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推理故事

儿子回到你身边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06-13作者:

  一

  谈判再次中止,市欧阳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欧阳中平来到休息室,看上去他的心情很不好,也许是这些天来的劳累没有休息好的原因。

  这些天来,与台商天马公司合作开发景山小区住宅工程项目的谈判已经先后进行了不下十次,但每次一谈到实质性的问题时,天马公司就会找出这样或是那样的理由来,让谈判一次又一次的陷于僵局。天马公司的这种做法,让欧阳中平很是不快,如果不是上面有人事先打了招乎,要欧阳中平无论如何要留住对方,为市的招商引资工作开个好头,欧阳中平早就结束了这种无聊的谈判。况且,这些天来,他虽然派人暗中作了调查,但对天马公司的情况仍旧没有太多的了解,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这是欧阳中平一直以来。

  看来今天的会谈注定又要无果而终,与其这样,还不如就此了断。欧阳中平想。

  欧阳中平暗暗的拿定了主意,于是,他掏出手机,正要给刚才赶回公司拿材料的儿子欧阳杰打电话时,他的手机突然却率先响了起来。

  "喂,我是欧阳中平,请问您是哪位?"

  "欧阳先生,请你马上赶到洪海路来一下,你的儿子欧阳杰刚才出了车祸。"

  "你说什么?你……你是谁?"

  "我是市交警大队事故中队的刘一民,请你尽快来一下,尽快!"

  "同志,你……"

  还没等欧阳中平再说什么,对方已经急急忙忙地挂断了电话。欧阳中平怔了怔,但他还是马上稳住了自己的情绪。

  回到会议室,欧阳中平极力的掩饰着自己,很客气的对天马公司的几个谈判代表打了一声招乎,这才匆匆忙忙地跑下了楼。

  上了车后,欧阳中平这才感到自己的脑袋简直就暴炸了一样,一片混沌。

  欧阳中平来到洪海路,只见几个民警还在路边忙碌着,事情现场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欧阳中平找到刚才给他打电话的事故中队长刘一民。他虽然不认识刘一民,但刘一民却认识他。欧阳中平一到,刘一民便主动迎了上来。

  "欧阳先生,你来了。"

  "道底出了什么事?"欧阳中平忙问。

  "我们正在调查,不过好像是一起正常的交通事故。"

  "人怎么样了?"

  "伤的很重,我们已经把伤者送到了医院,伤者的情现在还不清。"

  刘一民后面说了什么欧阳中平并没有听的太清楚,他上前看了看,见儿子欧阳杰的跑车被拉在了路边,车头已经深深的陷了进去,驾驶室里一片狼籍,欧阳中平心里顿时一沉。

  当欧阳中平来到医院时,医院这时竟然乱成了一锅粥,闹哄哄地一片。欧阳中平还没有跨上医院的台阶,就见妻子肖珊像一根面条一样,被好几个人给架了出来。

  欧阳杰只觉得眼前一黑,咚地一下倒在了地上。

  这飞来横祸,让欧阳中平一家人突然从天堂跌入地狱。

  在欧阳公司几个副总的安排下,当天下午,许多事情便被安排好了,欧阳杰的尸体也被送进了医院的太平间,准备第二天举行一个简短的告别仪式后,就把死者入葬。毕竟欧阳杰只有二十多岁,虽然此前已经定了婚,但尚未娶妻生子,按照本地风俗,应该早早的入土为安才是。

  事故鉴定的结果当天晚上也出来了,事故中队认定这是一起正常的交通事故,事故的原因是欧阳杰驾驶的轿车,在遇到紧急情况时,操作失误,使得轿车偏离了车道,撞向了路边的铁护栏,巨大的冲击力,使驾驶人的内部脏器被完全震碎,导致死亡。

  欧阳中平看了事故中队派人送来的事故结论报告,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二

  欧阳中平一夜未眠。

  天刚朦朦亮,几个副总就匆匆地赶来了,开始忙碌起来,准备等人到齐了,一起去医院同欧阳杰作一个简单的告别仪式。

  可是,就在这时,有人突然跑过来,告诉在场的人一个惊人的消息。

  原来,今天一早,医院派人去给欧阳杰化装时,可是,来人到了太平间后,却找不到欧阳杰的尸体,开始那些人还以为记错了地方,可当他们把太平间找了个遍,结果还是没有找到欧阳杰的尸体,只是在停放欧阳杰尸本的木板下,找到了一双欧阳杰死时穿过的皮鞋。也就是说,昨天晚上,有人把欧阳杰的尸体偷走了。

  欧阳中平等人赶到医院时,医院这时已经被几十个警察封了,谁也进去不了。肖珊哪管这些,抬脚就往里冲,一个警察上前一把就把她给拎了出来。

  "你想干什么,这儿不准进去。"

  "我要找我儿子。"

  "你儿子在医院里?"

  "是的,你让我进去吧!"

  "不行,我们正在执行任务,过一会儿你再进去。"

  "同志,我是欧阳中平,昨天死的是我儿子。"欧阳中平哀求道。

  "你……你就欧阳先生啊!对不起,我去告诉我们赵队长。"警察说着,便快步地朝里面跑去。

  工夫不大,只见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他走到欧阳中平,只是点了点头,说:"欧阳先生,你别太急,这事我们正在调查,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赵平,这……这道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们暂时也不清楚,正在查。不过,这对你们公司来说可能是一件好事。"

  "好事?"欧阳中平惊讶的看着自己的这位知己。

  "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想,不一定现实,但以前我听说过这种出乎意外的事。"

  "赵平……"

  "我还有事,你先带人回去,到时我会找你的。"赵平说了,握了握欧阳中平的手,转身又快速地走进了医院。

  看着赵平匆匆离去的身影,欧阳中平一时语塞。

  让欧阳中平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赵平的话竟然应验了。

  欧阳中平从医院回来后,还没来得及坐下来,楼下就有人大声地叫了起来:"你们快来,欧阳杰回来了!欧阳杰回来了!"

  这一声叫喊不亚于晴天霹雳,在场的都被这叫声惊呆了。欧阳中平愣了一下,迅速地跑到窗口,朝下一看,惊得顿时叫了起来:"杰儿,杰儿!我是爸爸!"

  一个已经死了人,竟然又活过来的,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谈,让人难以置信。可是,当人们来到楼下,这才发现,一个活生生的欧阳杰真的就站在楼下。

  欧阳杰不仅活了过来,而且好好的,看上去跟出事前没有什么两样。

  楼下顿时沸腾起来,有人上前拉着欧阳杰,不住问这问那。在大家的追问下,欧阳杰当场说出了自己这一天多来的经历:

  昨天上午,欧阳杰奉父亲之命从公司回到家里取一份材料,就在回头的路上,欧阳杰突然感到眼睛一阵发痛,当他准备停车歇一下时,只觉得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欧阳杰终于醒了,四周竟然一片漆黑,他以为自己躺在家里,于是就大声地喊了几声,却没有人理。欧阳杰伸手一摸,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块木板上。欧阳杰也没有多想,就慢慢地摸了出来,见不远处有灯光。欧阳杰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便迎着灯光走了过去,没想到,就这样失去了方向,这一走,竟然不知不觉的来到了一个工地上。由于一天来没吃没喝,欧阳杰此时感到浑身无力,到了工地,他再也走不动了,干脆就地找了处避风的地方躺了下来,打算睡一会儿再走,没想到这一睡就睡到了竟一下睡到了半晌午。

  当欧阳杰走到欧阳中平夫妻俩面前时,欧阳中平竟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好半天也没有回过神来。

  "爸,妈,你们这是怎么了?"欧阳杰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对过去一天多来家里发生的事,竟然一无所知。

  "杰儿,真的是你吗?"

  "妈,这……这道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快告诉我。"欧阳杰抓住母亲的手,急切的问。

  "杰儿,你……你真的一点也不知道吗?"

  "妈--!"

  欧阳杰赶忙伸出手,一把抱住了母亲。

  三

  欧阳杰的死而复生,让一家人在短短的两天内经历了大悲大喜,也让其他的人唏嘘不已。

  儿子的失而复得,让欧阳中平更是百感交集,心潮难平。欧阳中平虽然一生历经无数坎坷,但看着儿子欧阳杰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仍旧忍不住泪流满面。对于欧阳中平来说,只要一家人安安稳稳的,别的什么都不重要。

  然而,欧阳杰似乎对刚刚过去的事没有太多的感触,几天后,他就跟以前一样,该吃则吃该睡则睡,总是摆出一副对任何事都无所谓的样子。

  这天一早,欧阳杰还没起床,有人便在门外喊开门。欧阳杰懒懒的爬起来,打开门,见门口站着一个漂亮的女孩。欧阳杰看了看面前的女孩,还没开口,女孩便笑了笑说:"对不起,我是医院的医生,今天应约过来给欧阳先生作体检。""我爸不在家,他一早就出去了。"欧阳杰扭过脸,有些厌烦的说。"那你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吗?""你问我,我问谁呀?要不,你明天再来看看。""那……那好吧!"女孩点点头,看了看欧阳杰,竟是一脸的失望。

  女孩刚走,欧阳中平就来了,一进门,欧阳中平便大声地问:"杰儿,家里有谁来过吗?"

  "有,医院的一个女医生,说是来给你作体检的,你不在,我叫她明天早上再来。"欧阳杰说。

  "还有别人来过吗?"欧阳中平随意又问。

  "人倒没有,只是刚才天马公司的马总打电话来,说是想找你再谈谈全作的事。"

  "还有什么好谈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不想再提。"

  "爸,我听那个马总的话音,他们这回好像挺有诚意的,说是只要你答应,一切都依你的意思。"

  "诚意?他们如果有诚意,事情早就谈好了,还等到今天?杰儿,这事你不要问了,我已经找到了一家外资公司,今天就准备跟他们见见面。"欧阳中平一边说一边走到自己的房间里,开始收拾起了东西。欧阳杰一见,赶紧跟了进去。

  "爸,马总说,现在他们答应你提出的所有的条件,由他们出百分之七十的资金,我们只要出百分之三十。"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们就算出百分之九十,我也不会跟他们合作。"欧阳中平说着,拎起皮包就往外走。欧阳杰却急忙跑到门口,拦住了欧阳中平。

  "爸,可是,我……我已经答应马总了。"

  "你说什么?"欧阳中平怔了怔,扭头看了看欧阳杰。欧阳杰吓吓得赶紧扭过脸。

  "爸,我……我答应马总,说是我们下午就跟他签约。

  "你……"欧阳中平脸一沉,突然扬起手,当即给了欧阳杰一记响亮的耳光。

  "爸……"欧阳杰捂着脸,惊恐的看着欧阳中平。

  欧阳中平看了看欧阳杰,浑身不停地颤抖起来,好半天才缓缓地放下手,暗暗的叹了口气。

  四、

  既然儿子欧阳杰已经答应同天马分司继续谈判,欧阳中平也只好默许了。

  直到快中午时,欧阳中平才把儿子欧阳杰单独喊到面前,对欧阳杰说:"杰儿,这次与天马公司的谈判,我想要你带几个人去,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不会怪你,欧阳公司迟早是要交给你打理的。不过,下午与天马公司谈判,你一定要慎之再慎,不可有一丝的马虎。"

  "爸,这……这怎么行哩!"

  "没有什么不行的,再说了,你总不能老是指望我吧!我想歇一歇了。"欧阳中平笑了笑,又说:"杰儿,你也别担心,到时我请姚副总和你一起去,万一遇到什么情况,你多听听姚副总的意见。"

  "那……那好吧!"欧阳杰点点头说,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了。

  果然如欧阳中平所预料的那样,在新的一轮谈判中,天马公司虽然与前几次相比,作出了很大的让步,但对方所开出的条件仍旧没有达到欧阳公司的预期目的。谈判进行了整整两天,一直没有多大的进展。就在谈判眼看着又要陷入僵局之时,欧阳杰突然向对方抛出了一份材料。对方的几个代表看了欧阳杰给出的材料,顿时大惊失色。

  这是一份关于天马公司几年来在不同的地方与人合作的详细报告,报告中将天马公司这几年来与人合作的业绩和劣迹一一呈现了出来。在场的人,包括姚副总看了这份报告,也不由的大吃了一惊,谁也不知道欧阳杰是从哪儿弄来的这份报告,可是,这份报告这对于天马公司来说,无疑是致命的一击。

  果然,天马公司的几个代表在看了报告后,都大为震惊,对方第一次先提出了暂停谈判的请求。

  接下来的事情出人意料的顺利,第二天上午,谈判刚一开始,天马公司的代表就一改往日那种居高临下的态度,主动的降下了合作的条件,同意由他们出资百分之七十,欧阳公司出次百分之三十来完成前期的资本注入。而天马公司的这一条件,正是欧阳公司所期待的。于是,双方接下来在完成了其他的一些细节性的商谈后。

  回到家时,欧阳杰立马把这个结晶果告诉了父亲欧阳中平。

  "谈好了?"欧阳杰问。

  "谈好了。"欧阳杰兴奋的说。

  "正式协议什么时候签?"

  "三天以后。"

  "也就是说,我们要在这三天之内,必须筹措到三千万元的资历金。"欧阳中平说着,不由的皱了皱眉。

  "是。"欧阳杰看了看父亲欧阳中平,心里忽然一沉,随后又小心的说:"爸爸,这有问题吗?"

  "问题?我们能有什么问题?不就是三千万嘛!区区小事,我们欧阳公司,什么时候也不缺这三千万。你等全儿告诉对方,三天后,我欧阳中平要与他们的马总亲自签约。"欧阳中平说着,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

  "行,我马上就给他们打电话。"欧阳杰见父亲这样,不禁暗暗的舒了口气,露出了笑脸。

  五

  按照双方事先的约定,第三天一早,欧阳中平只带着儿子欧阳杰来到了天马公司的马总下榻的酒店。这时,天马公司的马总也早早的等着了。双方坐下来后,先是客气一番,随后就当场签好了正式的合作协议。

  协议签好后,欧阳中平这才缓缓地站了起来,笑着说:"马总,这合作协议一签,我们就算是一家人了。但是,我欧阳中平做事从来都是先小人后君子。为此,我有必要再补充一下,这一个亿的前期投入,虽然我们欧阳公司只占百分之三十,也就是三千万。可既然我们合作,我们就得按照程序办事,因此,我们两家的合作资金,都必须同时到位。"

  "欧阳先生,我们虽然签了协议,但看得出来,你对我们天马公司,还是不太相信嘛!"马总眯着眼,有些不满的说。

  "马总言重了,这不是我不相信你们天马公司,也不是我不相信你马总个人。我刚才已经说了,这是按程序办事,我想马总也应该知道这个道理。如果你们天马公司的七千万今天能到位,我欧阳公司的三千万也会一分不少的马上到帐。当然,对于今后帐上资金的管理和运作,我们欧阳公司会充分的相信你们,绝不插手。"

  马总听欧阳中平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也不好再坚持什么了,沉吟了一会儿,马总这才点点头,笑着说:"行,就照你说的,我们马上把七千万转到帐上。"

  果然,没过一会儿,欧阳中平就从银行那边得到了消息,天马公司的七千万合作资金已经顺利的转到了市里一家银行。

  "欧阳先生,这回你该相信我们的合作诚意了吧!"马总看了看欧阳中平,有些得意的说。

  "当然,我一直都相信你们。"欧阳中平扫了马总一眼,不由的笑了笑。

  "现在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欧阳先生。"

  "有啊!不过,这回不是我来说,是有人想跟你们说。"

  "是嘛!那是谁呀!请他出来见见?"

  "马总别急嘛!要找你们的人,可是早就在门外等着了!"欧阳中平又站起身,回头朝门外大声地喊道:"老弟,现在该你上场了!"

  欧阳中平的话声未落,会议室的门咣当一声被人撞开了,只见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大队长赵平带着十几个警察,忽拉一下就冲了进来,立马堵住了现场所有的出路。

  "欧阳中平,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马老板忽地站起身,惊慌的问。

  "马总,你怕这些人?"

  "我……"马总看了看欧阳中平,忽然大声地吼道:"我怕啥?我是合法台商,他们敢对我怎么样?"

  "马总,你别再丢人现眼了好不好,还台商哩!要我说,你狗屁都不是。你的丑角戏,也是应该收场了!"欧阳中平笑着说。

  "欧阳中平,你……你知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吗?我可是台商,你们到时要为此事负责任的!"

  "马老板,这事我们当然要负责,不过,现在我劝你还是老实一点,否则没有你的好果子吃。"

  "欧阳中平……"

  "钱大财,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你是想把我们宣湖市当作了第二个江阳市,你把我欧阳中平当作了第二个胡大曾,对吗?"

  欧阳中平说着,慢慢地走到儿子欧阳杰的跟前,突然一伸手,一把抓住了欧阳杰的头发,痛的欧阳中平顿时大叫起来。

  欧阳中平的这一举动,让在场的许多人都大吃了一惊。

  "小伙子,痛吗?"

  "我……"

  "小伙子,你也别装了,其实我早知道你不是我儿子。虽然你整了容,自身的表演能力也不错,可要我说,你还是欠了一把火候。知子莫如父,这话你不懂吗?我儿子欧阳杰身上的有些东西,你是永远不会有的,你也永远学不到。我只告诉你一点,我儿子欧阳杰从小就是一个秃子,头上可是一根头发也没有。你看你,一头的黑发,茂盛的很嘛!"

  欧阳中平一边说又一边不慌不忙地走到马老板的跟着,拍了拍马老板的肩膀:"你的真名叫钱大财,外号钱大胆,S省人,今年四十五岁,小学文化,当过工人,开过汽车,曾经因为盗窃坐过三年牢,后来又因诈骗入狱五年。马总,我说的对吗?"

  "你……"马总扭过脸看着欧阳中平,一下瞪大了眼睛。

  "钱大财,你大概是想问我是怎么知道你过去的这些丑事的,是吧!别急,现在就请我这位当警察朋友跟你们说说,他可是能人!"

  六

  就在欧阳杰出了车祸的当天晚上,欧阳中平虽然悲痛万分,但他还是强迫自己安定下来,把这些天来所发生的事情,前前后后点点想了一遍又一遍,特别是与台商天马公司的合作谈判。欧阳中平越想越觉得哪儿有些不对。于是,当天晚上,他就委托自己的老战友,在市型警大队工作的赵平帮他私下里查一查。当天晚上,赵平就借助自己特殊的身份查了,结果,真的同欧阳中平想的那样,赵平从欧阳杰白天驾驶的本田车上查出问题。原来是有人暗中在欧阳杰的车刹上做手脚,手段极为的高明,竟然骗过了处理事故现场的几个交警同志,但结果却没有骗过专业出身的赵平。

  没想到,就在欧阳中平想着是不是应该马上向公安局报案的时候,欧阳杰竟然死而复活,这让欧阳中平大吃一惊,他立马打电话给赵平。还在医院现场的赵平一听说欧阳杰活了,当即把头摇地跟波浪鼓似的,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赵平的话虽这么说,但当他从医院的现场匆匆忙忙地赶到欧阳中平的家时,一个活生生的欧阳杰,竟然实实在在的站在他面前时,这不仅让赵平大吃了一惊,也让赵平的心中顿生疑团。

  等赵平平静下来,他便想起了一年前发生在千里之外江滨市的一起离奇的案件,虽然那起案件发生在千里之外的江滨市,赵平也只是听在江滨市公安局的一个朋友偶然说起。可是,因为那起案件特别,赵平记忆颇深。

  赵平立即把自己的想法跟欧阳中平说了,并要欧阳中平保持镇定。欧阳中平听了赵平的话后,也当即时同意了赵平的建议。

  接下来发生的一些事,果然被赵平一一言中。

  那天上午,上门为欧阳中平作体检的女医生,其实是欧阳杰的一个远房表妹,从小就在欧阳杰的家里长大的,与欧阳杰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是,死而复活的欧阳杰竟然认不出这个表妹。不仅如此,一出生就没有一根头发的欧阳杰,从小到大这二十几年来,都一直戴着假发示人,只是外人很少有知道这个秘密的。然而,自从欧阳杰死而复活以后,竟然天天洗头发。这让欧阳中平更为吃惊。俗话说,知子莫若父,此后,欧阳杰的许多言行举止,有些方面与以前相比简直是天地之别。这让欧阳中平越来越觉得儿子"变了",而最后与天马公司的谈判,儿子竟然没有费多大的周折,不仅让对方答应了自己当初提出的所有的条件,而且条件更加的优越,这更加让欧阳中平相信了赵平当初的判断。

  就在欧阳中平暗中孝察儿子欧阳杰的同时,赵平也没闲着,他在欧阳中平的家里安装了多个窃听器,又派了几个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监视欧阳杰的活动后,他又借故出差,却独自一人赶到了千里之外的江滨市,找到了在江滨市工作的那位朋友,不仅把一年前发生在江滨市的那起离奇案件了解了个清清楚楚,也把马老板的生辰八字弄了个明明白白。江滨市公安局听说后,也立马派人同赵平赶了过来。他们经过暗中辨认,确信马老板等人就是一年多前,在江滨市以台商的身份,诈骗江滨市几家公司上亿资金的那伙人。

  为了抓住这伙江洋大骗,并且尽可能的挽回受害人的一些损失,在赵平等人的安排下,欧阳中平便再次出面,与那个所谓的马老板坐在了一起,略施小计,利用对方要钱心切的弱点,轻而易举的就把对方的七千万赃款骗到了手……

  还没等赵平说完,那个叫钱大财的"马老板"突然站起身,掉头就往外跑。可是,还没等他跑到门口,那个挡在门口的警察便已迎了上去,抬腿就是一脚,只听咚地一声响,钱大财顿时被对方踹在了地上,当场摔地鼻青脸肿,哭狠嚎。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除夕夜里的幽灵

下一篇:古寺

标题:儿子回到你身边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gsh/zttl/56304.html
声明:儿子回到你身边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