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华民俗 > 历史趣闻 >

魏忠贤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鬼大爷 发表时间:2017-03-15

魏忠贤万历时入宫为宦官,后乃复姓,赐名忠贤。熹宗即位,升为司礼秉笔太监兼提督,是中国古今明朝第一宦官。他排斥异己,广结党羽,致有“五虎”、“十狗”、“十孩儿”、“四十孙”之称。势倾天下,一些攀附他权贵的人拜呼他为“九千岁”,1627年崇祯帝朱由检登位以后,遭到弹劾,被流放凤阳,在途中畏罪自杀。那么你想更加深入的了解这位魏忠贤吗?

魏忠贤简介——中国古今明朝第一宦官

魏忠贤简介——中国古今明朝第一宦官

魏忠贤人物简介

魏忠贤(1568年~1627年),原名李进忠。中国明朝末期宦官。北直隶肃宁(今属河北)人。出身于市井无赖,后为赌债所逼遂自阉入宫做太监,在宫中结交太子宫太监王安,得其佑庇。后又结识皇长孙朱由校奶妈客氏,与之对食。对皇长孙,则极尽谄媚事,引诱其宴游,甚得其欢心。泰昌元年(公元1620年),朱由校即位,是为熹宗。魏升为司礼秉笔太监。

明熹宗是个“木匠天才”,喜欢刀锯斧凿油漆的工作,“朝夕营造”,“每营造得意,即膳饮可忘,寒暑罔觉”。他曾亲自在庭院中造了一座小宫殿,形式仿乾清宫,高不过三四尺,却曲折微妙,巧夺天工。魏忠贤总是乘他做木工做得全神贯注之时,拿重要的奏章去请他批阅,熹宗随口说:“朕已悉矣!汝辈好为之”。魏忠贤逐渐专擅朝政。

时东林党人士吏部尚书赵南星,在朝廷中排斥反对派,于是非东林派愤而结交魏忠贤。1624年,魏忠贤遭到杨涟的弹劾,但幸免于难,于是开始大规模迫害镇压东林党人士,天启五年(1625年)魏忠贤借熊廷弼事件,诬陷东林党的左光斗、杨涟、周起元、周顺昌、缪昌期等人有贪赃之罪,大肆搜捕东林党人。天启六年,魏忠贤又杀害了高攀龙、周宗建、黄尊素、李应升等人,东林书院被全部拆毁,讲学亦告中止。至此,东林党被阉党势力彻底消灭,时东林“纍纍相接,骈首就诛”。

魏忠贤与皇帝乳母客氏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极受宠信,被封为“九千岁”,自己也在民间养了不少“义子”,如什么“五虎”、“五狗”、“十亥”、“四十孙”等。在其全盛时期,各地官吏阿谀奉承,纷纷为他设立生祠。1627年崇祯帝朱由检登位以后,遭到弹劾,被流放凤阳,在途中畏罪自杀。

关于魏忠贤电视剧讲解

中国古代的官僚体系中,宦官是最让人看不起的,也是最让人捉摸不透的一个群体。他们虽然很少进入正史,但是有时候却能权倾朝野,一手遮天,甚至连高高在上的皇帝有时候也不得不听从他们的摆布。

电视上的魏忠贤

明末大太监魏忠贤便是其中最臭名昭著的一位。魏忠贤的都恶名之大让几百年后的当代人都很多时候都把他当做大恶人被搬上荧幕。

像电影《英雄》中,就有一个叫魏进忠的恶人,据说魏忠贤的原名便是魏进忠,电影里面讲述了魏进忠从小便是个小混混,因为与人赌钱欠下债务,为了躲债只好自宫当太监。不过这魏进忠很有心思,很会揣摩主子的心思,专门投其所好,因此很快得到宫里人的赏识,很快就成为太监总管。

他看到皇帝昏庸无能,朝廷黑暗,借机用东厂和锦衣卫等特务机关,大肆迫害忠良贤臣,造成很多冤狱,弄得朝廷上下乌烟瘴气,怨声载道,而且他还将那些巴结他的,给他贿赂的人都升了大官,这些人都是贪官污吏,他们当了官之后,便大肆搜刮民脂民膏,百姓深受其害,苦不堪言,纷纷暗地里诅咒魏进忠。

魏进忠是个不学无术的无赖,他为了表示自己的所谓的忠心,还把自己的名字从魏进忠改为魏忠贤,讨得皇帝的信任,还胁迫皇帝封他为“九千岁”,因为皇帝号称万岁,所以他就是要让世人知道他只比皇帝少一千岁,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简直是权倾朝野,一手遮天,他甚至连皇后都不放在眼里,受到民间百姓和朝廷上的正直官员的痛恨,可以说是千夫所指,祸国殃民。(鬼大爷www.guidaye.com)

魏忠贤是哪个皇帝的宦官

历史书籍或者剧集中常常出现这么一句:阉党误国,出演宦官的角色多是白脸无须、一脸奸诈,这些宦官也常是媚上欺下、心狠手辣之辈。《新龙门客栈》里面的东厂督公曹少钦,以及《笑傲江湖》中的东厂厂公,都是这样一类货色,这源于历史上自汉末十常侍,而到明末宦官留下的极其恶劣的名声。

但是,宦官这一特殊的人群,是历史发展中出现的特殊的产物,真正历史上的宦官也并非脸谱式千篇一律的白脸奸角。唐玄宗时辅助朝政的高力士被称为“千古贤宦第一人”,明成祖时期的三宝太监郑和以一残躯而名扬万国,而一位身负骂名数百年,常引起极大争论的,便是“九千九百岁”的魏忠贤。

魏忠贤少时没有什么才干,混迹街头,常与他人赌博输钱,人近中年后自行阉割,改名参加宫内宦官选拔,于万历中期被选入宫中。明廷宦官选拔极其严格,自明宣宗起征学士为宦官讲学后,识文断字已经成为宦官的基本技能,而魏忠贤却少时贫寒根本不识字,可知他刚入宫时是多么困窘的境地。

内廷之中心计争斗往往十分激烈,不是狡黠聪警之人,根本没法生存,更遑论步入高位。魏忠贤却很有远见,聪敏机灵,极其善于结交贵人。先巴结到太监孙暹,进入掌管内廷布匹物资的甲字库,后又得到魏朝的赏识,得以结交司礼秉笔太监王安。“形质丰伟,言辞佞利”,长得不错又很会讲话,颇有远见地,牢牢吸引住当时还是皇长孙朱由校乳母的客氏,两人结为对食,关系越来越亲密。自此,魏忠贤完成原始资本的积累,为日后飞黄腾达打下坚实的基础。

随后明熹宗朱由校即位,大肆封赏其东宫旧人,魏忠贤得此而升任司礼监秉笔太监,并兼提督宝和三店。魏忠贤不识字但能博闻强记,又擅于揣测皇上心意,因此很得朱由校的信任,处心积略在宫内营结其他太监,后又设计除掉了王安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势力。

自明神宗多年怠政起,朝廷形成各方势力相互攻讦,肆意排挤,是为党争。而以顾宪成为首组织起的东林朋党“以危言激论相尚”,并且打着清谈廉政的名号,吸引了大量的士人依附,成为了明末一个相当具有争议的隐形组织。

而这些东林志士常常不顾场合和现实情况,对朝政做出激烈的讽刺,甚至攻击内廷之事,可见其熊胆极大。天启二年,初夏下起冰雹,东林党人周宗建上书说冰雹下的不合时宜,将此诬赖为魏忠贤的谗言和邪恶造成的,随后还有一批党徒附和。这些毫无说服力的理由,朱由校当然不会轻信,这些清谈之士暴露出极其幼稚的政治观,也让朱由校毫不犹豫的更加排斥不重用他们。

魏忠贤因此意识到外廷的重要,逐渐在私下培植个人势力,凭借朱由校的宠信和权威,在一些官职上安排植入自己的亲信之人,打压与其对抗的官员。在打压王文直之时,撤换违背其意的执掌镇抚司刘乔,引起东林党众的全面反击。

御史李应升就内廷操练士兵的事进谏,给事中霍守典因魏忠贤乞求祠堂匾额而进谏,御史刘廷佐以魏忠贤滥加荫封进谏,全部都被魏忠贤矫旨捉拿,此举引起拥戴熹宗即位有功的副都御史杨涟的极大愤怒,上书弹劾魏忠贤二十四宗罪。

魏忠贤慌不择路,向时任礼部尚书的东林元老韩爌哭诉请求调解,韩爌不答应后,只能向朱由校求救,在客氏和王体乾的维护下才得以幸免。由此可见,魏忠贤并非一手遮天,敢擅权处置的不过是一些低级别的言官,而当真正引起高官的反感,魏忠贤的处境也是相当危险。

这从另一个方面也可以看到,官员上达天听之路并未堵塞,朱由校虽在内廷摆弄木匠之活,却实时掌控着外廷的动向,稍有风吹草动都能立即获知。

此事过后,满朝文武都看出朱由校对其信任有加,不可轻易撼动魏忠贤在其心中地位。魏忠贤则异常恼怒,随后更加肆意营党结私,展开对东林党的全面反攻。朱由校也乐于利用魏忠贤打压东林党众,平衡朝中势力。

从天启二年直至天启七年,魏忠贤将东林党众几乎全部排挤出朝廷,肆意安插自己的亲近之人。对朝臣和百姓都采取高压的措施,四处流民起兵但都很快被平灭,辽东战事相久持平,与荷兰两次在澎湖交战都取得胜利,不得不说魏忠贤且具有一定的军国政治手腕。

但是明末朝纲崩塌,党争纷扰,东林党众所提倡的廉正奉公,振兴吏治,开放言路,革除朝野积弊,反对权贵贪纵枉法也不过是面子工程,在庙堂之高尚且无人真正关心民间疾苦,处江湖之远反而清谈廉政爱民,处处阻碍朝政。无论是哪一方势力,都未能真正想办法解决,明末最为关键的百姓生存问题,无非都是维持势力均衡,太平即可。

魏忠贤获得朱由校全心信任之后,更加嚣张跋扈,肆意封赏亲近之人。满朝文武巴结认作干爹,出行带刀锦衣卫开路,士大夫行五拜三叩头礼,口呼九千九百岁爷爷。更为过分的是,魏忠贤竟然派其侄子魏良卿代天子供祭南北郊社,祭祀太庙,朱由校竟昏聩而至如此!天下之人都觉得皇权已经旁落,而当任何权臣影响到皇帝的权威并引起大众的猜疑时,那么他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天启七年八月,明熹宗驾崩,信王朱由检即位,是为明思宗,时年十六岁。朱由检还是信王的时候,就表露出对魏忠贤等的厌恶,刚一即位,杨所修等官员攻击阉党“五虎”之首崔呈秀,来试探皇帝心思,朝堂之上也都议论纷纷。

朱由检虽然尚未发作,可满堂文武心知肚明,于是由一贡生弹劾魏忠贤十宗罪:一并帝,二蔑后,三弄兵,四无二祖列宗,五剋削藩封,六无圣,七滥爵,八掩边攻,九朘民,十通关节。仔细研读这十条罪证,我们会感觉到魏忠贤并没有后世史者描述的穷凶极恶、罪大恶极。

朱由检最不能忍的其实就是第一、二条,这点也是他诛杀魏忠贤的主要原因。魏忠贤“九千岁”的势头意味着皇权的旁落,而初登极位者最关心的事情便是集中权力,树立权威。第三条纯属牵强附会,魏忠贤劝明熹宗在宫中操练会武功的宦官,是为保护熹宗,毕竟那时党争严重,形势颇为恶劣。倘若魏忠贤有心起事,在崇祯开始准备动他时,就不会束手就擒,更不可能畏罪自杀。

第五、七、九、十条,试问明末,除了少数极其清廉、像海瑞那般偏执狂的官员,谁没有做过?就连袁崇焕也替魏忠贤上书替其建立生祠。魏忠贤被弹劾之后,不足三月,朱由检将其发配至凤阳守陵,后来又下令捉拿魏忠贤时,他畏罪自杀。

魏忠贤等阉宦之害不可不大,只是这一切,都是在“木匠皇帝”的授权和指示下才发生的,而对于这样一个无道昏君,《明史》还记述其“帝性机巧”,魏忠贤就是在权势最耀之时,也未能真正掌控朝廷,不然朱由检何以一继位,就有杨所修等人可用。魏忠贤数百年的骂名,绝大多数是替明熹宗背了锅而已。

明熹宗朱由校画像

朱由检诛尽魏忠贤一众党羽,通过这样的雷霆手段向朝堂百官展示了皇权所在,也展现这个少年天子不同常人的城府和意志,为其后来主政十七年打下了稳定的基础。朱由检继位后,立即重用天启年间被打压下去的东林党,而此时的他们,却不再是天启初年正直廉洁的官员了。

明熹宗在病危之时谕示“魏忠贤、王体乾忠贞可计议大事”,这些话就是说给其弟朱由检听的。熹宗让崇祯好好用魏,这个用是利用,利用他平衡内外朝势力,熹宗认为他的弟弟有尧舜之能,再加上魏忠贤的用处就可以使国家走的更好。崇祯一开始不信,后来才意识到平衡的打破,却又没能找到更到的御下之术,只能信赖更多的宦官。可这些宦官既没有魏的胆识能耐,在朱由检手下也不可能得到那么大的权力,所以根本成不了气候。

由此可见,宦官之祸非在于宦官本身,而在于君臣之间。明朝多年积攒下来的弊端矛盾在崇祯朝全面爆发,大明已经完全承担不起任何的折腾了。

魏忠贤害政,坏不在魏忠贤这个人,而在于政治结构的失衡,任何一个有野心的官员,掌握巨大的权力后都会害政。熹宗在位时,魏忠贤的行为都得到了皇帝的默许,被官员弹劾时他也非常害怕,朱由检登基之初,要其死,他同样也没有反抗。说明皇权是仍然牢牢掌握在皇上手中,另一个角度可以看出魏对皇上的忠诚,对于皇权的维护。

魏不能因此说能力显著,功高盖世,只能说是一张双刃剑,皇帝能用好,可以平衡内外廷,若用不好,也难保魏最后利欲攻心,作出对国家更不利的事情。

东林党空谈误国,这个空谈就是总想一些不切合实际的事情,和远大崇高的圣人思想,而真正到实际问题上来,全部都变了样。真正的政治问题需要一定特殊手段,而这些特殊手段的施压者只有魏忠贤等愿意去做,这最后却成了为其组织的罪名。

东林党争之祸更严重的是在于结党营私,排挤不是自己阵营的官员。当这样的一批人多聚集在一起,虽然口头上是为国为公,实际问题上却是个人利益为大。常言读史论今,现代社会上也会有很多这样的人,站在自己的角度肆意攻击别人,却常常自诩为了集体利益,以一点瑕疵而掩饰别人所有的优点,危害极其之大。

崇祯在京师攻破危难之时,敲钟百官不应,城门都被封锁,四处求援官员却紧闭大门不纳,此时崇祯内心肯定十分崩溃且愤怒不已。后来于煤山自缢前写在满朝文武皆可杀之类的遗言,不知他那时是否真的像某些谣言所传,觉得“忠贤若在,事不至此”呢?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魏忠贤
本文地址:https://www.guidaye.com/minsu/lishi/42814.html
上一篇:袁崇焕    下一篇:陈圆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