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如何解开雮尘珠的秘密?所有的线索都指向雪域藏地。香港古董商明叔为了寻找《格萨尔王》中传说的魔国冰川水晶尸,雇请胡八一等三位摸金校尉入藏寻找。 一行九人进入青藏文明的发源地之一、300多年前神秘消失的古格王国遗址,寻找古格银眼,据说它是藏地的地理座标,可以断定冰川水晶尸就在喀拉米尔,而且许多线索都与雮尘珠暗合。 在喀拉米尔的龙顶冰川,独眼白狼王率领狼群守护着冰川下的秘密;九层妖塔下埋葬的水晶自在山引发了雪崩;一条隧道直通风蚀湖,这里是白胡老鱼和斑纹鲛的战场,它们到底在争夺什么,是风蚀湖的霸主地位,还是在“戏

第一章 死亡收藏者

回到北京后,我和Shirley 杨分头行事,她负责去找设备对献王的人头进行扫描和剥离;分析十六枚玉环的工作,自然落到了我的头上。这事看似简单,实则根本没有可以着手的地方。这一两天之内,Shirley 杨那边就该有结果了,而我想努力也没个方向,只好整天坐等她的消息。这天我正坐在院子里乘凉,大金牙风风火火地来找我,一进门见只有我一个人,便 更多 >>

第二章 冰川水晶尸

明叔给我看的相册,里面全是各种棺木,棺盖一律敞开,露出里面的干尸,年代风格皆不相同。有的一棺一尸;也有两尸侧卧相对,是共置一棺的夫妻;更有数十具干尸集中在一口巨棺之中,外边都罩有隔绝空气的透明柜子。说是私人收藏,则更像是摆在展览馆里的展品。我问明叔这些干尸是做什么的。有人收藏古董,但是真正的“骨董”想不到也有人要。以前倒是听说过新疆的 更多 >>

第三章 发丘印

于是我和大金牙直接奔了右安门,稍加打听,就在一个凉亭里找到了正给人批命的陈瞎子,凉亭里还有几个歇脚看热闹的人。只见陈瞎子正给一个干部模样的中年男子摸骨,瞎子摇头晃脑地说道:“面如满月非凡相,鼻如悬胆有规模。隐隐后发之骨,堂堂梁柱之躯,三年之内必能身居要职。依老夫愚见,至少是个部级,若是不发,让老夫出门就撞电线杆子上。”那中年男子闻言大 更多 >>

第四章 利涉大川

我心想不用问,这位肯定就是全卦真人了。我充做看热闹的,挤进人群,只见马真人正对着山下指画方向,琢点穴道,对那些人说道:“西北山平,东山稍凹,有屏挡遮护,有龙脉环绕,咱们庄的学校要是盖在这里,必多出状元。”这时有个背着包裹的中年山民,长得其貌不扬,看样子是路经此地无意中听到马真人的言论,便对众人说道:“看各位的举动,难道是要在此地建房? 更多 >>

第五章 古格银眼

回到北京之后,我将遇到同门张赢川的事情对众人讲了一遍,按他所推机数,只要带着雮尘珠到西边走一趟,有些问题自然会迎刃而解。“遇水得中道”,要去有水的地方才能有进展,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悬挂在天空之上的仙女之湖。关于魔国的事,在历史上没有任何记载,只有藏地唱诗人口中的“制敌宝珠王武勋诗篇”,才有相关的信息。等一切准备就绪后,我打算先行进藏,去 更多 >>

第六章 悬挂在天空的仙女之湖

我看了看Shirley 杨等人,Shirley 杨无奈地耸了耸肩,胖子倒毫不在乎,觉得人多热闹,大金牙冲我偷着龇了龇牙,那意思是这些包袱你们算是背上了。我心想这他妈港农是打算全家去度假,老婆孩子保镖都齐了,正琢磨着怎么想个说辞,让明叔打消这个念头,鸡多不下蛋,人多瞎捣乱,去这么多人,非出事不可。这时明叔已经把此次组队的其余成员,都带了 更多 >>

第七章 轮转佛窟

等这些闲杂人等散去之后,我才对喇嘛说明了来意,想去找魔国邪神的古墓求喇嘛阿克为我们的探险队物色一位熟悉魔国与岭国历史的唱诗人兼向导。铁棒喇嘛说挖掘古冢,原是伤天害理的事,但挖魔国的古墓就不一样了。魔国的墓中封印着妖魔,是对百姓的一大威胁,历史上有很多修行高深的僧人,都想除魔护法,将魔国的古墓彻底铲除,以绝邪神再临人间之患,但苦于没有任 更多 >>

第八章 夜探

那人影一闪而过,什么人如此鬼鬼祟祟?我来不及多想,悄然潜至门洞边上,偷眼观看。外边月明似昼,银光匝地,有一个蹑手蹑脚的家伙,正沿路向古格王城的方向走去,身上还背着个袋子,非是旁人,正是明叔的马仔阿东。我早就看出来阿东不是什么好人,油头粉面贼眉鼠眼,这大半夜的潜回古格遗迹,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盯上了那尊银眼佛像。阿东的老板明叔是大贼,那 更多 >>

第九章 B计划

胖子的表情如释重负,我想这事也怪不得他,憋了这么久,没把膀胱撑破就不错了。只见胖子对我挤挤眼睛,我们俩这套交流方式,外人都看不懂,只有我能明白,他是问我既然被发现了,现在怎么办。我伸手指了指上面,示意胖子往红柱的高处爬,再爬上去一段,等我的信号暴起发难。随后我也变换自己在柱子后边的角度,食罪饿鬼已追踪着气味而至。我躲在柱后看得清楚,这 更多 >>

第十章 本能的双眼

铁棒喇嘛脸色突变,只叫得一声不好,随即向后仰面摔倒。我眼疾手快,急忙托住他的后背,再看铁棒喇嘛,已经面如金纸,气若游丝,我担心他有生命危险,赶紧探他的脉搏,一探之下,发现他的脉息,也是时隐时现,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去往西天极乐世界。我根本不懂中阴身是什么,似乎又不像是被鬼魂附体,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站在我们对面的明叔说道:“阿东怎 更多 >>

第十一章 走进喀拉米尔

我的心猛然一沉,赶紧把烟头掐灭,过去观看。黑驴蹄子刚好用尽,Shirley 杨正从喇嘛指尖拔出一根黑色的肉钉,不知为何物。铁棒喇嘛的皮肤虽然已经恢复正常,但面色越来越青,一探他的呼吸,虽然微弱,却还平稳,但能否保住性命,尚难定论。我从地上捡起肉钉看了看,后边还坠着极细小的黑色肉块,这大概就是刺破喇嘛手指的那根硬刺。此非善物,留之不祥, 更多 >>

第十二章 恐慌

藏马熊和别的熊略有区别,由于这种熊的面部长得有几分像马,看上去十分丑陋凶恶,所以才有这么个称呼。从我们头顶落下来的那只藏马熊,在月影里挥舞着爪子,翻着跟头撞在了山壁突起的石头上。这藏骨沟本身就是尕青坡裂开的一条大缝,两侧的山崖陡峭狭窄,使得藏马熊在这边的山石上一磕,又改变下坠的角度,撞向了另一边生长在绝壁上的荆棘枯树。那千钧体重的下坠 更多 >>

第十三章 雪山金身木乃伊

我们站在冰层上往下看,看来这冰斗并非是大自然的产物,冰壁中封冻着的尸体都摆出一个神秘的姿势,站立低首俯视着斜下方。胖子看后笑骂:“临死还不忘捡钱包。”我对他们摆了摆手,别议论了,得赶紧下去把韩淑娜救上来,不管怎么看,这冰窟都透着很重的邪气,绝非善地。于是众人赶忙放下绳索,我抄起冰凿拽着登山绳滑进冰窟,随后Shirley 杨也跟着下来。 更多 >>

第十四章 妖奴

韩淑娜那张被无量业火烧成黑洞一般的脸,对着我吃力地张了张口,似乎是想要发出什么声音,然而那没有嘴唇的口,只能徒然张着。我想叫身边的初一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喀拉米尔山区以前有没有过这种先例,被烧死的人还会发生尸起?但一转头,却发现原本一直在和我说话的初一不见了,只有寒夜中的冷风夹杂着大雪片子呼呼呼灌进冰墙。我心中似乎也被风雪冻透了,全身突 更多 >>

第十五章 灵盖的诅咒

帐篷快要被外边的巨人撑破了,难道这就是向导初一所说的“雪弥勒”?为了避免开枪把帐篷射破,我顺手抄起放在地上的一支登山杖捅了过去,谁知登山杖上没有任何感觉,那张大脸竟似有形无质,只有凹下来的帆布被杖头戳了回去。明叔慌了手脚,打算爬出去逃跑,我赶紧拽住他的腿,把他按倒在地。外边那雪弥勒是什么东西,除了初一听说过一点之外,谁都不了解,好在这 更多 >>

第十六章 先发制敌

龙顶的地形,虽然属于复合雪山冰川冻土,但是目前正处于一年两个多月的消融期末尾,海拔又相对较低,所以山顶的积雪消融了不少,而且四座雪峰环绕得并不紧密,不会轻易拢音,再加上风雪对声音的稀释,所以我们逐渐发现在雪原上开枪的响声是不容易引起雪崩的。不过假如风雪一停,再降两天雪,雪峰上的积雪又达到了满负荷,那时就变得很危险了。Shirley 杨 更多 >>

第十七章 乃穷神冰

我想起在大凤凰寺见到的鬼母壁画,当时曾听铁棒喇嘛说那画已经残破,其原貌应该是蓝白两色为主,象征着鬼母拥有无量业火与乃穷神冰两种可以粉碎常人灵魂的邪恶力量。在古藏地的传说中,并没有魔国这个称呼,而是称其为北方的妖魔,只有世界制敌宝珠大王的诗篇中,才称其为“魔国”。从冰川水晶尸口中钻出的冰虫,大概就是那种所谓的乃穷神冰了。只见彼得黄被乃穷 更多 >>

第十八章 血饵红花

“恶罗海城”又名“畏怖壮力十项城”,它与“灾难之门”都是只存在于昆仑山远古传说中的地名,从未载于史册,只是传说隐藏在昆仑山最深处,难道它们真的存在过吗?献王墓壁画中的那座古城,也许描绘的就是恶罗海城,不过这北方妖魔的巢穴,与新疆沙海深处的无底鬼洞之间,又有怎样的联系?能否在那里找到巨大的眼球祭坛?我们目前还没有太大的把握。在传说中,那 更多 >>

第十九章 蜕壳龟

手背上只是有点痒,也不觉得疼,但用手指捏住了一拔,疼得我险些从平台上倒翻下去。我急忙拧开头盔上的射灯,靠近手腕的地方,竟长出了两三个小小的黑绿色肉芽,一碰就疼得像是往下撕肉,整个胳膊连着骨髓都被带着一起疼,我急忙再检查身上其余的地方,都一切正常。这时Shirley 杨和胖子等人也打开了光源,我让他们各自看看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但除我之外 更多 >>

第二十章 鱼阵

我只好带上明叔和阿香,沿着布满水晶矿脉的河流不断向下游前进,一连走了三天,发光的淡水水母渐渐稀少。最后这狭长的深渊终于有了尽头,巨大的山体缝隙,被一道几百米高的水晶墙拦住,墙体上都是诡秘的符号和印记,一如先前看到的那块冰山水晶石,不过墙实在是太大太高了,人在这宏伟的壁下一站,便觉得渺小如同蚂蚁。巨墙上面隐约可见天光耀眼,这一定就是传说 更多 >>

第二十一章 风蚀湖的王

明叔还在犹豫,觉得Shirley 杨有些小题大作,放着路不走非要爬那块陡峭的岩石,我和胖子却知道Shirley 杨在这种事上一向认真,从来不开玩笑,她既然着急让大伙远远躲开,一定是发现了危险的征兆,何况我经她一说也已经看出来了,山上那条路,的确是太光滑了,连根杂草都没有,肯定不是人走的路。我们在湖中的位置,距离那条光滑如镜的道路很近, 更多 >>

第二十二章 牛头

Shirley 杨问我是否要直接进城。城中明明是有灯火闪烁,却又静得出奇,诡异的种种迹象,让人望而生畏。我对Shirley 杨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阿香说这城中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想咱们三十六败都败了,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只不过这座古城,确实从里到外都透着股邪气,而且似乎隐藏着一些难以想象的秘密,咱们只有见怪不怪,单刀 更多 >>

第二十三章 X线

我边走边把屠房中的情况对Shirley 杨简要说了一遍。Shirley 杨却认为这里不是失落在时间的轨道以外那么简单,比如锅里煮的熟牛肉,的确烂熟可口,吃光了它,它自己也不会再重新出现,城中的一切都固定在了某一时刻,如果不受外力的影响,它始终不会发生任何变化。外边的天空由昏暗变成漆黑,手表的时间也很正常,这说明时间依然是正常流逝的。另 更多 >>

第二十四章 真实的恶罗海城

Shirley 杨很有把握地认为,我们所在的这座大蜂巢古城,并非真正的恶罗海城,而是无底鬼洞,并让我和胖子看看明叔父女的后颈。我心想古城与鬼洞之间的差异,未免也太大了一些吧?不过时间凝固的恶罗海城与深不见底、充满诅咒的鬼洞,都是凌驾于常识之外的存在,所以也并没有感到过于惊奇。我过去扒开明叔后脖子的衣领,果然看到他后颈上有个浅浅的圆形红 更多 >>

第二十五章 掉落

刚与胖子、Shirley 杨在湖中汇合,还没等展开行动,明叔带着阿香也溜到了水里。我对明叔说这可真添乱,你们在上面待得好好的,下来搅和什么?咱们又没有那么多的氧气瓶。明叔拽着阿香,边踩水边对我说:“唉呀……别提了,刚才在上面看到,那林子里又有动静,怕是那两条斑纹蛟起了性子,又要到湖里吃鱼了,我就想在上边提醒你们,但腿有些发软,没站稳, 更多 >>

第二十六章 球虾

我们从那筛子般的洞顶被水冲到地底,和另外的几个人失散了。我最担心的就是斑纹蛟,在风蚀湖底一场混战,两只斑纹蛟的其中一只,似乎被掉下来的千钧石眼砸死了,但仍然还有一只,包括那条白胡子鱼王,应该也都被激流冲到了地下湖中,如果Shirley 杨、明叔、阿香中有人跟它们碰上,必定凶多吉少。想到这些,我和胖子不敢怠慢,顾不上身上的酸痛,从皇帝蘑 更多 >>

第二十七章 击雷山

我俯身捡起地上的断手,可以肯定这就是阿香的右手,齐腕而断,看断面上齿痕参差,是被巨大的咬颌力硬生生咬断的。只有Shirley 杨身上带有照明弹,这样看来她和阿香应该是在一起的,她们一定遇到了什么凶残的猛兽,最后退避到死火山的火山口里求援。胖子拖着疲惫不堪的明叔从坡下跟了上来,与此同时,锥形山的上边,转出一只红色的火蜥蜴,吐着尺许长的舌 更多 >>

第二十八章 白色隧道

看到明叔那刷白刷白的脸色,我心里不禁打了个突,他所说的门后有人,我倒不觉得有什么可怕,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也就是了。我自始至终最担心的一件事,就是明叔的精神状态。自打进藏以来,接二连三地出现伤亡,使他成了惊弓之鸟,而且这大黑天击雷山的地名,偏又犯了他的忌。明叔虽然也算是在大风大浪中历练过多少年的老水手了,但多疑是他的致命弱点。在这 更多 >>

第二十九章 黑暗的枷锁

众人都不约而同地感到,这里有着某种不寻常的存在,于是暂时停在白色隧道中间,借机活动一下发麻的手臂。此时,人人自危,都有些犹豫不决,不知是该进还是该退。我开始怀疑这段通往祭坛的隧道,根本就是一个陷阱,里面的东西在不断干扰视、听、触、嗅、味等五感。始终保持固定姿态而产生的疲劳,使人的肢体酸麻,失去原本敏锐的感觉,咸鱼般的腥臭,也使人心思紊 更多 >>

第三十章 可以牺牲者

明叔腿脚利索,“噌”的一下蹿到了我的身后:“胡老弟,你……你看见没有?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好像就是它在一直跟着咱们,一定不怀好意。”我对明叔一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话,跟着拔出枪来,对准了后边那团黑色的影子。不远处那团黑影在我眼中也逐渐清晰了起来,好像是一只黑色的手,比胖子的脑袋还要大上两号。我感到持枪的手开始发抖了,自从进入隧道以来,便 更多 >>

第三十一章 死亡倒计时

我和Shirley杨在“人形行刑坑”边观看四周记载的仪式场景,越看越是触目惊心,那些古老的雕刻图案,虽然构图简单,但带给人心理上的冲击,却丝毫不亚于亲眼看到,有活生生的人在面前生剐活剥,壁画中的一笔一划都似是鲜血淋漓。但比杀人仪式壁画更为残酷无情的,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现实,铁一般的规则没有任何变通的余地,想要举行鬼洞仪式,就至少需要一 更多 >>

第三十二章 生死签

石茎天梁是用一整株古老的化石树改造而成,长有三十余米,宽约五米,工整坚固,下边没入白云之中,它一端连接着“白色隧道”前的平台,另一端直达玉山祭坛山腹中的洞口,天梁上立着许多古老的白色石人,与“献王墓”中的天乩图何其相似。明叔就骑在了一尊石人的肩头,举着“凤凰胆”的手抬起来,探出天梁之外,我和胖子不敢轻举妄动,就算是没人动他,明叔也有个 更多 >>

第三十三章 祭品

“凤凰胆”被明叔随手扔进了天梁下的云湖之中,我气急败坏地将他从石人像上拽了下来,举起拳头想打,但还没等动手,便听到Shirley杨叫道:“不好,时间没有了。”说完抬头注视着头顶的晶脉,坐在地上的阿香与刚刚为了躲枪避在另一尊石人后的胖子,包括被我压在下边的明叔,也都抬起头来,看着上面。这时洞中的光线产生了变化,原本由上边矿石中发出的荧光 更多 >>

第三十四章 看不见的敌人

“斑纹蛟”大概是从另外的哪个水洞爬进祭坛洞窟的,冰壁般的水晶,阻挡了它扑过来的道路,而且它体形笨重,也难以从数米高的冰壁上跃过来,只是将它的大嘴,从两大块水晶的缝隙中伸了过来,颚骨尚且卡在外边,短粗的四肢在后头不断蹬挠,恨不得把拦路的水晶挤碎。凡是生长年头多了的动物,都喜“内丹”,尤其是水族,蛟、鱼、鳖、蚌之属,光滑溜圆的珠子是它们最 更多 >>

第三十五章 血祭

为了避开“大雷天击雷山”中杀人于无形的“晶颤”,我推开堆积在天梁下的无数干尸,当作踏脚石,一层层码向通向祭坛的道路,开始的时候众人还有点放不开手脚,一来是那些脸上有两个大黑窟窿的干尸,实在是过于面目狰狞,失去了生命的空虚躯壳中,也曾经都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大活人,他们大多数还保留这生前面对死亡降临之时,那幅挣扎嚎哭的惨状;二是担心干尸的 更多 >>

第三十七章 蛇窟

地下峡谷象是到了深渊最底层的地狱,满目皆是嶙峋巨大的史前生物骨骼,附近散落倒塌的石柱与那些骨骸相比,有些微不足道,而且大半都埋入了灰白色的土层之中,所以开始的时候众人并未察觉到这里有人类建筑的遗迹,直到阿香指出我们身后存在着巨大的黑色神像,这才发现周围还有这么多石柱。石柱上都凿有一些牛鼻孔,有些还残留着粗入儿臂的石环,另外最醒目的,就 更多 >>

第三十八章 天目

黑色神像实际上便是一块如山的巨石,只是内部都被凿成了空壳,由于岩石都是墨黑色的,所以其中的空间毫无光亮可言,Shirley杨持着“狼眼”手电筒,向身后的通道中照去,狭窄的光束打到了角落中,只见阿香正低着头,面对墙壁而立,在此之前,我们谁也没察觉到她的举动,此时见她象鬼魅般无声无息的站在那里,好像又出现了离魂症,不由得都有些为她担心,但 更多 >>

第三十九章 刻魂

明叔给我们讲了阿香过去的经历,其中竟然提及阿香的亲生父母使用的方法,是从西藏的秘文中所得,那一定是和“后世轮回宗”有关系,英国入侵西藏的时候,曾掠去了大量珍贵的文物典籍,“后世轮回宗”的密文经卷在那个时期流入海外,倒也并不奇怪,明叔手头那本记载冰川水晶尸的经书,便有着类似的遭遇,不过明叔虽然有的是心眼,却并不知道这“眼睛”之迷的详细来 更多 >>

第四十章 由眼而生 由眼而亡

我们虽然知道困在巨象的顶部,虽能支撑一时,却无论如何支撑不了一世,正在筹谋对策,却不料那些毒蛇来得如此之愉,尤其是那条口中不时滴落红涎的大蛇,身前身后带着十步毒雾,别说让它咬着,就是离它距离稍近,怕也难免中毒身亡,我们只好避其锋芒,迅速逃往巨像暴露在外边的半个脑袋之上。我拽着Shirley杨的胳膊就跑,可她还对墙壁上的标记念念不忘,说 更多 >>

第四十一章 布莱梅乐队

魔国陵寝中的塔葬,向来会根据其形制大小,配有两条殉葬沟,形如二龙戏珠之状,由于沟中有大量的野兽骨骇作为殉葬品,故此喀拉米尔当地人成其为藏骨沟。没想到我们从其中一条藏骨沟进入龙顶冰川,最后从地底爬出来,竟然是身在另外一条藏骨沟中。不过这里地热资源丰富,植被茂密,在喀拉米尔山区也并不多见。此时繁星璀璨,峡谷中的地形也是凹凸起伏,林密处松柏 更多 >>

第四十二章 还愿

我看此时其余的人都睡得很沉,大伙实在是太累了,对于明叔这种小聪明也没必要去惊动其余的人,于是便不容分说把背囊从明叔手中拎了回来,将之枕在头下,告诉明叔说要走的话也行,但是东西都不能带走,因为我们也得用,要是不想走了,就赶紧找个地方好好休息,别吵醒了别人。明叔无奈,只得重新回来,坐在地上悄声对我说道:“胡老弟……我再多说一句啊,那哈密王 更多 >>

第四十三章 酬金

考虑到伤员的状况,我们并未在喀拉米尔过多停留,三天后,我们这支国际纵队辞别了当地的牧人起程返回北京。刚一到市区,我就让胖子快去把大金牙找来,一起到明叔的府上碰面,把值钱的古董全部收了。当然这事没让Shirley杨知道,Shirley杨要带阿香去医院复查伤口,我随便找了个理由就先开溜了。明叔跑了几次都没跑成,只好愁眉苦脸地带我回了家。北 更多 >>

第四十四章 总路线 总任务

我边走边对明叔说:“想不到您老人家从一开始就跟我们耍心眼儿,家里的玩意儿没几件像样的。这回就算我们认倒霉了,只收这些拿不上台面的东西,给您老打了个大折扣,咱们现在就算是两清了,等会儿吃过饭真的该各奔东西了。阿香的事交给Shirley杨肯定没半点问题,俗话说女大不中留,我看她也不打算再跟您回家了,所以往后您就不用再为她操心了。”明叔说: 更多 >>

第四十五章 摘符

虽然决定了要去美国,也不能说走便走,出国前有很多事要处理。大金牙的家就安在北京,这段时间他和胖子二人变卖古玩,我则回福建探亲,之后又去看望了几位牺牲战友的家人,其间还和胖子去曾经插队的内蒙走了一趟,前后一共用了将近两个多月的时间,才将所有的事都忙活完。回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是隆冬时节,距离我们出国的日子,只有几天了,眼下所有的事都已经准 更多 >>

第三十六章 西北偏北

我们只顾着翻看地上的死鱼,竟然不知道阿香是在什么时候失踪的,但她肯定没有发出任何挣扎求救的动静,否则不会没人发觉,大伙心中担心,都觉得这回真实凶多吉少了,怕是让那些在祭祀之后来吸死人血的东西掳了去。但随即一看那串脚印,血迹新鲜,而且只有一个人的足迹,从血脚印的形状来看那应该就是阿香的,大约有十几步,到堆积干尸的地方就不明显了。如果她是 更多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