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推理故事

古寺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06-13作者:

  一山中古寺

  已经……走了三天了啊。

  “二叔!还没到么?已经走了三天了……”我有气无力的喊道,拖拖拉拉的走在队伍的最后。

  “说了多少次了!在队伍里不许叫我二叔,要叫我陈领队!”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中年人回过头来呵斥道

  “好好好,渊博的陈领队~我们还要走多久哇?”我一边拿起水壶灌了一口一边问道,这几天正值夏天的三伏天气,本来就是极其炎热的,更何况是在这种荒山上,甚至整座山上都没有几片树荫,真搞不懂自己这个满脑子古物的二叔是有多么喜欢活受罪。

  “陈辉啊,你还是少抱怨两句吧,陈教授年纪也大,还能陪着我们一起爬山已经很辛苦了。”走在我前面的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回过头略带些责备的说道

  “就是啊,你看看人家箜铭,人家背的东西比你还多,人家也没有一天到晚抱怨。”另一个同行的跟刚才那个女生长得很像的指着跟在陈领队后面的那个背着背包的青年说道

  “啧啧,那是肯定啦,人家尹箜铭同学可以直接跟着陈教授一起研究,这种待遇可不是人人都可以有的。”我不无讽刺的说道。

  “……”刘辉一如既往的沉默,似乎完全没有将我的话语放在心上,只是默默的向前快步走动着,正所谓最好的蔑视,就是无视……

  “切……”我自讨了个没趣,也就不再说话了,随着队伍继续蠕动着。

  好吧,让我们抽出来几分钟时间,来听一下这个队伍的构成吧。

  我们是n市ez大学的历史系考古专业的研究生队伍,走在最前面的,是我的二叔,ez大学历史系为数不多的博士研究生导师,学识渊博,可以轻易看出来任意一件古物的年代,历史,甚至于用料,产地,甚至有可能出自那些工匠之手。我本人是比较尊敬他的,如果不是因为他太严厉了一点,尤其是对于我更是近乎苛刻的话,他还是一个很值得尊敬的长辈的。

  走在第二位的,是我最讨厌的人,尹箜铭、一个很沉默的青年,没人知道他是从哪来的,也没人知道他的父母是谁,只知道他是二叔系里的一个高材生,平时的成绩非常不错,而且似乎看起来和陈教授关系不错。

  走在第三位和第四位的,也是我二叔系里的学生,貌似是一对姓孙的姐妹,名字貌似叫红叶和红雪吧,记不太清楚了,对那些长相一般的女生总是记不住名字。

  而我们这个五人的小队伍,此次的目的地是一个很偏僻的山寺,说它偏僻,是因为它位于一座荒山。而这荒山则是位于一段远离城市三十多公里的山区,地势险要,平时基本上很少有人从这种地方经过,更别说会有人来这种地方旅游了,但是似乎我二叔就是这种喜欢活受罪的人,基本上每次外出考古都要专挑那些鸟不拉屎的地方。

  “马上就要到了,不要再啰嗦了!”二叔回头喊了一声

  “切,这都第几个快到了……”我对二叔的话语嗤之以鼻。

  接下来又是走了五个多小时的山路,不过好在下午的时候太阳也没有那么毒辣,我也就尽量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好了,到了!”就在快要入夜的时候,二叔那带有稍微激动的话语从队首传来,我也呼了口气,终于不用再继续走山路了。

  那是一个看起来很有历史的寺庙,古香古色的建筑风格,门前的台阶用青瓷砖铺就;整个寺庙的墙体是由一种很特殊的看起来像是煤炭的黑色矿物拼凑起来的,之所以用拼凑这一词,是因为这个寺庙的四面墙基本上没有一处是完整平滑的,到处是裂缝和破洞;而这个寺庙的庙门,应该是质地比较坚硬的山楂树的树干做的,或者是红木,总之是比较坚硬的木材。

  “走吧,我们进去吧。”二叔在前面招呼着我们进去

  踏上青石台阶,一行人,缓缓走进了寺庙之中。

  二镀金佛像

  寺庙里面正对着庙门的是一个青铜铸的香炉,虽然里面盛满了香灰,而且已经被岁月腐蚀的面目全非,但是并不妨碍它的价值,也就是说这座寺庙说不定真的有很大的研究价值。

  “陈辉!安生点!”二叔又在那里呵斥着

  “不是说要研究么?我摸摸都不行?!”我不屑的把手从那个香炉上拿开。

  “这说不定是文物,至少要带上手套再摸!”那个叫孙红叶的女生指了指正在戴手套的尹箜铭说道。

  “切,知道了!”我撇撇嘴,从背包里面掏出来一双手套缓缓带上,然后将手放在香炉的外壁上轻轻抚摸,香炉外壁的纹理传来的触感仿佛在告诉着我一些故事,专属于这个香炉的故事……

  “嗯?”突然传来的奇怪触感令我惊呼出声,而这个触感似乎……很像是一段文字!

  “怎么了?”离我最近的孙红雪靠了过来。

  “没什么,只是刚才被虫子咬了一下。”我不知怎的,潜意识里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个香炉的秘密。

  打发走孙红雪,看了看周围没有人注意我,缓缓蹲下装作漫不经心地看着炉壁上那一串文字,看起来应该是宋朝时候的楷体文字,翻译起来并不麻烦,毕竟我主修的就是研究古代的文字,而且宋代的文字特别是楷书,基本上就与现在的汉字相差不多,而这炉壁上也仅仅只有一小块的地方写上了这些文字,大约两分多钟后我就基本上了解了这段文字的意思。

  “在看什么呢?”

  从背后传来的低低的声音令我浑身一颤,缓缓回头,正对着尹箜铭颇具灵气的双眼,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观察尹箜铭。乌黑的短发;略微有些外凸的额头;漂亮的丹凤眼;坚挺的鼻梁以及微薄的嘴唇,让他看起来略微有些赏心悦目的感觉。

  “没什么。”我缓缓从地上站起来“我在看看能不能从里面找到什么宝贝。”

  “噢?”他轻轻一笑,没有追问下去便转身去忙自己的了。

  我也不去注意他,只是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并从背包里拿出来矿泉水喝了几口。

  “话说陈教授,这个寺庙您是怎么找到的?”我也不清楚到底是谁在询问二叔了,只是坐在地上思索着在炉壁上刻着的那一小段文字。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二叔看了看快要落山的太阳,指挥着我们进到这个寺庙的正殿里面。

  这个寺庙的正殿正对着庙门,殿前竖立着两个罗汉样的雕塑,略微低头、左手竖于胸前,右手握着长棍负于背后、神情肃穆,端庄,一副十足的虔诚僧人模样。

  “看起来这个寺庙真的是有些年头了。”我站在其中一个雕塑前仔细端详,这两个看门的雕塑看起来也是有点年头了,但是却完全没有被风化或者腐蚀。

  “走了,别乱动寺里的东西!”又是狂躁的二叔……

  “嗷嗷,知道了。”我暗暗比了一个中指,走往正殿,也不知是否是我眼花了,我在手挪开的一瞬间,那个雕塑似乎将紧闭的眼睛睁开了一下。

  这个寺庙的大殿,虽然已经至少有千年的历史了,灰尘积的到处都是,甚至连这个大殿的名字我们都因为灰尘积的太厚而完全看不清写的什么。不过这个大殿倒也规格不小,占地至少有整个寺庙的一半,看得出来,这个寺庙在千年前说不定也是一个灯火兴盛的名寺,可惜最终却是在历史这个猥琐大叔的手下不得不屈服了……

  跨过红木的门槛进到了正殿内部,迎面的是一尊金光灿灿的佛像,虽然已经有千年的历史了,但是仍旧没有腐坏,甚至光泽也未曾褪去,想必应该是镀上了真金。

  “这应该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了吧?”尹箜铭问道

  “嗯,是的,这个佛像应该就是佛的杨枝手眼——穆帝隶佛,象征着解脱和普渡众生。”二叔走向前,立于香台前看着这尊佛像。

  “解脱和普渡众生?”我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如果佛法真的可以普渡众生的话,世界上怎么可能还有那么多的穷苦人?!

  这尊佛像有少说十五米的高度,安安静静的坐在莲台上、双手立于胸前结了一个佛家法印、金黄色的脸庞、面容慈祥而安宁、鼻梁高耸、方面大耳、印堂处一点血红色的朱砂、身上的每一处棱角都雕刻的栩栩如生,看起来和别的佛像没有什么大的区别,真不清楚二叔是怎么认出来的。

  “嗯?”我微微眯眼,这尊佛像的双眼似乎极为空洞,不对……他似乎完全没有眼珠!

  三寺中玄机

  二叔在那边大侃特侃他发现这个寺庙的神奇经历,我独自坐在大殿的蒲团上看着那摇曳着的烛火,这烛台上的半截蜡烛灭了有一千年了,居然还能点燃……

  “在想什么?”尹箜铭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

  “没什么,我在估摸着这么大一坨东西如果能带出去估计能卖不少钱。”我懒洋洋的回答他,也就只有我会对这万分宝贵的文物用“坨”这个单位。

  “呵呵……”尹箜铭在我身旁另一个蒲团上坐下。

  “抽烟不?”他在我身旁坐下后,伸手便递过一根香烟。

  “谢了,不会。”我笑了笑,有那个古板的腐儒二叔,我从小就没有抽烟喝酒这些习惯。

  他也不勉强,自顾自的掏出来打火机。

  我看了看他在那里吞云吐雾,回过头继续端详着那个佛像的脸庞,总感觉有那里不对。

  “发现什么了么?”他两根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卷,呼出来一阵烟雾。

  “没有,我又不是我二叔,光靠看就能呼呼啦啦吐出来一大堆谁都听不懂的历史名词。”我转过头看着他

  “你想知道么……”他将烟蒂扔在地上,然后慢慢站了起来,表情不知何时变得有些严肃。

  我猛地回过头,他却是已经转身走向二叔他们哪的小圈子了。我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尹箜铭似乎对这个寺庙知道些什么。

  “这个寺庙似乎很大而且现在也天黑了,不如我们今天晚上就在这里住一晚上,估计明天下午考察就能差不多结束。”二叔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快八点了。

  不过大家都没什么意见,于是也就说说笑笑的到后殿去找可以留宿的房间,而我则是抬头看了看天上的皎月,若有所思。

  两个女生被分到了后殿的一个书房里面休息,而我们三个则是只有睡在柴房里了,虽然我极力的表达自己的不满,但是……

  转眼,便快要进入下半夜。

  柴房的房门被缓缓打开,一个背着背包的人影祟祟的踱了出去,但身影还未曾出去一半便停了下来。

  “你想去哪啊?”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出去转转。”在月光的映照下,我的脸庞被月光映照的有点苍白。

  “大半夜的不睡觉,你想去哪转啊?”尹箜铭推开柴房的门,缓步走向大殿的方向“想要知道什么的话,就跟我来!”

  我瞳孔一缩,回身缓缓关上柴房的门,确认二叔没有醒之后就快步走向大殿。

  大殿前

  “你所知道的,跟我说说吧。”尹箜铭大殿前背对着我说道

  “这个大殿的地下。”我缓缓说道。

  “怎么进去?”

  “跟我来。”我缓步走向殿前的两个罗汉的雕塑,将左手按在左边罗汉的腹部,大约三四秒钟之后,罗汉的肚子里传来一阵轻响,下一刻,罗汉的左眼缓缓地睁开了,我伸手将其左眼取下便将左手收回,而那罗汉的左眼也随即闭了起来。

  “香炉的炉壁上有记载:两个罗汉因为曾经犯下弥天大错而被如来处罚,穆帝隶佛替两人求情,并将自己的慧眼赐予两人以认清事情的对与错,两位罗汉后来在穆帝隶佛圆寂后甘愿为他守护宗祠。”我回头对尹箜铭说道。

  他很默契的点了点头,随即走到罗汉的背后将右手贴在了后背上,又是一阵轻响过后,右边罗汉的右眼缓缓睁开。

  “好了,现在把这两颗眼珠全部嵌到里面那佛像的眼眶里面!”我对着尹箜铭道,现在劳资才是leader,嘿嘿。

  尹箜铭走进大殿,而我则在门口静静地站着。

  “两颗眼珠应该是必须同时嵌进去!”我提醒道。

  尹箜铭一言不发,只是跳上香台,双手抓着佛像的裤腿上的褶皱开始向上攀爬,动作十分灵活,不到两分钟,便是已经爬上了至少五米左右的高度。

  我看着尹箜铭那如同猴子一般灵活的身体,没有什么动静,但是心里却是存在着一个疑问——他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这种攀爬的灵巧性,恐怕就算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攀岩爱好者也没有这么灵巧连贯的动作,更何况是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

  就在我发呆的那段时间,他已经是站在了那个穆帝隶佛的嘴唇上。

  “嗯,好了,把眼睛安上去吧!”我在下面向上喊道。

  他用力将手中的眼珠按进了穆帝隶佛的眼眶里,这两颗不过玻璃球大小的眼珠被死死的卡在了穆帝隶佛微眯着的眼睛中。

  而就在尹箜铭转身对我招手表示完成的时候,突然一个趔趄,险些摔下来。还未等我对他的囧态表示嘲笑,整个大殿都开始剧烈的晃动,我开始有些担心这个千年历史的大殿会不会因为这剧烈的晃动碎成渣,不过看起来古人的工程师还是比较有良心的,至少没有做出害死人的豆腐渣工程。

  过了一会儿,大殿停止了晃动,而此时大殿的正中央,一大片地板塌陷,露出了一个幽深的洞口……

  四地下

  “要不要下去?”我站在尹箜铭的身侧问道。

  尹箜铭看了看这个看起来似乎深不见底的洞口说道:“嗯,进去吧!”说罢便纵身跳了进去。

  “喂,你在下面可要接着我啊!”我趴在洞口对着下面喊道

  “噢噢,知道了。”下面传来尹箜铭懒洋洋的声音

  “呼……”我扶着两边的地板,跳了进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大概只有一两秒钟,随后我们就可以听见从洞里传来了一阵……“啊!!!!!”

  地下是一条走道,看起来应该是一条很长的甬道,宽度最多只够一个人走过,如果是两个人至少就要侧着身子才能过去,看起来不像是天然形成的洞穴,而且看起来入口处的土质比较新,应该在我们来之前就有人来过了,但是更重要的是……

  “你个魂淡!!尹箜铭劳资看错你了!”我一边揉着我的臀部一边骂道。

  “没看清,仅此而已……而且总共也才三米多而已吧……”尹箜铭走在前面完全无视我在后面鬼嚎。

  “你个魂淡绝对是故意的……”

  “安静!”走了大概有十几米的距离,尹箜铭突然停了下来,“前面这条路不一定会出现什么意外,我先过去探探路,等我把手电筒往你这边绕的时候你再进来!”

  前面这条路明显要宽阔许多,甚至相当于一个小广场的规模,但是……直觉告诉我,这条路绝对不是什么康庄大道,甚至有可能……直通鬼门关。

  “嗯……”我点了点头“小心一点!”

  尹箜铭微微一怔,摸着周围的土壁,小心翼翼的向前挪动着,手中的照明手电不停地向周围扫着。在这种完全没有安全感的地方,两个人甚至不敢太大声的呼吸,周围安静的可以听到互相的心跳声。

  这个走道最多不超过五十米,但是尹箜铭走了足有五分钟才堪堪走到一半,而且似乎他的呼吸也越来越轻。

  “他在害怕!”这个念头从我大脑中闪过,尹箜铭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让他感到恐惧的东西!

  尹箜铭还在向前挪动着,而且速度越来越慢,剩下的二十几米路程走了足有十分钟才走到了头。

  “快跑!!”就在我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尹箜铭突然大喊了一声。

  还未等我有什么反应,在这个小广场尽头的通道里,传来一阵的吱吱声。没过几秒钟,在昏暗的走廊尽头中,又传来一阵的“索索”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在向这里移动。

  “快走啊!!”尹箜铭的声音已经接近歇斯底里了。

  而这时,声音的源头终于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之内——一群体型壮的如同野猫一般而且浑身长满了白色皮毛的老鼠!

  “乖乖……”我暗暗吞了一口吐沫,这种体型的老鼠只有电影里才会出现吧啊喂!!

  而这一群老鼠一样的生物,似乎也不是来跟尹箜铭联谊交流的,转瞬间“吱吱”声震得我耳膜生疼,一大群的白色老鼠如同潮水一般呼呼啦啦地就往尹箜铭的身上扑,不停地撕咬伴随着尹箜铭的闷哼和惨叫,不过几秒钟,我已经可以看到地上流淌的鲜血了。

  这种规模的老鼠群,估计足够咬死一只大象了!

  “来吧,米老鼠们……”我看着依然前赴后继的老鼠们,咬了咬牙,握紧一个装着大半瓶食用油的玻璃瓶,这是我在吃晚饭的时候在寺庙的厨房里发现的,就是不知道这千年的油够不够劲道……

  “往我这边跑!”我冲着尹箜铭大喊道,他估计已经被咬的不成人样了。

  那边的尹箜铭骂了几句,将身上近乎发疯的老鼠甩了出去,开始飞快的向我这边跑动着,他身后跟着的是还是如同潮水一般的白色老鼠。

  “老天爷保佑……”我将手中的防风打火机甩开,看着那幽蓝色的火焰,心脏不停的抽搐着。

  尹箜铭的速度着实不慢,但是他身后的发狂的老鼠群也不比尹箜铭慢到哪里去,尹箜铭刚跑到三十多米,便又有几只不要命的老鼠已经扑在了尹箜铭的后背上。

  “尽量跟那群老鼠拉开距离!!”我对着已经完全筋疲力尽的尹箜铭大吼道“不然咱们都得完蛋!”

  尹箜铭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身上趴着的几只老鼠甩到地上,速度似乎又增了几分,转瞬间将身后的鼠群甩开一大截。

  “快过去,不要回头!一直往尽头跑!”我侧身为尹箜铭留了一个身位,顺手将玻璃瓶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待尹箜铭半边身子都侧进走道的一瞬间,我将手中的防风打火机扔到了地上那摊食用油上面,火焰从地面上窜出,虽然并不是熊熊烈焰,但是就是这一小捧火焰将身后的老鼠阻挡在了那里,而且老鼠生性怕火,估计在这捧火熄灭之前,我们是足够安全的,至少给我们逃出这条地道。

  五真相

  “呼哧呼哧……”我们两人坐在佛殿的地板上,不停的喘着粗气,我稍微好些,最多是有些擦伤,而尹箜铭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浑身上下几乎没有几块完整的肉、身上遍布着爪痕和淤青、甚至胳膊上有几处的皮肤被撕开,筋肉也被咬去不少、而他全身最严重的地方就是他的左手,看起来似乎在刚才与老鼠混战的时候撞到墙上了,整个左腕完全扭曲变形,估计是骨折了,总之全身上下都遍布着血迹和灰尘,在这大半夜的如果有人看见的话绝对能被吓傻。

  “喂,伤势要紧不要紧?”我回头问道:“我这里有些伤药和绷带,你先把血止上吧。”

  “我看见了!”尹箜铭突然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你看见了?”我微微一愣:“你看见什么了?”

  尹箜铭一边包扎着身上几处比较严重的伤口一边带着略微颤抖的声音对我说道:“白骨,一堆白骨!”

  “白骨?有多少?”我愣了一下,一堆白骨的定义实在是有点广。

  他又喘了几口粗气,接过我递过去的矿泉水灌了几口后说道“没数清,但是至少有百具以上的白骨和尸体,不然你以为那群老鼠凭借什么长那么大?!”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一百具以上的白骨和尸体,怪不得那群老鼠个个吃的膘肥体壮。

  “报警吧?”我对着尹箜铭说道。

  “现在深更半夜的,那个警察会在岗啊??而且现在我们是在山上,估计也没什么信号。”

  “总要尝试一下。”我掏出手机按下我们这里的报警电话,还未当我按下拨出键,一阵剧痛令我将手机猛地甩了出去。

  我捂着我右肩上不停向外流血的伤口,难以置信地看着站在门口的身影,苦笑一声道:“二叔,没想到居然真的是你……”

  “小侄子啊,我本来想留你一条命的,可惜你们发现了我的秘密,所以可不要怪你二叔我不留情面啊!”二叔缓步走到我面前,用手中猎枪的枪托拄着地,看了看我有些发白的脸色,突然有些悲哀地说道“你要是乖乖听话,不要乱动寺里的东西的话,你还是我的侄子,我还是你二叔,可惜啊,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不听话。”

  “陈辉,你不是想知道这个寺庙的秘密么?”瘫在一旁的尹箜铭冷笑道:“你二叔,在二十年前的某天偶然来到了这个寺庙里,主持方丈带着他参观了这个寺庙里珍藏的各种各样的文物……”尹箜铭顿了一顿,情绪忽然变得非常激动“然后这个混蛋见那些文物价值不菲,就……在几次三番索求无果之后,动了杀心……”说到这里,尹箜铭漂亮的眸子里充满了愤怒“甚至包括只是来这里上香求平安的母子!”

  “嗯?你居然知道这些事?啊啊,年代太久了,我自己都记不清了。”二叔一脸阴笑的看着尹箜铭。

  “二十年前的那天,我就立誓,有朝一日一定要杀了那个道貌岸然的混蛋!”尹箜铭紧咬着牙关,死死地盯着尹箜铭。

  “噢!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小孩是吧,唉唉,真是可惜啊!你是不知道你娘的死相有多惨,被我砍了十几刀还死死地站在门口拦着我不让我去追你,啧啧,真是个伟大的母亲。”

  “后来你又怕你的恶行暴露,妨碍你在大学里面的声誉,所以就将所有人的尸体和文物一起全部都扔进了这个大殿底下的地道里了吧?”尹箜铭怒极反笑,右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指关节甚至有些发白。

  “是啊是啊,如果不是因为方丈告诉我这里有条地道,我还真不知道那里可以去掩埋那么多的尸体和宝贝,说到底,我还要谢谢方丈呢。”

  “你个王八蛋!!”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我心目中一直尊敬着的二叔,居然会有这么惨绝人寰的行为!

  “彭”的一声枪响,我的胸口又多了一个向外淌着鲜血的小洞……

  “哼,你这小兔崽子,别以为你是我侄子我就不敢杀你,我告诉你,一会儿等你死透了,我就把你剁成一条一条去喂底下的可爱的小老鼠!”二叔狠狠的用枪托砸在我的脖颈上,狞笑着说道。

  “是谁……咳咳……喂老鼠还说不定呢!”我强忍着剧痛缓缓抬起头看着二叔狞笑着的脸,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

  “哟,死到临头了还……”还未将话说完,二叔便被绊倒在地,手中的猎枪也被他甩到了一边,尹箜铭将二叔推翻在地扭打了起来,看得出来尹箜铭力气很大,仅用一只右手便死死地将二叔按在地上,但一只手毕竟没有什么禁锢性,一时之间,两人短时间内都无法制服对方,也就是说决胜的关键就在我身上了!

  我强忍着肩膀上和胸口的剧痛,爬向掉在地上的猎枪,看了看里面仅剩的一颗子弹,又回头看了看厮打着的两人,咬了咬牙,一把托起猎枪对着两人,但却又没有勇气按下扳机。

  “开枪啊!”尹箜铭的双手死死地缠着二叔的身体不停地在地上滚动着。

  “我……”我张了张嘴,全身都在颤抖。

  “看清现实!!”尹箜铭突然大喊道

  我猛地一惊,抬头看着穆帝隶佛慈祥的面容,以及那双代表着宽容和智慧的双目……

  “砰”的一声,枪响声回荡在整个大殿上,纹丝不动的穆帝隶佛仍然用那慈祥的面容,以及那双代表着宽容和智慧的双目俯视着我们。

  我背靠着大殿上一个用来支撑的柱子,瘫软在地上,没过多久便昏了过去……

  六尾声

  之后的事情已经不重要了,我们知道了这个寺庙的一切,却又不得不去面对这个寺庙对于我们的惩罚——二叔最终死于地下的那群疯狂的老鼠嘴下,尹箜铭在完成夙愿后失去了踪影,而我,则是安安稳稳地回到了那个有法制和道德文明社会。偶尔我也会想起曾经的那些故事,那个在慈祥的穆帝隶佛眼下所见证的,充满血腥的故事……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儿子回到你身边

下一篇:真实谋杀

标题:古寺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gsh/zttl/56307.html
声明:古寺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