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话题作文 > 励志作文 > 正文

生存与尊严高二作文

  有尊严的活着,能让你坦然面对真实的自己,尊严与活着休戚与共。小编收集了生存与尊严作文,欢迎阅读。

  第一篇:生存与尊严

  有尊严,是我们活着的最基本标准,是我们生命的意义的关键所在。做一个有尊严的人,无论你是否贫穷,是否困苦,是否碌碌无为,但一定要有尊严,尊严无关乎地位财富相貌家世,它不被世俗的标准来衡量,你自觉地维护你的尊严时,你的生命便也会发出夺目的光彩。

  夏日炎炎,大家都玩累了,便钻到附近的亭子里小憩,正聊得起劲,忽然,旁边的一个7、8岁的小姑娘吸引了我的注意力,瞧,那黝黑的皮肤,短短的头发,还有那双大眼睛,给人以健康自然的感觉。

  听亭子里的几个老人介绍:这个小姑娘是江西人,暑假里,父母出来打工,她也跟了出来,父母要干活,她就每天都出来捡空的饮料瓶,仅为了贴补家用……我顿时感慨万分,多么懂事的孩子啊!我端详着她,那双大眼睛好像也在诉说着一切。

  不知为什么,我们的带队老师故意地走到垃圾筒前,向小姑娘招手,说那里有空的饮料瓶,这明明就是戏弄小姑娘吗!那孩子大概也明白,她不露声色地向那边一瞥,但迟迟不动。

  后来我们老师弄到了一个空瓶子,站在远处大叫:“快过来,这里有空瓶子!!”亭子里的老人也笑着鼓动小姑娘快去。大家都认为她会为了这一点点的利益,而像小狗一样奔过去。可是我们都错了,她依然纹丝不动,我清楚地看见,那固执的小脸上愤然地写着“尊严”二字。在我原本对她的同情中又增加了一丝佩服。看着她旁边满满一袋子空瓶子,我觉得她是如此高大。

  此刻,我的心灵受到了强烈的冲击与震撼。原来尊严如此重要。这时,一幕幕在脑中掠过:曾经,尊严是江姐走上刑场上那一袭朴素的旗袍;曾经,尊严是朱自清对美国救济粮的不屑;曾经,尊严是失去国土的人不惜用生命交换的代价。而如今呢?尊严是申奥成功后的泪水与欢笑,是杨利伟在宇宙的挥手与问候,是世界对中国人民的刮目相看,是……

  有尊严的活着,能让你坦然面对真实的自己,尊严与活着休戚与共。你有着生命的同时也同样拥有尊严,他们相互缠绕,唇齿相依般不可分开、剥离。若你狠心将尊严从生命上拔出,生命便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了。

  第二篇:生存与尊严

  五一劳动节,走在川流不息的街头,仰着头看城市的灯红柳绿,低头就见在这个城市的角落,在一个有些荒僻却又让人无法忽视的街角——一群乞丐。

  就算国家再怎么发展,永远也少不了穷人。我摇着头走向他们,晃荡着口袋里哗哗作响的零钱,挨个扔了个硬币。其中也有些不是乞丐,但混在这一堆的人谁又会拒绝意外之财?钱永远不会嫌多。

  凡事都有个例外。

  我被叫住了,尽管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可我觉得他是在叫我,我过身,还没从人堆认清一个人是谁,一个硬币在空中画了个银色的抛物线,砸到我身上,又掉落到地上,当我正诧异的不知作何反应,有一个人向我挥了挥摊在地上的牌子,我刚刚还真没注意,现在定眼一看,牌子上写仨大字:打短工。

  我脑子里千回路,他这是什么意思?瞧不起我给的一块钱?我平时可是只给一毛的!啧啧,现在的乞丐哟,我都不怕被坑了,竟还有猖狂到不要硬币的?

  正想着,一个轻朗的声音,带着晚风的凉气挂进我耳朵里:“我不是要饭的。”声音平平的就像在陈述一个事实。也许他不是乞丐,只是穿得有些邋遢,大大咧咧的靠着一群乞丐坐,但我还是纳闷:这年头还有人和钱过不去!我有种甩上百元大钞的冲动,看他装什么清高!

  也许我的目光有些怪异,他又问我:要短工吗,还带点淡淡的乡音。”不,不需要。“我突然有些郝然,抓抓头快步走开了。

  虽然离那个街口很远了,但我一直在想刚刚的事,我不由的摸上那个硬币咋回来的落脚点,居然有些疼痛,当然这是幻觉,那疼痛不是在皮肉伤,我知道,那是内伤。

  我觉得悲哀的事,当一个有尊严的人立在我面前,我的的第一反应竟是这人真装,真虚伪!生存和尊严,有些人会先选择生存下来其次是尊严。那个人用生存的尊严,只是用它的选择砸在了我的软肋上。

  第三篇:生存与尊严

  她的目光集中在面前用油桶改造而成的火炉上,用戴着焦黑帆布手套的手在泥腔温火之中细细翻烤着几块山芋。看着眼前川流不息的人群来来往往,搬进推出,她的眼中充满希望,企盼着有人在经过自己的时候,可以驻足。

  她三十多岁,相貌清秀。这里的小贩们都很尊重她,因为她有文化,又为人忠厚。无论是谁,只要有事需临时离开一下,都愿意把摊摊委托给她照料。而她,也总是会把别人的生意经营得分毫不差,并且会对新加入者呵护有加。在她的意识当中,全然没有竞争二字。

  “不要着急每天把挣得钱换成整的,要想着存些零票票。刚开始时还好啦,以后慢慢找零会不够用的哩”。人们经常开玩笑地学说她那生硬的普通话。

  她来自皖北农村,这里没人会对她的身世感兴趣。周围人们看到的,是她一身秋装,鬓发不乱,从早到晚站在初冬的朔朔寒风之下“爱俏不穿棉”,而只有从手套里钻出的因不适应北方的气候,被早早冻得似胡萝卜般红肿发亮的手指,才多少透露出一些真像,——那是冰火交融的结果。她自己心里清楚:婆婆年迈,丈夫病重,孩子上学,面前这一口炉灶承载了全家的期望,而家里很穷。

  她确实很穷,穷得每天有两顿饭是靠自家的烤山芋果腹,而晚餐,则一般是操着南腔北调的小贩们送来的卖剩下的炒面、凉粉,有时甚至会有炒菜!她坚持等价交换,从不利用人家的善意而少还半分。好心的人们似乎也在心照不宣地维护着她以物易物的原则,渐渐喜欢上了烤山芋的焦香。

  虽然跟其他一些生意人相比,她每日所得显得实在微不足道,但仍坚持守法经营,每月同样以“罚款”名义付出的400元“市场管理费”分文不少。

  “干嘛不使小称?这的人都是匆匆忙忙赶着办事的过路客,拉泡屎包一包都能卖出去,没人会在乎你一块山芋是几斤几两!”同行们为她的木讷而焦急。

  “还是老实一点的好,不然会脸红的”。她总会笑笑回答。

  前不久,市场管委会的头头找到她,说有一个绝好的位置腾出来了,可以考虑照顾一下让她挪过去。她听了以后顿觉好心好报,一时间风和日丽,暖流涌动。但随后当那人提出晚上要带她出去找个地方好好聊聊,交个朋友的时候,她拒绝了:

  “在这里已经很好了,有大家的照顾。”

  于是她知道,等价交换,以物易物的原则,或许不只是她一人的专利,而这一

  时近正午,生意出奇地差。尽管她已将摊子横移十几米,身处人流量最大的道路丁字交叉点,但路口亦是风口,面对昨夜开始的一场狂风,人们经过这里时,都收紧领口,匆匆离开,甚至来不及注意到她的存在。

  “谁让你到这儿来的?好好的地方不呆,不想干了是吧?!”一声断喝,随之炉子翻倒,山芋们无论生熟,飞向四方。

  人们终于肯停下脚步,从各处聚拢过来。他们好奇地想了解,七八个身着制服的壮汉,是因何被这样一个身材瘦小的女子所激怒。

  此刻的她,让人确信绝未想到什么人权乃至生存权,她或许是在自责不应该在不经意中扰乱了这里的规则和秩序,或者,只是在叹怜执法者的营生一如自己般艰辛。也许,她应该仍是在庆幸自己没有象同伴那样,因耐不住初来乍到的寒冷,在夜里贸然将赖以谋生的火炉移到狭小潮湿的平房内,而最终全家人一起在幸福而温暖的梦境之中被煤气送归天国……

  因为她始终没有再抬头看上一眼,而只是低眉顺目,心静如水,默默地拣回那些满地翻滚的山芋,甚至在其中一人将她即将到手的一块重又一脚踢向路心,被过往的汽车碾碎的一霎那,也只有片刻的迟疑。

  围观者众,大家同样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幕,有关的,怕砸了自家饭碗,无关的,终是无关。

  “我累了”。回到她的“领地”之后,她满面疲惫地对旁边卖粥的大姐低声说。

  “我现在真的好累,必须睡觉,请你帮我照看一下……”。随后的话,仿佛是在哝哝自语:

  “我昨夜两点钟起来骑三轮车跑出二十多里去上货,回来以后点火,洗山芋,为老公烧一天的饭菜……。今晚回去的路上要记得去为婆婆买药,到家要糊窗、洗衣、缝被子、再为老家的孩子钉几个本本……”;话音未落,便已手揽炉火,脸贴着桶边,坐在冰冷的大理石台阶上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日已偏西。大姐递上了一小沓替她卖货挣来的零钱,存车处的大爷端来了热水,卖饮料香烟的东北小伙,也手拎一小包据说是治冻伤颇有奇效的草药“兀术鱼”来到面前,不厌其烦地教她使用方法:“擀碎加水熬开,泡手泡脚,保你三天全消,贼好使”……

  收工之时,她忍不住推着三轮车走到大姐身边,兴奋地拉着她的手,从怀里掏出一只小小的塑料发卡,托在掌心说:“好看吗?这是我老公给我买的,他很疼我......;以前他能扛二百斤的货,而我现在也能扛动一百斤了......;儿子明年上中学,非常懂事,学习好得很......;今天原以为东西会剩,可最后来了三个男孩子,把最难看的几块烤山芋统统买了去;太好了,不然明天要扔掉了。还有,这么多的好心人帮我……;今天我真的好高兴!”

  那一刻,她双目放光,满面绯红,似乎深深地沉醉于幸福之中。

展开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