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推理故事

真相大白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04-15作者:叶强

 屈打成招

  清康熙年间,离山东东昌县十里,有个村子叫牌坊村。村子不大,只有七八户人家,其中有一户的主人名叫刘贵,常年在广东做小买卖,只留下妻子孙凤仙一人在家。那孙凤仙长得颇有姿色,因耐不住寂寞,就偷偷和别人鬼混。

  这天,刘贵半夜三更赶回家,喊了半天也不见妻子开门,急得又是踹又是拍的。门好不容易打开了,他发现妻子神色慌张,顿时就起了疑心,急忙跑进屋里,发现后窗开了,窗台上还有两个脚印,就转身逼问。杨凤仙性格泼辣,根本不是省油的灯,不但不肯认错,还扑上来大哭大闹,往刘贵的脸上抓了几条血痕。刘贵恼羞成怒,就狠狠地扇了她几巴掌,把她打倒在地,然后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去。

  刘贵有个姐姐在县城,当夜他便到了姐姐家,气得又灌了不少酒,然后盖上被子就呼呼大睡。第二天中午,他还没起床,几名捕快就破门而入,“当啷”一声把一串铁链子套在他的脖子上。刘贵哪见过这阵势?吓得面如灰土,问道:“官爷,请问小人所犯何罪?”为首的捕头板着脸说:“别装蒜了,走,到大堂上去交代清楚!”不容他再分辩,就三下五除二拖到了县衙。

  原来刘贵有个邻居叫牛三,今天一早到他家去借米,刚推开大门,就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只见孙凤仙倒在地上,面容狰狞恐怖,分明已死去多时。牛三魂都吓飞了,大呼小叫,喊醒了全村的人。牛三说:“昨天夜里刘贵回来了,也不知因为何事,他们两口子在屋子里又吵又打,没想竟惹出人命官司来,那刘贵肯定是毒死了人后畏罪逃跑了!”大家七嘴八舌地说了一通,就赶紧派人报了官。

  刘贵被带至衙门大堂,县令一拍惊堂木,厉声问道:“刘贵,你为何要毒死自己的妻子?”

  刘贵跪在地上磕头不止,流着泪说:“老爷,小的冤枉啊,我何曾毒死自己的妻子?请老爷明断!”

  县令大声喝道:“大胆刁民,还敢抵赖!邻居牛三昨夜分明听到你夫妻两人在屋里吵吵闹闹,这事不是你干的又是谁干的?”

  刘贵不得已就把妻子红杏出墙的事当堂讲了,最后说:“不信老爷可以派人去查一查,后窗台上还有两个脚印。”

  县令就派捕头骑一匹快马前去取证,不一会,捕快回来交差道:“回老爷,那窗台干干净净,不曾有什么脚印。”

  刘贵一听,心想肯定是昨夜自己走后,那贱人打扫了窗台,不禁连连摇头叫苦。

  县令一见刘贵的神色,更断定是他杀人无疑,便令人对他施加各种酷刑,把他折磨得死去活来。刘贵打熬不住,只得胡乱招了,说自己喜新厌旧,用带回的老鼠药毒死了妻子,并在供词上签字画了押。

  这个案子虽有许多疑点,但孙凤仙的爹娘痛失爱女,又觉得刘贵在公堂上丢了他们的丑,对他恨之入骨,就使了些银两给县令,欲置刘贵于死地。那县令本是商贾出身,花了几千两银子,才捐得一官半职,到任后自然要想办法捞钱,岂有见财不收的道理?便不再细查,把刘贵打入了死牢。

  人赃俱在

  不久,这个案子上报至济南府复审。济南府知府名叫周至诚,为官清正廉明,也颇善断案。他看刘贵不像个杀人犯,就一遍遍认真地查阅案卷,觉得其中有很多不能自圆其说的地方:比如,那东昌县也有卖老鼠药的,刘贵为何要千里迢迢自广东购回?再者,如果真是他杀的人,为何不远走高飞或躲进山林里,却跑到姐姐家去坐以待毙……于是,他就对刘贵说:“这个案子有些不明,你不要害怕,把事情的经过大胆说清楚,本官替你作主。”刘贵知道是遇上了“包青天”,就全部推翻了原来的口供,把自己的冤情一五一十地说了。

  周大人决定亲自来断这个案子。

  他来到东昌县,先弹劾了县令,再把捕快、仵作、证人牛三等召集到一起,反复问了很多问题,又一起去察看案发现场,细心收集各种线索。据仵作报告,那孙凤仙死后浑身乌紫,七窍流血,确是中毒的症状,毒药是下在她喝的鸡蛋汤里的,可她家的院墙很高,门窗也都非常结实,凶手是怎样进的屋,又是如何作的案呢……周大人推断,那凶手可能与孙凤仙很熟,于是就把她的邻居和亲朋传来审问,可一连忙碌了好多天,最后又不得不一一排除。一时间,案子陷入了僵局。

  周大人无可奈何,只好带了随从打道回府,整日苦思冥想,茶饭不香。

  这天夜晚,周大人再一次拿起收集来的证物细细察看,突然,他发现那个盛汤的瓦盆上有个小孔,用手指一弹,声音十分沉闷。他把瓦盆小心敲破,一下子就发现了问题!原来,那瓦盆表面上看不出和别的盆有什么不一样,里面却有很大的区别。它的底部虽然很厚,却是空心的,为了增加它的重量和硬度,又被巧妙地安上了几根铁棍。周大人传来仵作,一查验,那空心瓦片里果然还残留有不少剧烈毒药!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周大人不禁仰天大笑:“哈哈,好个狡猾的狐狸!”

  那瓦盆是一个姓王的窑匠做的,周大人派人马上把他抓了起来。

  王窑匠开始还嘴硬,一见到证物吓得脸色苍白,不待众衙役的棍棒落下便老实招供。原来,他做生意贷了刘贵夫妇五十两银子,一直没能还上,眼见利息越滚越多,心里十分着急,就决定毒死刘贵夫妇。他想过很多办法都觉得不妥,他知道弄不好全盘皆输。一次,他不小心把一团干草做进了瓦盆坯里,最后烧出来时盆底出现了一个大洞。受此启发,他想出了一个毒主意,设计出了一个空心的瓦盆,只留下一针鼻大的小孔通往盆底,然后灌满毒药,再用白蜡封上卖给孙凤仙,好等刘贵回来将他们一网打尽,不想只毒死了孙凤仙一人。他还没来得及做第二个空底瓦盆,就被周大人发现了秘密。

  “唉,”王窑匠自知死罪难逃,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今生的债务算是彻底免掉了,只有等到来世再偿还了!”由于王窑匠认罪伏法,证物俱在,整个案子便就此了结。

  周大人破了案子,不仅受到当地老百姓的赞扬,也得到了上司的赏识。由于他办事谨慎,勤政爱民,后来又升迁为江苏巡抚。这个案子,也渐渐地被人们遗忘了。

  

  峰回路转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五年。这年夏天,周大人因事路过苏州,到寒山寺游玩。寺里的方丈十分仰慕他的为人,不但拿出香茗与他品尝,还亲自陪同他观赏寺里的风景。他们不知不觉来到后山的一座院子里,院子中央吊着一口大铜钟。

  两人正兴趣盎然地谈古论今,突然,那口大钟自个嗡嗡地响了起来,震得旁边树上的花朵沙沙地往下落。

  周大人很是惊奇,问道:“这钟也不见有人撞它,为何却自个儿响了起来?”方丈笑道:“周大人有所不知,此钟乃前朝所铸,一共有两口,并称‘阴阳钟’。阳钟在前山,只要它一撞响,这口阴钟就嗡嗡地回应。”周大人一下子来了兴趣,叹道:“真是奇妙!”方丈说:“这两口钟系同一模具浇铸,里面的纹路也一模一样,故能产生共振。在前朝,很多寺院都铸有这样的铜钟,若佛门弟子犯了淫戒,就会被扣在这口钟里。阳钟一撞,他就会被震得眼珠脱落,周身乌紫,七窍流血而亡,真是残忍至极!”周大人在一旁听了,也不觉连连摇头。

  回到衙门,寒山寺的钟声还不停地萦绕在周大人的耳边。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总觉五年前东昌县的那个案子有些问题。那孙凤仙的死状竟和方丈说的如出一辙,眼珠子也是脱落的。难道她不是毒死的?转念一想,不可能呀,凶手自己都承认了,案子也结了。他翻开《洗冤集录》,查遍所有中毒的症状,死者的眼珠都是突暴的,并无脱落一说……看到这里,周大人不觉倒抽了一口凉气,五年前那个案子很可能是误判!这该如何是好?如果再到东昌县去查,自己的前程肯定会受影响,如果不去,心中便一辈子不得安宁。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争斗,周大人毅然决定再次来到东昌县。他带了一位富有经验的仵作,令人撬开孙凤仙的棺材。仵作双手涂抹了一层蜡油,认真地验看了她的尸体,最后秉告周大人说:“大人,她的骨头全是白色的,由此推断,她不是中毒而死。”

周大人捻着胡须,沉思良久。他打听到附近有一座牌坊寺,就脱下官服,假扮作一位香客前去探访。

  

  真相大白

  不久,周大人就发现寺里也有两口一模一样的大钟,一口挂在院子里,另一口落满了灰尘,扣在一间偏殿的泥地上。寺里有一位老住持和三四个年轻和尚。他想,那钟至少有三四百斤重,没有一番力气是不能把它掀起来的。他经过仔细观察,最后把怀疑目标锁定在两个高大威猛的和尚身上,并借着和住持攀谈的机会,打听到了他们一个叫静空,一个叫静觉。

  周大人到寺门口一挥手,十几个捕快就冲进了寺里,他们一拥而上,把静空和静觉死死地按在地上。周大人问住持:“你们这两口钟是从哪里来的,为何只挂了一口?”住持说:“回大人,它们留在本寺怕有几百年了,那口钟一直都放在偏殿里的,不知是何原因,也从没有人去动过它。”周大人说:“静空静觉,有人告你们偷了东西,本官要惩罚你们,把你们放进那钟里关上一天。”静觉听了,一点都不害怕,一天不吃不喝对他来说并无大碍。可静空一听,却吓得浑身发抖,连连求饶。周大人突然变了脸色,猛喝一声:“大胆静空,老实交待,五年前你是如何害死孙凤仙的?”

  静空一怔,痴痴地看着周大人,知道中计,一下子瘫坐在地。周大人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现在可有话要讲?”静空叹道:“命中该有此劫,终究还是不能挣脱!”

  据静空交待,五年前他和孙凤仙勾搭成奸,一天夜晚,他们正在一起亲热,不想刘贵回来敲门,吓得他大惊失色,赶忙从后窗逃跑了。可他没有跑远,就躲在不远处的树丛里。刘贵前脚刚走,他后脚就折了回去。孙凤仙做了鸡蛋汤准备和他一起享用,他说:“我们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远走高飞吧!”于是两人汤也顾不得喝,就匆匆来到牌坊寺。静空去收拾行李,她躲在偏殿里等他。不知怎的,孙凤仙不小心弄出了一些声响,住持正好出来解手,听到声音以为是有人在偷东西,就喊静空去捉。静空怕住持发现了孙凤仙,就先跑进偏殿里,掀开大钟让她钻了进去。老住持拿来油灯一看,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处,便放心地走了。

  此时天已麻麻亮,恰是撞早钟的时间。几声钟声过后,静空掀开铜钟一看,吓得魂不守舍,那孙凤仙血流满面,已一命归西了!他觉得发生此事,自己就是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何不把它栽赃到刘贵的头上?于是就趁着大雾,把她的尸体用袋子悄悄地扛了回去……

  住持在一旁听了,气得横眉怒目,狠狠地盯着静空。静空悔恨地说:“师傅,我不该犯了淫戒,更不该错上加错,嫁祸于人啊!”

  整个案子总算真相大白。周大人令人打了静空一百大棍,判了他流放之罪,又修了一封文书向刑部如实禀告了案情,请求依律惩处自己。不久,这件事情传到了皇上那里,他觉得周大人人才难得,不但赦免了他,还赏赐给他一方上好的端砚。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金佛像迷案

下一篇:谁才是抢劫犯

标题:真相大白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gsh/zttl/54863.html
声明:真相大白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