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推理故事

玉碎刀寒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20-09-09作者:寒汐

密室命案

这天清晨,荆城县女捕头周紫淇刚一到县衙,就被知县唐傲叫进了书房。唐傲面色凝重地说道:“兵部刚刚发来密函,咱们县潜伏有辽国奸细!”

周紫淇一愣,荆城既非军事重镇,又不是通都大邑,一个普通小县城,奸细在这儿潜伏为何?

这时捕快阿威急匆匆跑来,说东乡出了命案。唐傲让周紫淇先去查案,奸细的事儿回头从长计议。

周紫淇带着手下捕快赶到案发现场,问是谁报的官。

玉碎刀寒

江伯回禀,这所宅子是绸缎商许老爷在东乡的祖屋,许老爷一家已在七年前举家迁往了荆城县城内。这祖屋平时没人住,只有他一人看守。大约半个月前,少主人许东义回来避暑,谁知竟会发生这样的事!

周紫淇问道:“你是如何发现许东义已死?”

江伯说,今天早上来叫少主人吃早饭,可无论怎样敲打房门,总不见有回应,就用力推门,可门是从里面反锁上的。他感到有些蹊跷,又去推窗子,也是反插的,他用手指把窗户纸捅了一个洞,往里一看,就看见少主人胸前一大片血迹,半躺在床上。他赶快跑到宅子外面,央求邻居帮忙去报了官。

周紫淇从窗纸洞里望了下,果然如江伯所说,她又推了推门窗,确是反锁和反插的。周紫淇让阿威撞开屋门,走了进去。

经过仵作检验,这个许公子是被尖刀刺穿前胸而死,一刀致命!以她的经验来看,应是他杀。

周紫淇带着人在屋内地毯式搜索了一遍,并没有找到凶器。

如果是他杀,为什么凶案现场的门窗都是反锁的?如果是自杀,为什么现场搜不到凶刀呢?周紫淇正在深思,一个半百妇人在丫鬟的搀扶下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她一看见许东义的尸体,就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哭喊道:“我的亲儿啊!谁那么狠心杀了你!这门亲事可害死你啦!”

周紫淇心中一动,问道:“您就是许东义的母亲吧?请节哀,令公子的死怎么会和他的亲事有关?”

许夫人恨道:“我儿刚刚定亲不到一个月,就横遭惨死,还不是女方命硬给克的?!”

看到周紫淇有些失望,许夫人道:“我这可不是胡说,她先前曾定过一门亲事,也是不出半年,未婚夫就死了。我儿子不信邪,非要向她家提亲。这姓连的果然是个十足的‘丧官星,又把我儿子给克死了!”

阿威忍不住了问道:“说了半天,您儿子到底和哪家定的亲?”

许夫人咬牙切齿道:“就是本城第一大玉器行连家的大小姐连城玉!”

周紫淇心想,这连小姐接连定了两门亲事,两任未婚夫先后死亡,可能其中还真有什么蹊跷,于是吩咐阿威去查查这个连家。

往事不堪

阿威调查来的情况是这样的:连家大小姐连城玉是本城第一美女,上门提亲者络绎不绝,许东义就是其中之一。但他第一次提亲被拒绝了,因为那时候连城玉已经有了意中人,是城中有名的大才子张旭,连家双亲也都很欣赏其人品才华,就把女儿许配给了这个张旭。

“张旭?”周紫淇皱了皱眉,“这名字好耳熟!”

阿威说起半年前轰动一时的一件大事儿:当时江苏学政到荆城县来巡察,有人拦轿告状,说某秀才斯文扫地,欠下巨额赌债赖账不还。学政大人大怒,查证属实后,当即革去了此人的秀才功名,这个秀才就是张旭!

周紫淇想起来了,此事当时的确轰动一时,而张旭在声誉、前途尽毁后不久,就绝望地跳河自杀了。

周紫淇心想,张旭死后,连小姐就被许配给了许东义,而许东义又不明不白地死了,这两个人之间似乎有着某种特殊的关联,她决定从张旭之死入手调查。

“至尊赌场”是本城最大的赌场,赌徒如云,当初张旭就是在这家赌场痴迷于赌博,欠下巨额赌债的。

阿威在赌徒中挤来挤去,终于找到了目标:“这位老兄,有事找你帮忙,请出来聊一聊。”

对方叫吴三,是专门在赌场里放赌债的,他一看有生意找上来,忙和阿威挤出了赌场。来到一条僻静的小巷站定,吴三说:“老兄在赌场里找我帮忙,不用说一定是要借钱去翻本了,想借多少?”

阿威伸出一根手指:“不多,纹银一万两!”

吴三一惊:“一万两还不多?老兄好大的口气!借这么多银子,你拿什么作抵押?”

阿威微微一笑:“没抵押!”

吴三一瞪眼:“没抵押谁会借你这么多银子?”

阿威不笑了:“张旭也没抵押,你不也借给了他上万两的银子?”

吴三神色大变:“你到底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阿威淡淡道:“没什么,就是想借钱。”

吴三回了句:“不借!”转身要走,却被一個英气十足的女子挡住了去路。

这女子自然是周紫淇,她冷冷道:“你借也得借,不借也得借!”

吴三怒极:“凭什么?”

周紫淇一抬手“哐啷啷”宝剑出鞘。“就凭这个。不借也行,一万两银子换一句话!”

看了周紫淇这一手“亮剑”的绝活儿,吴三知道今儿自己是脱不了身了,只好问:“什么话?”

阿威道:“还是刚才那句:张旭没有任何抵押,你为什么借给了他上万两的银子?”

吴三觉得好汉不吃眼前亏,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姑娘,你也是张旭的相好?其实是城西绸缎庄的少东家许东义让我借给张旭的,那银子也是许东义的,我就是在中间转下手。拦轿告状也是许东义让我干的。我就是想挣几个钱,没想到会逼死张公子啊!”

周紫淇点点头,宝剑入鞘。“很好,你可以走了!”吴三擦擦额头的冷汗,嘟囔道:“现在的大姑娘怎么都这么厉害?为了个张旭,全都要来找我拼命!”

周紫淇一怔:“还有谁找过你?”

吴三叹口气:“连家大小姐也来过,问过我同样的话,我要是不说,她就要点火药和我同归于尽!我这钱挣的,真不容易啊!”

暗道凶刀

周紫淇又回到了凶案现场再次勘查,她的目光被一块略微松动的地砖吸引住了,她蹲下身子敲了敲地砖,抽出宝剑一撬,一大块地砖下竟然显露出一条深邃的地道!

周紫淇钻了进去。地道里漆黑一片,她摸索着前行,走了大约一炷香的工夫,前面透出微弱亮光,她一扒拉都是草叶,接着就走出了地道,一看这边出口竟是一个小小的山壁洞口,由于有茂密的草叶遮掩,不注意还真看不出来。

山前面就是一条河,河对面有座玉矿山,周紫淇知道那是本城首富连家的祖产。她的眼睛忽被河床上石头的强光刺激了一下。石头怎会发光?周紫淇走过去一看,原来是在石缝中夹着把匕首,刀刃被阳光照耀反射出强光。

周紫淇抠出匕首,见其刀身寒光闪闪,精致的刀柄上镶嵌着一块极上等的翠玉。虽然因为河水的冲刷,已经没有血迹了,但她凭着直觉认定这把匕首就是杀害许东义的凶刀!

果然,经仵作鉴定,这把匕首无论刀口的长宽和形状,都与许东义胸口的致命伤极其吻合,极有可能就是杀人的凶器。

周紫淇拿着这把匕首到连家的玉器行去询问,一个伙计认出了刀柄上面的翠玉正是由他亲手镶嵌的,而这把匕首的主人,就是连家的大小姐连城玉!

周紫淇觉得可以找连城玉谈谈了。

周紫淇拜访连家,见到清丽脱俗的连城玉,讲述了一个故事:有位小姐和一书生两情相悦,订有婚约。某纨绔子弟垂涎小姐美貌,就想出一条毒计,假意和那个书生结为好友,引诱其沉迷于赌博,欠下巨额赌债,他再派人拦轿告状,令书生倾家荡产、身败名裂。绝望的书生投河自尽。小姐得知真相之后,杀死了那个纨绔子弟,为心上人报了仇!

连城玉一直秀眉微蹙,但在听到最后一句时,却是神色一松,微微一笑:“周捕头的这个故事,真是精彩。”

周紫淇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她拿出匕首问连小姐是否认得此物。连城玉脸色一变:“你是从何处得来的?”

周紫淇紧盯着连城玉的表情,道:“我在玉河边拾到的。”

连城玉脸色有些苍白:“周捕头,你拿着匕首问我,就是已经调查过它的来历了。不错,这匕首以前是我的,但是早就丢了。”

“丢了多久?”周紫淇步步紧逼。

“约莫半年吧!”连城玉已然有些慌乱。

这时只听门外一声响动,有个人影一闪而过,显然是有人偷听。周紫淇追出去一看,那人身影只在远处晃了几下就消失了,不禁心中暗惊:好高超的轻功!

周紫淇回到县衙,到户房找书办调出荆城县县志和户籍册,仔细研究了起来。

引蛇出洞

這天县衙门口聚集了一大堆人,对着公告栏上贴出的悬赏告示议论纷纷。吴三挤了进来,看了看说:“原来是重金寻求许东义被杀案的线索,不过这出手也太小气了,一千两也叫‘重金?”

旁边有个人嘲笑道:“吴三,好像你有线索似的,赏钱多少跟你有啥关系?”

吴三撇撇嘴:“何止线索啊,其实那天晚上……”说到这里,吴三猛然住口,摇晃着身子往赌场去了,惹得身后看热闹的人们哄然大笑。

吴三在赌场里晃荡了一天,一笔生意也没做成,但他一点儿都不着急。挨到天黑华灯初上,他出了赌场直奔本城第一大青楼“百花楼”,找他的老相好芙蓉玉喝酒去了。

酒桌上,吴三一杯接一杯喝得不亦乐乎。芙蓉玉皱眉道:“你只知道喝酒,答应我的事儿呢?说了多少回要给我赎身,全是骗人的!”

吴三嘻嘻一笑:“你别急啊,赎身的银子马上就有了。听说衙门出了悬赏告示了吗?那银子就是我的,别人都拿不走。可我嫌价钱太低,想等一等。过几天再破不了案子,他们还得提价!”

芙蓉玉眼睛一亮:“就是那个许东义被杀案,你有线索?”

吴三醉眼迷离笑道:“那个许东义,当初收买我帮着陷害张旭,可答应给我的酬金,还差一半,一拖就拖了半年。他被我追得急了,跑回东乡祖屋去了,我一气之下当晚就摸到了他屋子窗外,正好看见了凶手杀人。你猜凶手是谁?竟然就是……”

吴三话没说完,忽然后窗无风自开,一支袖箭破空而至,直射吴三咽喉!吴三骇然,芙蓉玉玉腕一翻手中酒杯飞出,砸开了袖箭。

窗外一个黑影一闪而去,芙蓉玉用手一探桌下,抽出宝剑施展轻功朝黑影追去。百花楼后窗楼下是条小巷,黑影一落地前面就有人堵住了去路,正是捕快阿威。这时芙蓉玉持剑飞身而下,截住了黑影的退路。

“芙蓉玉”用手帕擦去脸上的妆容,竟然是周紫淇!黑影冷笑道:“周捕头好一出妙计,张某竟然会上了你的当!”

周紫淇也冷笑道:“张旭,你这个辽国奸细,束手就擒吧!”

原来黑影竟是半年前跳河自尽的大才子张旭。张旭一挥长剑正要刺向周紫淇,忽然空中撒下一片大网,结结实实地把他罩在了其中。周紫淇得意地笑了,这才是她最妙的一招!

情为何物

公堂上,张旭只承认他半年前跳河没死,但失忆了,最近才记起些往事,所以回来想找吴三算账,没想到被周紫淇抓住了,其他的一概不知。

县令唐傲冷笑道:“你一个文弱秀才,怎会身怀如此高超的武功?”

张旭道:“会武功,不犯法吧?”

周紫淇冷然道:“可用武功杀人就犯法了!”

张旭淡淡道:“吴三不是没死吗?”

周紫淇道:“你要杀吴三不是为报复,是想灭口,因为你就是杀死许东义的真凶!”

“不,许东义是我杀的!”连城玉忽然闯进了大堂,跪地认罪,说她从吴三口中得知了许东义陷害张旭的真相,为给心上人报仇,就潜入东乡许家祖屋杀死了许东义。

周紫淇追问:“许东义被杀现场是个密室,你杀人后是怎么反锁门窗脱身的?”

“我……”连城玉张口结舌。周紫淇摇了摇头:“我当初也以为你是凶手,可当我在府上给你讲完那个故事,你却眉头舒展表情轻松时,我就觉得是我想错了。而后当你看到这把匕首神情突变,我就认定这一定是凶刀了。但你不是丢了,而是早就送给了一个人!”

周紫淇用手抠出了刀柄上镶嵌的那块翠玉,在它背面微雕着一句诗词: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周紫淇微微一笑:“当得起连小姐这句誓言的,除了张旭恐无他人了吧?”

张旭忽高声道:“不错,是我杀了许东义,是他害我身败名裂投河自尽。我幸而不死,就回来找他报仇,杀死他之后,我无意中发现了他房间内的暗道,就布置好了密室,从暗道脱身,没想到从玉河边的暗道口出来后,会一时失神将匕首掉落。”

周紫淇冷笑道:“你一介书生,会武功,找得到暗道,这未免太难以自圆其说。其实你就是辽国派来在我县潜伏达三年之久的密探。你的任务就是要拿到连家祖传的玉矿秘籍,所以你接近连城玉,利用订婚后可随意出入连家的机会终于得手,而连家一直懵然不知!”

连城玉惊异万分,周紫淇娓娓道来:自从在连府她确定匕首是被连城玉送给了张旭,而门外那个偷听者不但轻功高超而且表现得熟门熟路后,她就怀疑张旭没死。

从荆城县县志和户籍档案中,周紫淇得知连家的玉矿山是连城玉曾祖父当年和一个张姓好友一同开采的,两人还曾合力绘制了一张玉矿勘测图,图上标明了附近几县的玉石矿源。后来张家生意失败,将自己手中的那一半矿山产权和玉矿图都卖给了连家还债,然后就举家搬离了本县,一直杳无音讯。

“其实张家后来去了辽国,其后人为向辽主邀功,便将祖上的这段往事上报。辽主觊觎我大宋矿藏,便命张旭回来潜伏,半年前他终于在连家偷到了玉矿图,这时许东义勾结吴三来陷害他,他索性将计就计,最后跳河‘自然消失了。”

张旭说:“既然如此,我为何还要回来?”周紫淇嘲弄道:“人算不如天算,其實早在几十年前玉矿图就被意外毁损了,连老爷怕消息传出去有损连家声誉,就伪造了张假图。你回到辽国鉴定出图是假的,以为真图还在连家,才无奈冒险回来。谁知你一回来就被许东义意外撞见了,你只好杀他灭口。所以,我就找吴三演了一场戏,引出了你!”

张旭冷笑说:“这一切都是周捕头你的推论。”周紫淇表示,大宋在辽国也有密探,最近终于将此事探明,相信过不了几天兵部就会发来最确切的密函,说明辽国奸细的身份并附上画像。

张旭面色一变,双手一伸一缩,竟然从铁镣铐中脱出,周紫淇惊呼一声“缩骨功”,张旭已挥舞着铁链将周紫淇手中的匕首砸飞,纵身一跃抄到手中,直刺向周紫淇。这几个动作在电光石火间连贯一气,周紫淇只稍一迟疑,匕首寒光已到胸前,只得一抬手飞镖直奔张旭面门,盼他闪身自救,谁知张旭竟抱着同归于尽之心。眼看两人都要血溅当场,连城玉忽地斜插到中间,后脑中镖,前胸则被张旭持匕首刺入了胸膛!

连城玉慢慢倒了下去,只听见她最后喃喃自语的一句:山无陵,天地合……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捕盗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标题:玉碎刀寒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gsh/zttl/61787.html
声明:玉碎刀寒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