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华民俗 > 历史趣闻 >

施恩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鬼大爷 发表时间:2017-03-12

  施恩是水浒传中的地伏星金眼彪,为孟州牢房管营之子,排梁山第八十五条好汉,排梁山第八十五条好汉,步军将校第六名。当年武松杀了西门庆、潘金莲后,被发配孟州城,平安寨,与小管营施恩相识,不曾吃得苦头。而施恩他性格中最大的特点就是会施恩,用施展恩惠来笼络人心。《水浒》里对他的描写,主要集中在对待武松的态度上,不妨看看他是如何使用手段拉拢武松,使武松上当受骗、为其卖命的。那么你想更加深入的了解这位施恩吗?

施恩简介——水浒传中的地伏星金眼彪

  施恩简介——水浒传中的地伏星金眼彪

  施恩人物简介

  施恩是小说《水浒传》中一百单八将之一,绰号“金眼彪”,为孟州牢房管营之子,排梁山第八十五条好汉,在小说第二十八回“武松威镇安平寨,施恩义夺快活林”中首次出现,出场时是一个小管营,后来于第五十八回“三山聚义打青州,众虎同心归水泊”中跟随二龙山头领上梁山,司职步军将校。

  当年武松杀了西门庆、潘金莲后,被发配孟州城,平安寨,与小管营施恩相识,不曾吃得苦头。施恩使得一身好拳棒,在快活林里开着一个酒肉店。蒋门神霸占了施恩的酒店。武松醉打蒋门神,替施恩夺回了酒店。曾投靠武松落草二龙山。后施恩被迫上了梁山泊。施恩跟随宋江征讨方腊时,在打常熟时落水而死。

  施恩以小管营身份,招呼配囚武松,好食好住,看上去有点儿纡尊降贵。施恩之所谓“小管营”,并非官职,而是施恩父为管营,众人遂以“小管营”相称,查实他是没有功名的“白衣”。话虽如此,以施恩之身份,厚待一个囚犯,俗语有云: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武松虽是莽汉,亦知世间无此便宜之事,乃叫侍奉自己之人,请小管营出来相见,否则自己不再食用送来的酒饭。但那人坚持是小管营吩咐,好好侍奉半年三个月再说,不肯转知施恩,无奈武松坚持要见施恩,焦躁起来,那人只好向施恩通报。

  施恩工于心计,先让武松等了一会,才慢慢地从里面走出来,见着武松便拜,武松慌忙还礼,说自己是阶下囚,未曾拜识,不只出手相救,免捱一顿杀威棒,更每日有酒有肉侍奉,却无半点差遣,自己“无功受禄,寝食难安”。

  施恩客套一番,讲了一大堆“久闻大名”“如雷灌耳”“云程阻隔”“无物款待”的废话,哄得武松心痒难耐,如广府话之所谓“挑起茑条筋”,连忙追问有何事要等半年三个月才讲。

  武松这么一追问,正中施恩“反客为主”之计。本来,施恩有事相求,如今变成武松欠他一个人情。施恩见时机成熟,才说有事相求,只因武松长途刺配到孟州,路上辛苦“气力有亏,未经完足”,才会等他休息三五个月,“待兄长气力完足”再讲。

  武松一介武夫,除打打杀杀外,别无本事,总不会等到“武都头”气力完足,担担抬抬做“咕喱”吧!

  一般人若直接说出因由,不会引起对方兴趣,施恩故弄玄虚,引起武松好奇心,非追问下去不可。

  武松听施恩说须休息三五个月,才气力完足,不禁呵呵大笑,说道自己去年曾患三个月疟疾,其后酒醉行经景阳冈,亦只三拳两脚,便打死一只大虫(老虎),今时今日,无病无痛,气力充足。施恩欲擒先纵,仍故意要待武松休养一段时日再讲。武松见此,乃问施恩“只是道我没气力了?既是如此说,我昨日看见天王堂前那个石墩约有多少斤重?”

  施恩说是约有三五百斤重。武松乃邀施恩一同前往,看看自己能否“拔得动”。施恩仍叫武松饮吃完酒再去,但武松表示回来方饮也不迟。

  二人来到天王堂前,在场做工的囚徒连忙站立一旁请安。武松轻轻摇了摇石墩,大笑道:“小人真个娇惰了,哪里拔得动!”施恩随口答道:三五百斤重石头,不可轻视。

  此时,武松叫各人躲开。只见他把上半截衣裳脱下,拴在腰里,把石墩一抱,便已轻轻抱起,随之把石墩一撇,陷地一尺深,众囚徒见了,尽皆骇然。武松随即用右手把石墩提起,往上一抛,离地一丈多高,然后双手接住,轻轻放回原处。回过身来,“面上不红,心头不跳,口里不喘”,看着施恩与众囚徒。

  水浒传人物

  施耐庵这样描述,只是夸大而已。试想三五百斤重量,折合五、六百磅,纵是当今奥运举重冠军,也举不起。不过,夸大武松气力,等同夸大“花和尚”鲁智深之“倒拔垂杨柳”,只属小说渲染而已。

  水浒传中武松和施恩的故事

  武松x施恩

  在梁山一百零八将中,施恩也算是个典型的“官二代”。他的父亲是“安平寨”牢城营的管营,官职虽然不大,但相当于现在的监狱长。而他自然就仗着父亲的官职,在当地是逞强施威,不太安分。自古官商勾结。有了这层背景,施恩就想做些不赔稳赚的买卖。

  而在快活林中的酒店就是施恩的,后来也是因为这个酒店,他与武松结识,后来一起上了梁山。对于施恩和武松来说,在他们的身上都有知恩图报这一优点。当初当时武松被发配孟州城,在路途经过安平寨的时候与施恩相识。当时的施恩却主动来招呼配囚武松,好吃好住的招待他,看上去是有点儿纡尊降贵。而武松虽是莽汉,亦知世间无此便宜之事,于是坚持要见施恩,见到下人不肯帮忙,便焦躁起来。

  后来武松见施恩的酒馆遭到他人的抢夺,于是为了报道施恩,便出手相救,帮助施恩夺回了酒馆。施恩见到武松这样毫无顾忌的挺身而出,很是感动。后来得知武松有难消息,更是第一时间筹谋划策,将武松从死神面前救了回来。后来,施恩便投靠了武松,并落草在二龙山。

  通过这些事情,足以看得出来两个知恩图报的品质,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品性,才让他们俩个人惺惺相惜,成为好兄弟,最终一起走上梁山,成为英雄好汉。但是在小说中,对施恩的描写并不是很多。

  武松替施恩夺回什么

  说起施恩这一人物,他的第一次出场是在在小说第二十八回“武松威镇安平寨,施恩义夺快活林”中首次出现,出场时他是一个小管营,也是在这里结识了武松。

  对于施恩和武松来说,读过或看过《水浒传》的人都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是有一定的渊源的。武松还帮助了施恩,并且替他夺回了酒店。具体还是要回到武松杀了西门庆、潘金莲后,被发配孟州城之后的事件中。

  当时武松被发配孟州城,在路途经过安平寨的时候与施恩相识。当时的施恩是小管营身份,能来招呼配囚武松,好食好住,看上去是有点儿纡尊降贵。而武松虽是莽汉,亦知世间无此便宜之事,于是请小管营出来相见,否则自己不再食用送来的酒饭。但那人坚持是小管营吩咐,好好侍奉半年三个月再说,不肯转知施恩,无奈武松坚持要见施恩,焦躁起来,那人也能只好向施恩通报。

  而得到消息的施恩工于心计,先让武松等了一会,才慢慢地从里面走出来,见着武松便拜,武松慌忙还礼,说自己是阶下囚“无功受禄,寝食难安”。被武松这么一问,正中了施恩“反客为主”之计。本来,施恩有事相求,如今变成武松欠他一个人情。施恩见时机成熟,才说有事相求,才说明自己的酒店被蒋门神霸占了,想要武松出手帮助。武松听后为了报答恩情于是出手替施恩夺回了酒店。而事情之后施恩也是应为武松帮助他夺回酒店而心存感激,于是施恩投靠了武松并落草在二龙山。(鬼大爷www.guidaye.com)

  金眼彪施恩:快活林中话人生

  施恩是孟州牢城营老管营的公子,在老爹地盘上是个“小管营”。因自幼跟江湖上的师父们学得一些枪棒在身,孟州一境就送施恩一个绰号,叫做金眼彪。看来施恩也确实有点本事。

  因为自己有点本领,加之又是小管营,自有一些亡命的囚徒要为施恩卖命。这就是施恩依仗自己老爹的权势而获得的“母势”,这和高球的衙内高坎,蔡京的儿子蔡九,蔡京的女婿梁世杰没什么区别,都是“官二代”。别人之所以给“官二代”面子,是因为要考虑,“官二代”背后的势力。

  中国是个人情大国。人情是“XQ势”的一种,正是这千丝万缕的人情,让社会那么复杂。关键是,依据“XQ势”理论:凡是能“借势”对方的能量为我所用,对方的能量流到我这里没有障碍,就是我之能量,那么,对方的“权势”将是我的“权势”,对方的“武功”将是我的“武功”,对方的“母势”将是我的“母势”。

  老爹是个管营,弃官经商自然是不明智。但施恩不是官,“借势”老爹的权势,自然可以在牢城营附近做些来钱快的买卖,比如,赌场、妓院等。

  好在,离牢城营不远就有一处市井,叫做快活林,凡是山东、河北来的客商都到那里做买卖。人员流动量大,商业之势自成,在那里有百十处大客店,三二十处赌坊、兑坊。这么多客店、赌坊、兑坊,自然需要酒肉,施恩就在那里开了一家酒肉店。自开了酒肉店,好不挣钱,每月都有三二百两银子进账。

  于是,施恩成了当地一霸,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于是,江湖各路角色凡来这里,必然要向施恩参礼。过路妓女是江湖人物的一种,来到施恩的地盘,也必然先要参见施恩,才能够在这里混口饭吃。

  这和揭阳岭的李俊、李立、童威、童猛,揭阳镇的穆弘、穆春,浔阳江的张横、张顺弟兄们没啥区别。

  既然当年都是魔王转世,在这人世间,自然有点“魔”的味道。

  可惜,施恩的生意太挣钱了。一个生意太挣钱,用“XQ势”理论来看,就是“母势”提供的能量充足。如果“母势”提供的能量充足,必然要有能驾驭住“母势”的能量。因为“母势”是流动的,是需要保护和聚焦的,不然,要么耗散,要么被其他有本事的人给夺去。

  施恩纵然有些拳脚本领,纵然可以靠老爹的权势,纵然有八九十个囚徒为其卖命,这些能量所聚焦而成的施恩的“XQ势”还显得有些薄弱。

  太薄弱的能量,来守护和驾驭很丰厚的“母势”,这就好比是武大郎娶了潘金莲,就好比白衣秀士王伦占据了梁山,迟早会因为自己的能量不足,而丢掉自己的“母势”。

  不想还真来个比施恩牛的,那就是,蒋门神蒋忠。

  蒋忠这人如何?

  九尺来长身材,有一身好的相扑本事。三年上泰岳争交,不曾有对手。

  如果是单单靠武功,蒋忠确实比施恩厉害,但这里毕竟是施恩的地盘,光是动武肯定是不行的。因为,施恩必然还有其老爹的权势。任你蒋忠武功再牛,管营也可把你抓起来。

  蒋忠既然敢明抢施恩的地盘,背后肯定有靠山。他“借势”的能量是孟州牢城营的张团练的权势。施恩的老爹只是管营,而张团练那边有军队。所以,如果论“拼爹”,施恩算输了。

  正是如此,蒋门神敢在快活林行凶,直接夺了施恩的饭碗,且打得施恩两个月起不得床。

  好在,施恩也是快活林一霸,江湖上的一号人物,就这样被人欺负,如果就忍耐下去,不是好汉作为。所以,这口无穷之怨气,不出得,就不是天罡地煞下凡的魔君。

  终于有一人出现了,这人就是武松。如果潘金莲不偷情,不杀武大郎,武松说不准还在阳谷县当都头呢,那么,施恩的报仇不知要等多少年。所以,世事难料,大千世界的能量不停地流动、转换,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正是这个道理。如此,“XQ势”正是要把握这流动和转换的能量,分析各种势,各种能量,趋利避害,走向巅峰。

  武松来了,一切都好办了。

  蒋忠是三年泰岳争交,不曾有对手,而这武松,是从小与人争交,不曾有对手。不但与人争交无对手,打人不过瘾,路过景阳冈,突然出现一只大老虎,也被他给打死了。

  可见,蒋忠再牛,还是个人。而施恩请来的这个爷,不是人,是神!

  但是,初见武松,施恩并没有把武松当神看,而是当成了一般比自己强些的货色,只感觉能对付蒋门神,并没有对武松有十足的把握。从武松来到孟州牢城营三天,施恩一直都没有出来拜见武松,只是好酒好肉招待,只等三月半载等武松恢复元气再见。

  这就是施恩的境界。

  这里就不得不重点介绍一下“XQ势”理论中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借势”。

  为什么要“借势”?

  因为每种“XQ势”所表现的功能都不是十全十美,甚至显得很单一。单一的能量施展,在小的能量流动,小的圈层交流还可以,如果到了比较复杂的境地,各种能量,各种势力错综复杂,当千千万万种“XQ势”在一个系统间运作的时候,单一的能量就会显得太单薄,力不从心,无法施展,无法驾驭,无法生存。这个时候,就需要“借势”他人的能量为我所用,让自己的能量变单一为复杂,变复杂为灵活;千千万万种“XQ势”在运作,就把自己的能量演变成千千万万种,那么,就保证了自己的“XQ势”在这复杂的系统中,能做到和光同尘,左右逢源,如鱼得水,如龙入海,你有八十一难,我有七十二变。

  这才是真正的“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所谓,真正的“世事洞明”“人情练达”,即可以“借势”任何人的能量,没有敌人,全是朋友。

  在江湖上能做到这一点的,唯独宋江宋公明吧!

  当然,你要“借势”别人的能量,前提是,别人为什么要借给你。这个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犹如,你向人家借钱,凭什么人家要借给你。

  别人可以借钱给你,有两点,一是害怕你,不得不给你;二是需要你,巴不得给你。这就是你的“XQ势”表现出来的作用,一“害”,一“利”。

  要能表现出“利”“害”,这都需要很强的能量,这就要求,你的“XQ势”有足够的能量。不然,别人是不愿意“借势”给你的。

  所以,想“借势”别人的能量,前提是你得有势。只有你有势了,别人才可能怕你,才可能用你,才可能需要你。

  一个没能量的人,没“XQ势”的人,是这个社会的废物,终究会因不适合这个宇宙的法则而被淘汰。

  现在你的“XQ势”“蓄势”了足够多的能量。当能量够多的时候,势就起来了,那么,就可“借势”别人的能量了。

  你要“借势”别人的能量,这些能量必然是别人的,你如何把握和驾驭呢?如果驾驭不了,这些能量是会连你一起伤害的。

  所以,既要用的好,又要不伤了自己。虽然借到了钱,却是“高利贷”,虽借到了势,却把自己也一起沦为转化并产生能量的机器 ,这是不明智的。

  如此,还要对对方的“XQ势”有充分的把握。要深刻了解对方“XQ势”的“势核”“势首”“势臂”“势根”“母势”“次母势”等各要素。

  只有充分了解了对方“XQ势”的各要素,才算真正了解了对方,才算真正了解了对方的生存动力和动机,才能在“利”“害”之间游刃有余地“借势”对方的能量为我所用。何止是对方的能量呢?天、地、日、月、星,金、木、水、火、土各种能量,都可供我支配。

  这才真正做到了“上知天文,下识地理,中通人和”,宇宙间各种能量,各种资源,各种“XQ势”全归我支配!

  施恩要“借势”武松的能量,施恩有势可以“利”“害”武松吗?

  一、利

  武松本来是牢城营的囚徒,按照太祖武德皇帝旧制:但凡初到配军,须打一百杀威棒。杀威棒,杀威棒,就是要杀杀你的威风,灭灭你的气焰,要你老老实实,服服帖帖。一百下打去,任你是打虎的神仙,也得伤筋动骨两个月起不来。这是比较重的刑罚。而武松不晓得这杀威棒的厉害,逞能要一试。

  幸得这个时候的施恩拦了下来,免了武松一顿棒打。

  (以后张都监设计陷害武松,在公堂上,用竹片打武松,武松就屈服了,看来,没吃杀威棒之苦,真不知道杀威棒之威。)不但免了他一百杀威棒,又没让他进土牢,又没有折磨他,而且好酒好肉,沐浴更衣,再换单身牢房为雅间。武松自我感觉也是不像坐牢,而像来旅游的,所以,吃不安稳,睡不踏实,非要弄清是怎么回事不行,是谁要这样厚待我。

  后来得知是小管营施恩,武松真是感恩戴德,对施恩说:“便是一刀一割的勾当,武松也替你去干!”

  二、害

  施恩当然不会明着去害武松,如此,就非江湖好汉了。以后武松被张都监设计陷害,也全仗施恩上下使钱,才保住了武松的性命。所以,武松和施恩是同道中人,同频共振,都是江湖上行得正,做的端的好汉。

  那么,施恩又如何以“害”之行来作用武松呢?

  首先是施恩的身份。施恩是牢城营老管营的儿子,这个“官二代”等于说是牢城营的二把手,武松这个时候早已不是都头的身份了,而是远流配军,是囚犯,正好在牢城营管营制下。

  正是这身份,有了上下,有了上下,就有了管制,有了管制,就是“害”。

  再则,施恩是江湖好汉,武松也是,他们两个这点同频共振,而且施恩四拜武松为兄。那么,论江湖道义,施恩是武松的兄弟,杀我兄弟,如同杀我。

  正是这江湖道义,让武松不得不去替施恩报仇,这也是“害”。

  “害”并不一定是谋害,更可引申为势的束缚,势的制约、制衡等。

  “利”“害”之间,施恩深刻地明白,武松是景阳冈的打虎英雄,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如此,武松又有较高的自尊,不会在打了蒋门神之后,自己霸占快活林。当然,纵然武松想霸占,以武松囚徒的身份,“小管营”也管制得了。

  这就是为什么施恩可以“借势”武松的能量来醉打蒋门神,报得冤仇,出得恶气。

  但是,虽然施恩明白了“XQ势”理论“借势”的“利”“害”作用,但,还有一点没有看透。

  那就是“XQ势”理论“借势”中很核心的一点,要完全信任对方,放权给对方,让对方尽情的施展自己的能量。

  每种“XQ势”的“势核”都不同,这在《谁是魔王》这篇小文中已经诠释,那么,每种“XQ势”都因“势核”的不同而成为不同的传奇,都会创造不同的奇迹。

  既然是“借势”别人的能量,一定要记得,这些能量是别人的,是别人“XQ势”系统下的能量,它打上了别人“势核”的烙印,如何“借势”也不是自己的,只是借用别人的能量完成自己想要的结果。

  那么,既然是别人的能量,只有靠他的“XQ势”系统,才能发挥最大的效力,才是传奇,才是奇迹。

  如此,我们一定要懂得放权,要给对方无限的施展自己能量的机会和平台,让他尽情展现,不受约束,我这边支持一切我能支持的。

  当领导的,一定要懂得这个诀窍,才能真正“借势”德才兼备的人才为我所用,发挥最大的效益。

  施恩不太了解武松的实力,只是听说武松是打虎英雄,但是否有真本事,还不得而知。武松能轻举一个三五百斤的大石墩,让施恩领教了武松的神力。

  施恩又怕武松醉酒不能赢了蒋门神,所以,不让武松喝酒。

  殊不知,武松是没酒没本事,带一分酒就有一分本事,五分酒五分本事,若是十分酒,这力气不知从何而来,是又有力,又有势。

  这就是武松,别人三碗就醉的酒,他能喝十八碗;别人见了都怕的虎,他能三拳两脚就打死。

  对这样的神人,又岂能用常人的眼光来看,又岂能用常人的思维来想,只有给他充分的施展空间,让他尽情施展平生本领。

  最后,施恩对他这结拜兄长确实是言听计从,依了武松,“三碗不过岗”,让武松痛饮三十几碗,晕晕乎乎,疯疯癫癫,醉打蒋门神,打的过瘾,斗的精彩,让武松在江湖上再添一件传奇故事。

  或许,我们的境界真的不理解一些高人,若这些高人来,请让其“出人头地”,增辉天地间!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施恩
本文地址:https://www.guidaye.com/minsu/lishi/42370.html
上一篇:周通    下一篇:薛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