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推理故事

三杀回马枪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03-15作者:故事大王

凌风是灵鹤区刑警大队的大队长,这天凌晨他接到局里通报:昌裕市一个名叫汪真的犯罪嫌疑人,涉嫌盗窃、非法持有毒品和枪支,目前正潜逃至本区。局领导要求凌风配合追赶而来的昌裕公安专案小组,尽快将犯罪嫌疑人缉拿归案。

凌风回到办公室不久,昌裕方面一行五人赶了过来,组长叫陈登科,是昌裕市昌裕区公安局刑警队

大队长。陈登科介绍说,汪真是

昌裕市天福龙大酒店的一名保安。前天晚上,汪真悄悄潜入酒店老总田福龙的办公室,盗窃了一大笔现金和部分金银珠宝。被发现后。汪真打伤了几名酒店保安,跳窗而逃。

公安机关接到报警后,迅速展开行动抓捕汪真。陈登科带人在搜查汪真住处时,发现了两袋海洛因和几发,手枪子弹,初步断定汪真持有手枪。

凌风等人立刻展开搜捕,不久,有群众举报,看到一个和汪真很像的人,跳上了一辆开往灵鹤方向去的货车。陈登科一边请求市局发出协查通报,一边带人一路追赶过来。

专案组几经辗转,找到了那辆货车的司机。司机认出搭便车的人正是汪真,说他在码头附近的路口下了车。

码头调度室内,凌风向调度员了解到,从昨晚到现在只有一辆货船开出。开船时间是半小时前。

凌风立马找来一艘快艇,沿河追击,很快追上了货船。凌风带人登船检查,结果却一无所获,汪真并没有像预料的那样搭货船出逃。

这时,陈登科的手机响了。昌裕区公安局值班民警通报:刚才在天福龙大酒店附近发现了汪真的踪迹!一旁的凌风一跺脚:“坏了,汪真这家伙声东击西,我们被耍了!”

昌裕市离灵鹤区很近,一个多小时后,凌风等人赶到了天福龙大酒店。据目击保安介绍,凌晨5点多,他们忽然听到楼后有声响,就立刻跑了过去,只见一个黑影一闪,就跑掉了。有人从背影认出,那人就是汪真。看样子,他要攀着下水管道上楼,没想到管道有一节锈蚀严重,掉了下来,把保安引了过来。

众人留下来勘察现场,快到9点时,陈登科的手机又响了。陈登科一看是妻子的号码,便接了。突然,陈登科脸色大变:“狗日的汪真在我家里,劫持了我的老婆孩子!’

情况紧急,各路人马立刻集中,来到了汇泉小区8号楼前,拉起了警戒线,几个狙击手分散开来,枪口对准了一单元三楼东户的阳台和窗户,那是陈登科的家。只见家里的阳台和窗户上的窗帘都拉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谈判专家用高音喇叭对着陈登科家里喊了半天话,里面却没有任何动静。突然,从陈登科家的阳台上传出“啪”的一声!坏了,难道汪真狗急跳墙,开枪杀害人质了?陈登科一下子瘫坐在了草坪上。

不能再等了,现场指挥的昌裕区公安局长李佳贵一声令下,顿时,爆震弹响起,守候在房外的各路人马破窗破门而人。

屋内的景象让人太吃一惊,里面空无一人。难道歹徒已经挟持人质离开了?经过搜索,屋内发现了陈登科老婆的手机,阳台上还有鞭炮炸过的碎屑。凌风很快明白了,汪真事先将鞭炮的药捻子系在了点燃的檀香末端,等檀香烧到药捻处,便会引燃鞭炮,让人误以为是枪声!

这时,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从围观人群中走了进来。陈登科一看,正是自己的妻儿,他立刻冲过去抱住母子二人。原来,一大早,陈登科的老婆带儿子去逛商场,结账时才发现钱包和手机不翼而飞。她急忙往家里赶,刚回到小区门口,就看到了围观的群众和警车。

原来是虚惊一场!众人长出一口气。李佳贵注意到凌风后,走过来很客气地说:“既然犯罪嫌疑人又回到了昌裕区,就不用凌风他们参与了。”

凌风不愿自讨没趣,带领弟兄们收队返回。刚要走,凌风的手机响了起来,接起来一听,竟然是汪真打来的。汪真挑衅道:“今晚6点在灵鹤区东南的废旧厂区见个面,你敢不敢来?”凌风当即应了下来。

挂了电话,凌风说:“不好意思,这案子我不想管也不行了!”

几乎全部的昌裕区公安局的警员在李佳贵的带领下,迅速扑向灵鹤区。凌风通知刑侦技术部门跟踪调查,很快查明,那个给自己打电话的手机信号,就出现在灵鹤区东南的废旧厂区。凌风刚接到通报,汪真又给他打来电话。凌风接完电话,对陈登科说:“汪真约我去厂区的废旧办公楼跟他单挑,否则他将引爆遥控炸弹!”

凌风赶到时,接到指令的武警部队已将厂区包围了起来。凌风在皮夹克里套上了防弹背心,举着手枪,悄悄靠近废旧办公楼。

就在凌风靠近办公楼门口时,一个人影跟了过来,是陈登科。凌风小声说:“老陈,你咋跟来了?”陈登科道:“你一个人来我不放心。”

凌风紧握手枪,走进破旧的办公楼,循着台阶而上。忽然他扶着墙上的一个缝隙站住了,稍停一会儿,他又把手伸进裤兜里,然后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楼上拐角处,突然响起了一阵手机的震动声,随即发出了一阵??之声。已经快速靠了过来的陈登科,拔枪就射,子弹不间断地打在疑犯可能露头的地方。这种火力压制。一般人根本无法还击,就在陈登科转过墙角时,发现三楼上空无一人,只有一个手机放在陈旧的铁桶上,发出一阵阵??的震动声。

看着铁桶上的手机,凌风恍然大悟地说:“一个号两个手机。一个放在这里吸引我们。刚才打电话的那部带在身上!”两人正准备搜索现场,昌裕区又传来消息:在天福龙大酒店附近又发现了汪真的踪迹!

在路上,跟在车队最后的凌风,从裤兜里掏出一个U盘,插进了车上的手提电脑里,他点开了一段视频文件,看着看着,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

到了天福龙大酒店,保安们说,两小时前,忽然从天福龙大酒店的几个楼层里冒出了滚滚浓烟,所有人紧急撤离,现场一片混乱。一个保安架着一个梯子直奔三楼,只见他在三楼和二楼的窗户之间摸索了一会儿,似乎找到了什么东西,然后又顺着梯子滑了下来。匆忙之间,忽然有人发现这人就是汪真。保安全力抓捕,可汪真还是趁乱跑掉了。

李佳贵听了汇报,对交警部门的人说:“汪真在很短的时间流窜于灵鹤和昌裕之间,显然是乘坐了车辆,而各个路口都有警察把守盘查,汪真怎么会如此轻易就躲过去了呢?赶紧调出各个路口的录像,仔细寻找蛛丝马迹。”

警方对最近各个路口的实时录像进行逐段审查。很快,有警察发现一辆挂着公安后勤牌照的黑色轿车,十分可疑。这辆警用后勤车进出昌裕城区的时间,和汪真流窜两地的时间差不多,而且因为是公安后勤车,盘查的警察只是象征性看看就放行了。一查询车号,这辆车是昌裕市公安局的后勤车,司机姓吴,市局刑警大队长宋杰因严重交通事故受重伤,在灵鹤区家里养病,小吴负责给宋大队长服务。而且,监控显示,半个小时前,这辆车子驶离了昌裕市区,去了灵鹤方向

李佳贵下令:立即全力堵截!凌风也走出去,悄悄打了个电话。

半小时后,灵鹤市区公安局发回通报:他们在城区外成功拦截到了小吴的车子,检查后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小吴说,他最近出入两地,是为了给宋大队长购买草药偏方。

没过多久,负责侦测的技术人员发来通报,那个消失了一段时间的手机信号,又出现在灵鹤区东南的厂区。紧接着凌风和陈登科都同时收到了短信:我又回灵鹤区东南的废旧厂区了,你们有本事来抓我吧!汪真。陈登科疑惑道:“这次会不会有诈?”凌风坚定地说:“汪真现在极度自负,我们不能贻误任何战机!”说完,带人赶了过去。陈登科犹豫一下,也带人杀了回去。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汪真再次涮了警察一次。众人赶到灵鹤区东南郊区的废旧厂区时,里面仍然放着一部手机,再无汪真的踪迹。

更可气的是,刚到厂区不久,从昌裕区传来消息:汪真又折返回了天福龙大酒店,劫持了天福龙大酒店的老板田福龙,正在和警方对峙,而且要求和公安局长李佳贵谈条件,情况十万火急!

天福龙大酒店外,围了很多警车,不少媒体也闻讯赶来。汪真拿着一把手枪,顶在被捆成粽子一样的田福龙的脑袋上,出现在三楼的窗口,因为汪真躲在田福龙身后,狙击手根本没机会下手。

李佳贵到了现场,奇怪的是汪真并不急着谈条件,似乎很沉得住气。李佳贵可沉不住气了,就在他要下令强攻时,忽然几辆警车鸣着警笛呼啸而至。车上跳下来一位省公安厅的领导,随行的还有省检察院的人,领导一挥手,几名随行人员迅速控制了李佳贵和陈登科,下了二人的手枪,并戴上了手铐。

李佳贵和陈登科当场激烈反抗,有些他们的手下也拿枪围了过来。只见省检察院的一个检察官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张逮捕证,高声说:“大家不要乱动,李佳贵和陈登科,涉嫌收受贿赂,为黑社会组织充当保护伞,以及栽赃陷害等罪名,已经被批准逮捕!”

一听此言,李佳贵和陈登科挣扎反抗得更激烈了,他们不约而同地质问:“你们有什么证据?”

省厅的那位领导“哼”了一声:“没有证据我们会对你们采取措施吗?”接着拿着喇叭对汪真喊道,“汪真,你举报的证据我们收到了,现在你可以带着田福龙出来,配合我们调查了。”

果然,汪真顺从地押着田福龙走出了大楼,让省厅的专案组带走了。在场的人,一时面面相觑。

不久,传来消息:汪真是警方的卧底,他掌握了李佳贵等人的犯罪证据后,被李佳贵等人栽赃陷害。陈登科和李佳贵二人则双双落马。

一个月后,同时登门看望宋杰的凌风和汪真再次相遇。三人谈起了这三次惊心动魄的“回马枪”。

此前,宋杰得到一些消息,天福龙大酒店是规模很大的黄赌毒窝点,可他几次带人扫场子,都无功而返。紧接着,他在办案途中莫明其妙地遭遇了车祸,差点丢了性命。他怀疑,公安内部有人是田福龙的保护伞,想把自己这块拦路石除掉。

他不动声色地秘密安排当过侦察兵,退伍在家的远房表弟汪真去天福龙大酒店做保安,寻找线索。汪真很快就得到了田福龙的信任,成为他的贴身保镖。

汪真秘密侦查后发现,田福龙和李佳贵、陈登科等人交往甚密,且田福龙把向二人行贿,以及二人在酒店鬼混的情况都偷拍了下来,放在电脑里,作为控制二人的把柄。

汪真偷偷潜入田福龙办公室将这些证据拷进了U盘里,结果被人发现。在逃离时,汪真为了自保,拿走了田福龙的一把手枪。谁料,跳窗时u盘掉到了二楼和三楼之间的外墙装饰物旮旯里,当时的形势,已经没有时间回去寻找。

田福龙发现汪真拷走了视频,知道大事不妙,硬着头皮把这事告知了李佳贵和陈登科。二人顾不上收拾田福龙,为了掩盖罪行,决定先下手为强,把汪真栽赃陷害成危险性极大的持枪毒贩,命令手下发现后可开枪击毙。

面对田福龙黑社会的追杀和警方的追捕,为了逃命,汪真只好去找唯一知道他身份的人——宋大队长。

已被架空了权力,在家卧床休养的宋大队长听了他的汇报,意识到情况复杂,贸然向市局领导报告,说不定是自投罗网,而且想扳倒强大的对手,需要强有力的证据反击。

他让汪真务必找到u盘,并且找到陈登科栽赃陷害他的证据,并让小吴加以协助。第一次回马枪。汪真因被人发现,找寻U盘未果,逃离途中发现了陈登科的老婆孩子,于是将计就计,制造了绑架假象,吸引警力注意,自己成功地潜回原来的租住房。幸好他安在房梁上的摄像头还在,拍到了陈登科用毒品和子弹栽赃陷害他的过程。

宋杰看到视频后,给学弟凌风透露了一下情况。这样,第二次杀回马枪时,汪真将陈登科栽赃陷害视频的备份,放在了厂区办公楼二楼的墙缝里,并告知了凌风。凌风上楼时悄然拿到了手里。看了视频后的凌风,确信了宋杰的话,便授意手下,四处对汪真开口子。第三次杀回马枪时,小吴的轿车被凌风的人拦截,也是象征性查了一下。

说到这里,凌风问汪真:“据我所知,被拦截后,小吴的车子回到灵鹤区,就再没有驶出来,你第三次是如何潜回天福龙大酒店的?”

汪真笑笑说:“在旧厂区把警力吸引过去后,小吴协助我潜回天福龙大酒店,他去药店掩人耳目,而我用简易的发烟装置,制造火灾假象,趁着混乱,找到了丢失在二楼外墙装饰物旮旯里的U盘。我让小吴把u盘立即送给宋大队,由宋大队将所有证据立即转给省厅和省检察机关。而我潜伏在了天福龙大酒店的一处管道井里,伺机将想逃跑的田福龙控制住。”

凌风明白了:“这么说,旧厂区的手机以及短信都是小吴所为?”

汪真点头说:“这一次是为了拖延时间,以便省里的专案组有时间赶到现场,将他们一并抓获。”

事情终于真相大白,想起这次的传奇经历,三人不禁大笑起来。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车库夜惊魂

下一篇:推磨奇案

标题:三杀回马枪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gsh/zttl/54065.html
声明:三杀回马枪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