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华民俗 > 历史趣闻 >

左良玉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鬼大爷 发表时间:2017-03-15

左良玉是明末山东临清人,明朝末年将领。他幼年时父母双亡,由其叔抚养带大。他身材高大魁梧,力大过人,成年后被乡亲们称为“红脸大汉”。左良玉身为青年军官,本来无心哗变,但部下纷纷参与兵变,他本人没有加以阻止。且他袒护东林党人,且怀有个人野心,于弘光元年(1645年)三月二十三日从武昌起兵,以清君侧为名,进军南京。那么你想更加深入的了解这位左良玉吗?

左良玉——明朝末年著名军事将领

左良玉——明朝末年著名军事将领

左良玉人物简介

左良玉,幼年时父母双亡,由其叔抚养带大。他身材高大魁梧,力大过人,成年后被乡亲们称为“红脸大汉”。左良玉没有上过学,但自幼习练武艺,尤其擅长拉弓射箭,左右开弓的技艺十分娴熟。成人后,左良玉从军,到山海关外的辽东明军部队服役。由于他勇敢过人,颇有谋略,很快就被提拔为军官,二十几岁就被提拔为辽东车右营游击,后因功被加授都司衔,驻防在宁远卫。

明崇祯元年(1628年)七月二十五日,宁远卫发生兵变,年轻的将领左良玉因为对时局审视不清,也加入到兵变的行列。兵变的原因是宁远卫的十三营官兵因朝廷拖欠饷银和反对辽东通判张世荣等文官歧视军人,哗变首先从援助辽东的四川、湖广军队开始,迅速扩散开来,打伤并捆绑了在宁远办公的辽东巡抚毕自肃等人。当时驻守宁远总计有十四营官兵,只有祖大寿一营没有参与兵变。

左良玉身为青年军官,本来无心哗变,但部下纷纷参与兵变,他本人没有加以阻止。这年八月上旬,新任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蓟辽督师袁崇焕回到宁远,他迅速平息兵变,处置相关责任人,经过甄别,将纵容兵变的中军吴国琦斩首,左良玉遭到撤职处分。

左良玉被撤职后,仍在宁远卫城中居住,属于待分配工作的境地。不久,袁崇焕怒火平息,对兵变参与军官不再深究,左良玉也得以复职。这次,左良玉选择离开宁远卫,到游击将军曹文诏麾下任职。崇祯二年(1629年)冬,左良玉跟随曹文诏援救京师之危,在玉田、丰润等四城的战斗中作战有功。崇祯四年(1631年)七月,皇太极率军进攻大凌河城,祖大寿被围,皇帝命昌平督治侍郎侯恂派部队增援,当时总兵尤世威正奉命率部看护皇家陵寝,一时脱不开身,遂推荐左良玉代替自己率兵驰援大凌河。战后,侯恂推荐左良玉为副将,自此铭记知遇之恩。左良玉被调往镇压农民军的前线。

左良玉兵变大败张献忠,死于“清君侧”

左良玉(?-1645),临清人,明末大将。孔尚任在其作品《桃花扇》中对这个人物进行了大量描写,有《抚兵》《投辕》《哭主》《草檄》《截矶》,共计五出。左良玉之所以出现在文学作品中,是因为他的一生颇具故事性。

左良玉从小就是孤儿,被叔父养大,连母亲的姓氏都不知道。许州兵变时,左良玉的家人又全部被杀,只有一子左梦庚跟在身边。遭遇如此大劫后,左良玉逐渐发达,初在辽东与清军作战,后又在镇压农民军的战争中,不断扩大部队,成为一代枭雄。

左良玉.jpg

恢复官职  受到赏识

左良玉身材高大、面色赤红。他目不识丁,但足智多谋,作战勇敢,并有一绝技:左右开弓。

左良玉初任辽东车右营都司。崇祯元年(1628年),宁远卫发生兵变,巡抚毕自肃自杀,左良玉也因此丢了官职。

两年后,也就是崇祯三年(1630年),左良玉恢复官职,跟随游击将军曹文诏支援玉田、丰润,与清军在洪桥、大堑山、遵化等地大战。战后获得增秩的赏赐,成为昌平督治侍郎侯恂麾下。

侯恂是左良玉的命中贵人。崇祯四年(1631年)七月,因先前高第尽撤宁锦防线,右屯、大凌河等城被毁。在进行重新修筑时,清军却突然来围攻。总兵官尤世威因护守皇陵不能去,左良玉勇敢善战,侯恂对他十分赏识,便推举他做副将率兵前去。

崇祯五年(1632年),陕西的农民起义军攻入河南。朝廷慌了神,急忙命令左良玉率昌平军前往剿除。当进攻修武、清化的农民军闯入平阳时,朝廷诏令左良玉到山西去抵御。河南巡抚樊尚瞡认为让左良玉驻军泽州,扼守河南、山西间咽喉地段,还可作为四周的援兵。崇祯皇帝同意了。这时曹文诏率领陕西的军队,朝廷命令左良玉接受樊尚瞡的节制,与曹文诏齐心讨伐乱民,一旦有危急战事,那么陕西的兵力向东,河南的兵力向西,左良玉的军队则可从中截击。

一次次的战争中,左良玉都表现突出,这奠定了他一步步走向人生辉煌的基础。

崇祯六年(1633年),农民起义军的势力已经十分强大,兵力纵横在三晋、京城周围以及黄河以北的广大地区。明朝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正是由于左良玉和其他将领的军队牵制了农民起义军,所以,京城周围地区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没有受到农民起义军的侵扰。

许州兵变  惨遭灭门

为什么历代皇帝都惧怕将领势力太大,这叫功高震主啊。左良玉也是这样,有了战功,就有想法,拥兵自重,并且还要造反。

应天巡抚张国维曾经三次发布檄文,命令左良玉进入山中搜剿农民起义军,但势力强大、羽翼已丰的左良玉就是按兵不动。一个多月后,左良玉才向北去,这时农民起义军已掠夺够了,进入山中。农民起义军东下袭击六合,攻占天长,兵分几路占领瓜洲、仪真,打下盱眙。左良玉坚决不肯去救援,反让中州的士绅联名上书挽留自己。此时的左良玉,已经开始与皇帝叫板了。

朱由检虽然是一个昏君,没有治国才能,但他明白左良玉的意思,但大明朝已经日薄西山,朱由检根本无力改变左良玉的意志。

后来,大臣熊文灿到达安庆,兵部传令左良玉的部队归他统领。但左良玉根本不肯听他征调。

崇祯十一年(1638年)正月,左良玉与总兵陈洪范在郧西击败农民起义军。张献忠想借官府的名义袭击南阳,驻扎在南关。左良玉正好赶到,心中怀疑,就召张献忠前来,张献忠哪敢面见左良玉,说实话,这些农民起义军早被骁勇善战的左良玉打怕了,因此,张献忠逃跑了。左良玉策马而追,射了两箭,射中张献忠的肩膀,又挥刀猛砍,张献忠血流满面。他的部下及时援救才得免一死。张献忠逃到谷城,不多时,请求投降。

左良玉知道张献忠是假装投降,就竭力请求向张献忠的农民起义军进攻,但任凭左良玉怎么请战,熊文灿就是不允许。九月,熊文灿进攻郧阳、襄阳两地的农民起义军,斩获二千首级,这成了熊文灿炫耀的战功。十二月,河南巡抚常道立派左良玉到陕州。农民起义军趁卢氏守备空虚,逃往内乡、淅川两地。这个月,许州发生兵变,此时,左良玉的家眷就在许州,兵变中,左良玉一家被灭了门。幸亏,儿子左梦庚当时跟在左良玉身边,躲过一劫。

拥兵自重   加官晋爵

崇祯十三年(1640年),督军杨嗣昌推荐左良玉有“大将之才,兵亦可用”,拜为平贼将军。其后,左良玉在川陕交界的平利一带与张献忠遭遇,张献忠大败,其妻妾被捕。凭借此战功,左良玉因此获得太子少保之位。

杨嗣昌虽拜左良玉为平贼将军,但总觉得此人太傲,用不得。除督师约束左良玉外,又暗许贺人龙指日可取代左良玉之职,就在贺人龙跃跃欲试急于取代左良玉时,左良玉在玛瑙山与农民起义军交锋中,打败农民军,杨嗣昌对贺人龙说:任命之事后议。左良玉因此次战功,暂时保住了官职。

贺人龙因此怀恨在心,并将此事告诉左良玉。左良玉记恨在心,在川陕一战中,杨嗣昌命令左良玉堵截农民起义军,左良玉置之不理,致使农民起义军大胜。左良玉如此傲慢,本来就气性大的杨嗣昌一气之下汤水不进,竟然死了。崇祯十四年(1641年),左良玉被削职戴罪立功自赎。

崇祯十五年(1642年),侯恂为督师犒赏左良玉所属部下,左良玉与李自成会战于朱仙镇,在这次大战中,左良玉被李自成打败,退至襄阳。开封再战,吃过败仗的左良玉不敢迎战。李自成便命令农民起义军攻打襄阳,左良玉撤兵至武昌,向楚王要兵员、粮饷,均没得到补给,就掠夺武昌包括漕粮盐舶。到九江后拥兵二十万观望自保。后张献忠攻战武昌,朝廷严令出兵,他才出战打败立足未稳的张献忠,收复汉阳。待张献忠入蜀后,左良玉才又出兵收复武昌。

崇祯十七年(1644年)三月,朝廷下诏封左良玉为宁南伯,给他的儿子左梦庚平贼将军的大印,并许诺大功告成后就让他们世代把守武昌。

加官晋爵,左良玉有劲头了,就拟定了一份出兵计划。但是,他的奏疏交上后还没有得到朝廷的答复,就听说北京被李自成攻下。

左良玉拥戴福王继位后,晋升为侯,荫封他一个儿子为锦衣卫正千户。崇祯皇帝还没死,这里就开始加官晋爵了。不久,福王又加封左良玉为太子太傅。当时李自成在山海关战败了,左良玉利用这个时机收复了湖北西部的荆州、德安、承天。

左良玉在官场的起步得力于侯恂的推荐,而侯恂本是东林党人。后来左良玉下定了造反的决心,从汉口到蕲州,排列了二百多里长的军舰,浩浩荡荡地顺江东下了。几天后,早已病重的左良玉在一天夜里吐血后死了。这一年是清顺治二年(1645年)四月。(鬼大爷www.guidaye.com)

左良玉借粮为什么不打满清,打南明?

左良玉是当时南明最大的军事集团,按理说新建立的南明政权,怎么说也得由他来操纵吧!但最后的结果竟然是:新建的南明政权,却让江北四镇给操纵了。

皇帝是由江北四镇拥立出来的,政府高级官员的权力分配,也是江北四镇操纵下完成的。

左良玉做为当时最大的军事集团,竟然被排挤到帝国政府的边缘地位。虽然南京政府谁也不敢无视左良玉的利益,但中央政府内部,却显然没有一个完全看左良玉眼色行事的高级官员。

面对这种局面,左良玉自然希望改变。于是左良玉让黄澍入朝,公然挑战马士英的权力。在朝堂之上,黄澍向皇帝公布马士英的十大罪状,并且对马士英动起了手。黄澍敢这样做,因为他背后站着左良玉军事集团;左良玉之所以让黄澍如此做,无非是想使南京政府由自己来操纵。

如果马士英在这次事件中被打倒,那南明中央政府自然就会大举换成亲左良玉的人了。

但马士英却并没有因此被打倒。

因为皇帝没有响应黄澍去打击马士英;而且普遍朝臣也并没有追随黄澍大举围攻马士英。

左良玉军事集团派到南京政府的代表者,在南京政府只是一个孤零零的政治人物罢了。虽然他背后有左良玉的支持,可以肆无忌惮的打骂马士英,却显然没有在中央政府,取得任何人的响应与支持;既然如此,马士英的地位自然无可动摇了;既然如此,左良玉在中央政府内,自然无法取代江北四镇的影响力。

此时是两大军阀公然相争于中央政府之中;如果弘光皇帝想趁势削弱江北四镇对中央政府的控制,自然非常容易;因为此时有左良玉强大势力的支持。

但削弱江北四镇对中央政府影响力的后果呢?无非是让左良玉大举介入中央政府。江北四镇是由四个不相统率的小军阀构成,政府让这种军阀控制着,中央政府已没有什么自由可言;如果让左良玉那种强大的、统一的军阀全面介入中央政府,那中央政府此后更还有什么自由可言?

最终弘光皇帝仍然选择马士英、选择江北四镇。因为弘光皇帝明白自己的地位,如果他改投左良玉,并提高一心与马士英作对的黄澍地位,那局面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上帝也不敢保证;所以弘光皇帝决定继续保持原来的政治格局。

而普遍臣子,在这种关键时候也都不敢轻易出来乱站队;因为一旦改错了队,恐怕自己政治生命、甚至全家生命都会毁于一旦的。支持黄澍(背后的左良玉),自然可以打击依附江北四镇的马士英等人,问题是,这样引发的后果很可能是表面统一的南明政权,马上陷入左良玉、江北四镇公开决裂之中。所以黄澍对马士英的打击只是让人心大快,却显然没有一个人站出公然支持黄澍。

左良玉想在中央政府插一脚的企图失败了。

江北四镇、马士英所做的事;都可以打着中央政府的名义;从这层意义上,他们是处于挟天子令诸侯的优势之中。

左良玉大拥立皇帝之时迟疑了一步,于是就丧失了这种优势,但左良玉真正的优势在于他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

最终两派决裂了,于是在满清大军就要南下的背景下,他们开始了大火拼。

江北四镇、左良玉都疯了吗?显然不是的,他们都非常有理性。

左良玉东下,是因为如果不东下就得与满清直接冲突了(此时满清大军已到达了长江上游);他们面对满清一点打仗的胆子也没有,但与自己的友军打仗还有点信心。

江北四镇都回军与左良玉打仗,是因为他们真听马士英的命令、或是忠心弘光皇帝吗?显然也不是的,因为不回师南京城就得与满清军队直接冲突了(此时满清大军也到了江淮)。他们也同样是面对满清没有一点打仗的胆子,但与自己友军还有点信心。

左良玉要清君侧;江北四镇要保护南京中央政府;实际上都是为自己面对满清不战而逃找个好听的理由罢了。

他们之间之所以会公然火拼;只是因为他们认为满清有可能只会驻马长江边上。既然满清没有征服江南的意思,那面对江南这一块肥肉,左良玉、江北四镇自然都想往自己碗里多夹点;于是他们自然会为此大打出手了。

当然了,面对满清咄咄逼人的攻势;就是再傻的人也知道,幻想满清会驻马长江边,那纯粹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但这种幻想,永远也有市场。

早在满清在长城以北肆意膨胀之时,杨嗣昌为代表的人就幻想满清会驻马长城边上;就是在李自成进入北京城后,也依然认为满清不会大举率军逐鹿中原的;当满清已进入北京城后,史可法为代表的人,仍然幻想满清会驻马河北、甚至退回长城以北的;当满清已兵临长江边时,以左良玉为代表的人,产生满清会驻马长江边的幻想,实在一点也不奇怪了。

当然了,左良玉、江北四镇等人,也知道这种幻想太不切实际了。于是他们从一开始起就做好了两手准备,如果满清驻马长江边上,那他们打败自己的友军后,就可以在江南拥有最大的发言权了。

当然了,如果满清挥师南下的意图;那他们就马上投降满清,从而最大限度的保存自己军事集团的既得利益。

所以满清大军兵临长江际,左良玉与江北四镇都是放弃江北地区,大举南移并相互火拼。而一见满清挥师南下,却不约而同的投降了满清。

既然支撑弘光政权的军阀都投降了满清,那弘光政权还靠什么立足呢?

人们常说,假如崇祯皇帝到南京城,就能如何如之何;我以为这实在是把政治当童话去讲了。就是崇祯在南京城,面对左良玉对满清不战而逃的行为,他能阻止吗?就是崇祯在南京城,面对江北四镇对满清不战而逃的行为,他能阻止吗?显然是不能的!

既然如此,崇祯活着又能改变什么?

就算崇祯在南京城,面对左良玉、江北四镇大举投降满清的行为,他能阻止吗?显然也不是能的。

既然如此,崇祯在南京城又能改变什么呢?

崇祯到了南京城,最多是使我们看到的历史人物,会有所不同罢了。仅此而已!因为崇祯到了南京城,那小福王自然没有机会当皇帝了;因为崇祯到了南京城,那北京的高级官员都纷拥而下,史可法等人就无法成为历史的主角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左良玉
本文地址:https://www.guidaye.com/minsu/lishi/42805.html
上一篇:柳如是    下一篇:孙传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