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风水知识周公解梦故事会

民俗知识鬼故事投稿鬼故事专题

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短篇鬼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推理故事 >

诈尸连环案

来源:鬼大爷(www.guidaye.com) 作者:金华烟雨 发表时间:2018-08-26

    第一章:荒山野岭里出现鬼鬼祟祟的人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发生在清朝末年,据说地点就在义县刘龙沟一代,当然时过境迁,人们口耳相传,故事的真实性有待考证、情节有些许出入更是在所难免。
    时值早春,刘龙沟刚刚绿树成荫,野草葱绿,闲花随处可见,这里山清水秀,空气清新,虽然有些偏僻,但也称得上一方的世外桃源。
    这一天天气晴朗,某县新升任的知府柳会风柳老爷途经此处前去赴任。因为地处偏僻,附近所经之处并无人家,故而随行的差役们也显得静悄悄的,既无鸣锣开道,也无呐喊回避之声。当轿子在崎岖不平的山路颠簸时,却被前面的一辆马车拦住去路。马被拴在树上,缰绳却很长,足够那匹马吃到地面上的草。所以它很悠闲,一边吃一边还轻松自在地甩着尾巴,以驱赶落在身上的蝇子。
    “怎么不走啦?”
    “回老爷,前面有一辆马车阻住去路了。”
    “谁的马车?还不快弄走?误了知府老爷的行程,你担待的起吗?”带头的那个官差四处张望也没看见半个人影,便不耐烦地吼道。
    然而他的声音却如飘出去空气般,听不见任何回音。
    想是车主或许砍柴去了,因为此地偏僻,少有行人,所以才把车随便停放在这条羊肠小道上的。
    无奈轿夫只好回明知府老爷暂时停下轿子,他解开马缰绳,把它牵到另一个岔路上,才回转来继续与其他几个轿夫再次抬起轿子前行。走了好一会儿,宽阔的大路仍然没找到,却发现前面有个人鬼鬼祟祟的,给知府老爷抬轿的轿夫们以及跟随的衙役们个个都是会家子——拳脚功夫了得的。否则几百里山路水路的去赴任,难保不会遇上劫匪强盗什么的。
    荒郊野外,竟有形迹可疑之人。见此情景,班头立即悄悄禀报老爷知道:“启禀老爷,前面荒草丛后有一个人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干什么,行迹十分可疑。”
    “兹事体大,”知府老爷不敢怠慢,“立刻停下轿子,尔等悄悄地围上前去,看看那人到底在干什么?记住,一定要查探清楚再做定夺,万不可轻举妄动!都听明白了吗?”
    “是!”轿夫们停下轿子,知府也刚好下来透透气,两个人留在身边,另外两个轿夫随差役拔出宝剑,不动声色地摸了过去,只见那人一会儿呼哧呼哧地填土,一会又不住地四下里张望,瞅准时机,其中一名差役大喝了一声:“不许动!”
    第二章:是他自己掉下车摔死的
    “我的妈呀……”那人惊呼了一声,立刻吓得瘫倒在地上。
    “快说,你在干什么?”
    “我,我,大老爷饶命……人不是我杀的,他是自己死的,我冤枉……我冤枉啊,要是早知道好心不得好报,打死我也不会拉他呀。”
    “哼,我们观察你半天了,早就发现你不对劲,原来真被我们猜中了啊,废话少说,快点跟我们到新任知府柳老爷那里去自首,若有半句假话,小心你项上人头!”
    “是!”
    “启禀老爷,人犯带到。”
    听了班头的回禀,知府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眉头:真是的,怕什么来什么,他人还未到任上,却碰上这么一桩破事。不管吧,好歹自己也是个父母官,管吧,又要耽误行程了。没办法,也只好微微咳嗽一声,就地审案了:“面前所跪何人?所犯何事?从实招来,免受皮肉之苦!”本来想说“堂下”所跪何人的,还好没有出口,这里荒山野地,哪里来的大堂啊?
    “禀……禀青天大老爷,草民姓王……祖居山东,祖祖辈辈靠赶大车拉脚为生。此次是……接了一趟二两银子的活,把顾客……从德州送到奉天。人已送到,现下是原路返回。昨夜酉时,碰到一个老翁,大概七十上下年纪,满脸胡须,一条大辫子从根白到稍。草民见他踉踉跄跄步履蹒跚,所以出于一片好心,就让他坐上车,好捎他一程。
    开始的时候我们两个还寒暄过一会,说些家长里短的话,后来……草民觉得那老翁满嘴酒气,说话颠三倒四,后来也就干脆不理会他了……至于他什么时候坠下马车,草民实实不知,直到天快亮了,才发现人不见了。怕他有什么闪失,草民赶紧回头去找,结果……结果却发现老翁已经气息全无了……此地人生地不熟的,老翁又是坐我的车出了事,谁能帮我作证呢?万一被人发现报了案,草民很可能会落得个图财害命的罪名,好心办了坏事。说不定这颗人头都保不住了。草民心中一慌,就想趁四处无人,将死尸草草掩埋了事,谁料想却碰到大人您……草民所言,句句属实,还望青天大老爷明察啊!”
    “你说人不是你害死的,可有证据?”
    “草民……没有。”
    “那就休要狡辩,还不速速随本官前往本地县衙!”
    “大老爷,草民家里还有高堂老母等着草民尽快回家呢。”
    “人命关天,岂能儿戏,怎可听你一面之词说放你就放你?荒谬!衙役何在?”
    “有!”
    “把此人连人带车给我带到本地县衙,交由当地知县审理。”
    “遵命!”
    车夫自称一片好心,才带那老翁一程的,可谁想他的命运竟然这么不济,这人要背了时气喝口凉水都塞牙,捎个脚吧,人还死了,想偷偷掩埋呢?尸体没埋成,还给人抓了个现行。知府可不听这些,这人分明就是杀人犯,杀人藏尸,所以命跟随的一众衙役,连人带车及刚刚挖出的尸体一起带往本地县衙,准备交给他们审理此案。
    一行人等星夜兼程,好不容易到了义县衙门。得知邻县新任知府驾临,本地知县吴玉龙大人率众衙役一起迎了出来:“柳大人来的好快啊,本来还以为最早明日才能到此,所以疏忽了,未曾远迎,还望恕罪。”
    “哎,下官是因为任期已到,不得不星夜兼程,吴大人何罪之有啊?”
    “就请柳大人到后堂歇息,容吴某备些清粥薄菜,略尽一下地主之谊吧。”
    “那就有劳吴大人了。下官还有一事托付大人:下官一路行来路过此地时,恰巧轿夫们发现一个人在四处无人的荒草丛中鬼鬼祟祟不知所为何事。后来经属下查明此人正在掩埋尸体,想是要销毁罪证吧,故而下官命令衙役将其擒获,岂知此人口口声声称自己冤枉。下官一是明日急着赶路,其二事发地点在你的辖区,下官也不好越权办理,故而连人带尸都带到府上……”
    “有劳有劳,此乃下官分内之事,理应如此。柳大人舟车劳顿人困马乏,快快请进府中,待下官为您接风洗尘吧。”
    第三章:“诈尸”啦
    “那就有劳吴大人了。”两人互相谦虚了一会儿,然后吴知县命人先把柳大人一行带到自己府上用餐。回头又吩咐道:“来人呐。”
    立即有人回到:“有!”
    “把人犯押入死牢,严加看管,若有闪失,唯你等是问!”
    “遵命。”
    “另去寻两块木板,将尸身暂且安放在木板上,停放在衙门院内即可,着四个衙役轮流看守,不得有误!”
    “是!”
    柳大人一行用完晚餐,便在吴知县安排的驿馆休息了。第二日是到任期限,所以天还未亮,新任知府便早早带着众随从前去赴任去了。
    车夫被五花大绑关进知县大牢里,手把着大牢的铁栏杆声声喊冤:“青天大老爷,我冤枉啊,我没有杀人,是他自己摔下去的,草民冤枉啊,大老爷明察,草民实实冤枉啊,各位差爷,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替我传个话给大老爷,草民真的没有杀人啊……”
    大牢里的车夫直呼冤枉,而牢外的死尸也只能暂时停放在衙门大院里。
    且说奉命看守尸身的四个衙役,先前还好,几个人有说有笑,也没感觉怎么样。可是到了戌时以后,个个都困得呵欠连天了:“哥几个快看,王二那大嘴张的,像是要吃人啦!哈哈!”
    “哼,你也别笑我,好像你比谁少打呵欠了似的,我就不信你不困。”
    “唉,说真格的,这大半夜的,谁不困啊,说不困那都是假的。”人称鬼灵精的李三立刻道:“你们说是不是啊?”
    他这一石立刻激起千层浪,大家全都附和道:“可不是嘛,实在是太困了,他妈的这也不是个办法啊。”
    “办法也不是没有,”李三立刻接着说:“要我说,板上停的那是什么呀?是‘死尸’啊!一个死人,一非财二非珍宝,还担心有人会盗走不成?咱们啊,完全可以两个一组轮流值夜,而且值夜的人也不必太过认真,靠在椅子上小睡一会没人知道的。”
    “好,还是李三主意多,那就这样吧,我和张大哥先守着,你和王二找个地方先去睡一会吧。”
    “也成,多则一个时辰,我们便回来换你们。”
    “没问题,去吧。”
    且不提那两个人随便找了个地方,倒头便睡,便是留下来看守的两个人起先还能硬撑着,后来也实在支撑不住在椅子上打起了瞌睡。睡了约莫有一个时辰左右,另外两个人回来换班,例行公事地看了一眼,这一看,吓得他们两个“妈呀”一声大叫起来,被吓醒的另外两个人迷迷瞪瞪地起来:“我的天哪,可了不得了——尸首怎么不见了?”
    明明停放好好的尸体,咋说不见就不见了呢,再看看门也没有被撬动的痕迹,再说了,谁闲着没事会偷取尸体干嘛,可是这不是那不是,尸首却真的无影无踪了,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难不成是‘诈尸’啦?”
    胆子最小的赵四这一句话刚出口,大家伙也都吓了一大跳。试想一下,这黑更半夜伸手不见五指的,尸首突然不见,不是诈尸又是什么呢?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文章标题:诈尸连环案
本文地址:https://www.guidaye.com/gsh/zttl/52264.html
上一篇:冷冻的女尸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