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张嘴的业障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09-07作者:小胖

    生而能言是人的福分,可这张嘴也是业障的第一关。脱口而出的话,无形无影,却能左右人的运道。我听过的最恶毒的话,大概就是吴老太太骂儿子的那句:摔死的女人有啥好哭的,她没那福气,娘给你再娶个好的!
    吴老太太原来姓啥,村里人都不知道了。吴家和她自己都将“出嫁从夫”的规矩执行的彻底,就连吴老头过了世,吴老太太仍是吴老太太,将来死了墓碑上不过是刻上吴某氏罢了。
    吴家儿子吴建军是个闷嘴葫芦,勤劳肯干,也听他娘吴老太太的话。到了吴建军该娶媳妇的年纪,吴老太一盘算家里的家底,颇为丰厚,完全可以挑挑拣拣找个中意的。
    谁中意的?当然是吴老太太中意的呀!那种花枝招展的不行,不安生。那种牙尖嘴利的更不行,目无尊长。太瘦太胖都不行,将来不好生养。不挑仔细了怎么行,以后自己咽了气,就怕这娶进门的媳妇欺负儿子呀!她倒是没想过,自己才五十来岁,“儿媳妇”反而死在了她前边!
    吴家选中的姑娘是小百里外的一户人家的女儿,叫高雪芬,上有一个哥哥,已经结婚生子,和爹娘住在一起,将来就是少了娘家那边的累赘。相隔百里,为的是让“儿媳妇”不方便经常走动,省得常常“偷”东西孝敬那边……
    结婚的时候,吴老太要面子,彩礼按照当地习俗没“讲价”,可也没吃亏,高家为了女儿有“倚仗”,又添了些钱连着彩礼都让高雪芬带回来,当了“压箱底”的嫁妆钱。
    吴老太明里暗里的要了几次,雪芬不善言辞,只说这钱她娘交代了,将来是要给“孩子”花的,谁也不能给也不能动。
    为了这件事,吴老太心里堵着气,觉得当初咋就看走了眼,这个雪芬还是个“倔头”,得好好调教才行,她整天拽着儿子的耳朵嘀咕,你这媳妇又馋又懒,你得管教,不然将来爬到你头上,你可要吃大亏哩!
    儿子吴建军是个闷葫芦,听了他娘说啥也不往外倒,听得烦了就说农忙过去了,他趁着冬天去城里干活了。
    吴建军这一走,雪芬的苦日子便真的开始了。吴老太上了年纪瞌睡少,夜里支棱着耳朵听着儿媳妇那边的房门,早上天不亮就爬起来“咳嗽”,那是咳给儿媳妇听的,婆婆都起来了,你还好意思睡吗?雪芬赶紧起来做饭,给婆婆端上热腾腾的洗脸水。地里没啥农活,吴老太偏要将雪芬支使得团团转,三顿饭都得雪芬做。吴老太太说了,娶了儿媳妇就是来孝敬她的,不然吴家为啥要多养一张嘴!

    雪芬觉得累,开始还暗自责怪自己是不是太贪吃贪睡了,可过了两个月,才知道是自己已经怀了孕,呕吐得很厉害。吴建军听说了就要赶回来,被她娘骂了一顿,说来回折腾啥?哪个女人不生孩子,不是啥大事儿,我们娘俩在家你放心吧!
    等吴建军回来,雪芬的肚子已经鼓起来了,还在忙忙碌碌的里外干活,吴建军有心搭把手,吴老太又说了,胎象稳着呢,就得多活动,将来才好生呢!
    农忙开始后,吴建军说不用媳妇下地里干活,怕村里人笑话。吴老太又想出一招来折腾她。她说儿子干活累,每天都得吃新鲜的肉菜,冰箱费电还不新鲜,早就拔下来不用了,让雪芬每日走上十来里地去集市上买。邻居看不下去,多少说了几句情,吴老太还不高兴了,一撇嘴说,才七八个月份就装贵太太吗?那时候我生建军时还在地里刨土豆呢,到家没一会儿就生了,他那胞衣上还沾着土呢,不也长得这么结实!
    邻居们都说这吴老太心太狠了,生怕儿媳妇吃不着她当年的苦呀。遇到在路上挪动的雪芬,大家能搭载的时候,都招呼她上车。雪芬还怕来回的时间太短,回家挨骂,总要在村外磨蹭一下才敢回去。
    到了七八月份,家家户户都忙起来,顾不上雪芬了。结果雪芬真就出了事,她在离村子三里外的地方摔倒了,再也没爬起来,衣裤上全都是血,脱手不远的地方,还躺着那块要了她命的半斤猪肉!
    被发现时,一尸两命,早都凉透了。吴建军嚎啕大哭,吴老太铁青着脸,一巴掌拍在儿子脖子后边,骂道:没出息的东西,你哭个啥?她带着咱家孩子还能摔死了,这是胎神不保佑她,这个丧门星没这个福气呦!你别号丧了,保不住的就不是咱家人,等娘再给你娶的好的来!
    吴老太骂这话时是在吴家院子里,雪芬的尸体就停在门板上,她刚骂完,院子里就刮起一阵旋风,吹得每个人颈后都发凉!村里的太婆们赶紧来捂吴老太的嘴,说积点德吧,儿媳妇的魂儿还在呢!

    吴老太拧着脖子,冲着雪芬的尸身“呸”了一声,那旋风就停了。吴老太很得意,说啥神啊魂的,我不信那个,她还有理了?哼!
    雪芬下葬没多久,吴家和雪芬娘家闹了起来,为的就是那些“嫁妆钱”,按俗按理,吴家都留下了这个钱,那边亲家气得发抖,将吴老太的刻薄传得十里八村都知道了。
    吴老太才不在乎,一年多的新媳妇死了,吴家反倒还赚了钱。有钱再娶好的去!
    可没想到再娶那么难,吴家的故事传得人人尽知,好人家的姑娘谁敢嫁她家啊?倒有两户看在彩礼的份上“卖姑娘”的人家,先后和吴家订了亲,可定完亲的姑娘就开始上吐下泻,折腾得像是枯草,找人看了都说是“虚病”,也就是被鬼缠上了。退了亲,病就好。
    如此连退了两次亲事,吴老太开始觉得手里的钱扎得慌!她跑到镇上去算卦,先生跟她说前儿媳妇一尸两命,怨气重着呐,得找个八字够硬的才能压住吴家的霉运!
    一直到了第三年,吴老太终于给儿子从外省找了个“命硬”的媳妇儿,从定亲到过门,这个媳妇健壮着呢,啥病也不生。吴老太冲着坟地那边吐口水,说你还能咋折腾?三年了,骨头都烂成渣子了,我老太婆又有新儿媳啦!
    可这新媳妇不比雪芬,不怕说也不怕骂,当着吴老太是身强力壮,动了几次手,吴老太都吃了亏。可当着吴建军的面,新媳妇能说会道,把丈夫拢得严实,不愿再听他娘的话了。
    吴老太气得要死,新媳妇就当看不见,她说她听不懂当地话呀,婆婆不会讲普通话,她也不知道婆婆为啥不高兴哩!
    吴老太还想让新媳妇照样伺候她那是做梦。新媳妇说做不惯这边的饭菜,不会。吴老太要是不做饭,她就晃荡到村头豆腐店买豆腐脑喝,谁饿谁做呗!
    等到新媳妇也怀了孕,吴建军失去过一次妻子孩子,这次害了怕,整天守着她,还催着他娘买肉杀鸡地给媳妇补身子,吴老太插上冰箱用冻肉做菜,新媳妇吃了就吐,说不行,这味吃不了,孩子直闹腾!
    吴老太循着当年雪芬走的路,天天去买新鲜的肉。她边走边骂,不留神踩了石头摔在地上,一下就摔坏了盆骨!
    吴老太算是半瘫痪吧,养好了也只能扶着墙自己上厕所,再不能跳着脚骂人了!新媳妇大着肚子嚷嚷着婆婆净添乱,马上生孩子了哪有钱给她买轮椅,自己走吧,活动活动说不定骨头还长得快呢!
    到如今,吴家的孩子平安生下来了,吴老太的病还是那样,拖着慢慢走,吃喝都要看儿媳妇的脸色,儿子还是个闷葫芦,只是这次是对准了他娘,看着媳妇怠慢老娘,他也不说啥,至多是亲自端碗饭给她!
    吴老太屋里常常传出来哭嚎的动静,村里人也没有去劝的,都说当时她摔伤的地方,就是前儿媳妇雪芬摔死的地方,这是雪芬的复仇,这是吴家老太的报应哎!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老太太的丧事

下一篇:死人也有情

标题:张嘴的业障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jl/61693.html
声明:张嘴的业障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