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推理故事

车库夜惊魂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03-15作者:
由于跳槽到了一个新的单位,而新单位又离家较远,孙学文跟妻子商量之后,将一辆丰田凯美瑞开回了家。

     车身是黑色的金属漆,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孙学文和妻子站在车子旁,就像看他俩刚上二年级的儿子小宝一样,欢喜而又疼爱的望着这辆耗费了他们一半积蓄的现代化的交通工具。

     接下来孙学文和妻子要考虑的就是汽车的存放问题。放眼自己所住的小区,凡是能停车的地方,都停满了大大小小,或高档或低档的汽车。在没有车的日子里,孙学文从来没有注意到,自己所住的小区里竟然会有这么多的私家车。

  看着小区里再也没有自己的爱车的栖身之地,孙学文想到了地下车库。地下车库好,不但有管理员职守,可以保障汽车的安全,又能够在出现恶劣的天气时遮风挡雨。但另一个问题又来了,地面上一个车位,每月所需的费用只有100元,而地下车库每月的停车费是300元。想着每年要为此多支付两千多元的费用,孙学文有些犹豫了。

  “买得起马,就要配得起鞍。”孙学文的妻子如是说。看着妻子有些凛然的表情,孙学文决定戒烟。

  车库管理员是一位年轻的小伙子,姓张,当孙学文交完钱,跟着小张去挑选停车位时,被告知车库的abc三个区,只有a区还有空位,而bc两个区已经没有空闲车位了。

  对于小张对自己说的这一点,孙学文并不是很在意。

  当他跟着小张来到地下车库时,发现a区在车库的最北面,然后依次是bc两个区。小张领着孙学文来到a区,并打开了灯。

  “孙哥,您看看您喜欢哪个车位,选好后我登记一下,然后给您发停车卡。”小张领着孙学文在车库里转了一圈儿之后说。

  孙学文四下里仔细看了一遍,指着靠近柱子的一个车位问道:“这个车位是空闲的吗?我想要这个。”

  “忘了告诉您。”小张冲着孙学文笑了一下说,“a区目前所有的车位都是空闲的,您是第一位来a区停车的车主,所以,您可以随便挑。”

  “不挑了,就这个车位了。”孙学文看了看地上用白漆写的编号说:“a018号,挺吉利的。”

  “嗯,是很吉利。”小张确认了一下地上的编号说,“我这就给您办停车卡。”

  

  吃过晚饭,孙学文拿着车钥匙对妻子说:“天黑了,我去把车停进车库。”

  地下车库的坡比较陡,而且有三个急弯。对于孙学文这个初学乍练的新手来说,进车库的过程,无疑是对他在驾校所学科目的一次检验。

  他小心翼翼的把车开向车库的a区。当他经过b区和c区的时候,发现这两个区已经停满了车辆。

  a区空荡荡的没有一辆车,这和另外两个区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孙学文坐在车里,透过车窗的缝隙,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车的发动机运转时所发出的巨大的轰鸣声。他知道,日本车的发动机本身的噪音是很小的,之所以能产生这么大的动静,只是由于这里实在太空旷,形成的回音将发动机的声音放大了数倍造成的。

  孙学文将车开到了自己的车位前,接下来的操作对他又是一个挑战。他之所以选择靠近柱子的这个车位,不仅是因为编号吉利,最重要的是在倒车的时候,能有一个明显的参照物。

  在来来回回折腾了几次之后,孙学文终于将车倒进了自己的车位。

  

  半个月后,孙学文已经能够比较熟练的进出地下车库了。这天晚上,他刚把车子停好,顺着楼梯走出车库时,从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小孙,买车了?”

  孙学文扭脸一看,见一个有些面熟的老头正神情古怪的看着自己。

  “您是……”孙学文一时想不起这个人是谁。

  “我是你一楼的邻居,我姓王,在师范大学教书。”

  “哦,是王教授啊。”孙学文这下想了起来,“有段日子没见您了,是不是出差了?”

   “刚从国外回来。”王教授看了看孙学文手里的车钥匙说,“买的什么车?”

  “丰田凯美瑞。”孙学文说,“工作换了,离家远,买辆车方便些,就是停车费太贵。”孙学文知道王教授家也有一辆车,也在地下车库里停。

  “停在哪个区了?”王教授说,“好像地下车库的车位也很紧张。”

  “a区018号。”孙学文说,“下面都空着呢,不觉得紧张啊。”

  听了孙学文的话,王教授脸上某个部位的肌肉猛的抖动了一下,脸色也显得有些不自然。

  对于听过自己的话之后,王教授所表现出来的奇怪的表情,让孙学文有些不解。

  “王教授。”孙学文看着王教授那张变得有些铁青的脸问道,“您怎么了,我刚才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小孙啊,你刚搬来还不到半年,有些事情你可能不是很清楚。”王教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王教授,您老就别兜圈子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孙学文见王教授神秘兮兮的,更觉得奇怪了。

  “现如今车位这么紧张,那你知道a区为什么没有车在那里停吗?”王教授两眼直勾勾的望着孙学文。

  “不知道。”孙学文摇了摇头说,“我也觉得奇怪,您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你信也罢,不信也罢。”王教授黑着脸,眼神游离不定地说,“车库a区曾经死过人,一个开着红色跑车的年轻姑娘,在四年前的一个晚上,被人杀死在车库a区的018号车位上。”王教授又看了一眼孙学文手里的车钥匙,接着说道,“就是你现在停的那个车位!”

  “您说的这是真的吗?”孙学文望着王教授不知是由于紧张还是中风引起的有些歪斜的嘴角,身上猛的打了个冷战。

  “当然是真的。”王教授看了一眼车库管理员所在的房间说,“当年的管理员王师傅由于这件事,都被吓的精神失常了,现在那个车位的地板上,如果你仔细看的话,还有没擦洗干净的血迹呢。”

  

  王教授临走的时候又对孙学文说道:“小孙,我劝你最好还是换个车位,或者干脆别在a区停了。”

  “为什么,就因为以前发生过命案吗?”

  “不仅如此。”王教授讳莫如深的看了孙学文一眼说,“案发之后不久,就有人在午夜十二点过后,多次在a区018号车位上,见到过那辆红色的跑车,并且还听到过高跟鞋敲击地面所发出的声音。”

  “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车库里闹。”

  “您是大学教授,还信这一套吗?”

  “起初我不信,可后来我信了。”

  “为什么?”

  “因为我也曾看到过一次。”

  看着王教授离去的背影,孙学文呆呆的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回过味来。

  大学教授都相信有鬼,看来这件事并不是空穴来风。为了进一步证实王教授所说,孙学文决定下车库去看看。如果那地面上真的有血迹,那他宁可把车子停到稍远一些的地方,也不愿天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孙学文本来想让管理员小张跟着自己一起下去,也好壮壮胆。但此刻小张不知去了哪里,值班室里空荡荡的,只有那台18寸的老式彩电在播放着晚间新闻。

  已经立秋了,车库里有些阴冷。当孙学文顺着楼梯下到车库里的时候,空旷的车库四壁真实的回应着他每走一步的脚步声。

  物业为了节约开支,在车库里安装的都是一些瓦数很小的节能灯

  孙学文走在车库里,仅能勉强看清自己的爱车在昏暗的角落里,犹如一只冬眠的怪物沉睡着。

  他走近自己的车,低下头在车的四周仔细的看了一遍,并没有王教授所说的血迹。

  孙学文认为应该看一下车子下面。于是他打开车门,发动,把车往前提了提。他走下车,但看了半天,仍未看到血迹。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都很正常,王教授所说的那辆红色的跑车并没有出现过。孙学文那颗提着的心才慢慢的放下。

  一天下午,当孙学文正准备收拾东西下班,忽然接到经理的电话,让他晚上陪同公司的一家客户吃饭。

  这顿饭一直吃到晚上九点多,孙学文陪着客户,硬着头皮喝了足有半斤的茅台。接下来又陪着客户去洗澡。当这一切都结束,孙学文开车准备回家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

  当孙学文开着车来到车库门口时,发现值班室里漆黑一片。很显然,车库管理员小张已经睡了,值班室的门上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四个字:有事敲门。

  孙学文拿出门禁卡,伸手在旁边的机器上刷了一下,车库的档杆缓缓的升了起来。

  当他开着车到达库底的时候,发现车库里黑魆魆的,那仅有的几盏节能灯不知是出了问题,还是小张的疏忽,竟然一个都不亮。

  凯美瑞射出两道雪白的光柱,僵硬的投映在车库的墙壁上。当孙学文拐过弯,正准备往自己的车位开去时,突然他看到,一辆红色的跑车正安静的停在自己的a018号车位上。

  眼前的这一幕,让孙学文的浑身登时冒出了一层冷汗,王教授对自己讲的那番话又重新回响在了他的耳边。

  借着车灯的光亮,孙学文隐约可以看到,在红色小车的驾驶员的位置上,坐着一个长发女人。这个女人低着头,脸趴在方向盘上,一头长发低垂着,似乎是睡着了。

  此时的孙学文不知何去何从。虽然他对王教授的闹鬼一说并不是太在意,但眼前的景象,还是让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他想倒车,但车后面黑糊糊的,纵然有倒车灯的帮助,但以他目前的技术,仅凭倒车灯那可怜的光线,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按原路返回的。

  孙学文稳了稳心神,轻轻的打开了车门,他决定以最快的速度跑出车库。

  轻微的开门声在这死寂的车库里显得异常的清晰,同时似乎也惊动了红色跑车里的女人,女人趴在方向盘上的头微微的动了一下,但并没有抬起来。

  此刻的孙学文再也顾不得许多了,他猛地推开了车门。虽然他感觉自己的浑身都在发抖,两条腿也有些不听使唤,但他仍是拼命的让自己跑起来。

  他跑到了楼梯口,尽管楼道内漆黑如墨,但他仍是坚定的向上冲去,沉重的脚步声在车库里久久回荡着。

  当孙学文跑到楼上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车库每到晚上11点,西边没有人值守的楼梯门便会上锁,晚归的人只能从东面有管理人员的门进出。

  孙学文用手拼命的晃动了几下那扇已经被上了锁的门,而后便顺着门缝向外面大声呼喊。

  在声嘶力竭的喊了一阵之后,孙学文筋疲力尽的瘫坐在了楼梯口。此刻的他,无论如何也不敢再重新走下车库了。

  当他正瞪着惊恐的眼睛大口喘气的时候,从车库下面传来了沉闷的关车门的声音。紧接着,孙学文听到有脚步声渐渐的由远及近。孙学文听得很清楚,那种尖利清脆的有节奏的敲击声,只能是来自女人的高跟鞋。

  脚步声在车库下面的楼梯口消失了,整个车库又恢复了死一般的阒寂。除了自己的呼吸声,孙学文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当他正惊魂未定的考虑着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时候,楼道里突然又传来了令他惊惧的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

  孙学文把后背紧紧的靠在门上,双臂紧紧的抱在胸前,那脆弱的交感神经正随着脚步声的临近,一点一点的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撕扯着,紧紧的扥住,近乎崩断。

  脚步声在迫近孙学文时又再次消失了。当他缓缓的睁开眼睛想确认什么的时候,一个黑影正站在楼梯下的拐角处。孙学文顿时感到一阵的眩晕,整个人知觉全无了。

  

  当孙学文醒来的时候,他看到在自己的周围,聚集着好多的人。物业公司的马经理见孙学文醒了,如释重负的长长的出了口气,把围观的人都驱散了,然后关上了经理室的门。

  “马经理,地下车库有鬼你知道吗?”孙学文仍心有余悸的望着马经理说道。

  马经理被问的一头雾水,他用手摸了摸孙学文的额头说:“小孙,你没事吧,昨天晚上你怎么躺在楼道里睡着了?”

  看着马经理一副疑惑的表情,孙学文便把王教授对自己所说的和昨天晚上在车库遇到的事讲了一遍。

  马经理听完之后点了点头说 :“四年前的确有个女孩死在了车库里,但你知道那个女孩是谁吗?”

  “是谁?”

  “正是那个跟你说车库有鬼的王教授的女儿。”马经理叹了口气说,“自从他女儿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车库之后,王教授整个人就崩溃了,在精神病院治疗了将近两年才出院。三个月前因为旧病复发,又再一次被送去治疗,前几天才刚刚出院。”

  “他女儿是怎么死的?”

  “窒息而死。”马经理回忆道,“那是四年前的一个夏天的晚上,他女儿从外面喝完酒开车回来,由于醉酒,当她把车勉强停进车位之后,便在车里睡着了。车里的空调一直开着,最后因为缺氧窒息而死。”马经理说完,看了看孙学文将信将疑的表情,补充道,“这是公安局做出的结论。”

  “既然公安局都这样说,我当然应该相信,但我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一幕,又怎么解释?”此刻孙学文只要一闭眼,满脑子就会出现那辆红色的车和那个长发的女人,耳边就会响起那令他恐惧的高跟鞋的声音。

  “都是你的幻觉,你不可能会看到你所说的那些。”马经理微微笑了笑说道,“或许是因为你受了王教授所说的那些话的蛊惑,加上心理作用,从而产生了幻觉导致的。”

  “不可能!”孙学文马上反驳道,“我当时清醒的很,绝不可能是幻觉,再说我也没那么容易被蛊惑。”

  见孙学文如此执拗,马经理摆出一副不置可否的姿势,有些无奈的说:“怎么能证明你说的那些呢?”

  “录像,监控录像!”孙学文突然从床上坐起来,激动的说,“车库里有摄像头的,我们可以看一下昨天晚上的录像,就什么都明白了。”

  “那好吧,既然你坚持要这么做,我们就去看看昨晚的录像上有什么。”

  来到监控室,马经理让人调出了从昨天晚上七点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七点这个时间段的录像。录像上显示,在凌晨十二点十分的时候,的确有一辆车进入到了车库的a区。但由于车库内的灯没有亮,只能隐约看到一个极为模糊的影子和两道车灯射出的微弱的光线,并不能辨认出是什么型号的汽车。从录像上那两道若隐若现的灯光可以看出,这辆车并没有停在车位上,而是停在了进出车库的过道上。再往后直到第二天早上七点,车库的a区再也没有出现任何的车辆。

  

  孙学文在事后跟同事们讲起那晚惊心动魄的一幕的时候,仍坚持自己那天晚上的的确确的看到了那辆红色的跑车和那个长发的女人,至于马经理所说的被王教授蛊惑的言论,和自己喝的那半斤茅台,他并没有提起。(完)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标题:车库夜惊魂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gsh/zttl/54059.html
声明:车库夜惊魂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