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的夜神之光

推理故事 2020-09-28

林鹤教授

警官卫奇刚忙完了一个案子,泡了杯滚烫的普洱,舒了口气,靠在椅背上休息。

还没舒服两分钟,愣头愣脑的助理小王闯了进来:“老大,有个报案人报盗窃案,一定要见你!”

卫奇眉头一皱,总有些人觉得自己的事特别重要,着急到不走程序:“谁啊?”

小王说:“叫林鹤,是位大学教授。”

卫奇顿时愣了一下。林鹤是本市的一位天文物理学家,德高望重,在国内甚至国际上都享有声誉。林鹤为人低调,放弃了许多高薪机会,住在本市天文研究院的老旧宿舍区里,是个学术派。这样的人前来报案,他倒是愿意亲自接待。

卫奇点点头:“请进来吧。”

小王离开后,一会儿林鹤就出现在门口。他满头白发,气质十分儒雅,但脸上写满了与外表不相称的焦虑和恐慌。

卫奇站起来,给林鹤倒了杯茶:“林教授,久仰您的大名!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林鹤坐下来,压低声音但急切地说:“卫警官,‘夜神之光失踪了。”

卫奇没听清:“什么?”

林鹤赶紧解释道:“‘夜神之光,是一块陨石的名字。这是我退休前,最后一次参加科考,恰巧在北极的冰盖里挖出的月球陨石。它的横断面是乳白色的质地,里面镶嵌满了橄榄石晶体,十分美丽,所以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夜神之光。这块陨石十分罕见,研究价值非常高。本来一周后要搞一个正式捐赠仪式,由我上交给研究院,供收藏和研究使用。可是,今天一早,陨石在我家里失窃了!”

卫奇沉吟了一下:“恕我无知,它的经济价值大概是多少?”

林鹤说:“保守估计,它的市价可达两千万元人民币。”

卫奇暗自吸了口气:“那陨石是什么时间在您家中失窃的?有没有明显的盗窃痕迹?”

林鹤焦虑地搓着手:“我住在一套老房子里,有一间书房,我把陨石放进了玻璃柜中。家里没有丢失其他的东西,门和窗也没有被损坏。昨夜我做课题晚了,就留宿在办公室里。今天一早,我回到家,就发现陨石失踪了!”

卫奇心想,把两千万的东西随意放在家里,也真是太大意了吧。但看到林教授焦急的样子,他也不忍多说什么:“您家里还有什么人?昨天到今早,可有人出入过家里?”

林鹤仔细想着:“家里只有我的独生女林薇,她身体不好,一直在家,说没听到特别的声响。昨天来过家里的有我的学生李雨峰,还有做饭的钟点工小刘,没有别人了。”

卫奇脑子里迅速过了一遍,他问:“陨石照片您手机里还有吗?”

林鹤连忙点头,并打开图片,一块不规则的拳头大小的白色石头,里面嵌着些绿色晶体。就卫奇的审美来看,实在不怎么起眼。林鹤又补充道,知道这块陨石存在的,只有研究院高层领导以及他身边的亲人。

卫奇站起来披上风衣:“走吧,去您家里看看。”

林鹤赶紧说:“卫警官,我还有个请求,这件盗窃案事关重大,能否先秘密调查?如果您能及时侦破,也许我还能参加一周后的捐献仪式。”

卫奇见他一脸郑重,便点点头。

书   房

林鹤带卫奇走进研究院的家属区,这是一个比较老旧的小区了,房子还是砖混结构的。但是小区里显得很干净,进出的居民看上去也都很有素质。

林鹤拿钥匙打开了门,卫奇随后跟了进来。

忽然,卧室的门开了,一辆轮椅滑了出来,卫奇吓了一跳。轮椅上坐着一位三十岁出头的女子,面容清秀,但却一脸淡漠。

林鹤介绍说:“这是小女林薇。”

卫奇迅速打量了一下她的腿部,却被林薇敏锐地捕捉到了:“卫警官,我不是天生残疾,只是患了一种神经系统疾病,会慢慢失去身体功能。”

卫奇有些尴尬,勉强对她笑笑,看向林鹤。林鹤脸上露出了有些悲戚的神情。

卫奇赶紧说:“林教授,去您的书房看看吧。”

林鹤点点头,引他进了书房。林薇拿了水杯,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

卫奇还是忍不住问道:“林小姐是刚生病的吗?平时是谁照顾她?”

林鹤叹口气:“两年了。她妈走得早,小薇又得了这种病。她要强,本来是植物研究所的骨干了,忽然倒下了,每况愈下。她不肯请人来照顾自己,每天躲在屋里看书,不愿意说话。也就我的学生李雨峰来,雨峰原来学的是天文,后来改学植物学,还能和她说上几句。”

卫奇问:“林小姐这种病,能医好吗?”

林鹤额头上的皱纹更深了:“难呐。国外有治疗这种病的研究组了,但离引入国内的临床,还远着呢。”

书房倒是比较宽敞,有几排白松木的书架和一张写字台。窗台附近还摆着一盆绿色的爬藤植物,沿着墙角向上伸展,开着素雅的小紫花。

林鹤打开书架的玻璃门,有一栏空着:“我就把陨石包了块红布,放进了这里。对了,为了保险,我还给书架上了锁。”

卫奇打量了一下那单薄的锁,心想,您这种锁,我三秒钟就能打开,几乎没有防御作用。

卫奇问:“您家里有没有监控录像?”

林鹤摇摇头:“没有,家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从来没安过监控。”

卫奇点点头:“那请您先出去一下,不要让其他人进入,我勘查一下现场。”

林鹤配合地退了出去。

卫奇站在书房的中心,仔细观察着四周,将一切尽收眼底。然后,卫奇开始了地毯式搜索。一个小时后,他打开门,对林鹤说先告辞,回去后他要安排對相关人员进行调查。

排   查

卫奇坐在办公室里,助理小王给他倒了杯普洱。

卫奇打量着小王:“想说说这个案子吗?”

小王坐下来:“老大,说实话,这个盗窃案根本用不着您出马,显然就是熟人作案嘛。”

卫奇点点头:“继续说。”

小王受到鼓励,更来劲了:“您看啊,据林教授的陈述,他昨天下午离家,今天早上回家,陨石是这个时间段失窃的。我们先不考虑林教授监守自盗的可能。林薇身体有残疾,一直在家不出门。李雨峰昨天晚上到过,陪林薇聊天,帮林教授送文件。再就是做饭的钟点工刘嫂,来做过晚饭和今天的早饭。有作案机会的,无非就这三个人。”

小王找了张纸,写下了这三个人的名字。

林薇:作案动机两颗星。

李雨峰:作案动机四颗星。

刘嫂:作案动机一颗星。

卫奇笑笑:“你以为这是推理小说吗?还几颗星,如果没有证据,李雨峰都可以控告你污蔑了。林教授说过,除了他以外,书房从来没有人进入过。这三个人,也都矢口否认自己在案发时间进入过书房。昨天我仔细搜索了书房,并未发现除林鹤之外其他人的指纹。”

小王撇撇嘴:“可是从动机上来看,就李雨峰的嫌疑最大。您看,他经常自由出入林家,深受林家父女的信任。他身强力壮又机敏,顺手偷走一块陨石简直就像探囊取物。陨石价值那么高,他又是少数知情人之一,难免不动心。”

卫奇问:“林薇呢?”

小王犹豫了一下:“林薇患有重病,而且每况愈下,唯一的治疗希望就是加入国外的新药科研组,但医药费极其高昂,林家拿不出这么多钱,林教授却要把珍贵陨石捐献给研究院。如果林薇想治病救命,偷偷拿走陨石,也情有可原。但以她的身体情况,如果是她作案,一定得有外援。”

卫奇不动声色地说:“你是说李雨峰?”

小王说:“或者是她信任的其他人。我总感觉李雨峰和林薇之间……不好说,李雨峰是林教授的学生,又是林薇的同行,经常去家里照顾,是不是有點太热情了?如果他们合伙作案的话,那概率更高。”

卫奇说:“钟点工刘嫂呢?”

小王笑了笑:“刘嫂就是打酱油的。说实话,陨石的价值,除了少数几个知情人,她一个做饭钟点工怎么会懂这个?我看过陨石照片,其实就是一块花石头嘛,如果不是懂行,谁会认为这块石头价值连城?”

卫奇继续说:“你之前还说过一句话,如果不考虑林教授监守自盗的可能……你觉得这种可能能排除吗?”

小王挠挠头:“基本能排除吧。如果林教授想独吞这块陨石,在挖掘出来后,就可以秘而不宣,占为己有,谁也不会知道,干吗还要大费周章,要搞捐献仪式,然后再自己盗走呢?”

卫奇点点头。

小王凑上前:“老大,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卫奇笑了:“可以出师了,除了少了一点,证据。你先忙吧,我再想想。”

小王走后,卫奇打开在林鹤家拍的现场照片,一张张仔细看了起来。忽然,他感觉右脚的鞋子有点松,原来是鞋带开了。他抬起脚系鞋带,发现鞋底的格子里,除了灰土之外,还沾着一朵紫色小花。卫奇转念一想,这种小花,只在林鹤的书房里见过。

他不由调出了一张图片,那是书房里的那棵爬藤植物,花盆中间竖着一根木杆,绿色的爬藤沿着木杆盘旋而上,开满了小紫花。

卫奇把鞋底沾着的小花取了下来,陷入了沉思。

盗窃者

钟点工刘嫂五十岁左右,是个憨厚朴实的中年妇女。

此时在审讯室里,她更是紧张得手足无措。

卫奇不知为什么,对这名盗窃嫌疑人产生了一丝同情:“说说吧。”

刘嫂结结巴巴地说:“我没……没进过林老师的书房。”

卫奇摇摇头,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小王忽然进来了,附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卫奇皱皱眉头,开门走了出去,只见林教授、李雨峰和坐在轮椅上的林薇就在门口。

李雨峰急切地说:“卫警官,刘嫂不可能是盗窃者。”

卫奇说:“为什么这么说?你跟她很熟吗?”

李雨峰语塞了一下:“因为,她,她是我的养母。”

这话一出,连林教授和林薇都吃了一惊。林薇忍不住问:“养母?雨峰,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李雨峰艰难地说:“其实,刘嫂是我的小姨。我妈走的早,我上中学以后,都是小姨带大的。现在她也不肯清闲,做一些钟点工的活儿,说要多存点钱,以后我成家立业还能帮衬一点。”

林教授摇摇头:“雨峰,你怎么连我也瞒啊?”

李雨峰说:“老师,我不是故意隐瞒你们。只是小姨觉得自己的工作不算体面,坚决不让我告诉你们,所以我也尊重她的意愿。”

林教授说:“卫警官,刘嫂在我家干活儿,一直很讲诚信,在沙发下扫出了一百元钱都交还给我,我觉得她不可能做出盗窃的事。”

李雨峰也急切地附和:“是啊,小姨是个很诚实的人,绝不可能偷盗。”

林薇若有所思。

卫奇说:“你们跟我进来吧。”

一行人进入审讯室,刘嫂看到他们,脸上露出了惊慌和无助的神情。李雨峰冲她点点头,示意她不要紧张。

众人坐好后,林教授问:“卫警官,您认为刘嫂有作案嫌疑,根据是什么呢?”

卫奇不慌不忙地打开手机,调出一张照片,展示给众人。照片上,正是书房里的那棵爬藤植物。

卫奇问:“这是什么?”

李雨峰和林薇几乎同时说:“扁豆花。”

卫奇点点头:“你们两位都是植物学的学者,谁能解释一下,扁豆花有什么特性?”

李雨峰和林薇不解地对视了一眼。

卫奇提醒道:“比如它茎的旋转方向?”

李雨峰说:“扁豆花是右旋茎,它的茎是一直往右旋转的。”

卫奇问:“这是什么原因?”

李雨峰笑了笑:“简单说,爬藤植物以左旋茎和右旋茎两种方式为主,人为也不可改变。这跟它们的遗传有关,跟祖先原产地有关。亿万年前,为了追逐阳光,茎会随太阳而转,在引力和磁力作用下,南半球的爬藤植物茎右旋,北半球的左旋。大概如此。”

卫奇点点头:“那你们看看,这棵扁豆花的茎是朝什么方向旋转的?”

众人仔细辨认后,有点惊讶:“往左旋转的!”

李雨峰说:“这不大可能。”

卫奇说:“最大的可能,这根茎是人为盘上去的,所以盘错了方向。”

刘嫂的脸色变得灰白。

卫奇說:“之前的调查,除了林教授之外,你们几个都坚称没有进入过书房,而我在书房的角落里,发现了一点儿散落的泥土,很有可能是有人慌张开书柜的时候,碰倒了这盆扁豆花。她怕人听见动静,慌忙救场,把花盆扶好,把散落的扁豆茎盘好。我想,她应该是一直戴着手套,但最后整理花的时候,因为细茎盘起来不方便,所以她摘掉了手套。我在一片叶子上提取到了指纹。”

“扁豆花是右旋茎,可这盆花却被人为盘成了左旋茎。除了林教授之外,李雨峰和林薇都熟知生物学,虽然这只是一个细节,但以你们的缜密,不至于会犯这种错误。结合指纹,我最后才锁定了刘嫂。”

李雨峰难以置信地看着刘嫂:“是真的吗?您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林薇和林教授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刘嫂垂下了头,一语不发,神情像是默认了。

卫奇说:“如果你能配合,说不定还能争取罪行从轻。”

刘嫂低着头,声音很小:“是我偷的,那块石头还在我的出租屋里。”卫奇对小王使了个眼色,小王迅速退了出去。

李雨峰着急地追问:“为什么?”

刘嫂说:“你们可能不信,我偷这个东西,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为了林薇。”林薇露出了惊诧的神情。

刘嫂继续说:“我在林家干活儿的这些日子,知道林老师和小薇都是好人。小薇生的这场病很严重,听说不去国外治疗,就没什么希望。我听过小薇和林老师吵,说想去国外治疗,但林老师拿不出那笔钱。可我听雨峰说过,这块石头能卖大价钱,林老师却不肯卖。我有个老乡在古玩市场卖这些东西,我就想偷偷把这块石头卖个好价钱,然后拿给小薇治病。”

李雨峰叹了口气:“小姨,您糊涂啊!”

刘嫂说:“是,我也是鬼迷心窍,忘了这是违法的。我是想着,你和小薇这么好,如果她病好了,你们也许能……能一起生活呢。”

李雨峰和林薇对视了一眼,目光里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林薇叹气道:“刘嫂,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虽有重病,却没打过这块陨石的主意,因为,它不属于个人,不是我们林家的私有财产啊!”

林鹤也赶紧说:“卫警官,您看,小刘她也是一时糊涂。如果陨石找回来,我能销案吗?”

卫奇看着他们期待的神情,郑重地说:“不行!盗窃案属于公诉案件,且涉及金额巨大,您是无权销案的。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然,法律的公平和威严何在呢?”

在场的每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