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推理故事

巧克力随机杀人案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02-11作者:叶莫

    早上7:30,简佳又是第一个到办公室。

  作为整个办公室资历最浅的人,她每天都要第一个到办公室,先到传达室拿报纸,然后拖一遍地,擦一遍办公桌,再给每个人泡一杯热茶。

  办公室连同她在内一共有六个人。主任董刚是个讨人嫌的色狼,仗着自己后台硬,经常骚扰单位女同事,不过别看这样,他每天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便是给老婆打电话报平安,这大概是他唯一的优点了。副主任李少春则个性温吞,是个标准的妻管严。另外就是王伟、俞晓芳和姜涵了,这三个人还都比较容易接触。

  这天,董刚刚给妻子打完平安电话,李少春便站了起来,走到董刚桌前:“我给订奶中心打个电话,我老婆叫把孩子的鲜奶换个套餐。”办公室里本来有两部电话,正副主任各一部。不巧的是,李少春的那一部上个星期坏了,还没来得及换。

  董刚有点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半哼半嗯了一声。被当众驳了面子,李少春也只微窘地笑了笑,背过身去拿起了电话。

  这一次,董刚干脆“嗤”地一笑,端起龙井喝了一口,懒洋洋地问:“报纸呢?”

  简佳连忙把厚厚一卷报纸送过去。董刚抬起两只绿豆小眼看着她,接过去的时候,顺便在她手上摸了一把。

  简佳恨不得一刀把那只手给剁下来,可面上依旧装作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自己的手。转回头,她看见俞晓芳和姜涵的脸上闪过一丝同病相怜的神色,可谁也没有说出来。至于李少春和王伟,则直接当作没有看到。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除了李少春讲电话的声音。突然,董刚“咦”了一声。

  大家都本能地转头一看,便见董刚打开的报纸卷里,滑出一个长条形包装精美的盒子。

  俞晓芳第一个瞪大了眼睛:“哇,手工巧克力!很贵啊!”

  众人都不觉诧异,有谁会送这个混蛋巧克力?

  董刚自己也找了半天,可无论是报纸里还是巧克力盒子前后都没有任何线索。

  “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董刚呵呵一笑,便动手拆起了盒子,“来来来,反正不要我们花钱,不吃白不吃。”

  他三两下就扒了开来。一盒12颗巧克力,诱人地排成了两排。

  董刚拿起盒子,往前面一伸:“来嘛,都来尝尝。”见还是没人上前,他直接点起了名,“晓芳,你不是最喜欢巧克力的吗?来!”

  俞晓芳迟疑了一下,终是不方便拒绝,随便拿了一颗。其他人见状,也只好上前各自拿了一颗,然后不甚齐整地放进了嘴里。

  不能否认,虽然董刚很招人厌,巧克力还是很好吃的。

  董刚看到他们吃得很香,自己连忙也拿起一颗丢进了嘴里。浓郁的香味还未消退,他便急忙去拿第二颗,可是肥短的手指才伸出去,还没碰到巧克力,就忽然停住了。他张了张嘴,“啊”了一声,便“咚”的一声,整个脸砸在了办公桌上。

  大家都吓了一大跳,谁也不敢动。过了好一会儿,还是李少春伸手去试了试他的鼻息:“他……他死了!”

  2。随机谋杀

  等到警察赶到,消息早就传遍了整个单位。

  简佳五人吐得腿都软了,谁都看得出来,董刚是被那盒来历不明的巧克力给毒死的,而他们也都吃了,但医院检查过后却说他们都没有中毒。

  紧接着,董刚的死因也基本确定了。他中了氰化钾的剧毒,而毒药正是来自于吃掉的那一颗巧克力。也因此他右手食指也沾染了毒物。但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剩下的6颗巧克力都没有毒。

  12颗巧克力,他们吃掉的5颗没事,剩下的6颗也没事,唯独董刚吃掉的那颗是有毒的。

  如果说是巧合的话,也太毛骨悚然了。

  巧克力不是邮寄过来的,而且盒子上也没有检测到指纹,凶手一定戴了手套。

  警察多方调查无果,只能先下一个初步的结论——随机杀人。

  听起来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仔细想想,却也有合理之处。首先,12颗巧克力只有董刚吃的那颗有毒,凶手不可能知道谁吃了那颗巧克力。其次,那盒巧克力没有写明收件人,谁都有可能拿去吃掉。再次,如果谋杀对象是董刚的话,还有很多比巧克力更适合下毒的东西,比如他喜欢喝的龙井。

  这样看来,警方初步判断为随机杀人,也不是不能接受。

  可是简佳却始终有一个更简单的想法:谋杀。董刚不是什么随机杀人的受害者,就是有人处心积虑地杀了他。而且,这个凶手就在那四人之中。

  她绝对不是无中生有,因为她知道警察还没有掌握的资料。董刚这种人死有余辜,她一点也不奇怪有人想要他死。

  她下意识地看了看那四个和她一样吐得脸色发白的人。

  姜涵和俞晓芳——单位传说她们两人有一个已经被董刚得手了。据简佳观察,姜涵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为她不止一次看到姜涵趁董刚不注意时,用一种很怨毒的眼神看着他。恐怕就是那次国庆节值班,本来主任只要做个样子就好的,董刚却少有的积极起来,主动将自己也排到了表上——和姜涵一起。

  而李少春,简佳听说本来主任这个位置应该是他的,但董刚的后台硬,一直压着他。本来李少春也不想在这里干了,谁知董刚又不许他走,生生地把他困住了。

  而王伟也吃过董刚的不少明亏暗亏。他们都恨董刚恨得咬牙切齿。

  但是究竟是谁呢?他(她)又怎么能够保证,一定是董刚吃到那颗有毒的巧克力?

  3。私情

  两日后,警方解封了办公室。确实,董刚的死因已经很清楚,有毒的巧克力也是从办公室外夹带进来的,再检查也没有意义。

  一片愁云惨雾里,李少春如愿以偿地转了正。

  这天一早,简佳一如既往地第一个到达办公室,然后便开始打扫。

  这两天在家里,她也没闲着,找借口上俞晓芳和姜涵家里去了一趟。从动机上来看,她还是觉得那个被强奸了的人,是最可疑的。

  为了防止俞晓芳有所准备,她故意事前没有打电话。而事实也证明,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她刚到俞晓芳家,正要敲门,便听到里面传来说话声。简佳直觉肯定是和董刚的死有关,便连忙把耳朵贴在了门上,虽然听得不太清楚,但总算听了个大概。

  “都是我不好……要不然……也不会让那个畜生得手……”是俞晓芳的声音。简佳不由得大吃一惊。这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原来被董刚强奸的人,不是姜涵,而是俞晓芳。

  那么正在听她哭诉的另一个人,也很明显了,就是俞晓芳的男朋友。

  简佳忽然回想起那天,董刚让他们吃巧克力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愿意上前,于是他谁也没点,单单点了一个俞晓芳。原来董刚也不是随便点的。他知道她害怕他,一定会顺从。

  这个该死的畜生!简佳愤怒地握紧了拳头:做出了那种事还不够,还想在精神上折磨人。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俞晓芳很伤心,每一句都说得支离破碎,“而且他也罪有应得了,我们就都忘了吧?”

  但无论俞晓芳说什么,那个人却始终只是一片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简佳感觉到那个人恐怕要走了,便慌忙下了楼,躲到隔壁楼道口。

  她这边才刚藏好,便听俞晓芳家的楼道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很快,便匆匆地走出了一个男人。他戴着一顶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一条围巾把大半个面孔都遮住了。他警惕地朝四周看了看,迅速地朝着和简佳相反的方向走了。

  男人的身量不高,有点偏瘦。怎么看都觉得有点熟悉,好像就是办公室里的某个人。

  而办公室存活着的两个男人里,王伟是个大高个儿。那就只有李少春了!

  简佳不觉暗暗惊诧:真想不到李少春这个妻管严,竟然敢吃俞晓芳这棵窝边草。

  她随后又去了姜涵家。姜涵也刚刚到家,简佳随便坐了一坐,见没什么特别之处,便回家了。

  4。左右手

  原来李少春和俞晓芳有私情。

  一个被董刚压着出不了头,一个被董刚强奸了。这样的两个人凑在一起,谋杀动机就非常大了。

  不过,他们究竟怎样保证,一定是董刚吃到那颗有毒的巧克力?

  简佳一边擦桌子,一边想得出神。猛然听见说话声,她才发现早到了上班时间,那四个人已然到了办公室。

  李少春看到她还在擦董刚的桌子,脸上露出一丝不快:“这么晦气的东西就别管了!”说着便将那桌子塞进了角落。接着,他盯着电话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拿起来,放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但随后却拿起简佳的抹布狠擦电话,仿佛要擦掉一层皮才罢休。

  简佳默不吭声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又偷瞄了俞晓芳一眼。俞晓芳本来也正看着李少春,忽然感觉到简佳的视线,便慌忙躲开了。

  整个上午,简佳都在想那个关于巧克力的诡计。大家应该都是随手拿的,凶手是怎么确定董刚刚好吃到那一颗呢?

  突然,一抹亮光在脑海深处闪了一下。简佳回头看向李少春,露出了一抹浅笑。

  下班了。王伟和姜涵率先离开了办公室。

  李少春和俞晓芳也陆续收拾好东西,正待起身,却见简佳忽然走到门前,将门锁上了,然后关上窗户。两个人一片愕然,不觉对视了一眼。

  “小简,”还是李少春比较老道,很快就笑了出来,“你这是干什么?”

  “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她笑着对上那两个人犹疑不定的眼神,“首先,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一定只会有我们三个人知道。我没有恶意,只是好奇心比较强烈,想知道真相。”

  俞晓芳一下子白了脸,话还没出口先紧张地发起抖来:“你……你真的都知道了?”李少春却依旧坚持着,明明脸上也有一丝掩饰不住的紧张,却还是嘴硬地质问:“你都知道什么了?”

  简佳也不想再浪费时间,单刀直入:“董刚是你杀的。”

  俞晓芳一下子傻掉了,李少春也陡然睁大了眼睛:“你……你胡说什么!”

  “我没有胡说。我已经知道了你的手法。”简佳干脆从头说起,“我们都知道董刚是吃了有毒的巧克力才死的。但是实际情况是——那盒巧克力根本没毒。”

  俞晓芳惊道:“怎么可能!那天董刚来到办公室后,除了巧克力,就只喝过你泡的茶。你的茶没有毒,就只有巧克力有毒了!”

  “巧克力没毒。我们都以为他食指上的毒是因为接触了有毒的巧克力,其实恰恰相反,那颗巧克力上的毒是从他自己的食指上沾染来的。”简佳进一步地说明,“凶手根本就没有直接在巧克力上下毒。而是下在了别的地方,再由董刚自己亲手转移到了他吃的那颗巧克力上。所以不管其他人选哪颗,也不管董刚会选哪颗,他必然会吃到那唯一有毒的巧克力。”

  “真正下毒的地方,”她指向李少春的办公桌,“是那部电话!董刚打了个电话,然后才吃的巧克力。所以今天办公室一解封,你就擦干净那部电话,毁掉证据!”

  李少春冷硬地笑了一下:“你别忘了,那天我也用过电话。”

  “对,你也用过。”简佳道,“但是你那天是右手按的键,左手拿的巧克力!”

  李少春怔了一下,笑道:“你想太多了。我当时刚打完电话,不过是左手离得近,所以顺手一拿。”

  俞晓芳却听不进去了,她颤抖地道:“你这个杀人犯!”

  简佳看到她这种反应倒不觉一愣。“你们……”她愕然地问,“不是那种关系?”

  两个人一齐奇怪地看向她,半天才反应过来:“怎么可能!”

  “我有老婆孩子的!”

  “那你的男朋友是谁?”简佳疑惑道,“我那天亲眼看到一个男人从你家出来,他一定是我认识的人。”

  俞晓芳大吃一惊,但是又有一种微妙的放松下来的感觉。面对简佳犀利的眼神,她默然地咬紧了嘴唇。简佳不由得蹙了一下眉头。

  忽然从门外传来一道声音。

  “你看到的男人是我。”

  不仅是简佳,连李少春都大吃一惊,因为那声音是……姜涵!

  5。最后的秘密

  姜涵迅速地闪进办公室,然后重新锁上门。

  简佳惊得嘴巴都张开了。这个弯转得有点儿大,她着实有点理解不了现在的情况。

  姜涵握住俞晓芳冰凉的手,冷冷地看了看李少春和简佳。

  “晓芳是我同母异父的妹妹。我爸和她爸一直很反对我们见面,但我妈常偷偷地让我们两个见面。”姜涵说得很冷静,仿佛那些复杂的关系一点儿也没困扰到她。

  “董刚那个贱人本来要算计的是我。”姜涵的面上忍不住露出一丝恨意,“可是那天我正好不舒服,于是晓芳和我换了班。我倒是想杀他的,所以故意打扮成男人的模样,制造出一个不存在的危险人物。只可惜有人在我之前下手了。”

  简佳心里不禁一凉,这才明白过来。怪不得董刚还没死时,姜涵总是用那种眼神看他。自己的妹妹代替自己受辱,比自己被玷污更难受一百倍吧。

  这个震撼的事实揭露出来,办公室里一下子没了言语。只有俞晓芳拉着姜涵,小声地抽泣。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少春嘲讽地对简佳道:“这下你的推理不成立了吧?早知道你这样怀疑,我倒宁愿吃了那颗巧克力。”说完,拿起公事包径直走了。

  简佳看他从容的态度,不禁自己也动摇了:难道真是自己想多了?难道真是某一个人穷极无聊,用有毒的巧克力随机杀人吗?

  李少春离开后,到无人处嘴角便不由自主地扬了起来。不得不承认,简佳那妮子眼力不错,自己差点就被她揭穿了。他的确没有使用左右手的诡计,他也的确用了那部电话。但毒,他的确是下在电话上。

  董刚每天到办公室都会打一个电话给老婆报平安,这是人尽皆知的。那天,他老婆却并没有要给儿子换牛奶套餐,是他临时提出来的,他要故意制造自己用了电话却没有中毒的假象。没想到却因为左右手的问题,差点让简佳歪打正着。

  那么秘密究竟在哪里呢?董刚老婆的电话是:13504257968,订奶中心的电话:8943267。

  这两个号码有三个数字没有重复:0、1、5,他选择把毒涂在0上——它标志着结束,也代表着一个全新的开始。

  为了避免别人也从电话上沾到毒药,他一看到董刚放下电话,便连忙表明自己也要打电话。然后,他故意和订奶中心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拖延着,直到董刚打开巧克力,招呼每一个人吃巧克力。直到董刚毫无所觉地,把那颗巧克力送进嘴里。

  其实,杀一个人真的很简单,对不对?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上一篇:枕边血案

下一篇:夜昙

标题:巧克力随机杀人案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gsh/zttl/53260.html
声明:巧克力随机杀人案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