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推理故事

丈夫非命狗之过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05-15作者:

  表哥7岁时,小婶子兰兰嫁给了比她大六岁的叔叔,那时候,兰兰只有一十八岁,就像《小芳》里唱的那样,长的美丽又善良,他那漂亮的大眼睛,总是水汪汪,一闪一闪会说话。一条又黑又亮的大辫子粗又长,她的习惯动作就是:跟人说话时用手握住辫子,听人说话时手里摆弄着辫子,干活时向背后甩一下辫子,一弯腰辫子总是滑到胸前来,乌黑的辫子和丰满白润的乳房形成曲直、黑白对比,挺胸收腹翘屁股,再加那修长的美腿,那身材的线条恰似行云流水,好不动人。

  兰兰从部队回来时,已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丰满的乳房已不再那么坚挺,不过看上去更是发达,走起路来,左右晃当,上下颤动,还是那么迷人,变化最大的是,没有了那条大辫子,取而代之的是齐肩的短发。她没有工作,跟邻居学了绣花,照看小孩子,坐不下来,一天也做不了多少活。

  兰兰住的新房子在村后边,一个妇道人家有些害怕。家里养了一条大狼狗,取名叫欢欢,是公的。三年前的冬天,刚抱来时候只有猫那么大,冻得直叫唤,婶子把他和孩子一起搂在被窝里。一天天长大,三年后长到80多斤。很会看门,懂人气,对主人百依百顺。

  姑姑让表哥晚上和婶子作伴。表哥十四岁就是个成人的样子,上初中走读生,早出晚归。表哥吃过晚饭带着作业就过去,边做作业边逗着小侄子,兰兰见了十分高兴,就在一边加班做点绣花活,日子过的还是平静。

  就是那条狗很烦人,一到了晚上它就要跑到炕上去,还要挨着婶子睡。表哥把它关到门外,它就一直在叫,直到把它放进来。

  有一天,表哥水喝的多了,半夜被尿憋醒了。正想起身,他听见那条狗在喘粗气,表哥没有立即爬起来。屋里没有点灯,月光下隐约看见,兰兰半蹲着倒骑在那条仰躺着的欢欢身上。欢欢前腿扶着兰兰的腰,舌头不停的舔着她正在上下前后晃动的屁股,那狗不停的喘着粗气。过了一会,那狗一阵抖动后前腿松开,头躺在了炕上。婶子向后退一步,把胯对准狗头,这时传来舌头舔水的声音,婶子也在轻轻呻吟,屁股微微的颤动着,过了一会婶子躺在炕上,那狗也紧靠着婶子睡下。

  为了证实是不是幻觉,表哥用力咬了自己的指头一下,很疼,第二天还有牙印呢。有一天婶子出去买东西了,表哥把狗放开,那狗靠鼻子的嗅觉很快找到了婶子换下来没有洗的内裤,用舌头舔着裤裆那个部位,很快肚皮下那根狗膫子,越出越长,红红的有20公分长,中间鼓起两个鹌鹑蛋大的肉球,表哥上前拍拍它,它摇摇尾巴靠到表哥腿上,表哥用手握住狗膫子,那狗前后晃动,狗膫子在表哥手里做活塞运动,不一会,狗膫子头的口中射出几股白色液体,两个小肉球缩了回去。狗自己舔着吃掉了那些液体。

  到了晚上,表哥就把狗栓到院子里,任凭它怎么叫,也不肯放开它。5岁的堂弟在为那只狗求情,他哭着说:“哥哥,你看欢欢多难受啊,看在它听话的份上,放它进来吧!”年幼的弟弟哪里知道内情,“人和狗怎么睡在一起呢?”表哥不答应。

  在一边默默无语的婶子开始帮堂弟说话了:“现如今有的人还不如狗有情有义呢!”表哥听了心里明白,故作糊涂的说:“狗听话,可它是低级动物,没有真正的感情啊,它不会理解人的需求啊!”“哦,你都这么大了,能理解我的需求吗?”表哥坚定的回答“我是很理解的,只要你需要,我会努力的。”“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还很像个男子汉呢。”说着,兰兰照着表哥的屁股拍了一下。

  那只狗叫到半夜,见没有人可怜它,就没有了动静。表哥从炕的那头移到了狗的位置,婶子向左边侧卧,一只手慢慢拍打着堂弟睡着了。表哥在幻想着将要发生的事也睡着了。

  到了秋天,已是连长的叔叔回来探亲,一家人团聚,高高兴兴,表哥不用作伴了,就回到自己家住,可是就这一夜出了大事,

  半夜时分表哥在家中睡的正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他惊醒,开门一看正是婶子,衣冠不整,披头散发,气喘吁吁,满手鲜血,语无伦次的说:“快,快去救救你叔叔,欢欢和你叔叔打起来了,”表哥和姑姑一起跑到婶子家,叔叔脖子鲜血直流,已经奄奄一息,表哥飞快请来村里的医生,医生说流血过多已经停止心跳。村干部连夜报案,第二天公安局来验尸,法医鉴定说:利齿咬伤,颈动脉断裂,失血过多至死。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逃出重围

下一篇:失眠

标题:丈夫非命狗之过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gsh/zttl/55625.html
声明:丈夫非命狗之过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