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推理故事

谁才是抢劫犯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04-15作者:吴岳烽

 2012年3月7日上午八点半放工回家,曾明惊讶发现妻子张婉玲的手脚被人用布条捆绑在客厅的座椅上,眼睛被黑色布条蒙住,嘴巴也被布条紧紧地塞住。

曾明见状,赶紧给妻子松绑,并着急问道:“亲爱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妻子睁开疲惫的双眼,用力紧紧抱住丈夫,惊恐地说:“老公,你可终于回来了!昨晚有贼入室打劫!”

接着,妻子一五一十地将凌晨发生的事情向曾明诉说:原来,今天凌晨2点多的时候,妻子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被楼上孩子的哭声吵醒,同时隐约听到客厅方向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于是便从卧室的门缝里向客厅窥看,只见一个身穿黑衣没着鞋的男人背对着自己。突然,该蒙面男人回过头来察觉了妻子,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妻子按倒在床上。蒙面人一边用手捂住妻子的嘴巴,恶狠狠地威胁:“不准动,否则掐死你!”一边熟练地从裤袋中掏出布条将妻子手脚捆住并塞住其嘴巴,蒙面人低声说道:“我不会伤害你,请告诉我你的钱放在哪里?”妻子害怕蒙面人对自己不利,只能顺从地用手指指向梳妆台上面的名贵手袋。蒙面人立即用黑色布条将妻子眼睛蒙住,并将其头部用床单掩盖住,接着打开手袋翻找财物。

曾明听罢,立刻和妻子走进房间,核实丢失财物。经清点发现,蒙面人从手袋中共窃取1万多元人民币、一张农业银行卡,以及梳妆台上的一条白色K金镶钻石手链、一条铂金项链以及一个玉佛吊坠。曾明赶紧拿起电话拨打110报警。

区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孙武带着民警周强、张丽来到曾明家里进行现场勘查。孙武熟练地环视客厅一周,发现客厅被人翻得乱七八糟,所有柜子和抽屉都被翻开,衣服、杂志、座垫等杂物丢得一地都是。再查看,所有门窗均没有被撬的痕迹。犯罪嫌疑人究竟是从哪里进入屋内?正纳闷之际,孙武眼角的余光落在曾明家的客厅阳台处。曾明家的阳台与隔壁4002房的阳台仅相隔一米距离,两家阳台均没有安装防盗网,在阳台之间随便铺一块木板,便可以在两家阳台之间自由穿行。阳台与客厅相连处装有可以上锁的落地窗,同时孙武留意到阳台栏杆布满灰尘,有明显擦拭的痕迹。“莫非犯罪嫌疑人是从隔壁4002房阳台攀爬过来的?”孙武在一旁嘀咕。

“案发时你有无认清蒙面人的样貌?”孙武转身向婉玲问道。

“当时屋内光线太暗,而且男子蒙着面,带着头罩,根本无法看清其面貌!大概只记得蒙面人身穿黑衣服,身材跟我丈夫差不多,偏胖,身高1米7左右的样子。”回忆起凌晨发生的事情,婉玲还心有余悸。

“一共丢失了什么财物?”

“1万多元人民币、一张农业银行卡,卡里有存款2万多元,一条白色K金镶钻石手链、一条铂金项链和一个玉佛吊坠。”婉玲难过地说,“这手链、项链和吊坠还是丈夫送给我的结婚纪念日礼物呢!”

“亲爱的,不要伤心,以后我会补偿回来给你的。”曾明一边轻轻拍打着妻子的肩膀,一边安慰地说。

“对了,昨晚睡觉前,客厅落地窗有没有上锁?”孙武指着阳台的落地窗问道。

“没有。”婉玲小声答道。

“你是否认识邻居4002房的主人?”孙武继续问道。

“女主人叫李美霞,和我年纪相仿,平时闲着无事总喜欢过来找我聊天,我们两很合得来。她丈夫叫王刚,但和他不熟,只是出门偶尔碰见打一下招呼。”婉玲的回答引起了孙武的兴趣,于是继续问道,“那你清不清楚李美霞家里共有几个人?她夫妇两具体干什么工作?”

“据我了解,只有她们夫妇两人居住。男方家的老人在乡下居住,很少上来。”婉玲停顿了一下,“夫妇两好像在市区内开了一家五金店,听说生意还不错。对了,孙队长,你怎么问起这个?”婉玲有点好奇。

“根据目前勘察的情况来看,我怀疑是熟人作案。”孙武皱着眉分析说。“对了,曾明先生,昨晚案发时你在哪里?”

“昨晚我在离家30公里的公司值夜班,从晚上10点至今天早上6点,所以当时家里只有妻子一人。”曾明解释道。

“走,我们到隔壁4002房看看。”孙武转身对民警周强、张丽说。

孙武向4002房门连续敲打了几次,没人回应,“这样,如果你们发现4002房的主人回来了,请立马通知我。”说完,转身离开。

当孙武他们走到1楼楼梯口的时候,曾明小跑下楼气喘吁吁地说:“孙队长,我有些事情想向你说。”说着,便将嘴巴凑近孙武的耳旁,“我怀疑这件事是4002房的业主王刚干的,之前听其他邻居说,王刚曾因吸毒被抓进过戒毒所多次,也因为吸毒盗窃过家中财物,还被法院判过刑。”听到曾明的说法,孙武若有所悟。

接着,孙武携带周强、张丽来到小区物业管理处打算调取案发当晚小区大门出入的监控录像。然而物管处工作人员告知,小区门口处的摄像头一周前已坏掉,一直未维修。经过一番循例的询问后,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孙武等人只能失望而归。

回到所里,经核查,王刚在2010年12月确因吸毒盗窃家中财物被判过6个月有期徒刑,后2011年9月又因吸毒被抓进戒毒所关押过三个月。

“据目前的情况来看,4002房业主王刚作案的可能性很大。首先他有前科,也有作案动机,可能没钱吸毒,其次,他可以轻易从妻子口中提前得知案发前一晚曾明需要值夜班,另外从客观条件说他也可利用工具从自家阳台攀爬到曾明家实施抢劫。”分析完毕,孙武吩咐周强去银行调取王刚的银行账户信息,同时安排张丽去调查王刚的五金店的经营情况。但经侦查发现,王刚的银行账户没有任何异常,五金店经营状况也正常。“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孙武陷入深深的沉思。

第二天下午,婉玲打电话给孙武,告知4002房男主人王刚已回家。孙武携带民警周强、张丽再次敲响王刚家房门。出来开房门的是一30多岁的男人,身材稍胖,身高1米7左右。王刚看见门口站着三警察,脸上充满了狐疑,谨慎地问道:“警官,请问有什么事吗?”

“请问你是王刚吗?”孙武他们一边出示证件一边问道。

“是的!”王刚有点惶恐,心里不清楚警察找他有什么事情。

“想向你了解一些情况,能否借一步说话?”

“那进来吧。”王刚不情愿地把房门拉开。

“2012年3月7日凌晨2点的时候,请问你在哪里在干什么?”孙武直截了当问道。

“当然是在家里睡觉,这么晚还能去哪里?”王刚理直气壮地说。

“那有没有人可以证明?”孙武用犀利的眼光直盯着王刚质问道。

“没人证明。当时家里就我一人,妻子3月6日的时候回娘家去了。”王刚一边回答,一边用一种困惑的眼神注视着孙武,不清楚他的询问是何用意。

“2012年3月7日凌晨2点左右的时候,你邻居4001房发生抢劫事件,请问你当时有没有听见4001房有什么动静?”孙武明显注意到了王刚刚才的表情。

“我平常睡得比猪还要死,没察觉有什么声响。”王刚点燃手中的香烟,继续说道:“不过你这样一问,倒让我想起一些事情。因为我家卫生间刚好就在4001房门右边的位置,那天半夜起床如厕时,尽管有点迷糊,但我还是隐隐约约听见4001房门口有钥匙掉地的声音,接着好像有人打开房门。”

听完王刚的回答,孙武凝神沉思着没有吭声,因为他觉得王刚不像是在说谎,看来抢劫犯应该另有其人。

正要走出小区的时候,碰见门口保安员张伯。反正此时此刻也理不出什么头绪,不如和老人家聊聊天,说不定还会有意外的收获,孙武心想。

“张伯,你和4001房业主认不认识啊?”闲聊中,孙武故意转移话题。

“你是说曾明夫妇?认识,当然认识!夫妇俩人很客气,每次进出小区大门时都会很有礼貌微笑着和我打招呼。”张伯有点小骄傲地说,“前些天晚上11点半的时候,我还看见曾明焦虑不安地在小区门口对面的酒吧门口徘徊。说起来很奇怪,我当时叫了他一声,他抬起头瞟了我一眼,但没理睬我,然后快速走进了酒吧。”

“张伯,你说的是哪个晚上的事情?”孙武顿时来了精神。

“不就是曾明家被盗的前一天晚上咯!”张伯清晰答道。

案发前一晚,曾明不是说他在远离家里几十公里的公司值夜班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小区门口的酒吧?他在酒吧门口的异常举动又说明了什么?

“张伯,你确认你没认错人吧?”站在一旁的周强插嘴说道。

“我年纪虽然大了点,但我视力好着呢!”张伯端起水杯呷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曾明先生之前很烂赌,欠下很多赌债,以前还因赌博被派出所拘留过,当时还是我给他妻子报的信呢。”听到此处,孙武若有所思。

次日,婉玲打电话给孙武,声称自己被抢的农业银行卡于案发当日中午的时候被人分10次共支取了20000元。从银行调取的监控录像显示,2012年3月7日中午12点15分的时候,一身材偏胖,身高1米7左右的男子戴着口罩和鸭舌帽连续10次顺利地在农业银行ATM机支取款项。尽管帽檐压得很低,无法看清模样,但从身材以及身高判断,该男子应该就是案发当晚的蒙面人。看完录像视频,孙武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什么回事。突然,孙武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赶紧拿出手机拨打婉玲的手机,向其核实了几个问题,然后满意地挂了电话。

经调查,曾明在五个月前确因赌博被派出所行政拘留过多次,更重要的是,曾明公司的同事证实,案发前一晚曾明没有值夜班,而是向公司请了假,案发前一段时间公司还因曾明欠下巨额赌债经常遭到高利贷的莫名骚扰。同时,张丽回来汇报称曾明的农业银行账号在案发当日中午12点43分的时候曾存入5万元,而且随即全额转账至一个陌生账号。

“我终于知道谁是真正的抢劫犯了!”孙武一拍大腿,兴奋得两眼发光。

孙武带着警员周强、张丽等人再次赶到曾明家里,刚好是星期天中午,曾明和妻子正在家中。

看到孙武的到来,曾明有点愕然,问道:“孙队长,案件是不是有消息了?”

“是的,案件的确有消息了!”说完,孙武用眼神示意周强将手铐铐在曾明的手腕处。

“孙队长,别开玩笑了,你是不是抓错人了?”曾明故作镇定。

“是啊,孙队长,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把我丈夫抓起来了?”婉玲一脸惊讶地问,她怎么也不相信绑架自己劫取家中财物的就是站在眼前的丈夫。

“好,既然你不愿说,还是让我向你妻子说出事情的真相吧!今年1月初,你因赌博输掉4万多元,于是向高利贷借款,由于家里一直是妻子掌管钱财,而你此时又无法向朋友筹到借款,临近还款期限,高利贷把你逼得很紧。适逢你从妻子口中得知王刚妻子刚好在案发前一天回了娘家,且王刚之前曾因吸毒盗窃过家中财物有前科,再加上其身材与你相仿,所以你决定铤而走险,并处心积虑设计嫁祸于王刚。你故意制造翻箱倒柜的假象以及向警方提供作案人为王刚的假线索,企图混淆警方的侦查视线。案发前一晚你并没有去值班,而是一直滞留在小区对面的酒吧里焦急地等待时机。终于等到凌晨2点多的时候,你趁妻子熟睡之际,悄悄用钥匙打开了自家房门,之前可能因走廊楼道光线太暗,你开门时钥匙曾不小心掉地上,刚好给正在卫生间如厕的王刚听见。由于不小心惊动了熟睡的妻子,于是你索性拿出事前准备好的布条将妻子捆绑在客厅的座椅上。后来在妻子的‘指示’下,你从卧室手袋里劫取了1万元人民币、农行卡、手链等物品。后来经向你妻子证实,当时蒙面人并没有逼迫其说过银行卡密码,而且家中银行卡密码只有你和妻子知道,这个时候我就非常肯定本案抢劫犯就是你!因高利贷催得紧并以生命相威胁,案发当天中午,你只能冒着危险到农行ATM机取款并将款项及时转给高利贷。另外,你和你妻子感情深厚,我预测被劫的手链、项链和吊坠尚还在你手中,因为那是你送给妻子的结婚纪念日礼物。”

听完孙武的叙述,曾明额上渗出豆大的汗珠,无力地瘫倒在沙发上。

随后,民警果然在曾明车中起获了被劫取的白色K金镶钻石手链、铂金项链以及玉佛吊坠。在铁证面前,曾明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作者邮箱:599128949@qq.com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真相大白

下一篇:巧破奸杀案

标题:谁才是抢劫犯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gsh/zttl/54868.html
声明:谁才是抢劫犯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