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华民俗 > 历史趣闻 >

柴郡主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鬼大爷 发表时间:2017-03-12

  柴郡主是杨门女将之一,有书称:柴文意、柴美蓉、金花郡主、金花公主,是杨六郎正妻,为后周主柴荣之女。从小在赵匡胤家长大,与八贤王赵德芳兄妹相称。后嫁给杨家将,成为一名杨门女将,巾帼英雄,女中豪杰,成为当时著名的杨门女将之一;那么你想更加深入的了解这位柴郡主吗?

柴郡主简介——杨门女将之一

  柴郡主简介——杨门女将之一

  柴郡主人物简介

  柴郡主:杨六郎正妻。有书称柴文意、柴美蓉(柴美容)、柴俊平、柴媚春、柴熙春、柴金花,为后周世宗柴荣之女,宋太祖赵匡胤敕封皇御妹金花郡主。

  宋朝时,过继给宋太祖赵匡胤,从小在赵匡胤家长大,与八贤王赵德芳兄妹相称。柴郡主长大成人后,嫁给杨继业的儿子--杨延昭,成为一名巾帼英雄、女中豪杰,成为当时著名的杨门女将之一,有当时天下第一美女之称,在杨家将中除佘太君以外,比较有份量的人物,多次和杨门女将一起出去打仗,保卫国家疆士,出生入死,奋不顾身。柴郡主的儿子杨宗保娶穆桂英为妻,为杨家将增添一位虎将,穆桂英能征善战,多次立功,成为杨家将中的第三代女元帅,穆桂英的形象在民间广为流传。

  柴郡主有一次随丈夫来到云南,杨延昭因奸臣诬陷而被发配到云南服役,到云南后,需先到哥哥的云南王(即梁王柴俊)府报到;云南王故意设计考验杨延昭的胆识,考验后,云南王非常佩服杨延昭,一再称赞妹妹找了个好夫婿。柴郡主也多次去新郑县后周皇陵(周世宗柴荣皇陵)祭拜父皇柴荣,眼下新郑县后周皇陵旁华阳古城还留有祭拜时留下的遗迹。柴郡主作为杨门女将之一,多次征战,并贤惠大方,成为女中豪杰、人之楷模,且家喻户晓。生有二子:杨宗保、杨宗勉。

  历史上的柴郡主并未下嫁杨六郎

  杨延昭(958年-1014年),本名杨延朗,后改为杨延昭 ,亦称杨六郎,并州太原(今山西太原)人。北宋抗辽名将杨业的长子(小说中为杨业六子),辽国人认为北斗七星中的第六颗主镇幽燕北方,是他们的克星,辽国人就把他看做是天上的六郎星宿(将星)下凡,故称为杨六郎。他自幼随杨业征战,雍熙三年北伐,杨业率军攻应、朔等州,延昭为先锋,时年二十九岁,战朔州城下,流矢穿臂,战斗愈勇,终于攻下朔州。其父死,便担负起河北延边的抗辽重任。雍熙北伐之后,延昭在景州(今河北景县)、保州(今河北安新县)等地抵御辽军侵扰,死后陪葬于永安县(今河南巩义宋英宗永厚陵)。在与辽兵作战中,杨延昭威震边庭,人们称杨延昭守卫的遂城为“铁遂城”。宋真宗称赞他“治兵护塞有父风”。

  传说中杨六郎还是地位显赫的郡马爷,不过,其郡马身份问题,到底是真是假,还值得进行一番探讨。

  早期的几部杂剧,包括《谢金吾》、《活拿萧天佑》等都提到了杨六郎的郡马身份,特别是《谢金吾》一剧说得更为明白。

  至于杨六郎与柴郡主是如何结缘的,京剧《状元媒》有专门演绎。该剧又名《铜台阵》、《杨六郎招亲》,1960年改编为《状元媒》,张君秋、马连良、谭富英首演,成为张派代表作。豫剧、汉剧、越剧也有类似题材,有的称作《八贤王说媒》。

  《状元媒》除了原有的八贤王等为人所熟知的人物之外,又增加了一个新科状元吕蒙正。吕蒙正史上确有其人,曾三次为相,是宋朝的一代名臣。他出生于后晋开运三年(944年),卒于宋真宗大中祥符四年(1011),太宗太平兴国二年(977年)丁丑科状元。如果以吕蒙正为新科状元论,《状元媒》一事应该发生在977年前后,那时杨延昭19岁,吕蒙正33岁,赵德芳27岁,从年龄层次来讲,尚说得过去。吕蒙正于988年、993年和1001年,在太宗和真宗时三度为相。1003年,已近花甲之年时,退出了大宋政治舞台。历史上并未记载吕蒙正与杨家有什么渊源,倒是稍后为相的寇准,在澶渊之盟中与杨延昭的某些政见相合。

  杨延昭婚姻情况历史上没有记载,柴郡主其人也查不到历史踪迹。戏剧故事一向认为赵柴两家关系亲密,柴郡主与宋王、八贤王以“叔王”、“郡主”,“皇兄”、“御妹”相称。演义及戏曲中把柴郡主下嫁杨六郎,自然有推崇杨家将之意,也使得杨家与皇室,特别是与“八贤王”有着更为紧密的关系。这只是人们的一种良好愿望。实际情况是,非但“八贤王”这个人物与历史事实不够靠谱(后文专门有一章论及此事),而且宋时与柴家联姻不仅不是什么荣耀的事,还可能冒很大风险。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当年赵匡胤“黄袍加身”夺走了柴家的王位,为了回报柴家,遂给了他们很高的地位。事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赵匡胤不杀柴氏子孙就已是很大的恩典了,柴家的状况远没有传说的那样从容。

  新、旧《五代史》记载柴世宗有子7人,没有提到他还有个女儿。宋太祖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灭周立宋,年仅7岁的周主宗训被贬为郑王,与符太后一起移居西宫。符太后看破红尘,不久即皈依佛门。之后,北宋建隆三年(962年 ),年刚9岁的柴宗训被贬居房州,在那个十分荒凉的居住地,度过了11个孤独的岁月,宋太祖开宝六年(973年) 三月心有不甘地离开了人世。柴宗训死时距20岁生日还差5个月,他一直没有结婚,所以也就没留下什么后代。死了的柴宗训比活着的柴宗训更为幸运。他活着的时候,基本上是被软禁,随着年龄的一年年增大,内心一定痛苦不堪。死后却受到了超豪华的待遇,赵匡胤亲自为其穿孝发哀,并辍朝十日,举行隆重的国葬,赐其“恭皇帝”的谥号,这都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柴宗训尽管有些压抑,但能活到20岁,已算是万幸。柴世宗另外几个儿子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去。当年赵匡胤兵变后发生了什么,历史已不能再现,但宋人的一些笔记为我们提供了一些情况,这些描述比后代的传说更为可靠。

  赵匡胤入宫登基时,除了柴宗训外还发现了柴荣两个更小的儿子纪王熙谨与蕲王熙诲。当时赵普、潘美以及后周开国上将卢琰等人都在场,太祖顾问左右如何处置,赵普毫不犹豫地说杀掉他们。赵普话音刚落,左右侍卫迅速将纪王与蕲王抓了起来,两个孩子大惊失色,哭声震天。卢琰冒死谏阻:“尧舜授受不废朱(丹朱)、均(商均),今受周禅,安得不存其后?”这话既有美化赵匡胤的成份在内,又有保护柴家的意味。赵匡胤称帝是和平夺权,走了一道柴宗训主动禅让的程序,所以卢琰说他是“受周禅”。

  赵匡胤见赵普与卢琰正方反方意见相左,而潘美手扶殿柱低头不语,太祖便厉声问他是不是也认为不能杀了熙谨与熙诲。潘美回答说臣不敢这么认为,但若杀了他们,确实是于理难容。潘美同时坦承自己的难言之情;自己当年与陛下一起面事世宗,现在如果劝陛下杀掉他们,岂不是有负世宗。但若劝说陛下刀下留人,陛下一定又会怀疑自己的忠诚……太祖打断了潘美,表态说即人之位、杀人之子会让他于心不忍,他让潘美等人把那两个孩子抱走。

  最后潘美收养了小纪王,卢琰抱养了小蕲王。962年,宋太祖贬斥柴宗训,同时封卢琰为越国公,此举有以示安抚之意。潘美为柴熙谨更名为潘惟正。乾德二年十月,纪王柴熙谨不明原因地夭折。之后,宋太祖追问柴熙诲的下落,卢琰为避人耳目,把柴熙诲更名为卢璇,倍加呵护,又把自己唯一的女儿卢锦嫁给了他。

  公元968年,为了保护熙诲也是为了保护自己,卢琰向宋太祖请求告老归农,在征得同意后,带着家眷连夜出京,过起了与世无争的隐居生活。直到宋真宗年间,他才重新出山,出任殿前防御使、节度使、同知枢密院事,仁宗天圣元年(1023年)被封为武烈侯。

  至此之后,柴家骨肉基本不见踪影。北宋嘉祐四年(1059年),年已半百的宋仁宗不知出于何因,忽然想起要关照柴家。他下令找来柴氏族谱,从柴氏家族的旁支诸房中找一个辈分最长的人,由他承担奉祀后周皇族之职,但这位柴氏后人,已经与柴荣没有什么关系了,他起到的只是一种象征意味而已。

  从以上柴家的经历分析,别说柴家没有女儿,即便是有,而且也真的嫁了杨六郎,那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相反很可能会把杨六郎卷入皇室的恩怨杀戮之中。传说中杨六郎身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郡马爷,其实根本没那回事,完全是虚构,没有任何历史依据。从杨六郎的生活轨迹看,他长年镇守边关,在京城没有什么根基,更没在京城生活过或任过职,又怎么可能成了柴家或其他皇室的驸马?!(鬼大爷www.guidaye.com)

  柴郡主一生中的爱情故事

  生死相许寄深情——评郡主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如果你厌倦了现实生活中庸俗功利的爱情,不妨看看泣血,来寻找一段可歌可泣、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认识一个深情如许的美丽少女——柴清云。

  柴清云,后周世宗柴荣之女。柴荣死后,赵匡胤陈桥兵变,黄袍加身,逼死周恭帝柴宗训,建立大宋。不谙世事的美丽小公主惊恐中经历了国破家亡的惨祸,大哥夫妇相继毙命,二哥仓皇出逃,大周变为大宋,一霎时换了人间。这一切,在柴清云幼小的心灵烙下了深深的伤痕。为了彰显仁义,笼络人心,太祖优待后周皇室,特别恩养了世宗幼女柴清云。虽然公主成了郡主,但她地位尊荣,享受公主优待,锦衣玉食,受到良好的皇家教育,琴棋书画诗文歌舞无所不精,气度雍容华贵。可是举目无亲的身世也使她在势利冷酷的宫廷饱尝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性格上多了几分清高孤傲,敏感坚强。她跟随八王赵德芳长大,赵德芳的宽厚正直,狄王妃的贤良和善,南清宫清明的环境使郡主远离了黑暗宫廷的阴谋倾轧、勾心斗角,从而温婉如玉、清纯似水。一声“芳哥哥”唤出了小郡主心中最深厚的依赖,最诚挚的感激。在幸与不幸间,美丽的小女孩长大了,天姿国色,风华绝代。但孤傲如雪,清冷如冰,她把自己的心关得紧紧的,直到相遇六郎。

  爱情是郡主竹竹生命的主旋律,作者残阳秋鹤细腻地写出了郡主的情感历程,奏出了一曲缠绵悱恻气贯长虹的爱之歌。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郡主竹竹灵山遇险,六郎英雄救美,抱住竹竹摔下悬崖的那一刻,电光火石,照亮了郡主芳心,六郎英俊的相貌,高强的武功,体贴的心意,在郡主的心湖荡起了圈圈涟漪。回宫后,竹竹羞颜腼腆,悄悄打听着六郎的一切。略施小计,哄着八王夫妇同往杨府为六郎开脱。直到化装成梁俊平跟随六郎南征,那是两人爱情之花绽放的最美的时期。那时,六郎是南征统帅,竹竹是随军监军。责任虽重,却天高皇帝远,自由自在。一个是落花有意探心意,一个是流水无情始知情。经历了猜疑、防范、试探,几番生死相随,六郎的心终于向竹竹敞开。巧擒南易萧,智破龙伏渊,六郎爱她冰雪聪明,机智果敢;殷勤学做烧麦,细心抚慰伤情,六郎爱她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而暗夜里勇冠三军的浴血厮杀,烛光下决胜千里的运筹帷幄,顶天立地的英雄也早已使竹竹情根深种,不能自拔。南征归来,共马看夕阳,白衣胜雪,紫带飘扬,一双玉人两情相悦,甜蜜恩爱,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沉浸在爱河里的两人都没想到夕阳的余晖美得那么短暂,暗暗长夜很快把他们紧紧裹挟进去……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南征大捷,六郎才华初露。一个要打击杨家,一个要控制杨家,大辽和大宋的统治者不约而同的盯上了六郎,并都选择从六郎的婚姻下手。心狠手辣的周玉娘散布六郎竹竹相爱的消息,将六郎推上“不顾伦常,停妻再娶;不敬皇家,引诱金枝”的火炉,意欲置六郎于死地。老谋深算的赵官家企图将六郎招为驸马,牢牢控制住这匹脱缰野马。树欲静而风不止,黑云压城城欲摧。郡主六郎的爱情经受了最严峻的考验。痛苦中,聪慧的竹竹仔细衡量了自己和六郎的感情,“绿珠,我爱他,胜过爱我自己,你懂吗?只要他快乐,我怎样都行,无所谓的。所以我要去看他,一是要看看他伤势如何,二是,我真的想知道他对我,是不是也像我对他一样。。。如果没有我,他一样可以幸福,我当然要成全他,为了他的快乐,我会去帮他促成与和祥姐姐的好事。可是,萍姐姐提醒过我,如果他没有我,不论娶谁都不快乐,尽管皇上的驸马对他今后的‘前程’有好处,他也会痛苦,我了解六郎,他不是一个把官位看得很重的人。如果他真的深情如许,我。。我。。怎么忍心让他伤心。。我就不能离开他。。。”

  话虽如此,可竹竹为了成全六郎的四海之心摩天之志,还是选择了退让,出家为尼,并在六郎救和祥时悄悄躲开。娇生惯养的郡主孤身一人,心力交瘁流落洛阳——她走得无悔。可当六郎识破帝后用心,高洁如他怎会攀龙附凤,陷入皇家争权夺位、相互倾轧的漩涡,抗旨拒婚的后果是法场问斩,远在千里的郡主忧心如焚,急急赶路,飞身扑向刺向六郎的宝剑,甘愿替死——她来得无怨。

  一场风波后,驸马之事不了了之。六郎宁折不弯、宁死不屈的坦荡刚强使竹竹坚定了信念,绝不会再放弃了,她要牢牢抓住自己的也是六郎的幸福。可是,六郎廷杖被辱,不知所终,杳无音信。独居深宫的竹竹忧虑焦灼,牵挂着六郎。柔肠寸断,却还要提防阴险狠毒的“叔皇”的赐嫁。竹竹怎肯做任人宰割的羔羊,成为宋皇赏赐臣子收买人心的“礼物”?凄惶无助的她身边没有依靠的肩膀,没有体贴的宽慰。万般无奈,郡主自导自演,佯装癫狂,要和六郎共度除夕。给虚心假意前来慰问杨府的赵官家办了个大大的难堪。虽登时成了京城达官贵人的笑柄,但也成了一块烫手的山芋,一朵扎人的刺梅。赵官家从此心中有了顾忌,直到后来大理三王子以北伐半数军资为价求娶郡主,宋皇也没敢轻言赐婚。

  漫漫长夜,六郎如隐入夜空的流星,难觅其踪。并马看夕阳的两情缱绻久远得像是前生。找回六郎!为了自己,为了伤心欲绝的母亲,为了英雄的理想志向。绵山相遇,郡主哀哀求肯,伤心六郎的冷漠却无怨言;图尔基山被困,竹竹甘做诱饵以助六郎救驾成功,全然不顾自己的安危。甚至风闻六郎和重阳私奔,和玫古苟且,她都没有丝毫的怀疑和猜忌。

  美人爱英雄,爱得执着,勇敢,坚定。而残阳笔下,英雄的爱情却别有一片天地。

  英雄的角落爱情。英雄如六郎,风雨一肩,只手擎天,忧国忧民,解民于倒悬。爱情只占心中的一个小小角落,虽为情所苦,却并不为情所困。图尔基山大捷,任宋皇的暗示明言,心系辽军伤兵的六郎却体会不到帷幕后芳心的渴望和企盼,一个请求轻轻丢掉了郡主的毕生所愿。

  英雄的软弱爱情。六郎廷杖受辱,流落街头,自惭形秽,避而不见家人和郡主,在心中祝福竹竹幸福。这实在是看轻了郡主,也看轻了他们的爱情,他没有像郡主一样意识到对方有了自己才有幸福。我更愿意把这看成是英雄思想尚未成熟正在经受历练,如同六郎远离亲人却认为弟兄众多,父母不会伤心一样。

  六郎和郡主,虽历尽千磨万折,最终还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作者残阳用悲剧写法来写这个众所周知的喜剧故事,一波三折,缠绵悱恻。其中主人公郡主虽纤纤弱质,温婉柔美,却不是缠绕大树的菟丝花;虽金枝玉叶,尊荣华贵,却不为颐指气使的河东吼。六郎敬她爱她,她是六郎眼中璀璨的明珠,心中温润的美玉。如同六郎抗婚时所言:“陛下,郡主温婉如玉,冰雪聪明,是延昭生平仅见的梦中佳偶,这是情感所至,并无任何理由。”此言不虚也。

  生有两子,分别是嫁给杨六郎后不久后生下杨宗保,后在32岁时生下杨文广。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柴郡主
本文地址:https://www.guidaye.com/minsu/lishi/42425.html
上一篇:杜金娥    下一篇:罗氏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