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江最后的溜索

探险故事 2020-09-28

滔滔金沙江,在高山峡谷中奔腾向前。流经鹰愁峡时最险,两岸石壁耸立,把江水挤得浊浪排空,涛声雷鸣。北岸是四川,南岸是云南。为了两岸群众过江方便,江上架起了300米高的溜索。开溜索的,就是当年在金沙江上摆渡的艄公水上漂。

水上漂从十几岁起就跟爹在惊涛骇浪的金沙江上来往穿梭,虽然遇过险,但从没出过事故。20年前,村里建起溜索后,他就负责开溜索。溜索最初是人力拉,10年前换成了柴油机作动力。水上漂现在也成了一个年近七旬的老头儿。

这天傍晚,水老头在柴油机房旁边的简易厨房里熬好了荞麦粥,从泡菜缸里夹了些圆根萝卜出来,切碎,正准备吃饭,忽听到外面有声响,扭头一看:小路上来了几个人,都穿着暗红色的马甲,身上背着背包,有两个还拄着临时找来的木棒,一看就是走了很长时间的路。

走在前头的中年人看到水老头后,就过来打招呼:“大爷好,我们系综合帮扶队的,我姓王,要坐溜索到对岸去,麻烦您老人家了!”

水老头一愣,这人有些面熟,不过也仅仅是面熟而已。

这里是彝区。近年来帮扶人员一下子多了起来。

水老头对帮扶干部一直心存好感:“过江简单,先吃饭。来来来,正好我今晚稀饭煮多了,尝尝我熬的荞麦粥。”水老头说着从所住的小屋里搬出小饭桌,放到空地上,又拿了几条长凳出來让大家坐。

帮扶队一共七人,他们啃了一天面包,现在吃起热气腾腾的稀饭和可口的泡菜,既爽口又开胃,大家边吃边感谢水老头。礼尚往来,老王从背包里拿出来一袋面包请水老头吃。水老头尝了一个,感觉没有荞麦馍好吃。

饭毕,几个帮扶干部好奇地到江边看溜索。溜索由两根涂满黄油的拇指粗的主缆、小指粗的细缆、两米见方的铁筐组成。行人过江,跨进铁筐,关上栅门,水老头发动柴油机操控缆绳,铁筐即可往来滑行。有帮扶干部俯视下方的江面,只见白云缭绕,惊涛拍岸,忍不住双腿发起抖来。

“大爷,听说这是‘亚洲第一高溜?”

“每天过溜索的人多不多?”

水老头一边收拾桌子,一边回答他们的各种提问。

老王要付饭钱,水老头执意不肯收:“喝稀饭就跟喝水一样,哪能收你们的钱。”

老王看了一眼墙上写的“每过一次溜索,每人收费五元”,就掏出一张50元的钱币说:“大爷,那我们过溜索的费用您总该收下吧,您购买柴油也要花钱。”

水老头还是摆摆手说:“我给自己订了规矩,凡是帮扶干部过溜索,一律免费。你总不能叫我说话不算数吧。”

“民风淳朴啊!”老王忍不住慨叹,之后对旁边一个戴眼镜的人说,“老百姓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一定要加倍努力工作,帮助他们早日脱贫!走,现在就过江!”

这时,一个年轻人从江边回来,脸色苍白地说:“老王,我恐高,没法坐溜索过江。”

“小周,不坐溜索怎么办?附近都没有桥梁,也没有渡船。”老王皱眉。

水老头说:“小周放心,这溜索建了20多年,从来没出过事故。”

“可铁筐四周是栅栏,我一看到几百米下边的江面,腿就忍不住发软。”小周说。

水老头说:“那就等到天黑了再过江,那时看不到江面,你就用不着害怕了。”

老王沉思片刻后说:“只能如此,我们总不能把他一个人丢下吧。”

帮扶干部们就坐过来跟水老头聊天,问当地的风俗习惯、脱贫进度等。水老头听到老王说的普通话里带有粤语腔,就问:“你是广东人?”老王说:“系呀,我系广东佛山的。佛山对口帮扶凉山,就在金沙江对面。我们这几个人都系帮扶凉山南部乡镇的干部,所以坐火车到了昭通后,就到这儿来过溜索。”

天黑了。老王站起来说:“这下可以过江了,过江后我们还要赶路,到乡上报到。”

水老头发动柴油机。七名帮扶干部走进铁筐,水老头把栅栏门别上。小周有些忐忑不安地问:“七个人一起过江,会不会超载?要是到了江心,铁筐掉下去,我们连逃生的机会都没有……”

水老头说:“这溜索能载重一吨,你们七个人,最多只有半吨重,放心吧。”

老王说:“小周别看你一米八,原来胆子这么小。”

眼镜接话:“小周是属鼠的,所以胆小如鼠。”

“哈哈哈……”老王忍不住放声大笑。

大伙儿在笑声中朝对岸滑去。铁筐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停在了江心处。岸上的柴油机声也停息了。在重力的作用下,站在铁筐里的人明显觉得铁筐在往下坠。江风很猛,吹得铁筐左右上下摇晃。小周吓得浑身哆嗦,一半也是因为冷,因为江风冷得像刀割一样。

在大风中,老王断断续续地喊:“大爷,怎么……回事,溜索……停了?”

岸边的水老头回话:“没柴油了,我马上叫人送一桶过来。”

约莫两个钟头后,柴油才送来。柴油机重新响起。可老王发现,铁筐朝云南方向滑去。是不是老人糊涂了,把方向弄反了?他喊道:“大爷,怎么……又回去了?”

水老头回答:“要拉回来,重新溜。”

拉拢后,大伙儿都被江风吹得流起了清涕。水老头拿着柴油机的摇手走过来道歉:“都怪我疏忽,柴油机没油了也忘了买,看把你们冻的。要不先到厨房去烤烤火,烤暖和了再过江?”

还没等老王表态,小周就打开栅门,走出铁筐。其他人也跟着走出铁筐,去厨房烤火。

说时迟,那时快,黑暗里猛地蹿出十几条黑影,把那几个人按翻在地,戴上手铐。老王还待在铁筐里,见状猛地拔出手枪。水老头一挥手中的铁摇手,把对方的手枪打到江里,之后扑进铁筐,把Z状摇手卡在老王的脖子上,狠狠地骂道:“段万,你也有今天!”对方呼吸困难,无力反抗,一个劲儿地翻白眼。

一个特警冲过来,给段万戴上手铐。

特警大队长过来握着水老头的手说:“谢谢您大爷!您及时报案,让我们把这伙毒贩一锅端,他们背包里装的全是毒品!尤其是抓到了逃跑21年的毒枭段万!”

水老头喃喃道:“为报大仇,我等了他整整21年!”

21年前,水老头的儿子受骗,误入贩毒组织,水家一度成为毒品交易窝点。水老头一次摆渡回来,还在家里见到过毒枭段万。后经水老头教育,儿子向警方报案。警方把毒贩包围,唯独跑了段万。几天后,水老头的老伴和儿子儿媳被人杀死在家中,凶手十分嚣张地用木炭在白色墙壁上写了一行字:“杀人者,段万也,有本事就来抓!”水老头因在外摆渡,孙子因上幼儿园,躲过了一劫。

段万杀人后跑到广东整容,并在那儿生活。最近用度紧张,他再次带人到金三角贩毒。为了避免检查,他们专走偏僻小路。进入金沙江流域后,他们利用人们对帮扶干部的好感,装扮成帮扶干部,以掩人耳目。

水老头第一眼看到老王时,那眼神令他一下子想起毒枭段万,可看看面相又不像,再说老王说的是粤式普通话,而段万是本地人,说云南话。直到溜索开动,老王得意忘形地哈哈大笑时,水老头才最终断定,这个老王就是逃亡多时的段万!21年过去,容貌可以改变,眼神不会改变;口音可以改变,笑声不会改变!当铁筐滑到江中间时,他果断地关停柴油机,让毒贩们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无法行凶,然后打手机报警。

一年后,各方帮扶力量在附近建起了一座长400米、宽10米的金沙江大桥,彻底解决了两岸群众的出行问题。溜索退出历史,水大爷也彻底退休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