马湘兰解了困境,还亲自赶来报喜讯并安抚佳人。一直以来马湘兰都自恃坚强,虽然万千伤心,却始终没有流下一滴眼泪,此时此刻面对着王稚登,马湘兰再也抑制不住,默默地流下泪来。王稚登绕身到马湘兰身旁,递过一方娟帕,说:“小姐不畏强势,让人钦佩,今日大难得脱,怎么反而落泪了?”

马湘兰接过娟帕轻轻拭泪,反而由默默流泪变为轻生啜泣,她仰面对王稚登说:“我身为一弱质女子,又身处烟花之地,难免会受些非难。倒是先生一介名士,却为我这样的女子出头,怕会累了先生名声。”

王稚登大为感动,心想如此女子在深受磨难之时仍不忘为自己着想,真是心思缜密,善解人意啊!王稚登心中感慨,脱口而出说道:“举目天下无阿瞒,谁人肯来赎文姬?”

听闻此言,马湘兰更是思绪万千,她当然知道曹操重金向匈奴赎回蔡文姬的故事,也更知道蔡文姬是博学多才的女文学家,曹操重金赎她乃是看重她的才学。王稚登将自己比做蔡文姬,而不是轻看为一个青楼女子,而她自己也是自恃才学,并不以自己身在青楼而自轻自贱。王稚登的比喻不仅仅是表达了对她的倾慕,更是对她的认可和懂得。

所谓“万人宠不如一人懂”,对于马湘兰这种追求内心精神世界的才女来说,那些为她散尽千金的富贾巨商,官宦子弟,都不及王稚登的一句“懂得”,她为了他的这句话倾情付出了三十年。

但是王稚登就是王稚登,他是名声赫赫的文坛领袖,他在苏州有他的家庭和家族,他是儒生是名士,他可以流连于烟花柳巷,邀约佳人,他可以做她们的扶危济困人,灵魂知音者,但唯独不可能与她们婚姻嫁娶,共度一生,哪怕是纳为姬妾,也是礼法不容,家族不容的事。

好在马湘兰并不在乎,我要的是你的心,不是你的人,只要你我心意相通,又何必朝暮相守。因此,为王稚登闭门绝客的马湘兰虽然也会感到寂寞寥寥,但是因为和王稚登的鸿雁往来,畅叙心绪,诗词唱和,马湘兰总是在落寞中坚守着一份执着和希望,她始终觉得王稚登是他唯一该等的人,哪怕是地老天荒,沧海桑田。

都说爱情是女人最好的化妆品,幽兰馆中年年兰花盛开,暗香幽幽,五十六岁的马湘兰因心怀一份情依然容貌妍丽,风姿绰约,对爱的那种坚持和坚信足以对抗岁月风霜的侵蚀。马湘兰买下一条大船,邀请了秦淮河畔所有知名的艺妓,自己盛装出行,只为了亲自登台为王稚登七十大寿献艺,只为了自己唯一一次可以名正言顺的进入王稚登的家门。她重展歌喉,激情起舞,“宴饮三月,通宵达旦”,已经五十六岁的马湘兰全然不顾自己的体力不支,她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来释放积压在心中三十年的爱意。

她独自坐在大船的后台卸妆,看着自己不再年轻的容貌黯然神伤,等她再抬起头,眼前的菱花镜里出现了一张白发苍苍,老态龙钟却似曾相识的脸,是他吗?是那个气宇轩昂翩翩潇洒的他吗?是那个懂得自己怜惜自己的他吗?驻容以俟悦己,转眼只剩沧桑,马湘兰望着眼前这位垂暮老人,不仅悲从中来,伸手想要去搀扶他,谁知他谢身一欠,退后一步,然后轻轻地说:“卿三少若夏姬,惜余不能为屈巫耳。”言罢,返身离去。

夏姬?他竟然说她是妖淫成性,祸乱诸国的夏姬,而且声言自己不是屈巫,不可能成为她的裙下之臣。那么蔡文姬呢?这就是他的“懂得”吗?!

马湘兰回到幽兰馆,一病不起,身体的病可以药医,心死却不可回生,马湘兰的心已被王稚登的话杀死了,那份对爱的执着和坚守也随之灰飞烟灭,唯一的支撑已然轰塌,她再也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

同样是一个春光迤逦的时节,马湘兰强撑着沐浴盛装,以礼佛打坐的形式香消玉殒,而她的身边围绕着侍女精心挑选摆放的兰花。

马湘兰冠居秦淮八艳之首,不是因为美貌,而是因为才学,更是因为她对爱的那份执着和坚守。在对王稚登倾心的三十年中,马湘兰身边并不缺少追求爱慕者,她之所以一见倾心三十年,不过是因为王稚登的那句“举目天下无阿瞒,谁人肯来赎文姬”,不过是因为这句话暗含着他对她的“懂得”,她是他的红颜,她是他的知己,她的倾情付出,只是因为他把她当做红颜知己。

她冰雪聪明,熟读历史,精通诗词,画作一流,她是才女,她什么都“懂得”,她懂得男女之间最重要的就是彼此“懂得”,但是她唯一不懂的是爱人可以相守,知己只能相知,懂得彼此只能灵魂相通,红颜知己只是诗意的暧昧。“懂得”却不能有任何的给予,甚至连一个承诺都不能,红颜一生就这样为“懂得”所累,为知己所伤。(鬼大爷www.guidaye.com)

马湘兰:为侬痴守一生的奇女子

一叶幽兰一箭花,孤单谁惜在天涯?

自从写入银笺裡,不怕风寒雨又斜。

这是哪位才女在幽寂感歎,向心中的白马王子隐约表达以身相许的心意呢?可能很多女人都有过暗恋的经历,柳暗花明过后将会是新的开始,传统与现代的爱情观大同小异。但又有哪位女子能够为这份暗恋坚守一生呢?回顾女史,并不见几人峰迴路转。但秦淮名妓马湘兰却为了这首七言绝句,付出了一生的真情,用一生的时间去痴情坚守。她正如一朵清幽空灵的兰花,正向我们走来。  

马湘兰画像

这首七言绝句出自马湘兰赠送王稺登的一叶兰图,这是他们初见时不久马湘兰发自内心的题诗。当时的马湘兰已经名冠秦淮河畔,虽然长得不是很出众,但是她秉性灵秀,能诗善舞,尤擅画兰竹,故有“湘兰”著称。马湘兰心眼也比较好使,经常接济贫穷落魄的书生,给予资助和鼓励。大度的胸襟注定了她豪放的个性,金钱从她左手来右手去,历经沧桑仍不染纤尘,超凡脱俗异乎寻常,如同来自于尘世之外的精灵。

马湘兰的从艺生涯,与其他妓女的经历差不多,走入青楼也是身不由己。随著年龄的增长,知识的积累,才气的横溢的她,被人们习惯地称之为马湘兰,而她的本名马守贞,字玄儿,小字月娇,则很少人知道,更没有人去叫她四娘,因她在家排行第四。有道是烟花场所情空一场,能在这裡觅得真情甚是罕见。依马湘兰的秉性,那些浪荡公子哥自然不会放在心上,金钱的诱惑更是嗤之以鼻,她愿意和寒士交往,不求任何回报,甚至倾囊自助。为此,她曾遭到了很多的不解,一些豪门贵族的子弟无法靠近她,在背后议论说她傻,不食人间烟火。

《石兰竹图》弗利尔美术馆藏

然而,人都是有两面性的,那些寒士敬仰感激她,论到感情却敬而避之。其实这些人也没走进马湘兰的心裡,她需要的不是金钱和地位,更不是荣誉和威望,她要的是心动的感觉。爱情还需缘分,真爱的火花碰撞,并不是和谁都有感觉的,马湘兰一直未找到自己的白马王子,直到有一天她和王稺登相遇了,她才感觉到自己再怎麽超然于尘世,那也注定逃不过爱情。

曾经和朋友喝酒聊天时,记忆犹新她的一句话,“真爱的触摸,犹如触电的感觉,一直麻酥到脚后跟。”为了这句话,好长一段时间想想就笑,仔细回味还真是这麽回事,五脏六腑,奇经八脉,无不欢歌。可是马湘兰不同,一位暗吐芬芳的女子,又是如何麻酥到四肢百骸呢。我们不妨梦回秦淮河畔,来体会一下马湘兰与王稺登初见时的触电感觉吧。

王稺登出身于名门世家,少有文名,善书法,4岁能属对,6岁善书擘窠大字,10岁能作诗,长而骏发有盛名。王稺登曾拜名重当时的吴郡四才子之一的文征明为师,入“吴门派”。文征明逝后,王稺登振华后秀,重整旗鼓,主翰词之席三十馀年。嘉、隆、万曆年间,布衣、山人以诗名者有十数人,然声华显赫,稺登为最。他的书法真草隶篆皆能,人们争相收藏他的作品。后人称其为吴门派之后劲,也是吴门派末期的代表人物。然而,他初入官场不得志之时,幸亏名妓马湘兰的深情鼓励,可以说,没有马湘兰就没有王稺登。

《兰石图》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王稺登空有满腹才华,可是报国无门,游荡到京师,成为了大学士袁炜的宾客。后因袁炜得罪了宰辅徐阶,王稺登受连累而未能得到朝廷重用,逐渐放浪形骸起来。王稺登虽然放纵自己,但结交的朋友有很多,有“侠士”之称。有资料显示,他结交的名妓,不仅仅是马湘兰,还有薛素素等多位名妓。身处花红粉绿之中,他会在意马湘兰吗?

事实上,王稺登真的爱上了马湘兰。他们二人性格秉好都十分接近,初见时就感歎相见恨晚,饮酒作赋,作画题诗的好不自在。要知道王稺登的书法苍鬱雄畅,变化多端。而马湘兰下笔流畅,内在挺劲也不逊色啊。当王稺登提出向马湘兰求画时,马湘兰当即挥手为他画了一幅一叶兰,这种一叶兰图可是马湘兰最拿手的,也是他独创的一种画兰法,随即还题了一首七言绝句:一叶幽兰一箭花,孤单谁惜在天涯?自从写入银笺裡,不怕风寒雨又斜。

马湘兰即兴又画了一幅,也题了诗,句句情真意切。她已然表白了自己的心意,王稺登岂有看不懂她要以身相许的道理,只是恨自己一事无成,不想给马湘兰什麽承诺。于是假装没看懂,匆匆收下诗画,仍和马湘兰正常交往,但并未提起婚嫁之事。不久王稺登就荣升主词翰,他以为这下可算是有地位了,可以给马湘兰一个安稳的家了,立即给她写了一首诗,但马湘兰旧伤未愈,只以临别诗相赠。王稺登心灰意冷立志做好编史工作,这一干就是三十多年,受排挤期间也是马湘兰给与了很大的鼓励,岁月就是在这种清淡如水却有蕴藏这深情厚谊的交往中流逝著。

只是王稺登不知道,马湘兰在赠送他临别诗后,就悄然闭门谢客了,只为王稺登等待。在落寞和妻怆中,她依然淡忘不了对王稺登那份情,三十馀年的时间裡,她始终珍藏著那份美好而无奈的情感:“深院飘梧,高楼挂月,漫道双星践约,人间离合意难期。空对景,静占灵鹊,还想停梭,此时相晤,可把别想诉却,瑶阶独立目微吟,睹瘦影凉风吹著。”她象一朵有情难归的幽兰,只能暗自饮泣,独自吐芳。

王稺登七十寿诞时,马湘兰不辞辛苦,集资买船载歌妓数十人,前往苏州庆祝,一个五十七岁的女人,以这种置酒祝寿的方式简直是冠古绝今。马湘兰似乎要倾尽全力在表达爱恋。归后一病不起,强撑沐浴以礼佛端坐而逝。带著那份未了的情,静静地走完了她五十七岁的人生!

一个女人,能够默默地用一生去爱一个与自己并不能够常相守的男人,这种情感实在令人叹服,也令我们这些凡人崇拜。她如兰般圣洁的一生,就象一株空谷幽兰,虽吐芳于世,却又遗世独立。上海图书馆所藏《马湘兰手书致王百穀八札真迹》原信八通,裱成手卷,纵27.6公分,横1030.4公分。是卷为钱镜塘旧藏,手卷盒上有吴湖帆签题。自清代许乃普、许乃济到民国吴湖帆、潘伯鹰、张宗祥等名家题跋累累,纸色墨痕,动人心目。

八封信,字字发自肺腑,情真意长。从爱上王百穀那一刻起,湘兰“十年心事,竟不能控”,不觉令人动容移情。

昨 事 恼 懐 帖   

昨事恼怀,不可胜言,恨不能借北方朱旗星剑,摄提此恶,以雪忿耳。日来作何状,早已令童往马府奉候,有一帖一大翠,想入目矣。满拟口(字破损)日必过馆中,不意又作空想。奈何奈何。十年心事,竟不能控,此别更不知相逢于何日也。自做小袋一件、绉纱汗巾一方、小翠二枝、火燻一隻、酱菜一盒奉上。又乌金扣十付,致夫人。又兰花一卷,匆匆不堪,俟便再从容图一卷寄上。不尽之情,惟君亮之亮之。途中酷暑,千万保重,以慰鄙怀。临行不得一面,令人怅然。不知能同此念否。至吴中千万凋图书寄我,幸毋相忘。至嘱至嘱。玉体千万调摄,毋为应酬之劳致伤元神也。玄儿叩首拜複。百穀二郎亲目。早有柬致足下,幸查明複我,千万千万。

淮 游 吴 中 帖 

客岁拟今春淮游吴中,以遂夙愿,不意竟为势阻,不克舒遂鄙怀,奈何奈何。屡辱手教,远遗垂惠賟贶,令人感刻肝腑。蒲柳之材,喝能当此,深谢深谢。第此缘未识何日方酬也。捧读手书,恨不能插翅与君一面,其如心迹相违,徒托诸空言而已。良宵夜月,不审何日方得倾倒,令人念甚念甚。即欲买舸过君斋中,把酒论心,欢娱灯下,奈暑甚,难以动履,又不能遂此衷。薄命如此,恐终不能如愿也。言及于此,心甚凄然。王郎曾垂怜一二否。适因家事,匆匆不及细陈。中秋前后,纵风雨虎狼,亦不能阻我吴中之兴也。君当留神,何如。冗中执笔,草草数语附複,殊不尽言。天暑,千万珍调,毋致伤元神,至嘱至嘱。临书不胜凄咽,惟心照。百穀二哥亲拆。端阳月十四日卯时马玄儿端肃拜。[钤“马印月娇”白文方印]

外寄西洋夏布直一袋、熟罗汗巾香袋一枚。伴缄又具古镜一面、紫铜锁一把、领一根、香茶二封,幸检入奉尊夫人。

大 房 被 害 帖   

久疏问候,情殊歉然,相爱如君,定能心照之也。吴中之约屡失,因有所绊。前从者回,曾具书内,想亦知之矣。昨者,大房被害,馀波及之,迄今鬱鬱于怀,恨不得与故人一倾诉耳。奈何奈何。金春元在京甚为贱子不平之怒。吾兄闻此,亦为贱子怜之否。兹因绍玉居士之便,郊外归馆,灯下作此奉候,匆匆不及细陈。遥想丰神,望之如渴,心事万种,笔不能尽,谅罗居士口详之也。会晤无期,临书凄咽,惟心照。登哥亲目。仲春廿四日灯下玄妹具启。[钤“马印月娇”白文方印]

自製五彩大领一根寄夫人,乞笑留。喜鹊报冤一册寄上奉看。左冲。

蕙  兰  帖 

屡承垂怜,使贱子感刻肝腑,没世不能忘也。昨勉强赴朱老八,酌致天明方回,妹之怀抱颇不加(佳),不胜其劳,朝来遂尔成疾。奈何奈何。早幕中辱兰花之惠,兼聆文翰,如睹玉语,午馀乞降玉一话今夕,万不获已之事,俟面控诉。文驾明日是必不可发行,既垂怜如此,岂不缓二三日,千万千万。馀愫惟面悉。百谷二哥亲目。薄命妹马月娇力疾拜。[钤“月娇”朱文方印]

梦江事今日曾定否。慎。

苦  雨  帖    

苦雨无端,谅旌旆不果东还也。来晨过馆,一叙何如。尊扇少顷完上,馀不尽。即日娇妹书複百谷长兄侍史。 白溪兄乞为致意。

玉  诺  帖    

朝托缆溪兄来複,恳鼎力而玉诺无辞,此心感激,何可言喻。但千钧之担,皆赖于君,小有不妥,则命不可保,望君终始周旋。迫切之至,欲语複塞。诸惟心照不尽。百谷二哥亲目。即日马月娇端肃具。[钤“湘兰”朱文方印]

握 手 论 心 帖   

昨与足下握手论心,至于梦寐中聚感,且不能连袂倾倒,托诸肝膈而已。连日伏枕,惟君是念,想能心亮也。贱恙已渐愈矣。望再缓三二日,当与足下尽控鄙衷也。力疾草草複。宴罢千万降步一面,顒望顒望。心绪如织,不及细陈,惟心照。二哥学士知己。娇妹力疾拜。

文   架   帖

文驾此来,满拟倾倒心事,以酬千金之意。不意命蹇多乖,遂致大病伏枕,惟泪沾沾下也。闻明日必欲渡江,妹亦闻之必碎,又未知会晤于何日也。具言及此,悲怆万状。倘果不遗,再望停舆数日,则鄙衷亦能尽其万一也。病中草草,不尽欲言。惟心心亮。今日千万过我一面,庶不负虚待。专俟专俟。二兄至契亲目。病妹玄儿伏枕具上。

外青帨一方、鸳鸯袋一枚、香袋一枚、牙杖一对、粗扇一柄奉用。又月下白绫一端奉令政夫人。

吴湖帆题跋之一

据这八札《昨事恼怀帖》、《准游吴中帖》、《大房被害帖》、《惠兰帖上》、《苦雨帖》、《玉诺帖》、《握手论心帖》、《文驾帖》可以看出,像湘兰这样的名妓,她的才华,她的魅力,激起的不仅仅是浪漫的风情,她也无意中激发了女性的文明潜能,影响了明清之际才女文化的兴盛。

这件秘行的绝品大概是存世的唯一一件湘兰书法真迹,可以视做评泊鉴定湘兰书画真赝的标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马湘兰
本文地址:https://www.guidaye.com/minsu/lishi/42857.html
上一篇:蔺相如是哪里人,蔺相如是男的还是女的    下一篇:董小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