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推理故事

夜昙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02-12作者:从凌波

    这天上午,林琅正在上课,突然接到当警察的哥哥林琛的电话:“你的教授邓子谦死了,是谋杀。”

  林琅听后马上向老师请了假,赶到校门口。一辆警车在她身前停了下来,林琛从窗口探出头来:“上车!”他这个妹妹机智过人,很有侦探才能,因此一有疑难案件他便会喊上妹妹,更何况这次的受害人还是妹妹的教授。

  车子来到了邓教授家楼下,邓教授的侄子邓文宣已经等在那里,众人跟随邓文宣来到邓教授家。邓教授是在书房里遇害的,经过初步检查,他是被绳索一类的东西勒死的,而扔在他脚下的一条领带,很可能就是凶器。

  林琅趁着法医验尸的当口,在屋里到处查看,很快就被书桌上摊着的一幅字吸引了,那是一首七言绝句:昨夜芳魂出蕊宫,欲与百花争雌雄。却见满空幽冥色,星光暗淡月朦胧。下面落着四字款:子谦辛卯。再看旁边的砚台,墨迹犹湿,显然写成的时间不是很长。林琅略一思索,马上跑到阳台,可是没有发现阳台上种有花草。

  林琅来到厨房,发现墙角的地板上有一张超市的购物小票,她把小票随手扔进垃圾桶,垃圾桶里只有两个鸡蛋壳和一些青翠的芹菜叶。林琅走出厨房,现场勘探工作已经基本结束,林琛正打算去走访附近的邻居,林琅忙跟了上去。

  邓子谦对门是一位姓黄的教授,黄教授告诉他们:邓教授自从和妻子离婚后,一直独居,唯一和他联系比较密切的是他的侄子邓文宣。一个多月前,邓文宣好像和邓教授闹了点别扭,自那以后,很久没见他登门。直到今天早上,黄教授去楼下倒垃圾,正碰上邓文宣上楼。黄教授倒完垃圾刚回来,见邓文宣神色惊慌地从邓教授家走出来,说:“我叔叔死了!”黄教授想进去看看,邓文宣却拦住了他,说道:“我看着像谋杀,为了保护现场,我们还是别进去了,先报警吧。”

  “打完报警电话之后,邓文宣就去楼下等你们了。”黄教授最后说道。林琛问:“昨天晚上您有没有听到邓教授家有什么异常的动静?”

  黄教授肯定地回答:“没有。我是昨晚11点44分休息的,在此之前,没有听到任何异常的声音。”接着他打开电脑,调出一张照片,“昨夜我养的昙花开了,我拍了照才睡的,所以记得清楚。”看照片右下角显示的时间,果然如他所说。照片上显示是4月27日晚上11点44分。

  “那么,据您所知,邓教授和什么人有过节呢?”林琛又问。

  “这个……”黄教授有些犹豫地说,“半年前,邓教授因为情人寇思琪与妻子离婚。可当他准备娶寇思琪时,她却另外傍上一位高官,把邓教授给甩了,气得邓教授差点发疯……

  林琅却突然提问:“黄教授,我可以看看你家的昙花吗?”

  “可以啊,不过已经凋谢了,没什么可看的了。”黄教授说着,带林琅来到阳台,只见阳台的花架上,放置着一盆昙花,已经凋谢了,仿佛暮年的老妇,已经丝毫看不出昨夜盛开的风华。

  林琅又往阳台外看了看,黄教授家的阳台和邓教授家的阳台距离非常近,只有一米左右。林琅问黄教授:“请问教授,这盆昙花昨晚一直摆在这里吗?”

  “是的。”

  “那么,昨夜您阳台上的灯是不是一直开着?”

  “是呀,因为一直在等待花开,所以从晚上8点多打开灯,直到我休息才关灯。”

  “那么,这期间您一直都在阳台上吗?有没有离开过?”

  “当然离开过,我在书房里上网,过一阵子就来阳台上看看花开了没有,直到深夜11点半左右,我又去阳台,发现昙花已经盛开了。”

  出了黄教授家的房门,林琛问妹妹:“对这个案子,你有什么看法?”林琅摇了摇头,说:“目前掌握的线索太少,等验尸结果出来再说吧。不过,我知道还有一个人有作案动机,我们的系主任刘俊。据说邓教授和刘主任因为一项科研成果而反目,刘主任说那项科研成果是在他的主持下完成的,邓教授却坚持那项科研成果是他自己独立完成的,刘主任根本没有参与,两个人因此几乎对簿公堂。至于刘主任究竟有没有参与那个项目的研究,我就不得而知了。”

  回到公安局,队员王大可已经把邓文宣的情况调查清楚:邓文宣于去年11月份从美国回来,因为在外面欠下高利贷,被人追债追得几乎跳楼。他曾经向邓子谦借钱,但邓子谦并没有借给他,因此叔侄之间发生嫌隙,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来往,如今他却突然出现。邓子谦没有孩子,他死了,邓文宣作为他的侄子,是第一财产继承人。林琛又派人调查了寇思琪和刘俊,得到的信息与黄教授和林琅所言基本吻合。也就是说,这三个人都有作案嫌疑。

  尸检结果出来了,邓子谦死于4月27日晚上9点半至11点半之间。警方调查了邓文宣、寇思琪、刘俊三人在案发时间的去向,得知:邓文宣从晚上8点多开始就和朋友在酒吧喝酒,一直喝到11点多才离开,他的朋友和酒吧服务员都可以为他作证;寇思琪当晚在她的新男朋友家留宿,据她男朋友说,他们一整晚都在一起,寇思琪没有离开过,但她男朋友睡熟后她有没有偷偷离开,还不能确定;刘俊那天晚饭后出去散步,回家时10点多一点,散步期间曾经在学校附近的马路边看人下了一会儿象棋,当时是晚上9点左右,之后的时间一直在散步,没有人证。

  林琅打着哥哥的名义去见了给邓子谦做尸检的法医。据法医说,检测尸温时,是4月28日上午9点半,当时测得直肠温度是28。5度,室温是18度,根据牛顿冷却定律推算死亡时间为11小时,也就是27日晚上10点半左右;邓子谦胃内仅残存少量青菜纤维,十二指肠内含有食物残渣,据此推测为进食后4-5小时后死亡。据邓子谦的前妻说,邓子谦生活很有规律,每天晚上6点左右进餐,前后误差不会超过半小时。那么他的死亡时间应该在10点到11点之间,这和尸温的检测结果一致,所以最后断定邓子谦的死亡时间为4月27日晚上9点半至11点半之间。

  “能确定他胃里的青菜是哪种蔬菜吗?”

  “可以确定,是芹菜。”

  林琅提出再去邓子谦的家里看一看。到了邓子谦家,林琅径直走到厨房,发现垃圾桶那张超市的购物小票还在,便把它收进衣兜。

  林琅又走到书房,在书架旁边的一个置物盒内找到一个遥控器,因为置物盒没有盖子,遥控器上已经落了一层灰尘,但是有几处的灰尘却被蹭掉了。林琅用纸巾垫着,把那个遥控器装进证物袋,交给哥哥,说道:“你把这个带回去检查一下上面的指纹。”

当天下午,林琛就打电话给林琅,说在遥控器上发现了两个人的指纹,其中一个是邓子谦,另一个人目前还不能确定,他已经派人把几个涉案人员都请到公安局验证指纹,结果很快就能出来。

  林琅听完哥哥的话,兴奋地说:“谜团马上就要解开了。”

  林琛放下电话,派人到林琅就读的医学院,把林琅接到公安局。

  涉案人员都到齐了,林琅扫了一眼众人,清了清嗓子,说道:“勘察现场时,我在邓教授书桌上发现一首咏花的诗。砚台里墨迹未干,明显刚写不久。可是邓教授家里根本没有花草。而隔壁黄教授家的阳台上就有一盆昙花在那天夜里开放,所以邓教授应该是看到邻居家的昙花之后才诗兴大发,写下了那首诗。花开的时间是午夜12点左右。他写这首诗的时间,应该已经过了午夜12点钟。”林琅此言一出,大家都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难道尸检结果会出错?

  林琅看出了众人的疑问,说:“那天我在厨房里发现了一些青翠的芹菜叶和一张超市的购物小票。购物小票上的结账时间是4月27日晚上7点15分。那家超市距离邓教授家并不远,步行的话,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骑自行车则需要5、6分钟,做饭大概需要半个小时。由此可以推断那天邓教授吃晚饭的时间是在晚上8点钟左右,比平常推迟了两个小时。如果按照消化食物来判断,他的死亡时间也应该顺延两个小时。”

  “可是尸温呢?你怎么解释尸温?”问话的是林琛。

  “法医推算死亡时间是按照室温18度算的,没有考虑到温度改变的情况。如果凶手杀人后,用空调将室温调至13度,第二天一早只要再回到案发现场把空调关掉,让室内恢复到18度。这样一来,即使死者只死亡了9个小时,测算结果却是11个小时。”

  说到这里,林琅在各人脸上扫了一眼,其中一人神情有些紧张。林琅微微一笑,冲那人说道:“空调遥控器上的指纹是你的,邓文宣先生。那晚你故意去找邓教授,拖延了他吃饭的时间,之后又去了酒吧,借此制造不在场证明。”邓文宣脸色苍白地辩驳道:“我经常去叔叔家,在遥控器上留下指纹并不奇怪啊!”

  林琅咯咯一笑,说道:“在本市,一般只有夏季才会使用空调,春秋季节气候宜人,不需要开空调,冬天则使用暖气取暖,所以空调遥控器才会被邓教授收入隐蔽的置物盒里,并且上面已经落了一层灰。你是去年11月份从美国回来的,到现在为止,在正常情况下都不会用到空调遥控器,上面却留下了你的指纹,请问,你是在什么情况下使用空调遥控器的呢?”

  邓文宣无奈地低下了头。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上一篇:巧克力随机杀人案

下一篇:鸩父淫母案

标题:夜昙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gsh/zttl/53264.html
声明:夜昙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