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华民俗 > 历史趣闻 >

赵汝愚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鬼大爷 发表时间:2017-03-14

赵汝愚是南宋宗室名臣,宋代汉恭宪王元佐七世孙。宋代政治人物,宗室,宰相,死后追封为福王。 汝愚学务实用,常以 司马光、 范仲淹等自期。著有《忠定集》十五卷、《太祖实录举要》若干卷、《类宋朝诸臣奏议》三百卷等。那么你想更加深入的了解这位赵汝愚吗?

赵汝愚简介——南宋宗室名臣

赵汝愚简介——南宋宗室名臣

赵汝愚人物简介

赵汝愚(1140--1196),字子直,饶州余干人,宋代汉恭宪王元佐七世孙。卒于宋宁宗庆元二年。宋建炎(1117—1130),迁居崇德县洲钱(今桐乡市洲泉镇)。父应善,字彦远,性孝悌,工诗翰,官至江南西路兵马都监。早有大志。擢进士第一,签书宁国事节度判官。召试职馆,除秘书省正字。历迁集英殿修撰,帅福建。绍熙二年,[公元一一九一年]召为吏部尚书。迁知枢密院事,辞不拜。孝宗卒,适光宗疾,不能执丧。汝愚遣韩侂胄以内禅意请于宪圣太后,奉嘉王即皇帝位,即丧次命朱熹待制经筵,悉收召士君子之在外者进右丞相。侂胄忌之,诬以谋危社积,谪宁远军节度副使。至衡州,为守臣钱鍪所窘,暴卒。后追谥忠定。汝愚著有诗文十五卷,类宋朝诸臣奏议三百卷,及太宗实录举要若干卷,均《宋史本传》并传于世。著有《唐书遗录》、《幸庵见闻录》等。

汝愚少年勤学有大志,曾说:“大丈夫留得汗青一幅纸,始不负此生,”孝宗乾道二年(1166),考中进士第一(状元),授秘书省正字,迁著作郎,知信州、台州.改任江西转运判官,后入朝为吏部郎兼太子恃讲,迁秘书少监兼代给事中。淖熙八年(1181),代理吏部侍郎,兼太子右庶子。明年,以集英殿修撰出任福建军帅。后进直学士,出任四川制置使兼成都知府。时羌族四出骚扰,汝愚以计分散其势力,始相安多年。孝宗赞扬他有文武全才。光宗接位,进为敷文阁学士,知福州。绍熙(1983年版《辞源》作绍兴,误)二年(1191)。召为吏部尚书.四年,升知枢密院事。五年,太上皇孝宗病死,子光宗向与父不和,称病不执丧礼。于是两宫隔绝,大臣累奏不复,迁延多日,朝野忧虑,左丞相留正称病他去,官僚几欲解散,人心益浮动。汝愚以国事为重,临危不惧,屋进两宫疏通,又与工部尚书赵彦边等密议,派知阁门事韩侂胄进宫禀请宪圣太后垂帘,主持丧事:并逼使光宗退位,拥其子嘉王赵扩即皇帝位.嘉王恐负不手之名坚辞。汝愚劝道:“天子当以安社稷、定国家为孝,今中外忧乱,万一生变,将置太上皇于何地?”于是嘉王即位,是为宁宗.改元庆元。命汝愚兼代参知政事,特进右丞相枢密使。推辞不就,并请召还留正,使续居相位,又荐朱熹待制经箍;召回外出之官员,以安定朝政。留正还朝,汝愚自请免兼职,改任为光禄大夫,右丞相.力辞再三,宁宗不允,遂与留正同心辅政、时外戚韩惋胄以拥戴定策有功,出入皇宫,渐见亲幸,居中用事,乘问争权。待制朱熹、吏部侍郎彭龟年,以韩侂胄窃弄威福,不去必为后患,提出弹劾,未果。朱熹主张以厚赏酬劳,勿使干预朝政,而汝愚为人疏坦,不以为虑。侂胄遍植党羽,垄断言路。排斥贤良,汝愚势孤。天子更无所倚信。侂胄诬汝愚以同姓居相位,必不利于社稷,因而罢右丞相.以观文殿学士出知福州。国子祭酒李详、博士杨简,太府丞吕祖俭等,以汝愚勋劳卓著,精忠贯于天地.先后上疏挽留,太学生客人伏闸上书,皆遭贬斥。有人以汝愚“倡引伪徒,图为不轨”,诏谪宁远军节度副使,贬放永州(今湖南零陵)。汝愚怡然就道,对送行者说:“看侂胄用意,必欲杀我。我死,君等方可无事。”宁宗庆元二年(1196)正月,行至衡州,得病,为守臣钱鍪所窘,暴卒(《庆元党案>>什遂服药而卒)。宁宗开禧三年(1207).侂胄被诛,党禁渐解,尽复汝愚原官,赐谥忠定,赠太师,追封沂国公。理宗诏配享宁宗庙廷.追封福王,义进封周王。有子九人。《宋史>)卷三九二有传。

赵汝愚传阅读答案

赵汝愚的父亲赵善应,字彦远,官职至修武郎、江西兵马都监。他性格纯朴孝顺,父亲生病时,曾刺出自己的血和药给父亲吃。母亲害怕雷鸣,他每次听到雷声就披衣到母亲房间陪母亲。曾经在一个寒冷的夜晚他从远处回家,随从们将要扣门,赵善应于是阻止说:“不要吓着我母亲。”他露天wwW.SlKJ.oRg坐在门外到天亮,门开后才进家。家里贫穷,几个弟弟没做新衣服他就不敢制新衣,弟弟们有新衣但未穿他也不敢穿,一个瓜果这样的小东西必定大家共同品尝。母亲死后,赵善应哭得吐血,身体瘦骨伶仃,终日伏在灵柩旁,一听到雷声就起来,侧立在灵柩旁流泪。丧事已经结束了,一讲到他的母亲,未曾不流泪的,母亲生日那天,他必定在庙中大哭一场。赵善应的父亲死于肺病,他每次吃饭不忍心以各种肺为食物。母亲的生辰正值卯时,视卯兔为神,赵善应终生不吃兔子。他听说四方水旱灾害,就会忧形于色。江淮地区传来敌人入侵的警报,他就为这流泪,数日不吃东西;同僚宴会,赵善应不悦地说:“这难道是各位娱乐、饮酒之时!”大家深感不妥而罢除了酒宴。故人的孤女,贫困无家可归,赵善应把她聘为自己的儿媳妇。有个曾与他是同僚的人死了家人无力埋葬,其子到另处受雇求食,赵善应跑去哭奠,并把他的儿子带回家又给他钱,让他葬父。赵善应在路上看见生病的人必定带回家救济,亲自为他煮药。遇到饥年,每天早晚带领全家人省下食物的一半,给饥饿的人吃。赵善应夏天不除去庭院的草,冬天不挖土,怕百虫游荡及蛰身者失去其所。晋陵尤袤称赞他“:是古代的君子。”赵善应死后,丞相陈俊卿在其墓碑上题字为“宋笃行赵公彦远之墓”。

赵汝愚早年就胸怀大志,他常说:“大丈夫被载入史册,才不辜负此生。”赵汝愚考中进士第一名,任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朝廷召他参加馆职考试,拜为秘书省正字。孝宗正锐意恢复疆土,赵汝愚首次拜见孝宗,就陈述自治之策,孝宗称好,升他为校书郎。知门张说被升为签书枢密院事,赵汝愚不去拜见,率同僚一起请求管理一祠观,未得到批准。正好他祖母的讣闻到,赵汝愚当天回去,又自我弹劾,皇上不加他的罪。

赵汝愚升为著作郎、信州知州,改为台州知州,拜官江西转运判官,进宫任吏部郎兼太子侍讲。又升为秘书少监兼代给事中。内侍陈源受宠于高宗,补差为浙西副总管。赵汝愚说“:祖宗派童贯主管军队,最终引起边境的战争,陈源不宜担任统兵之职。”孝宗很高兴,从今后内侍不能兼军职。过去的制度规定,枢密院文书都要经过门下审查,张说在枢密院,托言边防机密不可泄露,拒交文书予门下省审查。赵汝愚说:“中书门下、枢密院二府关系到朝廷政治的好坏,中书门下的大小政事无一不经枢密院审查,为何枢密院不这样做?”孝宗令一切照旧。

赵汝愚暂代吏部侍郎兼太子右庶子,他论及知门王扌卞揽权预政,皇上派王扌卞离朝到外地的祠观任职。赵汝愚以集英殿撰修身份统帅福建,他到宫中辞行时,对皇上指出国家大事有四方面,其一是:“吴氏四世掌管蜀军,对国家不利,请从今慢慢限制他的权力。”赵汝愚被提为直学士、制置四川使兼成都府知府。诸羌族相继挑起边患,赵汝愚到四川后,全部施计瓦解了他们的势力。孝宗说他文武双全,召他回朝。光宗受禅即位,派人去四川召赵汝愚回朝,赵汝愚没回,殿中侍御史范处义说赵汝愚拖延命令,朝廷让赵汝愚任潭州知州,赵汝愚不接受,朝廷又任他为太平州知州。赵汝愚进升为敷文阁学士,福州知州。

绍熙二年(1191),赵汝愚被召为吏部尚书。当初,高宗让宫女黄氏侍奉光宗于东宫,等到光宗即位黄氏为贵妃时,皇后李氏内心愤愤不平。这年冬十一月郊祀,有关部门已经警告将有暴风雨来临,光宗很震惧,等到在青城斋宿时,贵妃突然去世,光宗回宫后,听说此事十分生气,当天晚上疾病发作。内侍跑去报告孝宗,孝宗慌忙赶到南内,询问光宗致病的原因,不免对光宗有所警告、责怪。等光宗病稍稍好些时,赵汝愚进宫回答皇上提问。光宗常常五天一次到重华宫拜见孝宗,到这时孝宗往往传旨让光宗免去,到会庆节光宗生日时,光宗不上朝,冬至大臣们进宫朝贺他也不出来,国都的人都很担心。赵汝愚前去反复规劝,光宗于是醒悟。赵汝愚又叮嘱嗣秀王伯圭护理、调和,于是孝宗与光宗的感情得以沟通。光宗及李后都到孝宗住所北内去,与孝宗一起愉快地度过了一天。

绍熙四年(1193),赵汝愚主持贡举,与监察御史汪义端有违忤之言。赵汝愚拜为同知枢密院事,汪义端说祖宗时法律规定,宗室不能为执政,他还诋毁赵汝愚植党营私沽名钓誉,汪义端呈上奏书,皇上不接受。汪义端又指责台谏、给舍暗中附和赵汝愚,对赵汝愚的一切言行缄默不语,皇上对此不予答复。汪义端又说赵汝愚发的策问讥讽祖宗,皇上还是不予回复。赵汝愚竭力辞职,皇上于是把汪义端调任军器监。给事中黄裳说“:赵汝愚事奉双亲孝顺,事奉君主忠心,居官廉洁,忧国爱民,出于天性。汪义端真正是忌贤,不可以不罢黜。”皇上于是罢黜汪义端,让他到地方任职,赵汝愚不得已只好接受任命。不久,赵汝愚被升为知枢密院事,他辞去不受,皇上下旨要他去接受诰命。赵汝愚回答说“:我不敢久久地推辞。我曾论述朝廷的几件事,所提的意见未见采纳,今天陛下探访孝宗,留正恢复相职。这是天下的大幸。只是武兴军未确定统帅,我心中不安。”皇上于是派张诏代任武兴军统帅,赵汝愚于是接受任命。

光宗的病源于对孝宗心存疑惧,他不肯去拜见孝宗,赵汝愚多次从容劝谏,光宗出寝宫听到赵汝愚的劝说就醒悟,一入寝宫又疑心了。绍熙五年(1194)春,孝宗生病,夏五月,孝宗的病一天天加重。光宗到后殿去,丞相率同僚进来,请求光宗到重华宫侍奉孝宗,侍从、台谏相继进入后殿,门吏根据过去的惯例加以阻止,他们都不肯退出。光宗更加疑心,起身入寝宫。过了二天,宰相又请求面奏,光宗令知门事韩胄传旨说:“宰相执政一起出去。”于是赵汝愚、留正二人一起到浙江亭待罪。孝宗听说后很担心,嗣秀王派丞相传达孝宗的旨意,令宰执又进宫。韩胄奏言说“:昨天陛下传旨让宰执出宫门,今天应下令把他们赶出国都。”并请求自己前去押送他们,赵汝愚等人于是回到家中。

六月初八,晚上五更,重华宫的大宦官叩响宰执赵汝愚的家门,报告孝宗驾崩的消息,中书报告皇上,赵汝愚担心皇上疑心病发作,又不肯出来视朝,就扣住奏札不呈上。第二天,皇上视朝,赵汝愚把提举重华宫关礼状进献上,皇上于是答应到北内探望孝宗,但一直到太阳下山光宗仍不出宫,宰相率领百官到重华宫发丧。十三日,将制成服,留正与赵汝愚商议,通过少傅吴琚请宪圣太后垂帘暂且主丧事,宪圣太后不答应。留正等人一起奏道:“我们连日到南内请求面奏,未得到皇上批准。屡次上疏,也得不到回音。今天当率领百官恭请皇上,如果皇上不出宫,百官一起在宫门大哭,恐怕会引起人心骚动,有害于国家。恳求太皇太后降旨,说明由于皇上有病,暂且让他就在宫中服丧。然而丧事不可以无人主持,祝文称‘孝子嗣皇帝’,宰臣不敢代行。太皇太后,是寿皇孝宗的母亲,请主持行祭礼。”在这时留正、赵汝愚请求太后垂帘主丧,是想把国家大权交给嘉王,想在帘前奏陈国家大策,使命令出自帘帏之间,所行之事居于庙堂之上,那么一切名正言顺,可以没有后顾之忧。而吴琚一向胆小、谨慎,并以自己是后戚不想参与国家大计,这个计划最终中止。

十八日,宰臣已到宫门前,在和宁门外等待与皇上对话,未得到回复,于是上奏书说:“皇子嘉王仁孝早就显现出来,应早日确定王储之位以安人心。”仍未得到回复。过了六天宰相又来请求,皇上批示说:“很好。”第二天,大家一同拟旨呈上,请皇上亲自批示交给学士院降诏。这天晚上,皇上批示给丞相说:“我执政年月久了,想退下来清闲一下。”留正看到后很害怕,就趁上朝时假装倒在朝廷上,私下考虑离去的计谋。赵汝愚估计自己不得推脱干系,想起过去的事例须让士兵披甲不卧,坐以待敌,以备不测,而殿帅郭杲没有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赵汝愚不敢轻举妄动。

正遇工部尚书赵彦逾到赵汝愚的私宅来,谈到国家大事,赵汝愚哭泣起来,赵彦逾也哭起来,赵汝愚于是透露出想让光宗传位给嘉王的意思,赵彦逾很高兴。赵汝愚知道赵彦逾与郭杲关系好,就假装说:“郭杲如果不同意,怎么办?”赵彦逾说“:我会让他听从的。”二人约定明天就回话。赵汝愚说“:这件事已经从大家口中传出,岂能有时间等待?”赵汝愚不敢入寝室睡觉,退坐到屏风后面,以等待赵彦逾的到来。一会儿,赵彦逾到了,决定于是定下。第二天,留正五更乘轿子出城去,人心更加动摇,赵汝愚显得很坦然。自从与吴琚的意见不一致后,赵汝愚与徐谊、叶适商量可以把意见报告慈福宫,于是派韩胄把内禅的意见请示于宪圣太后。韩胄通过所相好的内侍张宗尹去禀奏,没有得到回音。第二天又去,仍没获得旨意。韩胄迟疑不决准备退出时,重华宫提举关礼看见他就问何事,韩胄具体叙述了赵汝愚的意见。关礼令他少候,进宫见宪圣太后就哭。宪圣太后问什么原因,关礼说:“圣人读书达万卷,敢曾看见过有这样的时节而能保证没有出乱子的吗?”宪圣太后说:“这不是你所想知道的。”关礼说:“这件事人人知道,今天丞相已经走了,朝廷所依靠的赵知院,早晚也要走的。”说完眼泪流下来了。宪圣太后吃惊地说“:赵知院与皇家同姓,处理事情应与别人不同,他也要走吗?”关礼说:“赵知院没走,并不只是因为与皇家同姓的缘故,是因为太皇太后可以依靠呀。今天他们制定的大计划呈入但没有得到答复,形势令他不得不走。他走了,国家将怎么办?希望太后三思。”宪圣太后问韩胄在哪里,关礼说:“我已留他等候命令了。”宪圣太后说:“事情顺利就行,告诉他好自为之。”关礼告诉韩胄宪圣太后的意见,并说:“明早太皇太后在孝宗梓宫前垂帘接见执政。”韩胄向赵汝愚转达了太后的命令,赵汝愚才把此事告诉陈马癸、余端礼,派郭杲以及步帅阎仲晚上率兵守卫南北内,关礼派他的姻亲宣赞舍人傅昌朝秘密制作黄袍。

当日,嘉王告诉赵汝愚他不想去哭吊孝宗,赵汝愚说:“礻覃祭这么重要的事,王子不可以不去。”第二天礻覃祭,群臣都去了,嘉王也去了。赵汝愚带领百官到孝宗前面去,宪圣太后垂帘,赵汝愚率同僚拜见了宪圣太后,然后奏道:“皇上生病,不能执丧事,我们请求立皇子嘉王为太子,以稳定人心。皇上批示‘很好’二字,又有‘想退下来休息’的话,听由太皇太后处分。”宪圣太后说“:既然有御笔批示,你们应当奉行。”赵汝愚说:“这件事事关重大,要传谕天下,载入史册,必须议定一个指挥。”宪圣太后答应了。赵汝愚从袖中拿出所拟定的太皇太后指挥呈上,指挥说:“皇上因为生病至今未能执丧,曾有御笔批示,想退下休息。皇子嘉王赵扩可以继承皇位,尊光宗为太上皇帝,皇后为太上皇后。”宪圣太后看完后说“:很好。”赵汝愚奏道“:从今我们有需上奏的事,应该听从嗣皇帝处理。然而担心两宫父子间有难以处理的地方,须烦请太皇太后论处。”赵汝愚又奏道“:太上皇病未好,突然听到此事,不无惊讶,请求令都令杨舜卿提举泰安宫,担负侍奉太上皇的职责。”于是宪圣太后召杨舜卿到帘前,当面告诉他。宪圣太后于是命令皇子即位,皇子坚决推辞说:“恐怕背上不孝之名。”赵汝愚奏道“:天子应以安社稷、定国家为孝。今天内外人人忧心忡忡,一片混乱,万一发生事变,把太上皇置于何地?”大家扶着皇子入素幄,披上黄袍,正站立未坐下,赵汝愚率同僚又拜。宁宗前往几个筵殿,悲哀地大哭。过了一会儿,陈设仪仗结束,催促百官回去。皇上穿着丧服就在重华殿东厢房的素幄旁站着,内侍扶着他的胳膊才坐下。百官请安完毕,行礻覃祭礼。赵汝愚就在主持丧事的地方,派人召回留正为宰相,令朱熹待制经筵,把在朝外的士人君子全部召来。侍御史张叔椿请求治留正弃国之罪,赵汝愚于是改换了张叔椿的官职。

在这个月,皇上令赵汝愚兼任暂代参知政事。留正回朝后,赵汝愚乞求免去兼职,于是赵汝愚拜为特进、右丞相。赵汝愚推辞不接受任命,说:“我是与皇家同姓的官卿,不幸处理君臣之变,怎敢讲有功劳?”于是皇上令他以特进身份任枢密使,赵汝愚又辞去特进身份。孝宗被埋入临时葬地木赞宫,赵汝愚认为木赞宫不是永久的制度,想改卜山陵,他与留正商量,二人意见不合。韩胄于是从中离间他们,皇上让留正离朝任建康判官,命令赵汝愚为光禄大夫、右丞相。赵汝愚极力再三推辞,皇上不答应。赵汝愚原本依靠留正共事,他恨韩胄不把留正被罢的消息告诉他,等到韩胄来拜访他时,就故意不见,韩胄又羞又气。签书枢密罗点说“:你做得不对了。”赵汝愚也醒悟过来,又接见韩胄。韩胄始终不高兴,自以为有制定策略的功劳,并依靠心腹,出入宫廷,在宫中理事。朱熹进宫对话,把此事报告皇上,又约吏部侍郎彭龟年一同弹劾他,没有结果。朱熹报告赵汝愚,要他多付酬劳重奖韩胄,不要让韩胄参政,而赵汝愚认为韩胄容易制服,不必担心。

右正言黄度想论韩胄的罪,其计划暴露,皇上手诏将他罢黜。朱熹讲经结束,奏书时极力说:“陛下即位未到十个月,而进退宰相、执政,变换台谏,都出自陛下个人独自的决定,大臣没参与商量,给舍官来不及讨论。这个弊端不革除,我担心皇上名义上是独断专行,而实际上皇上的威权不免下移。”朱熹呈上奏书后,皇上就颁布批示,任朱熹为宫观官。赵汝愚把藏在衣袖里的批示还给皇上,又劝又拜,韩胄一定要赶出朱熹,赵汝愚退下请求离职。皇上不答应。吏部侍郎彭龟年极力陈述韩胄窃弄威福,内外大臣都依附他,不去除他必定后患无穷。又奏道:“近日驱逐朱熹太突然,所以希望陛下也立即去除韩胄这一小人。”不久皇上批示令彭龟年任一地方官,韩胄的势力更加膨胀。

韩胄自恃有功,被赵汝愚所抑制,韩胄日夜想提拔他的私党为台谏,以排斥赵汝愚。赵汝愚为人粗心,没有预料到他的奸邪。赵彦逾因为曾传话给郭杲,事情结束后,他希望赵汝愚引荐自己为同僚,到这时他被任命为四川制置,心中不满,就与韩胄合谋排挤赵汝愚。赵彦逾到宫中辞行的那天,尽奏当时贤者的姓名,指出他们是赵汝愚的私党,皇上心中不能不有所怀疑。赵汝愚请求令亲近大臣推荐御史,韩胄秘密告诉中司,要他们推荐与他交情深厚的大理寺簿刘德秀,皇上批示升刘德秀为御史,他的党徒也跟随得以升职,言官于是都是韩胄的人。遇到黄裳、罗点死去,韩胄又提拔他的党徒京镗取代罗点的职位,赵汝愚开始被孤立,皇上更加无所倚仗和信任的人了。于是中书舍人陈傅良、监察御史吴猎、起居郎刘光祖先后被排斥,群臣邪佞附和韩胄,视正直之士如仇敌,而士大夫之祸开始。

韩胄想驱逐赵汝愚而难以找到名目,有人教他说:“他与宗室同姓,诬陷他阴谋危害国家,那么就把他及私党一网打尽了。”韩胄认为这个方法很好,于是提拔他的私党将作监李沐为正言。李沐,是李彦颖的儿子,曾向赵汝愚求节度使一职未得到,他奏道:“赵汝愚因为与宗室同姓而居相位,这将不利于国家,请求皇上罢去其权。”赵汝愚被赶到浙江亭待罪,于是被罢除右相之职,任观文殿学士、福州知州。台谏大臣一起奏请去掉他的郡守的职务,于是赵汝愚以大学士身份提举洞霄宫。

国子祭酒李祥说“:去年国家遭遇大的变故,内外议论纷纷,留正弃相位而走,官僚们几度要解散,军民都将会作乱,两宫消息隔绝,孝宗死了,国丧无人主持。赵汝愚以枢臣身份独独不避开身死灭族之祸,奉太皇太后的命令,帮助陛下登上帝位,对国家有显著功勋,对君主的精忠贯穿于天地,而突然受人暗算离朝,天下后世人会怎么看呢?”博士杨简也如此说。李沐弹劾李祥、杨简,罢黜了他们。太府丞吕祖俭也上书诉说赵汝愚的忠心,皇上下诏说吕祖俭与同党相互勾结欺骗皇上,把他安置到韶州。太学生杨宏中、周端朝、张、林仲麟、蒋传、徐范等人伏在宫殿前说:“去年人心慌恐,变故在朝夕之间。当时如果不是赵汝愚出死力,定大策,即使一百个李沐,也不知道如何渡过难关。当国家多难时,赵汝愚位居枢府,掌握兵权,指挥操纵一切,要国家朝哪个方向都行,但他不因此乘机谋划,今天上下安宁,他又怎么会有异心呢?”奏书呈上后,太学生们全被送到五百里外管制。

韩胄对赵汝愚的怨恨更深了,认为不大大贬斥他,人们的议论不会终止。由于中丞何澹的上疏,赵汝愚被落职为大观文。监察御史胡上书说赵汝愚诱引大臣为自己的党徒,图谋不轨,乘龙授鼎,假梦为符。朝廷贬赵汝愚为宁远军节度副使,把赵汝愚安置在永州。当初,赵汝愚曾梦见孝宗授给他汤鼎,背着白龙升天,后保护宁宗素服登上皇位,是为验证,而谗言者以此指控赵汝愚。当时汪义端提出,引用汉代杀刘屈、唐朝杀李林甫的事例,暗示宁宗杀掉赵汝愚。迪功郎赵师召也上书乞求杀赵汝愚。赵汝愚怡然启程,他对诸子说:“看韩胄的意思,一定想杀死我,我死了,你们才可能幸免。”赵汝愚到衡州时疾病发作,被守臣钱鍪所困迫,突然死去,天下人听说后为他感到冤屈,当时是庆元二年(1196),正月壬午日。

赵汝愚做学问务求学以致用,常常把司马光、富弼、韩琦、范仲淹作为自己学习的榜样。凡是平时从师友处听到的,如张木式、朱熹、吕祖谦、汪应辰、王十朋、胡铨、李焘、林光朝所说的话,他都想依次做到,但没有来得及施行而身死。赵汝愚所著的诗文有十五卷、《太祖实录举要》若干卷、《类宋朝诸臣奏议》三百卷。赵汝愚聚族人而居,家里有三百人,他所得的粮物全部分给他们,菜汤蔬菜食物,按所得多少平均分配,人们没有不满之言。赵汝愚自己生活很清苦,为夕郎时,冬天穿布衣,为相时也是如此。

赵汝愚已经死去,党禁渐渐解除,不久朝廷恢复他资政殿大学士、太中大夫之官职,不久又赠他为少保。韩胄被杀后,赵汝愚全部恢复了原来的官职,朝廷赐他谥号“忠定”,赠他为太师,追封他为沂国公。理宗时下令把赵汝愚衤付祭在宁宗庙里,追封为福王,其后又封为周王。赵汝愚有九个儿子,赵崇宪是他的长子。(鬼大爷www.guidaye.com)

赵汝愚传,南宋名臣赵汝愚的作品

赵汝愚(1140年—1196年2月20日),字子直,饶州余干人。南宋宗室名臣、学者,宋太宗赵光义八世孙,汉恭宪王赵元佐七世孙。

赵汝愚早有大志,宋孝宗乾道二年(1166年)状元及第,授签书宁国事节度判官。召试职馆,除秘书省正字。历迁集英殿修撰,帅福建。绍熙二年,召为吏部尚书,迁知枢密院事,辞不拜。孝宗崩,适光宗寝疾,不能执丧,乃遣韩侂胄以内禅意请于宪圣太后,奉嘉王赵扩即皇帝位,是为宋宁宗。后任右相,与留正同心辅政,不久遭韩侂胄构陷而罢官。贬为宁远军节度副使。

庆元二年(1196年)正月,行至衡州,得病,为守臣钱鍪所窘,暴卒。开禧三年,韩侂胄被杀,尽复赵汝愚原官,赐谥忠定,赠太师,追封沂国公。宋理宗时,配享宁宗庙廷,追封福王,后改周王。为昭勋阁二十四功臣之一。

南宋名臣赵汝愚的作品

汝愚学务实用,常以司马光、范仲淹等自期。著有《忠定集》十五卷、《太祖实录举要》若干卷、《类宋朝诸臣奏议》三百卷等。

后世如何纪念赵汝愚

洲钱赵氏,聚族而居,汝愚所得廪食常分与旗人,而自奉甚薄。虽贵为丞相,仍布衣蔬食。乡人盛赞其清正贤能,故命其故巷为生贤里、巷东小桥为生贤桥,相沿至今。又于隔河梁代古刹柢园寺建赵忠定祠。祠后毁于火,明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重建,钱梦得为之撰《重建赵忠定公祠记》清光绪(1875年—1908年)年间又重建。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赵汝愚
本文地址:https://www.guidaye.com/minsu/lishi/42682.html
上一篇:余端礼    下一篇:葛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