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推理故事

血色挑花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04-15作者:赵细溪

     当商场顶端的电子钟时针指向十一时,某厂的夜班车准时的停在已聚满了夜班工人的停车点前,人们悄无声息的鱼贯而入,同所有的人一样深夜里工人们显得无精打采。因为未到开车时间,车在人们的静默中,悄然地停在暗淡的灯光下,远远望去像一个巨大的爬虫。忽然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白色的苗条的身影闪进车里,这是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孩子,只见她急促的喘息着,惶恐茫然的眼睛四处乱晃。顿时,像看到了稀有动物,车上所有人的目光“刷”聚焦在女孩身上,人们愕然地长大了嘴巴,因为……这女子竟赤条条地一丝不挂,白花花的身子毫无遮挡地裸露在众人的目光中。还未等众人从愕然中反应过来,紧跟着上来了一位男子,微弱的灯光下可以看出他一脸惊慌之色。当他一眼发现裸女时,眼中现出一丝阴冷的笑意,他疾步蹿上来一把抓住裸女的胳膊。“啊……”一声尖利惊恐的叫声从裸女口中发出划破了静寂的夜空,裸女看见男人如见鬼般拼命挣扎,嘴里不停发出几恐怖的尖叫。

   目睹了这一切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首先几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义愤填膺地围上来,其中一个看上去很强壮的青年一把拉开男人后,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你先放开她。”不等男子开口,他满脸狐疑质问道:“你是她什么人?怎么她见了你像见了鬼似的?”不待男子解释,几个女工叽叽喳喳得凑上来,她们一边围着女子七嘴八舌的问长问短,一边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裸女穿上,可裸女此刻像傻了一样不发一言,只是惊恐的盯着男子不住的发抖。男子见状赶忙打着哈哈解释道:“这是我妹妹,因为男朋友把她甩了,她受了刺激精神失常了,经常夜里光着身子跑出来……”

    话未说完就被一个女工的惊呼打断了。“血!”原来给裸女穿衣服的女工发现,裸女的腹部密密麻麻满是红肿的针眼,正在渗出点点血迹,其状惨不忍睹。

   “太残忍了!”

    “报警,不能让这个人跑了。”

    人们愤怒了,一双双喷着怒火的眼睛盯着男人,叫嚷着要将男子送往警局。男子开始面露惊慌之色,推开众人试图想逃。这时几个警察从天而降……原来不知是谁早就悄悄拨打了“110”

刑警队的李勇队长接到电话后,跟在电脑旁打字的妻竹叶说了一声,便匆匆赶到局里。他听了值班民警的汇报后,感到案情重大,连忙来到穿好衣服的裸女面前询问有关情况,可惜裸女精神失常,她只是惊恐的呆望着某个地方,并不时发出几声瘆人的尖叫。很显然从裸女的表情和身上的伤痕来看,她失常之前一定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凭着职业敏感李勇觉得裸女后边一定有大案。会不会跟近两年的少女失踪案有关系呢?近两年的局里频频接到少女失踪的报案,很多花季少女在市里各大娱乐场所神秘的失踪.市局曾经成立过专案组,但因为此案线索很少,致使案子至今未破。

   李勇队长见不可能从裸女身上得到什么线索,就安排人将她送往精神病医院后开始提审那名男子。男子很狡猾,他自称王小淮,跟裸女并不认识,不过是昨天深夜无所事事在路上游荡时偶然碰到,一时动了坏心,怕被夜班车上的工人识破后才编了个理由胡弄他们。李勇再问别的,他便三缄其口,不发一语了。

    李勇知道,狡猾犯罪嫌疑人显然在与刑警们耗时间,因为谁都知道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关押嫌疑犯一般不得超过24小时,自称是王小淮的这名男子只要拖到明晚的这个时候,刑警们就不得不放了他。审讯进行两个小时仍毫无进展,李勇队长只好宣布明天再审。

    心事重重的李勇凌晨一点钟回到家时,见竹叶还趴在电脑前打字。竹叶是个作家,她尤善写推理侦破小说,小说中细致入微的心理描述,丝丝入扣的推理,常常让读者真假难辨。李勇就是妻的忠实读者,他经常从竹叶的小说中受到启发,为此还曾破获过很多悬案,在市里的刑警中小有名气。竹叶也常从丈夫的案例中得到素材,因此夫妻俩个经常互相交流,互相切磋。这次也不例外,李勇将这件蹊跷的“裸女夜奔案”讲述给竹叶听,竹叶听后若有所思的从电脑前站起来,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开始了她的推理想象:“很显然,裸女的精神错乱肯定是因为受到了非人的折磨所至,男子不是凶手最少也是个知情人,那么……”

    望着沉思中自语的竹叶,李勇队长点着头附和道:“我也是这样想的,凭着职业敏感,我总觉得这名男子跟近几年的‘少女失踪案’有直接的关系,但是没有证据,唯一的证人裸女又精神失常了,哎……”竹叶曾听李勇讲过近年来的少女失踪案,闻言心有所动,她望着皱着眉头的李勇喃喃自语道:“这倒是一个好题材……你先睡吧,我今晚要赶篇稿。”说完精神一振重新坐在电脑前。

    夜愈加的静了,李勇睡去后,竹叶静静的守在电脑旁机械的敲击着文字,不觉已是凌晨两点多了。这时竹叶的眉头渐渐因为思维受阻而拧成了一个大疙瘩,紧接着一阵阵睡意向她袭来,她的意识开始逐渐模糊。

    突然,竹叶发现则台电脑有些不对劲,它似乎有了生命似的自行运转起来,运行的速度越来越快,根本不理会竹叶的命令。它正在飞速的穿过一个又一个的网站,显示屏上各种杂乱的数字、文字在竹叶面前一闪而过,当键盘上的字母开始自动有序的来回起伏时,屏显变成了一片银灰色。

    就在竹叶目瞪口呆、束手无策时,银灰色的屏显上出现了一幕幕如纪实片一样的影像。喧闹的舞厅,美艳的少女,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在舞厅闪烁的灯光中,瞪着贪婪的眼睛寻找着猎物。一个单纯的女孩被他用极其诱人的谎言骗出舞厅,他们乘车来到一个小院,院内杂草丛生,显得异常荒凉与阴森。女孩开始面露畏惧之色,转身欲逃。可刚才还温文尔雅的男人已经凶恶的猛扑过来,女孩挣扎了几下不动了,男人拿开捂在女孩嘴上的手,阴森森地发出瘆人的狞笑……

    当女孩再次醒来时,她已被绑在一张酷似按摩床的木板上。男人变态的脸在灰色的显示屏上显得异常狰狞恐怖,他正从一把手提箱里拿出一根根闪着寒光的银针……女孩死了,死在极度的痛苦与恐怖中。男人,幽灵一样的男人,将女孩埋在那棵繁花满枝头的桃树底下,那儿已有一堆森森白骨,男人埋好女孩后变态的怪笑着……接着又一个女孩重复着上一个女孩的悲剧……

   竹叶看的毛骨悚然,几欲起身关掉电脑,可手像失去知觉般挣扎不动。就这样竹叶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紧接着一个如花苞般的少女被变态男人摧残致死,最后愤怒代替了恐怖。这时显示屏上银光一闪,渐渐变得绚烂起来,一朵朵娇美的桃花从显示屏的中心部位,慢慢的由一个血红的小点渐渐变大直到充满了整个荧屏,竹叶数了数一共十朵。桃花异常艳丽,因为她们不是平常得粉红色,而是艳艳的大红,极浓艳的大红,血的颜色。这时显示屏的一角出现了一行小字:竹叶你好,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竹叶迟疑了一下,带着几分疑惑问道:你是谁?

    显示屏上立即回答:我就是被变态男人杀死的冤魂,我叫小屏,我领着她们好不容易顺着电脑病毒潜入了你的电脑,不过你不用害怕,我离开后会为你清除病毒的。

    我可以帮你什么吗?竹叶带着深深的同情问。

    你只要把这个案例用笔写出来就行了,我不想让别的女孩重蹈覆辙。电脑有些凄凉的回答。

义不容辞。竹叶带着义不容辞的责任感打出着这四个字后,电脑那头现出:谢谢。后忽然没了声息。屏显上的桃花闪了几闪后悄然消失,网叶也随之消失了。

    惊骇中竹叶一身冷汗的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趴在电脑旁睡着了,抬头看电脑早已死机了,刚才的一切只是她的一个梦而已。

    伸伸懒腰,竹叶浑身酸痛的站起来,看看表已是凌晨三点钟了。刚才真实的梦境仍在她面前闪动,她重新做回到电脑旁,稍一定神后,纤长的手指飞快得在键盘上敲击起来……

    当李勇从睡梦中醒来时,发现竹叶趴在电脑旁睡着了,手里拿着一摞打印好的稿纸。“有熬通宵了。”李勇半是嗔怪半是心疼的嘟囔着,将沉睡的竹叶抱起来放在床上。当他收拾竹叶的稿件时被里面的情节所吸引,全神贯注的看了起来,看完之后他似乎受到了某种启示,将稿件装入了手提包后,早饭也没顾上吃就急匆匆的走出家门。

    到了刑警队,队友们正议论昨晚“裸女夜奔案”,见李勇队长进来纷纷要求立即提审犯罪嫌疑人王小淮。只见李勇微微一笑,胸有成竹地说:“先放一放,到晚上十点钟再提审他。”队友们百思不得其解,满脸疑惑的望着昨晚还心急火燎的队长,李勇健壮神秘的将队友们找到跟前,如此这般地一说……

    转眼已是深夜,关在警局小屋里的王小淮,望着窗外的夜色,阴沉的脸上开始露出欣喜之色。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一个半小时他就可以回家了,现在他开始暗自庆幸起来,如果不是裸女已经疯掉了,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正想着忽然听到开门的声音,李勇和刑警队的纪录员小张出现在门口。

    李勇队长坐在审讯桌前,威严的望着继续沉默的王小淮,他清了清嗓子后,用含而不露旁敲侧击地说:“王小淮,你不要抱什么侥幸心理,你的事我们多少掌握了一些证据,你再保持沉默也没意思,说吧!你那些恶事我们可一桩桩一件件都给你记着哪!”话音未落,室内忽然变得一片漆黑。

    “又停电了。”李勇一边咕哝着一边从包里迅速掏出一跟蜡烛点上,烛光被风一吹摇摇晃晃,审讯室内凭空多出一丝诡秘。

    “怎么回事?这几天怎么老停电哪?要不先把门锁上,我们一起去看看什么原因,回来再审。”心里七上八下的李小淮听见王李勇侧头压低声音对小张说。说完两人起身离去,关门锁门的声音过后,两人的脚步声渐远。

    审讯室里静悄悄的,只有蜡烛忽明忽暗的晃动着。这时一直低头缄默的王小淮,此时像个敏锐的猎狗一样抬起头来,支楞着耳朵听了一会后,轻捷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借着微弱的灯光他将审讯室打量了一圈,很快失望了。审讯室如同铁桶一般严丝合缝,根本不可能从这逃出去。他沮丧的重新做回到椅子上,一双阴沉的眼睛不停的乱转。李勇刚才的话的确让他心惊肉跳,他们究竟是真的掌握了证据还是故弄玄虚?他有些吃不准了,难道是裸女被治好了?想到这儿他感到一阵惶恐。

    这时屋里苍白摇动得烛光透出一种诡异的神秘来,不只怎的王小淮隐隐感到一阵阵不安,屋里显得异常宁静,静得有些瘆人。很猛然的窗外发出一声凄惨的女子叫声,似乎一个娇弱的女孩正经受着极其惨烈的折磨。王小淮一激灵,目露惊恐的四处张望。接着又是真真切切的一惨叫,这一声似乎比第一声更惨历,王小淮哆嗦了一下,感到头发根直直竖了起来,他感到由衷的恐怖。目光却控制不住的向窗外望去,哪有什么女子,窗外漆黑一片。

    “是自己听错了,要不就是幻觉。”王小怀想,“可能是自己在这儿一天一夜太紧张了。”想到这儿,他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抬手擦擦额上的冷汗,眼光再次不经意的掠过窗户…这一看只吓得他肝胆欲裂,只见他两眼突出的从凳子上跳起,全身的汗毛把衣服都支楞起来了。原来窗玻璃上有一张惨白的女人脸,丝丝缕缕的长发散乱的披在脸上,她正冲王小淮张着大嘴惨叫。

    “有鬼!”王小淮脸色煞白得想喊,可张大嘴巴还没喊出声音那女子便不见了。他惊恐的往后退着……

    “是你害死了我!我死的好惨哪!”又是一声,王小淮一眨眼的功夫女子再次出现在窗前,阴森凄惨的冲他喊道。

    “我……我该死,我不该害死你们的。”王小淮像听到地狱的召唤,五脏六腑都被勾了出来,他似乎看到窗外漆黑的院子到处鬼影幢幢。双腿一软,他“扑通”跪倒在地,哆嗦着磕头如捣蒜地说。

    这时一阵阴风刮过,李勇放在桌上的公文包被吹倒,里面的一叠纸从包中掉出来,白纸随着风像幽灵一样翻转着飘到惊恐的王小淮脚下,蜡烛几明几暗后又恢复了正常。王小淮伸出抖得极历害的手拾起脚边的纸,借着微弱的灯光看了起来,随着纸张的翻动,他全身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苍白的脸上冷汗涔涔……正在这时审讯室的灯光大亮,门口处李勇队长极聚威慑力的目光落在瘫倒在地上的王小淮脸上……

    当天夜里在王小淮的带领下来到他居住的小院,在那棵硕果累累的桃树下挖掘出了十二具女性的尸体,她们有的已是一堆白骨,有的尸体正在腐烂,荒凉的小院显得异常血腥,李勇一双喷火的眼睛愤怒的盯着杀人恶魔王小淮。

    据王小淮自己交待,两年前其父母双双出车祸死后,紧接着他又被深爱的女友抛弃,从那时开始他仇视社会、仇视漂亮的女孩。为了发泄自己的仇恨,他先后从舞厅等娱乐场所拐骗女孩至家中,将她们折磨致死后埋在院中的桃树下面。其中夜奔的“裸女”因无法承受非人的折磨再加上极度的精神恐慌变得精神失常。王小淮见她长的异常漂亮,决定将疯了的她秘密的养在家中供自己消遣,半个月后的一天夜里,由于王小淮疯狂发泄完兽欲后异常疲倦的沉沉睡去,竟让“裸女”在深夜跑出,惊慌失措得裸女恰巧无上了停在路边的夜班车……

    由此“夜奔的裸女”案,引起了李勇的警惕,他隐隐感到这名叫王小淮的男人与近两年频频失踪的少女案有直接关系,却苦于没有突破口。那天早晨见到竹叶草稿,见她用一个少女冤魂倾诉的方式写得推理恐怖小说《血色桃花》后,受到启迪,灵机一动设下此计。他白天同警员们忙着调查王小淮击裸女其人,故意将审讯安排在深夜进行。

    在审讯开始他先用心理暗示法让心里有鬼的王小淮心神不宁,不待他说话,李勇假借停电之名闪身出局,同刑警们躲在暗处观察王小淮。至于窗外的女鬼是李勇事先安排女刑警假扮的,其意就是在心理上击败王小淮的防线,果然做贼心虚的王小淮,误以为被他害死的女孩们阴魂不散找他报仇来了。于是他被吓得肝胆欲裂,恰巧在这时风无意中将竹叶的小说草稿吹到他脚下……正所谓无巧不成书,“夜奔裸女”加上种种巧合,竟牵出这起惊天血案。

    第二天下午,竹叶跟李勇来到精神病院看望裸女,她正呆滞的盯着病房的天花板,不时地惊叫一声。竹叶心中绞痛,眼前闪过电脑中出现的十…不,应该说是十一朵血色桃花。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与黄豆有关的坠楼事件

下一篇:鬼轿案

标题:血色挑花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gsh/zttl/54876.html
声明:血色挑花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