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华民俗 > 历史趣闻 >

张世杰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鬼大爷 发表时间:2017-03-13

   张世杰是我国南宋民族英雄,宋末抗元名将,与陆秀夫、文天祥并称“宋末三杰”。而张世杰死后,在战乱中他的妻子和幼子曾辗转至天台避难,因此他的后代在天台定居下来。天台百姓在他殉国后为他建起祠堂,供奉牌位,从此这里便成了张家的宗祠。那么你想更加深入的了解这位张世杰吗?

张世杰简介——我国南宋民族英雄

  张世杰简介——我国南宋民族英雄

  张世杰人物简介

  早年经历

  张世杰,范阳人。少时随从张柔戍守杞州,有犯法的行为,于是奔逃到宋州,隶籍淮兵中,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阮思聪见到他认为他是奇才,告诉了吕文德,吕文德征召他为小校。多次立功升到黄州武定诸军都统制。攻打安东州,战斗猛烈,与高达援救鄂州有功,迁调官职十阶。不久随从贾似道进入黄州,战于騣草坪,夺回敌人所俘获的东西,加官环卫官,历任知高邮军、安东州。

  驻守鄂州

  咸淳四年(公元1268年),元军修筑鹿门堡,吕文德向朝廷请求增兵,调张世杰与夏贵前往。等到吕文焕带着襄阳投降元军,朝廷命令张世杰率领五千人驻守鄂州。张世杰用铁索封锁两城,夹以火炮、弓弩,其显要之地都散布木桩,设置攻打器具。元军攻破新城,长驱而下,张世杰奋力战斗,使元军不能前进,元军派人招降他,张世杰不顺从。元丞相伯颜阳明着攻打严山隘,暗中从唐港以水军冲锋陷阵进入汉水,东攻鄂州,鄂州投降。

  入朝勤王

  张世杰率领所部军队入卫临安,又经过饶州,才入朝廷。当时正危急,召诸将救援朝廷大多没有到达,只有张世杰来到,宋度宗叹息惊异。张世杰从和州防御使不到几个月多次加官到保康军承宣使,总都督府兵。

  派遣将领四处出击,取得浙西各郡,收复平江、安吉、广德、溧阳诸城,军势颇为振奋。七月,与刘师勇等将领大规模出师焦山,命令用十条船结为并船,下碇停泊在江中,没有命令不得启碇,表示以必死的决心。元主帅阿术载着张满弓弩的士兵用火箭攻打并船,张世杰军队乱了阵脚,没人敢启碇,投江而死的有一万多人。张世杰大败,奔逃圌山。向朝廷上奏疏请求救援的军队,没有得到答复。不久提升为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十月,升任沿江招讨使,改任制置副使、兼知江阴军。不久元军到独松关,朝廷召文天祥入卫,以张世杰为保康军节度使,知平江。不久也被征召入卫朝廷,加官检校少保。

  移兵海上

  德佑二年(公元1276年)正月,元军迫近临安,张世杰请转移皇帝、皇后、太后三宫进入海上,而与文天祥合兵背城一战,丞相陈宜中正派人向元军请和,张世杰不同意,报告太皇太后阻止。没有多久,和议也终止。元兵到达皋亭山,张世杰于是领兵进入定海。石国英派都统卞彪劝说张世杰投降,张世杰以为卞彪是来随从自己一起南下,用椎杀牛让他享用,酒吃到一半,卞彪从容说话,张世杰大怒,割断他的舌头,在巾子山把他裂尸。

  德佑二年(公元1276年)四月,张世杰随二王进入福州。五月,与陈宜中尊奉赵昰为君主,张世杰被任命为签书枢密院事。王世强引导元军攻打南宋,张世杰于是侍奉益王进入海上,而自己率领陈吊眼、许夫人等畲族军队攻蒲寿庚,没有攻克。十月,元军主帅唆都率领军队来支援泉州,宋军于是撤兵退去。不久唆都派人招降益王,又派经历孙安甫劝说张世杰,张世杰把孙安甫拘留在军中不让他回去。元军招讨刘深攻打浅湾,张世杰战败,把益王移居井澳,刘深又来攻打井澳,张世杰击退了刘深,因而迁到硇州。

  景炎三年(公元1278年)正月,元军派大将王用攻打雷州,王用战败。四月,南宋益王死,卫王赵昺被立为皇帝,拜张世杰为少傅、枢密副使。五月,元派琼州安抚张应科攻雷州,三战都不顺利。六月,再次决战于雷州城下,张应科战死。张世杰认为硇州已不能久居,将赵昺转移到新会的崖山。八月,张世杰被封为越国公。朝廷散发琼州的粮食供给军队。十月,南宋派凌震、王道夫袭击广州,凌震战败。

  兵败崖山

  祥兴二年(公元1279年),元军主帅张弘范等人的军队到达崖山,有人对张世杰说:“北兵用水军堵住海口,

  我军就不能进退了,为什么不先占据海口。侥幸取胜,这是国家的福份;不能取胜,仍然可以向西撤退。”张世杰担心军队长时间在海上有离散之心,就说:“连年航行在海上,什么时候是个了呢?现在应该与敌人决一胜负。”全部烧毁了皇帝临时驻地的集市,将一千多艘大船连结起来做成水寨,以为死守之计,人人都感到形势危险。不久,张弘范的兵开到,占据海口,打柴、汲水的道路全被堵死,宋军啃干粮啃了十多天,口渴了,向下捧海水来喝,海水味咸,喝了就呕吐泄肚,宋军极度困乏。张世杰率领苏刘义、方兴每天大战。张弘范得到张世杰一个姓韩的外甥,给他官做,三次派他前去招降张世杰,张世杰历数古代的君臣说:“我知道投降了,不仅能生存而且能富贵,但是我为皇帝死的志向是不能动摇的。”二月二十日,张弘范等人攻打崖山,张世杰战败,退保卫王所乘坐的船。元军接近宋军的中军,张世杰才割断拴船的绳子,带着十一艘大船冲出港口,其余的人收军回到崖山。元军的刘自立击败了他们,降服了他们的将领方遇龙、叶秀荣、章文秀等四十多人。

  坠海溺亡

  张世杰还想侍奉杨太后寻求赵氏的后代而立位,再图后举;但杨太后在听闻宋帝赵昺的死讯在后亦赴海自杀,张世杰将其葬在海边。飓风忽大作,将士劝张世杰登岸,张世杰说了句:“不必了。”然后登上柁楼,露香祝道:“我为赵氏,能做的事都做尽了,一君亡,又立一君,现在又亡。我还没有死的原因是希望敌兵退,再另立赵氏以存祀啊。现在到了这个地步,岂非天意啊!”不久张世杰在大风雨中溺卒于平章山下(约今广东省阳江市西南的海陵岛对开海面)。

  南宋内奸张世杰

  张世杰(公元?年—公元1279年),涿州范阳县(今河北省涿州市)人。南宋将。

  张世杰行伍出身,跟随张柔戍河南杞县。蒙古灭金之后,张世杰投奔南宋(原为蒙古,因罪,投宋),成为南宋末年最重要的军事统帅。

  《宋史》载:“张世杰,范阳人(安禄山老乡)。少从张柔戍杞,有罪,遂奔(南)宋。隶淮兵中,无所知名。” (为什么犯罪)

  生平事迹

  1213年,蒙古军队攻克涿州,1215年,攻克金中都,元太宗六年正月十日(1234年2月9日),金灭亡。1239年,元朝将领张柔奉命镇守河南三十余城,1241年—1254年期间,张柔率军驻于杞县(今河南杞县之南)。

  张世杰年轻时犯了罪,不想被罚,于是离开张柔逃到南宋(此处存疑),投奔当时正在统帅“忠顺军”的江海及其族侄江万载(可能是蒙古派出的间谍)。

  德佑元年(1275年)元兵南下,他率部入临安,途经饶州时,率部协助江万载义军收复饶州与其他浙西诸城,然后在焦山(今江苏镇江)江中大战因不听摄行军中事的江万载的告诫、其他诸路军不配合而大败失利。(可能是故意为之)被江万载派其子江钲率殿前禁军救回临安。

  元军迫近临安,他为丞相陈宜中所阻。负气带兵出走东南。

  德佑二年(元朝至元十三年)正月十八日(1276年2月4日),元军将领伯颜攻克南宋首都临安(今浙江杭州),俘获五岁的宋恭帝赵?和谢太后、全太后、众官僚和太学生,押送到大都,赵?被元世祖忽必烈封为瀛国公。

  江万载、江钲父子帅义军和殿前禁军保护宋朝二王(益王赵昰、卫王赵昺)出逃;在婺州(今浙江金华)被陆秀夫等几个大臣追上,商议扶立广王为帝,继续抗元,到达温州时,江万载派兵找出已先逃到此处的陈宜中,并派信使通知张世杰,要求他带兵前来保护二王,张世杰始带兵从定海到温州,加入保护二王的行列。与江万载父子共同保护二王等一行人登舟入海,到达福州。在福州,他与江万载、文天祥、陆秀夫等立刚满7岁赵昰即位为皇帝,是为宋端宗,定年号“景炎”。端宗即位后,尊从谢道清北上临行前的嘱咐,以江万载暗中摄行军中事,经江万载极力推荐,杨太后、宋端宗以张世杰为宋军统帅;江万载多次联合陈吊眼、许夫人等少数民族部队抵御元朝军队的猛攻。

  景炎三年(1278年),二十万南宋军民的实际统帅江万载为救溺海的宋端宗殉国,10岁的端宗也因溺水惊悸而死,在陆秀夫、江万载次子江钲的坚持下,张世杰等大臣拥立他的弟弟卫王赵昺登基做皇帝,改元“祥兴”,由于老臣江万载已死,赵昺下诏让张世杰做少傅、枢密副使,成为宋军的最高统帅。张世杰、江钲等领兵保护宋帝昺到崖山后,不听殿前禁军都指挥使江钲分兵把守崖门出海口的建议,命令宋军全部死守帝都崖山,江钲激烈反对张世杰用铁链将宋军民战船全部相连的做法,张世杰就借故调江钲回福建募兵筹晌,让苏刘义暂时接替江征掌管殿前禁军;另外于崖山东崖立草屋作为行宫,还利用打仗空余的机会教赵昺识字。赵昺也很听话,张世杰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祥兴二年(元朝至元十六年,1279年),元军大举进攻,张世杰率军抵抗,元军将领张弘范任命张世杰的外甥(这还不明显吗)为官,派他为使者三次前往招降张世杰,张世杰历数古忠臣,并说:“吾知降,生且富贵,但为主死不移耳。 (可能真相是我采用连串,你们尽管火攻吧)

  祥兴二年二月六日(1279年3月19日),南宋军队在崖山海战中大败。眼看国家就要灭亡,他准备接回赵昺组织突围。不料丞相陆秀夫见派去接应的军将不是平时见惯的江万载父子所带专门保护帝后的亲随护兵,害怕被叛军欺骗;任张世杰派去的人怎么劝也不肯上接应者的船,最后背负8岁的幼帝昺跳海而死。(陆秀夫真乃神人也,看来他看穿了张世杰)

  南宋二十万军民也因战船被大铁链相锁,移动困难,大多跳海殉国或激战而死,载最后时刻向世人展示了一个民族宁折不弯,宁死不屈的英雄气概。

  其一,有勇无谋,庸才误国。

  如果说一次战役上的失策不足以否定张世杰其军事才能,可是接二连三的军事失误下,不得不说此人无帅才之能,甚至可以说连将才都配不上。说他是良将那都是抬举他。

  依照他的种种表现,作为一名庸才绰绰有余。纵观其指挥的每一场战役下,都能够显示出其平庸的军事才能。以焦山之战为例,张世杰则把平庸发挥到了极致。

  焦山位于镇江府以北,扬州以南。咸淳十一年二月十日,平章军国重事贾似道率领十三万大军外加两千五百艘战船于丁家洲决战元军失败后,元军占领建康府,随即切断了临安城与淮西的联系。在这种情况之下,宋廷下诏勤王。郢州守将张世杰一马当先随即赶来勤王。

  为了保全临安,张世杰在佑德元年七月,分别约出扬州、常州守将分三路邀击元军,张世杰、孙虎臣、刘师勇等军列阵于焦山附近得长江上,欲以南宋现存的主力军与元军展开决战。然而,到了决战之日,扬、常两州守将并未出兵。在此情况之下,张世杰依然决定跟元军死磕到底。

  因为,张世杰集结了万余艘船只,可谓是把南宋水师的家底全部拿出来与元军一战。

  本来,这种情况下元军与宋军此战未必会出现元军以压倒性优势干翻了宋军。甚至于元军很可能被宋军水师干翻。不过,奇葩的事情终于出现了!

  决战之时,张世杰决定以十舟为一方在长江上待命,没有号令不得动弹。而这样的下场用脚后跟也能想明白。元军统帅乃是能征惯战的阿术,人家一看张世杰这等阵势,直接来了个火攻,果然宋军战船烧着了。

  张世杰这时候依然固我,并没有下令发动决战,在此这万余艘战船跟脑残儿似的在江面上待命,活脱脱的成为了元军的靶子。于是乎,一场打靶游戏开始。元军是射击手,而宋军则成为了靶子。焦山之战,元军以压倒性优势完败宋军。

  然而焦山之败,再一次成就了张世杰奇葩的军事才能。对此,予以多智近妖的称呼并不过分。如果张世杰知道变通一下,或者采取主动出击,这样的话至少不会被动挨打。可惜的是张世杰不谙此道,才使得元军在此战中直接干翻了宋军水师。这也是当时宋军水师的全部家底。就是因为张世杰有勇无谋,且不知变通才使得此战落败。

  其二,临阵退缩,专横跋扈。

  如果说张世杰军事才能平庸,那还则罢了。可是其用人水平也是档次太低。景炎元年,南宋临安城依然被攻陷,宋端宗投降元朝。景炎帝赵昰于佑德二年五月初一登基坐殿,改年号景炎,行在为福州。此时的张世杰掌握兵权可谓是如日中天。

  可是在景炎元年十一月十四日,元军阿刺罕部攻克建宁府后,张世杰居然选择了扬帆出海。带着景炎帝以及杨太后等众人逃亡海上。这一举动直接影响了福建路广大民众对抗击元军的热忱,并且也放弃了运用诸多有生力量。临阵退缩乃是张世杰一生之中诸多败笔之一。

  如果焦山之败是张世杰不谙军事,那吗当阿刺罕部攻克福建路建宁府后,张世杰的表现又该称之为什么?

  张世杰临阵退缩之举,让南宋大陆上的各地抗元义军没有了主心骨,并且各自为战导致的后果更是可想而知的。随即,便出现了各种守将投降元军的消息。在此,我无意责怪于这些投降元军的守将。因为,皇帝都逃跑了,你坚守城池算你仁义。但是你投降敌人也是无可厚非。原因并不在于这些守将,而是无国可报,仅此而已。

  逃亡海上以后,张世杰可谓是大权独揽,左丞相陆秀夫基本上如同虚设,只是处理一些闲杂事务。至于军国大事也不是他能够做得了主的。而主管殿前司的苏刘义则一直被张世杰所压制郁郁不得志。在海上这两位重臣况且如此,更何况还在大陆积极组织抗元的文天祥了。

  张世杰对右丞相兼枢密使的文天祥更为排斥,当文天祥收复广州、惠州两地后欲求见卫王赵昺之时,也被张世杰所阻止。原因很简单,如果文天祥前来海上行在求见卫王赵昺,那吗接下来张世杰作为枢密副使其权利、声望自然不及文天祥。为了往后的日子能够好过点,那吗张世杰必须阻止文天祥前来朝见。文天祥最后在孤立无援下在海丰五岭坡被元军所俘虏。

  对于文天祥被俘一事,个人认为张世杰应该承担主要责任。面临大厦将倾的南宋王朝,张世杰并没有积极联系同志,反而是采取了内耗方式打压朝中重臣,这一举动很明显是张世杰心胸狭隘,为了一己之私欲放任江山社稷而不顾。张世杰作为朝中重臣,没有力挽狂澜反而是压死南宋的最后一根稻草,何其可悲?!

  其三,屡战屡败,不知变通。

  在祥兴元年,元朝决定彻底消灭南宋,在崖山发动了大规模的歼灭战,这就是史称崖山海战的一次决定南宋命运的战役。然而,张世杰没有执掌乾坤力挽狂澜的能力,面对元军所发动的灭宋之战。张世杰将行在设在崖山,准备与元军做最后的输死一战。

  屡战屡败的张世杰再一次选择铁索连横的模式应战元军。他以铁索锁住船只形成一字长蛇阵。千余艘战船被张世杰束缚起来失去了原有的机动性。而这种打法跟他几年前焦山之战如出一辙。

  如果说他记吃不记打并不过分。面对焦山之败,张世杰并没有吸取教训,反而是孤芳自赏起来。如此病态的精神,真该进医院去瞧瞧。

  然而元军并没有因为张世杰犯下脑残的错误而放弃对宋军的进攻。这一次,元军统帅为张弘范以兵马两万对张世杰发动冲锋似的进攻。

  首先,张弘范选择了火攻。不过,张世杰稍微学聪明了一点,把船只的四周粘上泥巴。导致张弘范火攻失败。

  随后,张弘范断绝其水源,导致宋军在船上的士兵没有可饮之水。水是生命之源,在没有水源宋元之战似乎有了准确答案,而宋军水源缺失的情况下焉有不败之理?

  祥兴二年二月初六,元军发动了全面进攻,南北围困宋军水军,一场殊死的较量终于展开。但元军在天时地利人和方面都占据上风。张世杰虽然做出了最后的努力,但仍然是无力回天。最后只得率领十八艘战船突出重围。而此战之后,宋军最终以失败而告终。战船八百余艘全数被元军俘获。

  二十万军民在此战之后并没有选择投降元朝而是选择投海自尽。

  保存了南宋军民最后一丝气节。

  崖山海战,浮尸十万。这便是最后的结局。

  综上所述,张世杰自南归以来,屡战屡败,且对南宋军国大事毫无建树可见。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句话用来评价张世杰丝毫没有贬损其义。可是经过张世杰指挥的宋军,面对元军势如破竹,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屡次失利。难道张世杰不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吗?

  现在可倒好,大批有识之士对张世杰进行歌功颂德,张世杰一跃成为了抗元大将、民族英雄。我不知道对这些称呼,九泉之下的张世杰是否好意思欣然接受。但作为一位有良知的历史爱好者,请允许我剥夺其民族英雄的称号,因为,他一次又一次将南宋推向灭亡的边缘,又一次次作战失利,从而成就了元朝最后的胜利。

  如果说贾似道水平不咋地,但人家好歹也会治理军务、开垦荒地,且鄂州大捷犹如岳飞灵魂附体一样击退元军,在军务方面足以称之为一代将才。可张世杰呢?干嘛嘛不成,只会飞扬跋扈、独揽专权。

  其实,在崖山岩壁上那句“宋镇国大将军张弘范灭宋于此”改为“宋枢密副使张世杰灭宋于此”更为贴切。(鬼大爷www.guidaye.com)

  南宋第一间谍——张世杰

  史上是这样记载张世杰的,张世杰,范阳人。少时随从张柔戍守杞州,有犯法的行为,于是奔逃到宋州,隶籍淮兵中,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他的真名叫张间谍)。阮思聪见到他认为他是奇才,告诉了吕文德,吕文德征召他为小校。多次立功升到黄州武定诸军都统制。攻打安东州,战斗猛烈,与高达援救鄂州有功,迁调官职十阶。不久随从贾似道进入黄州,战于騣草坪,夺回敌人所俘获的东西,加官环卫官,历任知高邮军、安东州。咸淳四年(公元1268年),元军修筑鹿门堡,吕文德向朝廷请求增兵,调张世杰与夏贵前往。等到吕文焕带着襄阳投降元军,朝廷命令张世杰率领五千人驻守鄂州。张世杰用铁索封锁两城,夹以火炮、弓弩,其显要之地都散布木桩,设置攻打器具。元军攻破新城,长驱而下,张世杰奋力战斗,使元军不能前进,元军派人招降他,张世杰不顺从。元丞相伯颜阳明着攻打严山隘,暗中从唐港以水军冲锋陷阵进入汉水,东攻鄂州,鄂州投降。张世杰率领所部军队入卫临安,又经过饶州,才入朝廷。当时正危急,召诸将救援朝廷大多没有到达,只有张世杰来到,宋度宗叹息惊异。张世杰从和州防御使不到几个月多次加官到保康军承宣使,总都督府兵。 

  派遣将领四处出击,取得浙西各郡,收复平江、安吉、广德、溧阳诸城,军势颇为振奋。七月,与刘师勇等将领大规模出师焦山,命令用十条船结为并船,下碇停泊在江中,没有命令不得启碇,表示以必死的决心。元主帅阿术载着张满弓弩的士兵用火箭攻打并船,张世杰军队乱了阵脚,没人敢启碇,投江而死的有一万多人。张世杰大败,奔逃圌山。向朝廷上奏疏请求救援的军队,没有得到答复。不久提升为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十月,升任沿江招讨使,改任制置副使、兼知江阴军。不久元军到独松关,朝廷召文天祥入卫,以张世杰为保康军节度使,知平江。不久也被征召入卫朝廷,加官检校少保。

  德佑二年(公元1276年)正月,元军迫近临安,张世杰请转移皇帝、皇后、太后三宫进入海上,而与文天祥合兵背城一战,丞相陈宜中正派人向元军请和,张世杰不同意,报告太皇太后阻止。没有多久,和议也终止。元兵到达皋亭山,张世杰于是领兵进入定海。石国英派都统卞彪劝说张世杰投降,张世杰以为卞彪是来随从自己一起南下,用椎杀牛让他享用,酒吃到一半,卞彪从容说话,张世杰大怒,割断他的舌头,在巾子山把他裂尸。德佑二年(公元1276年)四月,张世杰随二王进入福州。五月,与陈宜中尊奉赵昰为君主,张世杰被任命为签书枢密院事。王世强引导元军攻打南宋,张世杰于是侍奉益王进入海上,而自己率领陈吊眼、许夫人等畲族军队攻蒲寿庚,没有攻克。十月,元军主帅唆都率领军队来支援泉州,宋军于是撤兵退去。不久唆都派人招降益王,又派经历孙安甫劝说张世杰,张世杰把孙安甫拘留在军中不让他回去。元军招讨刘深攻打浅湾,张世杰战败,把益王移居井澳,刘深又来攻打井澳,张世杰击退了刘深,因而迁到硇州。景炎三年(公元1278年)正月,元军派大将王用攻打雷州,王用战败。四月,南宋益王死,卫王赵昺被立为皇帝,拜张世杰为少傅、枢密副使。五月,元派琼州安抚张应科攻雷州,三战都不顺利。六月,再次决战于雷州城下,张应科战死。张世杰认为硇州已不能久居,将赵昺转移到新会的崖山。八月,张世杰被封为越国公。朝廷散发琼州的粮食供给军队。十月,南宋派凌震、王道夫袭击广州,凌震战败。祥兴二年(公元1279年),元军主帅张弘范等人的军队到达崖山,有人对张世杰说:“北兵用水军堵住海口,

  我军就不能进退了,为什么不先占据海口。侥幸取胜,这是国家的福份;不能取胜,仍然可以向西撤退。”张世杰担心军队长时间在海上有离散之心,就说:“连年航行在海上,什么时候是个了呢?现在应该与敌人决一胜负。”全部烧毁了皇帝临时驻地的集市,将一千多艘大船连结起来做成水寨,以为死守之计,人人都感到形势危险。不久,张弘范的兵开到,占据海口,打柴、汲水的道路全被堵死,宋军啃干粮啃了十多天,口渴了,向下捧海水来喝,海水味咸,喝了就呕吐泄肚,宋军极度困乏。 张世杰率领苏刘义、方兴每天大战。张弘范得到张世杰一个姓韩的外甥,给他官做,三次派他前去招降张世杰,张世杰历数古代的君臣说:“我知道投降了,不仅能生存而且能富贵,但是我为皇帝死的志向是不能动摇的。”二月二十日,张弘范等人攻打崖山,张世杰战败,退保卫王所乘坐的船。元军接近宋军的中军,张世杰才割断拴船的绳子,带着十一艘大船冲出港口,其余的人收军回到崖山。元军的刘自立击败了他们,降服了他们的将领方遇龙、叶秀荣、章文秀等四十多人。张世杰还想侍奉杨太后寻求赵氏的后代而立位,再图后举;但杨太后在听闻宋帝赵昺的死讯在后亦赴海自杀,张世杰将其葬在海边。飓风忽大作,将士劝张世杰登岸,张世杰说了句:“不必了。”然后登上柁楼,露香祝道:“我为赵氏,能做的事都做尽了,一君亡,又立一君,现在又亡。我还没有死的原因是希望敌兵退,再另立赵氏以存祀啊。现在到了这个地步,岂非天意啊!” 不久张世杰在大风雨中溺卒于平章山下(约今广东省阳江市西南的海陵岛对开海面)。

  历史评价

  文天祥:闽之再造,实赖世杰之力。然其人无远志,拥重兵厚资,惟务远遁。自三山登极,世杰遣兵战邵武,大捷,然不为守国计,即治海船,闻警遽浮海南去,天下事遂不可为。又咎其厓山之战,不守山门而作一字阵,于是船皆帮缚不可动,不能攻人而专受攻,惜乎其不知变而徒守法。

  周密:世杰死,其部曲张霸收其遗资,放舟回永嘉,途次为周文英所害。周得世杰所爱二美人,尽知供军金帛数,凡数十船,悉掩有之。则世杰固贪财好色者耶?然金帛供军,非私财也。中土无家,眷属随军,亦非好色也。厓山之战,恐军士易散,故连舰相贯,所以示士卒以必死也。忠臣义士,当危难时,固有各行己见而不必相合者。

  赵文濂:瞻、广、秀夫、世杰事迹,焜耀史策。后之论者,莫不仰其风,高其志,想见其为人。

  赵翼:其后德祐国亡时能战之将,尤推张世杰。

  蔡东藩:及文、张、陆三人之奔波海陆,百折不回,尤为可歌可泣,可悲可慕。六合全覆而争之一隅,城守不能而争之海岛,明知无益事,翻作有情痴,后人或笑其迂拙,不知时局至此,已万无可存之理,文、张、陆三忠,亦不过吾尽吾心已耳。读诸葛武侯《后出师表》,结末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成败利钝,非所逆睹。”千古忠臣义士,大都如此,于文、张、陆何尤乎?宋亡而纲常不亡,故胡运不及百年而又归于明,是为一代计,固足悲,而为百世计,则犹足幸也。

  熊逸:那些理学名儒,如许衡、吴澄辈,皆俯首称臣。只有文天祥、张世杰、陆秀夫、谢叠山不肯臣元,都死了节。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张世杰
本文地址:https://www.guidaye.com/minsu/lishi/42480.html
上一篇:周德威    下一篇:耶律宗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