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推理故事

尸体上的特殊压痕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06-13作者:未知

      一个夏日的清晨,两位晨练的老人,在一条林阴大道的人行道上,发现了一具仰卧着的中年男性尸体。他们认出这个死去的人,正是他们的邻居、市保险公司的总经理任伟。“哟,老任最近心脏一直不大好,会不会在晨练中心脏病突然发作,倒在这儿就这么完了?”老邻居议论着。

 

47岁的任伟,两年前跟妻子离了婚,过起了单身贵族的生活。两位老人熟知任总家中现在肯定是空无一人,于是迅速拨打了“110 ”报警电话。当我赶到现场时,现场周围已经围满了许多看热闹的人。这年头许多人没正经事儿可做,都快闲出毛病来了,好不容易遇到件够刺激的事儿,大家伙儿都想瞧出点名堂来。

 

哼,一百个人,瞧上一千眼,也未必能够瞧出什么名堂来。可我这个当法医的,只瞧了那么一眼,就瞧出来了一个惊人的名堂。“这人肯定不是在晨练中突然死亡的,这里根本就不是死亡的第一现场,这是个移尸现场。”我肯定地说。

 

我发现了一个异常的现象:任伟的尸体仰面朝天,全身僵硬,直挺挺地倒在了步行道上。他的肩部正好落在步行道的马路牙子石阶上,他的头颈部悬空僵直地伸向林阴大道上。我知道,人死后尸体最先出现的现象不是尸体的僵硬,而是全身肌肉的松软。如果这个任总现在躺着的这个地方就是他咽气时躺着的地方,那么由于死后全身肌肉立即出现的松软现象,尸体悬空在步行道马路牙子石阶上的头颈部,必然会因为重力的作用而下坠到地面。当尸体的肌肉由松软状态进入到僵硬状态后,已经下坠到地面的头部仍旧会保持向后仰的姿势。而任伟的头部居然僵直地悬空于马路牙子外!很明显,任伟现在躺着的这个地方,根本就不是他咽气时躺着的那个地方。也就是说,发现尸体的现场根本就不是发生死亡的现场。死亡的第一现场的场地肯定是个平面,这具尸体是在死后经过相当长的时间,也就是已经形成了尸僵以后,才被人从死亡的现场移尸到此地的。

 

死者是怎么死的呢?

 

在死者的阴部我提取到了微量的含有精液和阴道分泌液的混合斑,这说明单身汉任伟昨晚并不孤独。

 

一般来说,被移尸的死者,死于他杀的可能性比较大,但也有例外。例如,在非正常关系的性交中,一方由于疾病的原因而猝死,活着的一方要是企图通过转移尸体来遮丑挡羞的话,就会全然不顾以往的海誓山盟,而毫不留情地将情人那有病的尸体抛弃掉!

 

看来,不管这个任总是死于暴力还是死于疾病,我都得在他的身上动动刀子了。

 

解剖检验,既没发现致命性损伤,也没发现致命性疾病。不过,这把解剖刀还是值得一动的,因为通过解剖检验,我发现死者全身各个脏器都呈现出氰化物中毒的尸体征象。我从死者的心脏里抽取了足量的心血,又从他的心、肝、肾分别切下了一小块组织,留作毒化检验的检材。毒化检验证实,死者死于氰化钾中毒。

 

氰化钾是一种剧毒性毒物,人体服用后将会出现“闪电性”的死亡。

 

显然,死者死亡的现场就是服毒的现场,找到了死亡的现场也就找到了服毒的现场。

 

下面我们要做的工作就是迅速找到死者死亡的第一现场。

 

是我打开了寻找死者死亡现场的大门。

 

在尸体的后背部、臀部以及上下肢背侧的肌肉上,我发现了一些具有特征性的压痕,这些压痕很像是竹席留在尸体受压部位的印记。可见,这个任伟死后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是躺在一个竹席上的。

 

“发动你的部下查找这个竹席吧。找到了这个竹席也就找到了死亡的第一现场。”我对大力说。

 

据调查,这个任总艳福不浅,光在公司他就有两个情妇。一个是办公室主任吕娜,另一个是公司会计孙慧英。

 

在孙慧英家中卧室内的大双人床上,我们发现了那个有特征性图形的竹席。

 

孙慧英毒杀了任伟!这一消息在保险公司内引起了不小的震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局里就收到了不少的匿名信,也有几封署名信。写信的人都说,公安局肯定是把杀人的凶手给搞错了。

 

如果说任伟注定要死在爱他的女人们的手里,人们倒是更愿意相信,对他的生命构成威胁的女人是吕娜而不应该是孙慧英。先后已经有三个人出面作证,证明那天晚上与任伟在一起的女人是吕娜而不是孙慧英,更何况法医在任伟的尸体上还发现了他与吕娜发生性关系的证据呢。

 

如果不是任伟尸体上的那些特征性的压痕作证,如果不是任伟体内含有致人闪电性死亡的剧毒药物氰化钾,人们,包括刑警们是很难对我的结论心服口服的。因为,通过实验室检验,在任伟尸体上发现的混合斑中,那些阴道分泌液,来源于吕娜而不是孙慧英。

 

最终,还是孙慧英说了实话:那晚十点左右,任伟与吕娜鬼混后又来到了她的身边,是她用事先准备好的氰化钾毒杀了任伟。干完了这件有可能付出自己性命代价的大事儿后,她才把自己的男友从几十里外的郊区唤到了自己的身边,又与自己的男友一起将尸体从她的床上移到了任伟每天晨练的地方。

 

凶手孙慧英反复强调,这起谋杀情夫案,从预谋到实施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干的,与她的男友没有任何关系。谁知这话是真是假,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可以帮这个女孩子作证,那就是将任伟的尸体从孙慧英的家转移到任伟晨练的林阴大道上,这移尸的活儿可是在人死后数小时之后干的。

 

关于毒杀任伟一事儿,这个孙慧英之所以实话实说,倒不是因为她本性真诚善良,而是因为她根本就无法抗拒法医所掌握的客观事实。如果有可能的话,她肯定会把这个“赃”栽到她的死对头吕娜的头上。可惜法医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在科学的证据面前,她只能如实地交代自己所制造的罪恶。

 

“韩法医,您可真是太神了。”案子侦破后,侦查员小赵对我崇拜得了不得。其实,是死后肌肉松弛这一早期尸体现象和这张有特征性图形的竹席帮了我的忙。也使得我在侦查员小李心目中的形象一下子高大了许多。

 

人活着的时候,身体的软组织接触硬物后留下的印痕,由于肌肉的张力和皮肤的弹性,很快就会自动地消失。而人死亡之后,肌肉失去了张力,皮肤失去了弹性,肢体变得松弛了,尸体受压部位的压痕就能够长时间地保留下来,而且还能够反映出接触物表面的形态特征来。这一尸体现象的出现,就给我们的侦查工作提供了重要的侦查方向。

 

您还别说,有些事儿由不得我常常要寻思,这死人有时还真挺神的呐,他只要是一“开口”呀,一准儿能让那些个害他的人下地狱。对活着的杀人犯来说,有些事儿可真是枉费心机啊,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大概也含有这层意思吧!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大奖迷局

下一篇:狭路相逢

标题:尸体上的特殊压痕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gsh/zttl/56321.html
声明:尸体上的特殊压痕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