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探险故事

生死塑料岛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20-09-09作者:刘建平

1.被骗垃圾洲

贾强是海外华工后代,在南美洲西部靠海的地方,经营着一家塑料回收加工厂。如今,人们对塑料制品需求量极大,塑料加工上游价格越来越高,贾强的压力越来越大。

这天早上,贾强在海边凉亭闲坐,望着远处翻腾的海面。这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贾老板?”贾强扭头一看,是个瘦高个中年男子,远远地还跟着两个人,似乎是跟班。

生死塑料岛

男子面带微笑,一边伸过手来,一边说:“我叫杨帆,是个渔民。听说你的工厂最近压力很大?生活在塑料世界里还为塑料发愁,这是一件非常讽刺的事情。”

贾强认同这个说法,他点点头,伸出右手跟杨帆轻轻握了一下,说:“我也没有办法。”

杨帆说:“那要看你有没有尝试新鲜事物的勇气。”

贾强怀疑地问:“你不是捕鱼的吗?你能有什么办法?”

“实话跟你说,如今海里塑料比鱼多,我一网下去,七分塑料三分鱼,我现在更像是一个海中捡拾垃圾的人……”

贾强一听这话,顿时来了兴趣。渔民的确是一个可以提供废旧塑料的新群体,如果跟渔民建立起稳定的联系,坐收渔船打捞上来的塑料,或许真能解决眼前的危机。贾强忙说:“不知你们捞起来的塑料怎么处理?如果愿意,我能全部收走。”

杨帆摇摇头,说:“渔船是捕鱼的,捞起来的塑料还是会倒回海里。你如果有兴趣,我可以带你去考察海中塑料垃圾的情况,绝对能帮你解决现在的经营困境。”

贾强不解地问:“咱俩素不相识,你为什么要帮我?”

杨帆说:“只有把海里的塑料都清走,我才能做一个真正的渔民,是不是?”说完,他留下一张名片,扬长而去。

贾强心里不能平静了,他回到家,心想:对自己的工厂来说,海中塑料会是一个宝藏,但贸然跟着杨帆出去,又不知可不可靠……想了几天,贾强还是决定去找杨帆。

名片上留的地址是当地一个著名渔港,贾强很快就找到了。渔港很大,贾强在一个叫月牙湾的码头上找到了杨帆。杨帆和一群船员正忙着往一艘渔船上装物资,听见贾强招呼,他停下来抹了一把汗,说:“你赶得正好,明天一早开船,这次我们会向西走两千多海里,试试运气。你准备准备,明天一早6点出海,千万别上错渔船,这船叫‘重塑号。”

贾强点点头。他这次出去,是想以杨帆为突破口,多结识一些渔民朋友,跟他们混熟,让他们把海中塑料带回陆地,卖给自己。

第二天一早,贾强准时上了“重塑”号渔船,杨帆接到贾强,为他在舱底安排了一个休息的地方。不久,渔船鸣笛出海。远离陆地后,不知道杨帆在忙什么,再没看到他的人影。贾强除了吃饭睡觉,多数时间站在甲板上,盯着海浪中冒出来的塑料袋、塑料瓶、纠缠的渔网……

贾强结识了一名年轻的女船员露丝,她是地道的南美姑娘,在船上负责从渔网里挑出塑料垃圾。每次拖网上船,贾强总是帮助露丝一起工作,两人很快就混熟了。

“重塑”号渔船不断向西航行,就这样走了一个半月,渔船进入一片黑乎乎的洋面,连续几天始终如此,好像走不到尽头。这天早上,贾强在船舷上探着脑袋,看清楚那些都是漂浮在海面上的塑料废弃物,心里不禁暗暗吃惊。

就在这时,杨帆忽然冒了出来:“这是一片垃圾洲,塑料垃圾不计其数。世界大洋上像这样的垃圾洲少说也有二三十个。”

贾强感慨说:“这次真是大开眼界。如果塑料加工厂就在垃圾洲附近,岂不是有取之不尽的塑料了?可惜离大陆太远……”他稍稍停顿,趁机说:“你们渔船捞够了鱼,如果能把塑料带回陆地,不是能增加一笔额外收入吗?咱们不如配合起来……”

杨帆皱了皱眉,打断道:“以后再说。”这时,不远处出现了一座高出海平面的小岛。贾强注意到了这座小岛,疑惑地問:“船不绕行,我们要过去靠岸?”

杨帆点点头:“这是垃圾洲中唯一可以住人的岛屿,塑料岛。”

生死塑料岛

2.受困实验室

贾强还没反应过来,船已经侧转靠岸,“嘭”的一声,停稳了。码头还算平整,向岛内延伸着一条宽阔的公路。码头和公路不是柏油也不是水泥,不知是什么材料铺设的,路两侧稀稀落落有些低矮的房子,道路尽头有一栋建筑,看起来比别处略高些。除此之外,全是大堆小堆的塑料垃圾,偶尔会闪过妇女忙碌、孩子玩耍的身影……

几个岛民抓住渔船上抛下的缆绳,紧紧地系到码头的黑桩子上。其中一个人拨通手腕电话报告:“雷纳博士,‘重塑号停靠第6码头,带回13人,7男6女……”

露丝皱着眉头,说:“这个小岛连棵树都没有,船上又不是没有补给,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

贾强悄声对露丝说:“我们得提防杨帆……”

杨帆引导全员下船,随后拍拍手,将大家注意力吸引过来,说:“介绍一下,这座岛是塑料垃圾在洋流运动中冲积起来的,因为洋流带动关系,塑料岛会慢慢逆时针旋转,时速约一公里。塑料岛海拔平均5米,水下集聚厚度50米……”

贾强打断道:“我们又不是来旅游,给我们介绍这些干什么?”

杨帆避开了贾强的目光,说:“待会儿你们就明白了。”

这时,远处跑过来二三十人,穿了塑料雨衣般的制服、腰悬自制枪械,跑到杨帆跟前站住了。

杨帆清清嗓子,说:“是时候说出真相了,你们是我以招工、考察等方式找来的。找你们来不为别的,为的是把你们培养成新岛民。”

众人一片哗然,七嘴八舌地说:“这是骗啊!”“我家人还等着我呢,我要回去……”

杨帆拉高了声调,安抚道:“大家先别急,等见到塑料岛的主人雷纳博士就明白了,大家请吧!”

大家明白了,从他们登岛的那一刻,就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

塑料岛正中央那座建筑就是雷纳博士的住所,距离码头不到四公里。他们走了一个小时,到了楼下。贾强能感到这个岛正在旋转,早上太阳升起时,影子在前、太阳在后,现在三个多钟头过去了,还是如此。真是匪夷所思的地方。

贾强他们走进灰色建筑大门,进门是深灰色大厅,大厅尽头的旋转楼梯上走下一个老头,他有一头稀疏杂乱的白发,目光中饱含着一股疯狂的热情——他就是雷纳。

雷纳上前,从第一个人开始,从头到脚凑近使劲嗅了一遍,直到把13个人都闻了一遍,终于张嘴说话了:“有两个女人、三个男人身上没有塑料味。立马处理。”

警卫闻声上前,不容分说开始动手,在一片惊叫声中,将两女三男的衣服扒掉了。杨帆扔了几件塑料衣服过去,让他们穿上。

贾强很生气,指着雷纳骂道:“住在肮脏的垃圾岛上干龌龊的事,简直是垃圾人,我要报警……”

雷纳瞥了贾强一眼,张扬地笑了:“年轻人,不要生气,在岛上生活,学会服从很重要!好了,各位请参观‘水下基地,那是你们未来的家,我相信,你们会喜欢的。”

杨帆和警卫带着贾强他们登上电梯。按钮显示,地下共21层,杨帆直接按了地下10层的按键。

很快,大家来到了地下10层。逐层参观后,大家对水下基地有了大致印象:基地建造在塑料岛下面的海水中。地下10到7层,这四层分别是四个试验室,第一试验室研究磷虾、米虫等生物,这些生物具有消化塑料的能力,可提炼出塑料降解酶;第二试验室研究异食癖,里面关着几个目光呆滞的人,雷纳博士从个别异食癖的消化系统中,也提取到了塑料降解酶;第三和第四试验室,是改造新岛民的地方。地下6层往上,分别是两个食用塑料的清洗、加工车间,三个食用塑料储备库,一个海鲜储备库,不用说,这是岛民赖以生存的营养来源。

生死塑料岛

重新回到地面,杨帆指着上面两层楼,说:“上面是雷纳博士和部分警卫的休息室,最上面一层是雨水采集台。”

雷纳端坐在会客厅,见他们参观回来了,说道:“成为塑料岛新岛民,得先接受改造……”接着,他脸上露出了可怕的微笑,说:“先送他们进第三试验室关起来,过几天进行第一轮改造。”

就这样,大家被一起关在了地下8层的第三试验室。里面有很多单独隔间,被一排排塑料栏杆隔开了,每人一个房间。

贾强使劲摇晃栏杆发泄怒气,却发觉塑料栏杆好像比金属还硬。

这时,杨帆已经换上了蓝色聚酯手术衣,头脸严严实实地裹上了手术帽和口罩。他见贾强还在对着栏杆撒气,就劝道:“这些栏杆都是强化塑料做的,就算你胳膊摇折,也摇不坏。你省省力气吧!”

要不是信了杨帆的鬼话,自己怎么会沦落到这里?贾强扯开嗓子嚷道:“杨帆,为什么要骗我来……”

杨帆咬了咬嘴唇,走开了。

在隔间里住了几天,贾强突然听到远处一个隔间被打开,探头往外看,只见三个身着蓝色手术衣的试验员推着一辆担架车出现在一个隔间门口,隔间里的人被勒令脱下衣服,一个守卫从担架车下抽出一条皮管,对着那人开始喷水。随后,那人在挣扎中被抬上担架车,扣住手脚,嘴里塞了一团尼龙毛巾,被推走了……

在大家的惊疑、猜测中,一辆辆担架车依次出现,将囚禁的人依次冲洗干净,绑在车上推走。

试验室里,雷纳亲自拿着针管,从一个容器中抽满一管液体,给他们挨个注射。

很快輪到了贾强。贾强愤怒地瞪着雷纳,心中充满绝望。只见雷纳慢条斯理地举起针管,眼睛盯着针尖,拇指稍稍一动,挤出针筒中的空气,眼看就要将液体注射进贾强的胳膊……

3.海底寻生机

突然,一阵急促的“嘀嘀”声,雷纳的手腕电话响了。雷纳扫了一眼,按了一下,问:“怎么了?”

电话里说:“雷纳博士,第7码头带回来一个坏消息。‘尼龙号渔船返航时,船老大强森在家乡自杀。不过,按照您先前的吩咐,强森的家属已经被带回来了,正往岛中走,一会儿就能到主楼会客厅。”

雷纳顿时跳了起来,叫道:“我马上上去!我要让强森的家属直接进第四试验室改造。可恶……”

说罢,雷纳将手中针管递给一旁推车的试验员,说:“你来注射。”

雷纳气哼哼地走了。一旁的实验员也被刚才的消息惊呆了,举着针管,半天没有动静。过了会儿,他走近贾强,稍稍低头,将口罩拉了下来。贾强看了一眼,原来这个试验员就是杨帆。

只见杨帆的眼睛红红的,他把手指放在嘴边轻轻“嘘”了一声,示意贾强别吭声。出乎贾强的意料,杨帆竟然将针头斜转,顺着贾强小臂内侧皮肤滑了下去,扎进担架车的塑料垫里去了。

杨帆的“注射”完成了,他将针管递给下一位试验员,推着贾强,出了第三试验室。

杨帆加快脚步走了一段路,跟前后担架车都拉开一段距离,然后他弯下腰,悄声对贾强说:“我现在来不及解释,但你得配合我,我们才能逃出去。”说完,他拉出了贾强嘴里的毛巾。

就凭杨帆刚才没有给自己注射,贾强选择信他一回,但杨帆为什么要骗那么多人来塑料岛呢?

贾强压低声音问:“那老头给我们注射的到底是什么?”

杨帆简要解释:“是一种塑料降解酶病毒,能改变人体消化系统,一旦起作用,人会本能地把塑料作为食物,一日三餐都吃塑料……”

这下,贾强总算听明白改造是怎么回事,他震惊不已地说:“改造人,让他们吃塑料?疯子!”

杨帆说:“你说得没错,雷纳就是个疯子。注射完病毒后,你们会以塑料为辅食,适应一段时间,然后在第四试验室注射另一种强化型酶,可以完全改变人的基因,让人除了塑料,其他都不用吃了。”

说着,杨帆将贾强推进了电梯,电梯上升了一层。

出了电梯,杨帆避开巡逻警卫,没有把贾强推进第四试验室,而是拐进一个杂物间。他把贾强放下车,从杂物中翻出一套换洗的手术服,让贾强换上,从头到脚包裹严实。

贾强盯着杨帆,问:“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为什么良心发现?”

杨帆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刚才电话里提到的强森,是我以前在研究所时的导师,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当初是一起被骗到塑料岛上来的。强森自杀,雷纳却没有遵守诺言,把他的家人也绑来岛上。我再也不想为雷纳这个疯子工作了,但是,靠我一个人从这里逃走,很难,所以我想找人合作。咱们都是黄皮肤,不找你找谁?”

贾强却说:“只要塑料岛和雷纳还在,就会害更多的人,我不走,我得去救人!”

杨帆愣了一下,说:“没想到你这么有正义感,我原以为你不过是个普通的商人。我们试试吧!”

就这样,杨帆带着贾强坐电梯回到第三试验室。注射工作还没结束,贾强仔细一看,试验员正在给露丝注射,针头已经扎进了胳膊,正要推动针管。贾强心急如焚,大喝一声:“慢!”

所有人扭头看着这两个刚进来的试验员,露丝的注射也停止了,大家问:“怎么了?”

杨帆急中生智,说:“岛上突发紧急情况,博士要求大家马上上去,由我俩留下来完成注射工作。” 贾强赶紧跑过去,从试验员手中抢过注射器,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试验员走到杨帆跟前问:“以前雷纳博士会让人广播,这次只让第三试验室的人去,其他试验室和塑食加工车间的人不去?”

杨帆镇定地说:“当然要去。”说罢,他走到墙角广播台,说,“全员注意!岛上发生紧急情况,博士要求,所有人请迅速上岛集合!”

杨帆广播三遍,所有人很快坐电梯上去了。

杨帆满脸急迫地说:“快,我们只有五分钟时间,需要马上进安全通道往基地下面跑。”他一边说,一边匆匆跑去隔离间张望,隔离间已经空了,只剩下露丝一个人。

贾强拉住露丝,为她披上衣服,跟在杨帆后面进了安全通道,往下快速行进。

没走多远,就听到雷纳在广播里愤怒地喊:“杨帆,你为什么要冒充我发号施令?所有人迅速回到自己岗位,警卫部,分两路,从电梯和应急通道下去抓人!”

贾强他们从安全通道往地下又跑了十多层,跑到了一个封闭门前,杨帆抄起消防斧开始砸,贾强也上前帮忙,问:“底下有通道出去?”

杨帆解释道:“这里是水下基地第21层,是最底层,也是塑料岛海底风车发电系统。再往下就是深水区,安装了几架水轮机,通过洋流驱动发电。来这里我是为了断电,这样我们才有机会重返地面。”

進了发电机房,杨帆关掉主闸,四周瞬间陷入黑暗,墙角应急灯自动开启,几个人把机房的关键设备胡乱砸了一通,确保海底风车发电系统暂时无法重新启动。

接着,他们准备往上走,刚上了一层楼,就听见被困警卫“咣咣”砸电梯的声音,还有应急通道内急促的脚步声。

杨帆说:“他们追下来了,咱们快进密封舱。从这里往上的十层都是基地的密封舱,密封舱之间有密封通道,我们也许能通过密封通道往上走一段路。”说着,杨帆掏出一把钥匙,打开了密封舱的门,大家推开沉重的舱门,进门后,又合上从里面锁死。密封舱里应急灯很少,光线更差了。

露丝好奇地问:“密封舱具体是干吗用的?你怎么会有钥匙?”

杨帆说:“这是为增加基地浮力专门设计的。强化塑料的密度比水大得多,没有密封舱,水下基地浮不起来。钥匙是强森留给我的。”

每一层密封舱面积都不小,他们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墙面的爬梯,爬梯尽头是一个圆形的密封盖,大小只能容纳一人出入。

贾强率先爬上去,他双手抓住密封锁的锁盘,用力一扭,“咔嚓”一声开了锁,再往上一顶,密封盖歪到一边去了。贾强爬上去四处看看,见没有异常,就招呼大家依次爬上来。等露丝爬上去,杨帆在底下却迟迟不上去,贾强压着嗓子喊:“杨帆,快上来,第二个密封盖都打开了……”

杨帆回了好几次“等一下”,总算跟着上来了。

贾强责怪道:“时间紧急,你怎么拖拉起来了?”

生死塑料岛

杨帆声音里透着兴奋,说:“手工放水开关让我找到了,最底下那层密封舱已经开始放水,一个密封舱灌满水,基地至少能下沉半米。如果基地下沉五六米,一定能吓跑几个胆小的警卫……”

贾强担心地说:“可这样一来,雷纳就知道咱们躲在密封舱里了,肯定会派人进来啊!”

杨帆耸肩道:“先让雷纳乱了方寸,走一步算一步。”

水自下而上快速喷涌,灌满了一个又一个密封舱,正在基地里的人,明显感觉到基地正在慢慢地向下沉。贾强他们在喷涌的水花中,沿着爬梯加紧向上攀爬,很快就到了第十层密封舱。

再往上一层,就不是密封舱了,杨帆赶紧掏出钥匙,打开了密封舱的门,准备往上继续逃跑。

打开后,杨帆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只见门外,雷纳带了一帮持枪警卫,挡住了去路。

雷纳面带笑容,对满脸惊讶的杨帆说:“我没想到,你会公然背叛我,说,为什么?”

杨帆凄惨地笑道:“雷纳,你出尔反尔!你答应过我和强森导师,永远不碰我们的家人。为什么强森去世后,还把他全家都抓来改造?”

雷纳癫狂地笑了起来:“你怎么还是岛外思维呢!我完全是为了强森的家人着想!我以前常说,不能改造思想,那就改造人!既然强森那么冥顽不化,我只能改造他的家人,让他的家人知道,塑料是多么迷人。杨帆,今天你要是迷途知返,我可以兑现诺言,否则,你们今天都得死,而且你的家人不久后也会光临塑料岛,哈哈……”

这时,连接第九密封舱的通道中已经开始大量往上喷水,基地再次下沉一截,看来下面九个密封舱都已经灌满了水。

警卫催促道:“博士,水上来了!赶紧封舱吧,咱们得上去了。”

杨帆心一横,说道:“雷纳,我不会再为你工作了!”

只见雷纳一挥手,几个警卫一拥而上,拉上了密封舱门,把他们三个人关在了第十层密封舱里。

密封舱水位迅速上涨,三人眼看着陷入绝境、插翅难逃。

4.毁灭塑料岛

这时,水已经到他们脚脖子这儿了。贾强赶紧着水,回到密封盖前,试图锁住它,但在强劲的水柱面前,这样做根本就是螳臂当车。

露丝制止说:“别费劲了。死也要死个明白,杨帆,你给我们讲讲塑料岛究竟是怎么回事吧……”

杨帆苦笑着,伴随着“哗哗”的水声,说起了塑料岛的往事——

雷纳本是国家塑料研究所的教授,研究方向为塑料降解技术。有一年,他突然得了怪病,浑身出现大面积恶性皮疹,还有一系列消化系统的病症,经多次检查,确诊为过量摄入塑料微粒引起的过敏。

雷纳一开始以为是工作环境导致,后来发现跟工作环境关系不大,根本原因是日常饮食被污染了。经研究发现,日常食物全含有数量不等的塑料微粒。所谓塑料微粒,是人类随意抛弃的塑料垃圾经过大自然长时间分解,从而形成肉眼看不到的颗粒。这种微粒污染已经无处不在,哪怕北极冰川的冰水里也照样有它们的身影。

人类对塑料污染视而不见,这一切让雷纳绝望。肉体的痛苦进一步让他精神变得异常,他决定要自救。某一天,雷纳突然消失了。

五年后,塑料研究所的副教授强森收到雷纳的信,说他的塑料降解研究有了新突破,自己的病也治好了,邀请强森前去参观。

强森的研究方向是塑料强化,试图充分利用塑料数百年不易降解的特性,探索用新式塑料完全替代木材、水泥和钢铁等常规性建筑材料,取得了很大进展。强森对雷纳的研究很感兴趣,他立刻带着研究生杨帆,登上了前往塑料岛的船。

没想到,他俩在岛上被雷纳胁迫进行了人体改造,在这之后,不得不帮他用强化塑料技术建设塑料岛,按照雷纳的图纸,先后建设起码头、公路、水下基地。随后,强森和杨帆则在警卫的监视下,开船到各地去骗人上岛。

雷纳承诺,永远不会打扰强森和杨帆的家属,只要这两人好好替他干活就行。强森不堪压力自杀,他的家属竟然被抓来改造成新岛民。杨帆得知这一消息,非常震惊,终于下定决心与雷纳彻底决裂……

往事讲完,水已齐胸。

贾强问:“你的导师在设计时,会不会给自己留条后路?”

杨帆猛然惊醒,说道:“我想起来了,很久以前,强森私下给我说过他的一个设计。快跟我来,或许我们还有机会。”

贾强、露丝跟着杨帆,在水中走了好长一段路,看他在密封舱角落里摸索了一阵子,好像摸到了什么,兴奋地说:“找到了!”

杨帆使劲扭动了一下,只听“咔嚓”一声,距地面两米高的墙壁上脱落了一块墙皮,露出一个黑乎乎的洞口,里面自动亮起了应急灯。

杨帆打着手势说:“赶紧上去。”他一边和贾强推着露丝往上爬,一边感慨地说:“这是强森当初设计时偷偷留下的应急机关,他给我看过图纸,所以我记得大概位置。”

三个人连推带拉,互相帮衬着钻进了狭窄的洞口,向上还有几节台阶,他们进入了一个可挤进三四人的空间,再也无路可走。

这时,水也已经跟着进来,杨帆脑子有点发蒙。露丝眼尖,瞥见墙壁上有一块类似电梯按钮的操作区,上面只有两个按钮,一个是两个三角相对,一个是两个三角相背。贾强按下两个三角相对的图案,从一侧慢慢弹出一道门,将水隔断在外面。难道这是一个电梯轿厢?

露丝不解地问:“如果是电梯,那升降按钮呢?”

话音刚落,三人突然感到脚下一震,一股极强的上升力量推着轿厢向上飞去,三个人差点没站稳。他们相视一笑,明白了强森的精巧设计。原来,强森是在基地厚重的外墙里留出了一个供“电梯”上行的狭窄井道,这个没有升降按钮的“电梯”不靠电力,而是靠上冲的海水压力上行,当海水灌满密封舱,无处可去的海水就会涌入井道,推着“电梯”一直往上走,准确地说,这是一座水电梯。

很快,听到头顶上“咚”的一声,水电梯到顶了。紧接着,杨帆按下另一个按钮,另一侧门打开了。

外面是一个清新的早晨,太阳刚刚升起。三人左右张望,见四下无人,赶紧从水电梯里走了出来。

刚出来,水电梯却慢慢地退下去了,贾强和杨帆探着脑袋往井道里看了看,发现井道靠近内侧的墙上,每隔三四米就出现一个洞口,洞口大约都在室内墙壁靠上的部位。在室内,谁也想不到墙上还有这样的秘密机关。水电梯下降了許久,慢慢停了下来,不久又开始慢慢上升……

杨帆一拍大腿说:“咱们得快点离开塑料岛,水下基地继续下沉,会把塑料岛一起拖进海底。”

贾强明白了。水电梯井道顶部装有机关设置,水电梯被推上来的最后一击,触发了这个终极机关,于是,基地每一层的房间都掀开一个洞口。水压有了释放通道,水电梯暂时下去了,等海水把基地楼层的所有房间一个个灌满,水电梯会再次浮上来……

生死塑料岛

他们不禁惊叹强森当初的设计,这简直是水下基地的死穴。

露丝问:“我们往哪儿走?”

杨帆说:“如果在塑料岛沉没前我们能跑到码头,夺得船只,还有逃生可能。”

三个人向东方快速奔跑,没跑多远,感觉塑料岛突然向岛中央倾斜起来。杨帆大喊道:“不好,水下基地已经沉下去了,塑料岛要被扯翻了,我们千万不能滑下去。快跳到坑里来……”三个人同时跳进一个在建建筑的地基坑洞,死死拉住坑洞里裸露在外的钢筋。

这时,岛面在水下基地的下坠拉扯中,逐渐四分五裂,各个碎块的远端越翘越高,眼看快要与海面垂直,突然又快速往回落下,在海面上掀起了惊涛骇浪。看来,水下基地已经完全脱离了塑料岛,彻底下沉了。地面上大部分东西跟着滑进了大海,并在基地下沉形成的巨大漩涡中被卷进深海。贾强他们万分庆幸,塑料岛没被扯翻。

看着海面逐渐平静下来,杨帆叹了口气,说:“船没法指望了。”

贾强手里摩挲着地面的塑料,说:“我有个办法,只是不知道,咱们能在海里撑多久……”

露丝催促说:“离开垃圾洲,就可能遇见过往渔船和货轮,咱们就有获救希望。赶紧说说看!”

贾强说:“我看到这里有很多密封完好的塑料桶,也不缺渔网和塑料绳,把它们捆绑起来,做成一个塑料筏子,就能驮动咱们三个。”

杨帆竖起大拇指,说:“是个好办法。虽然走不远,但我们可以一路向西,找临时落脚点。”

贾强不解:“为什么向西走?”

杨帆说:“这一带海上暴风雨很多,必须找一个可靠的落脚点等待救援。我知道在垃圾洲西边有一个无人岛,叫做亨德森岛,比塑料岛还要小,但有淡水河,可以给我们足够时间等待过往船只。”

三个人挖到几十个浮力塑料桶,用塑料绳紧紧捆绑在一起,花了半天时间,做出了一只塑料筏子,又找到几根条状的塑料板当作划子。他们抬着筏子向西到了海边,三个人上了筏子,扒拉着海面的垃圾,向西使劲划去。

5.福祸总相依

筏子上,露丝问起亨德森岛的情况:“你说这个岛适合人类居住,可竟然没有人,真是奇怪。”

杨帆答道:“曾有一群波尼族岛民在上面生活。后来外界发现,这些人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了,从此,亨德森岛成了无人岛。其实原住岛民消失的原因,和塑料岛有关……”

原来,塑料岛水下基地建成后,雷纳的研究也获得了初步成功,但一时缺少人类试验对象。那时,强森和杨帆还没被骗来岛上,雷纳急不可耐,就把目光投向了附近亨德森岛上的波尼族原住民。他多次上岛,送给酋长很多东西,最后获得了酋长信任,跟岛民扯上了关系。

可巧那时候亨德森岛发生了疫情,雷纳声称,他有治病的特效药,没有被感染的岛民,也能注射疫苗。酋长同意了,就这样,雷纳为所有岛民注射了塑料降解酶,慢慢地,从饮食上控制了全体原住民,等他们全部臣服后,整体迁往塑料岛,男人全部做了警卫,女人和孩子全部进了塑料食品加工车间……

忽然,“哗”的一声,筏子后方水面上冒出一条大白鲨,张开巨口,露出利齿,冲他们扑咬过来。

三个人赶紧向前躲闪,掉进了海里,大白鲨一口咬住塑料筏子,左右撕扯几次,一口气吞下好几个塑料桶,游走了。三个人死死抱住剩下的几个塑料桶,在海面上漂浮。

惊魂未定时,“哗”的一声,水面上又冒出来一个庞然大物,顶端弹开一个盖子,雷纳和十几个持枪警卫从里面钻了出来,原来,那是一艘小型潜艇。

看到三人狼狈的样子,雷纳忍不住“哈哈”大笑,说:“你们以为我已经死了吧?让你们失望了,我有应对突发情况的预案。”

杨帆吃惊地问:“可是你怎么知道我们会往西走?”

雷纳自负地笑道:“没有人比我更熟悉这里的环境,没有!”

杨帆问:“刚才的鲨鱼就是你放出来的吧?看来你对海洋动物也做了试验。你的试验还不成熟,这样随意胡来,简直丧心病狂!”

雷纳收住了笑容,说:“改造计划需要跟进人类塑料污染的速度,我不加快进度能行吗?当然,我不能只救人类,我要拯救众生,所有的动物迟早都要被我改造……跟你说也没有必要了,我得送你们见上帝,确保我的秘密不被泄露。”

杨帆嘲弄地说:“塑料岛已经毁了,你还有什么秘密可言?感谢强森的机关,摧毁了你的塑料岛!”

雷纳气得举手就是一枪。很不幸,一颗子弹打破了杨帆抱在怀中的塑料桶,从杨帆的小腹穿了过去,海面顿时泛起一片殷红。接着,雷纳招呼左右警卫:“跟我一起开枪,打死他们,为我的岛民,为你们的妻儿们报仇!”

雷纳再次举起枪,贾强他们全都闭上了眼睛。

只听“啪啪啪”一阵枪响,却是雷纳歪倒在舰桥上,他困惑地回头:“怎么回事?你们……”

警卫中站出来一个人,他指着雷纳说:“正是你,让我们陷入无尽的痛苦中。原来我们都有妻儿,为了波尼族的生存,一直隐忍。现在,波尼族就剩下我们这些孤独的男人,无牵无挂了。我痛恨自己软弱,没能早早除掉你!”

雷纳捂住伤口,叹气道:“原来是希里酋长……你们已经接受了第四试验室改造,怎么还会背叛我?可惜了我這么多年的试验……要把你们的基因传下去啊……”接着,雷纳心有不甘地闭上了眼睛。

希里酋长立刻把贾强、杨帆、露丝三人救了起来,请进潜艇,赶紧给杨帆上药,可潜艇医疗条件有限,只能暂时止住血。

希里酋长说:“我和雷纳的对话你们都听到了?我是波尼族的罪人,今天,我要回到亨德森岛,再次瞻仰生育我们的土地,向先人谢罪。我顺路搭载你们过去吧。”

有了潜艇,三四个钟头就到了亨德森岛。送三人上了岸,希里酋长却让潜艇掉头进海,远远地停了下来。十几个波尼族人在希里酋长的带领下,在潜艇甲板上朝着亨德森岛集体跪拜,口中喃喃不已,接着,海水灌进密封舱,潜艇快速下沉,不久,一切都被海水吞没了……

希里酋长用这种方式,与雷纳的最后希望一同葬身海底,波尼族人就这样完全消失了!

贾强、露丝扶着杨帆找到一处阴凉的山洞。三人饥困交加,吃了些岛上的浆果,休息了一夜。第二天,露丝给杨帆换药,发现伤口已经化脓,杨帆眼看是不行了。

露丝的哭声惊动了杨帆,杨帆艰难地睁眼,看着他俩,断断续续地说:“你们得活着走出去,要为减少海洋塑料垃圾出点力……我真不想在海洋中看见第二个塑料岛,也不想再看见雷纳博士那样的疯子……要知道,一旦塑料成为食物,人类就会成为塑料的奴隶,永远摆脱不了它的纠缠……”

留下露丝照顾楊帆,贾强含泪绕岛飞奔起来,试图找到海上过往的船只。不幸中的万幸,在亨德森岛西部海岸,停靠着一艘科考船,几个科学家正往船上收拾物品,准备离开。贾强疯了般地跑过去,请求他们去救治杨帆。科学家对岛上突然出现人类感到非常意外,热情地把露丝和杨帆接到了科考船上。

可还是太晚了,他们也没能救活杨帆。杨帆过世后,贾强和露丝将他埋葬在了亨德森岛上。

科学家告诉贾强和露丝:“亨德森岛远离大陆,是被世界遗忘的小岛,现在却被严重污染。洋流把世界各地的塑料垃圾送到这里的海滩上,让亨德森岛成了世界上最脏的岛屿。我们每隔三到五年会来这里考察一次,观察、分析海洋塑料污染的情况。今天能遇见我们,你们真是被幸运之神眷顾了。”

生死塑料岛

科学家以为他们只是误入此地的落难渔民,谁能想到他们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的生死考验?

贾强和露丝已经不想再回忆这段黑暗的过去。他们随科考船到了大洋洲,之后辗转回到南美……

贾强转行了,他和露丝召集了一批浅海渔民,购置了履带式清漂船,以打捞、转卖海洋塑料为生,积极奔走,呼吁减少白色污染。

贾强和露丝朝夕相处,恋爱了。不久后,两人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新婚之夜,露丝不无忧虑地说:“我们在塑料岛上困了好些天,我胳膊上还挨了一针,我们将来的孩子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贾强安慰道:“亲爱的,没事!针头刚扎进去,就被我抢走了,药水肯定没有注射进去。”

露丝听完,放松地笑了。

一年后,贾强和露丝的儿子出生了。婴儿白白胖胖、健健康康,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但不久,他们发现,儿子奶瓶上的奶嘴损耗很快,没过几天,就不得不换上一个完整的新奶嘴……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猎杀“六大件”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标题:生死塑料岛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gsh/tanxian/61792.html
声明:生死塑料岛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