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华民俗 > 历史趣闻 >

宋琪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鬼大爷 发表时间:2017-03-13

  宋琪是宋代时期的著名宰相,字叔宝,幽州蓟(今北京大兴)人,因后晋割让燕云十六州,成为契丹国治下的汉人。而宋琪始为程羽、贾琰所抑,继为多逊所忌,其后自员外郎岁中四迁至尚书,居相位。即此而观,则守道蒙福者非幸致,而投荒窜死者非不幸也。那么你想更加深入的了解这位宋琪吗?

宋琪简介——宋代时期的著名宰相

  宋琪简介——宋代时期的著名宰相

  宋琪人物简介

  宋琪,字叔宝,幽州蓟(今北京大兴)人。契丹会同四年(941)中进士,署寿安王侍读。赵延寿节镇幽州,辟为从事。赵赞领河中节度,署为记室。周世宗征淮南时,从赵赞出征,以功特加散大夫。

  宋初, 赵赞连移寿阳、 延安二镇,皆引为从事。 乾德四年 (966),召拜左补阙、 开封府推官。后出知 陇州。 开宝九年,为 护国军节度判官。 太宗即位,召补阙。 太平兴国三年(978),授 太子洗马,迁 太常丞,出知 大通监。五年(980),改 都官郎中,出知 广州。将行,因为藩邸旧僚,留判 三司勾院。七年(982),责授 兵部员外郎, 通判 开封府事。次年正月,擢拜右 谏议大夫、同判 三司。三月,改左 谏议大夫、 参知政事,迁为 刑部尚书。十月, 赵普出镇 南阳,与 李昉同拜 平章事。九年 (984),加 门下侍郎、 昭文馆大学士。 雍熙二年(985)罢守本官。 端拱元年(988),拜 吏部尚书。 至道二年 (996),拜 右仆射。同年卒,时年八十岁。赠 司空,谥 惠安。

  人物评价

  脱脱:① 琪素有文学,颇谐捷。在使府前后三十年,周知人情,尤通吏术。在相位日,百执事有所求请,多面折之,以是取怨于人。② 自薛居正而下,尝居相位者凡四人,其始终出处虽不同,然观于其行事,概可见矣。……宋琪始为程羽、贾琰所抑,继为多逊所忌,其后自员外郎岁中四迁至尚书,居相位。即此而观,则守道蒙福者非幸致,而投荒窜死者非不幸也。

  宋琪人物生平经历

  早年经历

  宋琪是幽州人氏,因后晋割让燕云十六州,成为契丹国治下的汉人。天福六年(941年),契丹国仿照汉制,在燕云地区开设贡举。宋琪考中进士,授为寿安王侍读,后被幽州节度使赵延寿征辟为从事。

  佐幕赵赞

  天福十二年(947年),契丹军攻破汴梁(治今河南开封),灭亡后晋。宋琪作为赵延寿的幕僚,也随军进入中原。不久,赵延寿随契丹军北归,其子赵赞被授为河中节度使,留镇河中(治今山西永济)。宋琪则被赵赞召入幕府,署任为记室。是年,后汉建立。赵赞归降后汉,被改授为晋昌军节度使,仍以宋琪为记室。

  广顺元年(951年),后周建立。赵赞再仕后周,被免去节度使之职,降为观城令。宋琪因此离开赵赞的幕府。

  显德三年(956年),周世宗亲征南唐,以右龙武统军赵赞为排阵使。宋琪再次成为赵赞的幕僚,随其征讨南唐。

  显德五年(958年),周世宗在庐州(治今安徽合肥)设置保信军,以赵赞为保信军节度使。宋琪被赵赞荐为观察判官,因辨别冤狱有功,加授朝散大夫。

  建隆元年(960年),宋太祖代周称帝,建立北宋。赵赞又仕北宋,历任忠正军节度使、彰武军节度使。宋琪在此期间,一直在赵赞的幕府效力,担任从事。

  累职升迁

  乾德四年(966年),宋琪被召入朝中,授为左补阙、开封府推官。当时,皇弟赵光义担任开封府尹,对宋琪深加礼遇。但宋琪却与宰相赵普、枢密使李崇矩交好,因而招致赵光义的憎恶,被外放出京。他初任龙州(治今四川平武,《续资治通鉴》作陇州,治今陕西陇县)知州,后又改任阆州(治今四川阆中)知州。

  开宝九年(976年),宋琪升任护国军节度判官。是年十月,赵光义即位,史称宋太宗,将宋琪召回朝中。当时,程羽、贾琰等潜邸旧臣皆进入朝廷担任要职。宋琪遭到抑制,一直没能得到升迁。

  太平兴国三年(978年),宋太宗召见宋琪,对他依附赵普一事当面诘责。宋琪叩头谢罪,表示要悔过自新,因而被授为太子洗马,不久改任太常丞。后来,宋琪又出任大通监(在今山西交城)知监。

  太平兴国五年(980年),宋太宗召宋琪回朝,想要对他加以擢用,但被宰相卢多逊劝阻,最终只任命他为都官郎中。不久,宋琪被外放为广州知州。他因是潜邸旧臣,还未赴任又被留任为三司勾院判官。

  升任宰相

  太平兴国七年(982年),责授兵部员外郎,通判开封府事。

  太平兴国八年(983年)年正月,擢拜右谏议大夫、同判三司。三月,改左谏议大夫、参知政事,迁为刑部尚书。十月,赵普出镇南阳,与李昉同拜平章事。

  太平兴国九年 (984年),加门下侍郎、昭文馆大学士。

  雍熙二年(985年),罢守本官。

  端拱元年(988年),拜吏部尚书。

  至道二年 (996年),拜右仆射。同年卒,时年八十岁。赠司空,谥惠安。(鬼大爷www.guidaye.com)

  《宋史·宋琪传》全文

  宋琪,字俶宝, 幽州蓟人。少好学,晋祖割燕地以奉 契丹,契丹岁开贡部,琪举进士中第,署寿安王侍读,时 天福六年也。幽帅 赵延寿辟琪为从事,会 契丹内侵,随延寿至京师。延寿子赞领河中节度,汉初改授晋昌军,皆署琪为记室。周广顺中,赞罢镇,补观城令。世宗征淮南,赞自右龙武统军为 排阵使,复辟琪从征。及金陵归款,以赞镇庐州,表为观察判官。部有冤狱,琪辨之,免死者三人,特加 朝散大夫。赞仕宋,连移寿阳、延安二镇,皆表为从事。

  乾德四年,召拜左补阙、 开封府推官。太宗为 府尹,初甚加礼遇,琪与宰相 赵普、 枢密使 李崇矩善,出入门下,遂恶之,乃白太祖出琪知龙州,移阆州。开宝九年,为护国军节度判官。

  太宗即位,召赴阙。时 程羽、 贾琰皆自府邸攀附致显要,抑琪久不得调。 太平兴国三年,授 太子洗马,召见诘责,琪拜谢,请悔过自新。迁太常丞,出知大通监。五年,召归,将加擢用,为 卢多逊所阻,改 都官郎中,出知广州,将行,复以藩邸旧僚留判 三司勾院。七年,与 三司使 王仁赡廷辨事忤旨,责授兵部员外郎,俄通判 开封府事,京府置通判自琪始。

  八年春正月,擢拜右 谏议大夫、同判三司。三月,改左 谏议大夫、参知政事。是秋,上将以 工部尚书 李昉参预国政,以琪先入,乃迁琪为 刑部尚书。十月, 赵普出镇南阳,琪遂与昉同拜 平章事。自 员外郎岁中四迁至尚书为相。上谓曰:“世之治乱,在赏当其功,罚当其罪,即无不治;谓为饰喜怒之具,即无不乱,卿等慎之。”

  九年九月,上幸景龙门外观水硙,因谓侍臣曰:“此水出于山源,清冷甘美,凡近河水味皆甘,岂非余润之所及乎?”琪等对曰:“实由地脉潜通而然,亦犹人之善恶以染习而成也。”其年冬,郊祀礼毕,加 门下侍郎、昭文馆大学士。

  一日,上谓琪等曰:“在昔帝王多以崇高自处,颜色 严毅,左右无敢质言者。朕与卿等周旋款曲,商榷时事,盖欲通上下之情,无有壅蔽。卿等但直道而行,无得有所顾避。”琪谢曰:“臣等非才,待罪相府,陛下曲赐温颜,令尽愚恳,敢不倾竭以副圣意。”会诏广宫城, 宣徽使 柴禹锡有别第在表识内,上言愿易官邸,上览奏不悦。禹锡阴结琪,欲因白请 卢多逊旧第,上益鄙之。先是, 简州军事推官 王浣引对,上嘉其隽爽,面授朝官。翼日,琪奏浣经学出身,一任幕职,例除七寺丞。上曰:“吾已许之矣,可与东宫官。”琪执不从,拟 大理丞告牒进入,上批曰:“可右赞善大夫。”琪勉从命,上滋不悦。

  初,上令琪娶 马仁瑀寡妻 高继冲之女,厚加赐与以助采。广南转运王延范,高氏之亲也,知广州徐休复密奏其不轨,且言其依附大臣。上因琪与禹锡入对,问延范何如人,琪未知其端,盛言延范强明忠干,禹锡旁奏与琪同。上意琪交通,不欲暴其状,因以琪素好诙谐,无大臣体,罢守本官;禹锡授 左骁卫大将军。琪将罢前数日,有异鸟集琪待漏之所,驱之不去,及是罢相,人以为先兆云。

  端拱初,上亲耕籍田,以旧相进位吏部尚书。二年,将讨幽蓟,诏群臣各言边事。琪疏上谓:

  大举精甲,以事讨除,灵旗所指, 燕城必降。但径路所趋,不无险隘,必若取雄、霸路直进,未免更有阳城之围。盖界河之北,陂淀坦平,北路行师,非我所便。况军行不离于辎重,贼来莫测其浅深。欲望回辕,西适山路,令大军会于 易州,循孤山之北,漆水以西,挟山而行,援粮而进,涉涿水,并大房,抵桑干河,出安祖砦,则东瞰 燕城,裁及一舍,此是 周德威收燕之路。

  自易水距此二百余里,并是沿山,村墅连延,溪涧相接,采薪汲水,我占上游。东则林麓平冈,非戎马奔冲之地,内排枪弩步队,实王师备御之方,而于山上列白帜以望之,戎马之来,二十里外可悉数也。

  从安祖砦西北有卢师神祠,是桑干出山之口,东及幽州四十余里。赵德君 作镇之时,欲遏西冲,曾堑此水。况河次半有崖岸,不可径度,其平处筑城护之,守以偏师,此断彼之右臂也。仍虑步奚为寇,可分雄勇兵士三五千人,至青白军以来山中防遏,北是新州、妫川之间,南出易州大路,其桑干河水属燕城北隅,绕西壁而转。大军如至城下,于燕丹陵东北横堰此水,灌入 高梁河,高梁岸狭,桑水必溢。可于驻掞寺东引入郊亭淀,三五日弥漫百余里,即幽州隔在水南。王师可于州北系浮梁以通北路,贼骑来援,已隔水矣。视此孤垒,浃旬必克。幽州管内洎山后八军,闻蓟门不守,必尽归降,盖势使然也。

  然后国家命重臣以镇之,敷恩泽以怀之。奚、?部落,当 刘仁恭及其男守光之时,皆刺面为义儿,服燕军指使,人马疆土少劣于 契丹,自被胁从役属以来,常怀骨髓之恨。渤海兵马土地,盛于奚帐,虽勉事契丹,俱怀杀主破国之怨。其蓟门洎山后云、朔等州, 沙陀、吐浑元是割属,咸非叛党。此蕃汉诸部之众,如将来 王师讨伐,虽临阵擒获,必贷其死,命署置存抚,使之 怀恩,但以罪契丹为名。如此则蕃部之心,愿报私憾,契丹小丑,克日殄平。其奚、?、渤海之国,各选重望亲嫡,封册为王,仍赐分器、鼓旗、军服、戈甲以优遣之,必竭赤心,永服皇化。

  俟克平之后,宣布守臣,令于燕境及山后云、朔诸州,厚给衣粮料钱,别作禁军名额,召募三五万人,教以骑射,隶于本州。此人生长塞垣,谙练戎事,乘机战斗,一以当十,兼得奚、?、渤海以为外臣,乃守在四夷也。

  然自阿保机时至于近日,河朔户口,虏掠极多,并在锦帐。平卢亦迩柳城,辽海编户数十万余,耕垦千里,既殄异类,悉为王民。变其衣冠,被以声教,愿归者俾复旧贯,怀安者因而抚之,申画郊圻,列为州县,则前代所建松漠、饶落等郡,未为开拓之盛也。

  琪本燕人,以故究知蕃部兵马山川形势。俄又上奏曰:

  国家将平燕蓟,臣敢陈十策:一、契丹种族,二、料贼众寡,三、贼来布置,四、备边,五、命将,六、排阵讨伐,七、和蕃,八、馈运,九、收 幽州,十、灭契丹。

  契丹,蕃部之别种,代居辽泽中,南界 潢水,西距 邢山,疆土幅员,千里而近。其主自阿保机始强盛,因攻渤海,死于 辽阳。妻述律氏生三男:长曰东丹;次曰德光,德光南侵还,死于杀胡林;季曰自在太子。东丹生永康,永康代德光为主,谋起军南侵,被杀于大神淀。德光之子述律代立,号为“睡王”。二年,为永康子明记所篡。明记死,幼主代立。明记妻萧氏,蕃将守兴之女,今幼主,萧氏所生也。

  晋末, 契丹主头下兵谓之大帐,有 皮室兵约三万,皆精甲也,为爪牙。国母述律氏头下,谓之属珊,属珊有众二万,乃阿保机之牙将,当是时半已老矣。南来时,量分借得三五千骑,述律常留余兵为部族根本。其诸大首领有太子、伟王、永康、南北王、于越、麻答、五押等。于越,谓其国舅也。大者千余骑,次者数百骑,皆私甲也。

  别族则有奚、?,胜兵亦万余人,少马多步。奚,其王名阿保得者,昔年犯阙时,令送刘琋、 崔廷勋屯河、洛者也。又有渤海首领大舍利 高模翰步骑万余人,并愆发左衽,窃为 契丹之饰。复有近界尉厥里、室韦、女真、党项亦被胁属,每部不过千余骑。其三部落,吐浑、 沙陀,洎 幽州管内、雁门已北十余州军部落汉兵合二万余众,此是石晋割以赂蕃之地也。蕃汉诸族,其数可见矣。

  每蕃部南侵,其众不啻十万。契丹入界之时,步骑车帐不从阡陌,东西一概而行。大帐前及东西面,差大首领三人,各率万骑,支散游奕,百十里外,亦交相侦逻,谓之栏子马。契丹主吹角为号,众即顿舍,环绕穹庐,以近及远。折木梢屈之为弓子铺,不设枪营堑栅之备。每军行,听鼓三伐,不问昏昼,一匝便行。未逢大敌,不乘战马,俟近我师,即竟乘之,所以新羁战蹄有 余力也。且用军之术,成列而不战,俟退而乘之,多伏兵断粮道,冒夜举火,土风曳柴,馈饷自赍,退败无耻,散而复聚,寒而益坚,此其所长也。中原所长,秋夏霖霪,天时也;山林河津,地利也;枪突剑弩,兵胜也;财 丰士众,力强也。乘时互用,较然可知。

  王师备边破敌之计,每秋冬时。河朔州军缘边砦栅,但专守境,勿辄侵渔,令彼寻戈,其词无措。或戎马既肥,长驱入寇,契丹主行,部落萃至,寒云翳日,朔雪迷空,鞍马相持,毡褐之利。所宜守陴坐甲,以逸待劳,令骑士并屯于 天雄军、贝磁 相州以来,若分在边城,缓急难于会合;近边州府,只用步兵,多屯弩手,大者万卒,小者千人,坚壁固守,勿令出战。彼以全国之兵,此以一郡之众,虽勇懦之有殊,虑众寡之不敌也。国家别命大将,总统前军,以遏侵轶,只于 天雄军、刑洺贝州以来,设掎戎之备。俟其阳春启候,虏计既穷,新草未生,陈荄已朽,蕃马无力,疲寇思归,逼而逐之,必自 奔北。

  前军行阵之法,马步精卒不过十万,自招讨以下,更命三五人藩侯充都监、副戎、排阵、先锋等职,临事分布,所贵有权。追戎之阵,须列前后,其前阵万五千骑,阵身万人,是四十指挥,左右哨各十指挥,是二十将。每指挥作一队,自 军主、 都虞候、指挥使、押当,每队用马突或刃子枪一百余,并弓剑、骨朵。其阵身解镫排之,俟与戎相搏之时,无问厚薄,十分作气,枪突交冲,驰逐往来,后阵更进。彼若乘我深入,阵身之后,更有马步人五千,分为十头,以撞竿,镫弩俱进,为回骑之舍。阵哨不可轻动,盖防横骑奔冲,此阵以都监主之,进退赏罚,便可裁决。后阵以马步军八万,招讨董之,与前阵不得过三五里,展梢实心,布常山之势,左右排阵分押之。或前阵击破寇兵,后阵亦禁其驰骤轻进,盖师正之律也。

  《牧誓》云:“四伐五伐,乃止齐焉。”慎重之戒也。是以 开运中晋军掎戎,未尝放散,三四年间,虽德光为戎首,多计桀黠,而无胜晋军之处,盖并力御之。厥后以任人不当,为彦泽之所误。如将来杀获驱攘之后,圣人务好生之德,设息兵之谋,虽降志难甘,亦和戎为便。 魏绛尝陈五利,奉春仅得中策,历观载籍,前王皆然。《易》称高宗用伐鬼方,《诗》美宣王薄伐蒨狁,是知戎狄侵轶,其来尚矣。然则兵为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若精选使臣,不辱君命,通盟继好,弭战息民,此亦策之得也。

  臣每见国朝发兵,未至屯戍之所,已于两河诸郡调民运粮,远近骚然,烦费十倍。臣生居边土,习知其事。况 幽州为国北门,押蕃重镇,养兵数万,应敌乃其常事。每逢调发,惟作糗粮之备,入蕃旬浃,军粮自赍,每人给面斗余,盛之于囊以自随。征马每匹给生谷二斗,作口袋,饲秣日以二升为限,旬日之间,人马俱无饥色。更以牙官子弟,戮力津擎裹送,则一月之粮,不烦馈运。俟大军既至,定议取舍,然后图转饷亦未为晚。臣去年有平燕之策,入燕之路具在前奏,愿加省览。

  疏奏,颇采用之。

  淳化二年,诏百官转对,琪首应诏,建明堂、辟雍之议。五年, 李继迁寇灵武,命侍卫 马军都指挥使 李继隆为 河西兵马都部署以讨之。西川贼帅李顺攻劫州县,以 昭宣使 王继恩为 剑南西川招安使。琪又上书言边事曰:

  臣顷任延州节度判官,经涉五年,虽未尝躬造夷落,然常令蕃落将和断公事,岁无虚月,蕃部之事,熟于闻听。大约党项、 吐蕃风俗相类,其帐族有生户、熟户,接连汉界、入州城者谓之熟户,居深山僻远、横过寇略者谓之生户。其俗多有世仇,不相来往,遇有战斗,则同恶相济,传箭相率,其从如流。虽各有鞍甲,而无魁首统摄,并皆散漫山川,居常不以为患。

  党项界东自 河西银、夏,西至灵、盐,南距鄜、延,北连丰、会。厥土多荒隙,是前汉呼韩邪所处河南之地,幅员千里。从银夏至青、白两池,地惟沙碛,俗谓平夏;拓跋,盖蕃姓也。自鄜、延以北,多土山柏林,谓之南山;野利,盖羌族之号也。

  从 延州入平夏有三路:一、东北自丰林县苇子驿至延川县接绥州,入 夏州界;一、正北从金明县入蕃界,至卢关四五百里,方入平夏州南界;一、西北历万安镇经 永安城,出洪门至 宥州四五百里,是夏州 西境。我师如入夏州之境,宜先招致接界熟户,使为乡导,其强壮有马者,令去官军三五十里踏白先行。缘此三路,土山柏林,溪谷相接,而复隘狭不得成列,蹑此乡导,可使步卒多持弓弩枪锯随之,以三二千人登山侦逻,俟见坦途宁静,可传号勾马遵路而行,我皆严备,保无虞也。

  长兴四年,夏州李仁福死,有男彝超擅称留后。当时诏延州 安从进与 李彝超换镇,彝超据 夏州,固不奉诏,朝廷命邠州 药彦稠总兵五万送从进赴任。时顿兵城下,议欲攻取,军储不继,遽命班师。而振旅之时,不能严整,失戈弃甲,遂为边人之利。

  臣又闻党项号为小蕃,非是勍敌,若得出山布阵,止劳一战,便可荡除。深入则馈运艰难,穷追则窟穴幽隐,莫若缘边州镇,分屯重兵,俟其入界侵渔,方可随时掩击,非为养勇,亦足安边。凡乌合之徒,势不能久,利于速斗,以骋兵锋。莫若持重守疆,以挫其锐。彼无城守,众乏餱粮,威赏不行,部族分散,然后密令觇其保聚之处,预于麟、府、鄜、延、宁、庆、灵、武等州约期会兵,四面齐进,绝其奔走之路,合势击之,可以剪除无噍类矣。仍先告语诸军,击贼所获生口、资畜,许为己有,彼为利诱,则人百其勇也。

  灵武路自通达军入青冈峡五百里,皆蕃部熟户。向来使人、商旅经由,并在部族安泊,所求赂遗无几,谓之“打当”,亦如汉界逆旅之家宿食之直也。此时大军或须入其境,则乡导踏白,当如 夏州之法。况彼灵州便是吾土,刍粟储畜,率皆有备。缘路五七程,不烦供馈,止令逐都兵骑,裹粮轻赍,便可足用。谚所谓“磨镰杀马”,劫一时之力也,旬浃之余,固无阙乏矣。

  又臣曾受任西川数年,经历 江山,备见形势要害。利州最是咽喉之地。西过桔柏江,去剑门百里,东南去阆州,水陆二百余里,西北通白水、清川,是龙州入川大路, 邓艾于此破蜀,至今庙貌存焉。其外三泉、西县,兴、凤等州,并为要冲,请选有武略重臣镇守之。

  奏入,上密写其奏,令继隆择利而行。

  至道元年春,大宴于含光殿,上问琪年,对曰:“七十有九。”上因慰抚久之。二年春,拜右仆射,特令月给实奉一百千,又以其衰老,诏许五日一朝。是年九月被病,令其子贻序秉笔,授辞作《多幸老民叙》,大抵谓《洪范》五福,人所难全,而己兼有之,实天幸也。又口占遗表数百字而卒。赠 司空,谥惠安。起复贻序为右赞善大夫,贻庥为大理评事,贻广童子出身。贻序上表乞终丧制,从之。天禧初,录其 孙宗谅试秘书郎。

  琪素有文学,颇谐捷。在使府前后三十年,周知人情,尤通吏术。在相位日,百执事有所求请,多面折之,以是取怨于人。

  贻序尝预修《册府元龟》,笔札遒劲。未几,坐事左迁复州副使,起为殿中丞卒。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宋琪
本文地址:https://www.guidaye.com/minsu/lishi/42530.html
上一篇:沈义伦    下一篇:薛居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