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神话故事

石坚洞府遇仙女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01-05作者:北方人

    从前,有一个叫石坚的小伙子,他不但长得人高马大还一表人才,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帅小伙。可是,他却命不好,生在了一个贫苦家庭里。前几年他的爹娘也相继去世了,石坚的生活就像掉进了黄连水里,有多少苦只有他自己知道。街坊四邻看到他整天价吃不饱穿不暖,也都为他鸣不平,一个这么好的小伙子难道就没有出头之日吗?其实石坚也为自己的将来发愁,他也想学一个挣钱的手艺好出人头地,可是,就他现在的家庭状况又有谁愿意收他为徒呢。
    有一天,石坚去赶集,看见前面围了很多人在看热闹。他也赶忙过去一看,原来是一个打拳卖艺的老头,正在人群当中的一片空地上耍着大刀。别看这个老头得有六十岁开外了,但是打起拳来就像年轻人一样,虎虎生威,脚下生风。石坚看了既羡慕又眼馋,他一直看到散场了也舍不得离开,把身上仅有的几文钱全部给了这个打拳卖艺的老头,这才转身离去。
    石坚刚走了没几步,就听见那个卖艺的老头在后面喊他:“小伙子,你是那个村上的?”
    石坚回过头来好奇地看了看老头,然后说:“我就是前面村里的,离这里不远,你有事吗大爷?”
    原来这个老头看石坚相貌出众,身材魁伟,将来一定能够出人头地。他便有意想收他为徒,石坚心想:这不正是我梦寐以求的事吗。他爹娘已经去世了,自己是一个无牵无挂的人。他明白了老头的意思以后,赶忙跪下恭恭敬敬地给这个老头磕了三个响头,便认下了这个师父。从这以后,石坚就成了这个老头的徒弟,跟着他一边学习武艺,一边行走江湖打拳卖艺。就这样石坚不到一年多时间,就把他师父的本事全都学会了。
    有一天,他们师徒二人来到了青州府,在一个繁华的大街上敲起了铜锣。不一会的功夫,街上就聚集了很多人。石坚一看心想,看来还是大城市里的钱好赚。他今天耍起拳来格外的有精神,不时的引来了阵阵掌声和叫好声。可是就在他们师徒二人正演的高兴的时候,却把本地的一个出了名的恶霸给惊动了。此人叫李剥皮,会一些三脚猫的拳脚功夫。他就自己认为功夫了不得了,整天领着几个地痞无赖,专门欺负那些外地来的生意人。胆小的,麻利地送上钱图个平安,胆大的看不惯他们的这种行为不给钱,结果还得挨一顿揍,因为他们人多势众,挨了揍还得交钱。今天李剥皮听着这边这么热闹,他就知道是打拳卖艺的,或者是耍猴玩把戏的,心想是谁这么大胆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也该着李剥皮作恶做到头了,今天正遇着石坚。
    石坚自从跟随师父学艺行走江湖以来,走过的地方无数,见过的大小地痞恶霸也不少。但是他们师徒二人,从来就没有吃过亏。今天他们见了李剥皮来找事,也是先礼后兵,没有想到这个李剥皮不吃这一套,上来就砸家什。石坚一看来气了,这可是他们师徒二人吃饭的家伙,要是把这些道具给毁了,那我们还怎么过日子。就这样他们就动起了手,可是他们万万也没有想到,石坚和李剥皮刚刚打了没有几个回合。李剥皮被石坚一记直拳直捣龙门,他后退了几步没有站稳摔了下去,后脑勺不偏不正,正磕在一个石狮子的底座上。只见李剥皮蹬了几下腿,就一命归了黄泉。剩下的几个狗腿子一看主子死了,都撒腿跑的不见影了。
    石坚和师父一看出了人命,一下子也慌了神。虽然是一个地痞恶霸,但毕竟也是一条人命。他们只得收拾收拾来到了青州府衙,投案自首。知府老爷一听出了人命案,他也不敢怠慢,马上升堂问案。事实面前不容石坚多说,判了个秋后问斩打入死牢。他师父也无能为力,只能把这些年来攒的一些银子,在牢房里上下打点了一下,好让牢里的公差们别难为了石坚。然后,为了生计他便告辞了牢里的石坚,自己又干起了老本行,到处卖艺去了。
    过了几个月,一天知府大人正坐在后衙里没有事喝着闲茶。突然听到大堂外面有一群人吆喝着要见大老爷。他感到很奇怪,来到外面一问,原来是青州府南面的大山跟里突然出了一个地穴。地穴里往外冒着黑烟,还不是的发出奇怪的声音。当地的老百姓都认为地穴里有妖怪,小胆的吓得连门都不敢出了,所以赶紧来报告大老爷知道。
    知府大人见出了这样的怪事,赶忙带了几个公差,出城跟着来报信的老百姓去查看。他们一伙人还没有到地方,老远的就看见山前面有一股几十丈高的黑烟,从地穴里冒了出来。他们来到地穴跟前一看,只见地穴里不但往外冒着黑烟,还嗖嗖地往外刮着寒气。一种奇怪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从洞里传来,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以前,要是地方上出了怪事都要报告给皇上,皇上再派人到出事地点调查清楚。今天,青州出了这么一个地穴,知府为了讨好皇上,他决定用最快的时间把洞里的情况搞清楚,然后再上报。他回到衙门以后就和师爷商量,派谁下到地穴里探个明白呢。这样冒死的差事,你花再多的钱也没有人敢下去拿命开玩笑。他们商量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好办法,最后师爷出了一个馊主意,让死牢里的被判了死刑的犯人下去。如果下去真的死了就正好,要是死不了,就免除他的死刑。知府听了想想也没有什么最好的办法,也只能这样办了。
    知府安排衙役准备了一条一百多仗长的粗麻绳,一个抬筐和几只信鸽。准备好以后,又让木匠在地穴上搭了一个带滑轮的木架子。一切准备就绪了,然后从死牢里带出来一个死刑犯,让他坐在抬筐里。告诉他到了洞底下就放一只信鸽,弄清楚洞里的情况以后再第二只信鸽,你就坐在抬筐里上面的人好把你从洞底下拉上来。
    就这样死刑犯人坐在抬筐里,上面的人就把他慢慢地放了下去。这一条一百多仗长的麻绳快放完的时候,才感觉抬筐到洞底了,不一会的功夫信鸽就从洞里飞了出来。上面的人看了稍微放松了一下,但是都还是提心吊胆地等着第二只信鸽从洞里飞出来。一个多时辰过去了,第二只信鸽终于盼来了,衙役们都忙不迭地使劲的往上拉抬筐。可是,拉上来一看哪里还有死刑犯的人影,吓得这些人要不是知府老爷在这里,早就扔下绳子跑了。
    看来真的和老百姓说的一样,下面不是妖怪就是猛兽。但是,知府大人也没有办法,皇上那里还等着回报。第二天,就又从牢房里提了一个死刑犯,和昨天一样把他放下去,可是,等了半天还是只拉上来了抬筐,犯人又不见了。几天过去了,牢房里的犯人就剩下石坚一个人了,没有办法,想躲也躲不过去。石坚心想反正是一死,杀头和被妖怪吃了都一样。石坚就提了一个条件,他要了五斤牛肉和一坛子好酒,吃饱喝足以后他又到了兵器库里挑了一把宝剑,这才坐进抬筐里下去了。
    石坚也和他前面的几个犯人一样,虽然喝了酒壮了胆,但是他也是害怕。洞中的寒气迎面袭来,奇怪的声音就像怪兽的叫声一样,吓得他酒都醒了一半。他闭着眼睛心想死活反正就这样了,进去碰着妖怪是死,回去也是死,就听天由命吧。也不知过来多长时间,他才感觉到了洞底。他小心地从抬筐里出来,放了第一只信鸽。然后,他手里紧紧地握着宝剑,慢慢地往洞底深处毫无目标地摸索着走去。走了半天他就觉得脚下有流动的水,这样他只能在水里前行。又走了一会突然他的头被磕了一下,他用手一摸,原来洞突然变小了。他就弯下腰用手里的宝剑上下左右的试探着,慢慢地往前走。他这样磕磕碰碰地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他感觉洞又变大了,并且那个奇怪的声音也没有了。石坚这才明白,原来这个奇怪的叫声是洞里的风遇到了这个小洞口发出来的。没有了这个奇怪的声音,他的胆子也大了一些。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给自己又壮一壮胆子,握着宝剑又继续往前走去。走着走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前面慢慢地亮了起来,并且越往里走里面越亮。就像洞外面一样了,不对应该是比外面还漂亮。那青的是山,绿的是树。到处都是盛开的鲜花,各种各样的鸟儿欢快地鸣叫着,阵阵花香引来了五颜六色的蝴蝶和成群结队的蜜蜂。溪流清澈见底,哗哗地从树林里,花丛中欢快地流了出来。

    这时候,石坚惊奇的发现在前面不远处的树荫下,露出了金色的屋脊。石坚心想既然有房子,那一定是有人。他走近一看,真的不假,这里还真有一片金碧辉煌的亭台楼阁。只见高高的门口上挂着一块金字木匾,上面写着“华阳仙子殿”。石坚一看有这么一个好去处,为什么不进去看看呢。俗话说:艺高人胆大,他仗着自己行走江湖打拳卖艺这么多年,再说他又学了师父的一身本事。他便走向前去开始敲门,并且很有礼貌地轻声喊道:“麻烦问一下,里面有人吗?”
    可是,石坚喊了半天,里面就是没有人答腔。他就很小心地推门进去了,正好门也没有栓。他来到里面一个人也没有见到,只见屋内雕梁画栋,装饰的非常奢华。不管是家具,还是用的一切日常用品,都是石坚从来没有见过的稀罕东西。金银玉器,珍珠玛瑙随处可见。一阵阵奇香在整个屋子里轻轻地飘荡,石坚闻得如痴如醉,感觉自己仿佛进了仙境一般。他推开一扇门,眼前的一幕一下子让他惊呆了。只见一个年轻的女人,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地正躺在床上睡觉。石坚顿时面红耳赤,心砰砰地乱跳。他赶忙把门关上,不由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望仙子原谅。”说着赶忙退回了大厅里。
    这时候就听见里面娇声说道:“你是什么人,这般无理,怎么来到我的家里来了?”
    石坚听到说话,赶忙陪着不是说:“只是一场误会,望仙子不要生气,我这就走。”
    又听见里面说:“既然来了,你就别着急走,我这就出来。”
    时间不长门开了,那个媳妇已经穿戴好了从里面走了出来。石坚这才抬起头来看这个女人,当时就把他看呆了。他长了这么大哪里见过这么俊的女人,难道是天上的仙女吗,他早已忘记了自己身处险境。
    谁知道这时候这个女人突然说道:“真的是我的丈夫来了,你让我在这里等的好苦啊。”
    把石坚一下子搞糊涂了,他赶忙说:“仙子,你认错人了,我只是一个打拳卖艺的。现在误杀了人,是一个死刑犯。”
    又听见那女人说:“你看来把前世的事情都忘了,五百年前我们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只因你凡心未净,误犯天条被罚投胎到了人间,受那人间的疾苦,可怜我在这里苦苦地等了你五百多年。这回好了,你回来了,我们就在这里好好地过日子吧。”
    石坚听了半信半疑,心想:那些说书人说的故事难道现在成真的了吗。正在他头脑晕晕乎乎的时候,只见两个丫鬟早已摆好了一桌子山珍海味,菜的香味和酒的香味让他顿时感到饿了。这时,那个女人双手过来拉着石坚来到了饭桌前。对他温柔的说:“我的夫君,你一定是饿了吧,我们快用餐吧。”
    石坚心想,不管那么多了先填饱肚子再说吧。只见女人用银酒杯到了一杯酒递了过来,石坚接过来一饮而尽。这可是他第一次喝到这么香的酒,吃到这么好的菜。好酒好菜,还有仙女相陪,一会的功夫他便喝得迷迷糊糊的了。酒足饭饱以后,这女人和两个丫鬟把他扶到床上。他们二人就像干柴烈火,又像夫妻久别,在这里尽情地享受着男欢女爱。
    三天过去了,天天好酒好菜吃着,美人陪伴着。石坚真的相信了这个华阳仙子就是他前世的妻子,早已把他到这里来的任务忘得一干二净了。这个华阳仙子不但长得和天仙一样的美丽,还非常的温柔和善解人意。开导石坚把以前的那些不幸的事都忘掉,开开心心地在这里好好地过日子。石坚心想:别说这里就像神仙一般的日子,就是当一个下人也比回去杀头好。从这以后,石坚和华阳仙子真的就像一对恩爱夫妻一样,在这洞天福地里过起日子来了。
    他们不知不觉地在一起已经四五个月了,一天华阳仙子告诉石坚说:“夫君,我要出去办一点事,三两天就会回来的。你在家里要是闷了就到外面走走,记住咱们的后院,你一定不要进去。”
    石坚听了答应道:“你就放心去吧,我会在家里安安稳稳地等你回来的。”
    华阳仙子听了放心的走了,可是,刚过了一天,石坚就待不住了。他本身就是行走江湖,四海为家的人。越是别人不让他去的地方,他就越想去看看,华阳仙子不想让他到后院去。他就越想去看看到底后院里有什么奇怪的事情。
    他来到后院,只见后院的门锁着。他又回地回到华阳仙子的屋里,从一个小木箱里找到了玥匙,回来打开了后院的门。他推门进去一看,只见这里就像一个花园一样。整个院子里种植着各种各样的奇花异草,奇石假山和飘着奇香的各种水果。最多就是桃树,奇怪的是现在到了这个时节了,这里还是桃花盛开。石坚顺着桃树林里的一条小道,一边欣赏着桃花,一边往里走去。走了没有多远,只见前面一片翠竹,在这茂密的竹子丛中有一个小巧玲珑的院子,院子的大门敞开着。他就好奇地走到了院子里,这时候就见一个非常漂亮的媳妇从屋里走了出来。只见这个媳妇穿一身绿色的衣服,雪白的肌肤,一头像浓墨一样的长发盘在头上,真的就是一个超凡脱俗的仙子。石坚一下子看直眼了。这时就听见这个女人说:“哎呀,我的郎君,我可把你盼来了。”
    石坚一听吓了一跳,心想华阳仙子是我的媳妇,怎么这个漂亮的女人也说我是她的郎君呢。
    这个女人看见石坚怀疑,赶忙笑容可掬地过来手拉着石坚说:“我的郎君,难道你真的把你的爱妾给忘了吗?五百年前咱们三个在这个世外桃源里,快快乐乐地过日子。只因你凡心太重误犯天条,上天罚你到凡间受那颠沛流离的苦日子。这回好了,你回来了,咱们又能在一起过日子了。”
    只因为这一番话,让石坚信以为真,在以前富人三妻四妾的是很正常的。石坚心想:看来我以前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既然你说是我的小妾,那我就不客气啦,就跟着这个女人进了屋。
    到了屋里一看,只见桌子上已摆好了酒菜,他们二人就浓情蜜意地吃喝起来。这个女人告诉石坚,她叫华阴仙子,和华阳是一对好姐妹。她们一起在这里修炼成仙,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后来遇到了你,我们二人就一起嫁给了你。

    石坚酒足饭饱以后,他就住在华阴仙子这里了。石坚感觉到,华阴仙子虽然没有华阳仙子温柔,但是,华阴仙子那嫩滑,雪白的身体让他欲仙欲死。华阴的身体就像没有骨头一样,上下缠绕着他,让他欲罢不能。到了第二天,石坚没有舍得走,一直到了第三天。华阳仙子回来一看石坚没有在家里等她,她着急的里里外外地找了一个遍,也没有找到他。她又麻利地来到后院一看,见大门开着。心想这个冤家,一定没有听我的话来到了这里。她来到院子里对屋里喊道:“石郎,我回来了,咱们回家吧。”
    石坚正在屋里和华阴仙子喝茶聊天,突然听到华阳仙子在外面喊他,吓了一跳。华阳临出门的时候交待过他,不让他到后院里来,他结果没有听她的话。他这时感觉就像犯了错一样,听到喊声赶忙从屋里跑了出来。华阴仙子还没有来得及留他,他早已跟着华阳仙子走了。
    到了前面屋里,石坚看见华阳仙子的脸色特别难看,他赶忙给她赔不是。华阳仙子看了看他,叹了口气说:“你就是一个冤家啊,一会外面不论发生什么事,你呆在屋里都不要出去。”
    石坚看着非常严肃的华阳仙子,也没有敢多说,乖乖地坐在那里看着她就像准备要和谁决斗一样。过来没有多大一会,石坚就听见外面天空中突然刮起了大风,紧接着就听见那个华阴仙子喊道:“华阳,这么多年我已经不再怕你了,只允许你找男人,我找男人就不行吗?今天我要和你决一死战。”
    这时,只见华阳仙子浑身闪着白光,‘嗖’的一声窜到天上,也不答话两位仙子打在了一起。石坚一下子好像明白了什么,他本来就是一个练家子,祸又是他惹的,他能看着自己的媳妇为了自己去和别人去拼命吗。他赶忙拿上他来的时候拿的的那把宝剑,来到了院子里。只见院子的上空,一白,一绿打在了一起。虽然是两个女的,但是打起架来也是打的天昏地暗。石坚仰着头,手里紧握着宝剑是干着急使不上劲。
    两位在天上打了已有几百个回合了,还是不分胜败。这时候就见华阴一下子变成了一条绿色的大蟒蛇,口吐血红的蛇信子向华阳扑来。华阳也不示弱,白光一闪一下子变成了一只大鹏鸟,用那利剑般的长嘴朝绿蟒蛇啄去。可是,不知什么原因华阳渐渐地招架不了,不一会就败下阵来,石坚赶忙把她扶到了屋里。可能华阴也无力再战了,她也回到了后院。
    原来华阳仙子是如来佛祖座前的一只大鹏鸟,她在如来佛祖座前经常听佛祖讲佛法,后来就有了法力来到了这里修炼成仙。有一天,她听说有一条蛇精在危害人间,她便出洞为民除害。经过几次较量以后华阳仙子就收服了她,就是后院里的华阴仙子。原来华阴仙子是一条青蛇,她在昆仑山中修炼了八百多年,自以为已成人形有了法力。想更快地修炼成仙,便来到人间变化成美女诱惑青壮男子,吸取他们的精气来助她修炼。当时华阳仙子本想除了她这一害,可是她苦苦地哀求华阳仙子放她一命,并且保证以后不再危害人间。华阳见她已经修炼了八百多年了也不容易,便饶了她并且把她带回了洞中,让她住在后院里继续修炼。
    石坚听了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心想:要不是华阳早来一步,我的命差一点就毁在了华阴手里了,看来我前面来的那几个犯人,十八九已被她害死了。他又问华阳仙子:“我看见你马上就要制服她了,怎么又突然败下阵来呢?”
    华阳仙子多情地看了一眼石坚,亲切地说:“我这次出去是找我师父去了,我感觉这几天身子不舒服,想让我师父给看一看,原来我已经怀孕了,要不然我一定能收服她。”
    石坚听了既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自己快要当爹了,担心的是华阴随时都对他们不利。
    这时,华阳仙子好像看透了石坚的心思。便对他说:“你不要担心,西屋里有一个石柜子,里面有一张神弓,你去把它拿来。”
    石坚听了来到了西屋里,找到了石柜子打开一看,见里面真的有一张弓。可是,怎么看也不像是一张神弓。看上去黑不溜秋的,就像是一张很旧的破弓。他失望的拿出来来到了华阳面前交给她,华阳拿着这张弓对石坚说:“你别看它不起眼,它却是一个宝贝,不论是什么样的箭经过它射出去,就是神仙也难逃一命。”她把弓又递给石坚,说道:“等到华阴再来挑战,我假装不敌败下阵来的时候,你瞅准时机把箭射向华阴,咱们就算能成功了。”
    他们两个还正在商量着,这时候就听见华阴又在空中高喊:“你这个贱人,这么多年我已经受够你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死我活。你别躲在屋里怕死,有种的快点出来决一死战。”
    华阳听了,又嘱咐了一遍石坚:“记住我给你说的话,成败就看你的了。”说完只见她一道白光窜上天去,华阳也不答话,他们二人又战在了一起。石坚偷偷地找了一个严实地方藏好,手里拿好弓和箭等待时机下手。不一会的功夫他看见华阳一团白光败下阵来,华阴一团绿光从后面赶来。说时迟那时快,石坚这里赶忙搭上箭,拉满弓,一箭射去正中华阴,只听见一声惨叫一条绿色的大蛇,从空中掉了下来。
    除掉了华阴这条蛇精以后,他们夫妻二人就放心地在洞中快乐地过起日子来了。他们不知不觉间在这里快快乐乐地又过了三年,华阳和石坚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石坚看到他们打心眼里感到满足和幸福,要不是当初冒死下到地穴来到这里,哪里会有今天,还不早已被砍头了。说起来,他还得感谢青州府的知府大人。
    有一天,华阳看着石坚和孩子们叹了一口气,脸上好像是担心着什么。这一细微的表情,早已被细心的石坚看到了。石坚关心地问道:“娘子,你怎么了?难道你身体不舒服吗?”
    华阳先是摇了摇头,之后又叹了一口气。说:“我的郎君啊,虽然我们一家人天天在一起很幸福也很快乐。但是,好男儿志在四方,你总不能在洞府里呆一辈子吧。再说了,就凭你的一身本事一定能干出一番事业,也好为我们的孩子找到一条好的出路。”
    石坚听了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这一件事他确实也想过。让孩子在洞里过一辈子,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那怎么能行呢。华阳看见石坚没有说话,又对他说:“你在凡间吃苦受累,四处漂泊的罪已经受完了,但是,你命中还有一个大富贵。现在国家正是用人之际,西北边境外族入侵。在那里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现在皇上正在招兵买马开赴边境作战,这正是你出人头地的好机会。”
    石坚看了看两个可爱的孩子,心想:就是为了孩子的将来有一个好的前程,我也得出去闯一闯。临走的时候,华阳又拿出来那一张弓,对石坚说:“你把这张弓带上,他能助你一臂之力。”说着从怀里拿出来一块玉佩一掰两半,递给石坚一半:“你拿着这块玉,将来给你送孩子的时候,也是一个见证。”
    就这样,华阳用法力把石坚送出洞外来到了一个县城里,最后恋恋不舍地告别了石坚。
    石坚送走了华阳,来到了城里,真的看见到处在招兵。他就很顺利地报了名,几天以后,他随着征西大军就出发了。石坚凭着他的一身本事,很快就得到了将军的重视。从一个步兵小卒提到了一个小队长,又从小队长升到了一员大将。这时候,他的那张弓才发挥了作用。取敌人大将的性命易如反掌,箭无虚发。这张神弓就连神仙都难逃一命,更何况是一个草木之人了。他多次配合元帅引诱敌人的大将上当,然后一个一个的被他射死。敌军没有了战将,仗还怎么打。整个战役用了不到一年的功夫,边疆就平定了。因石坚战功卓著,元帅上报皇帝封他做了一个大将军,并给他盖了一座将军府。打这一后,石坚凭着自己的一身本事,和那张神弓多次带兵平定各地的叛乱。为国家,为朝廷付出了汗马功劳,皇上也没有亏待了他,封了他一个平安候。从将军府里又搬到了侯王府。
    六年后的一天,石坚在候王府里正在宴请同僚,突然管家领着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进来见他,并给他拿出来了半块玉。他一看这两个孩子,男孩也只有七八岁,女孩也不过四五岁。他赶忙从他贴身的地方掏出那半块华阳给他的玉,和这半块玉放在一起一看,正是当年华阳掰开的那一块。看来华阳真的把孩子给送来了。
    从这以后,两个孩子和石坚就住在候府里,一切吃穿住行都有专人伺候着。石坚给儿子取名叫石阳,女儿叫石仙,意思是叫他们记住自己的母亲是华阳仙子。他还专门雇了一个老师在候府里教这两个孩子上学。两个孩子一样的聪明,老师教的东西是一学就会。后来石阳中了进士官至翰林。石仙嫁给了一个富商的公子,过上了衣食无忧的日子。
    就在石坚七十岁的时候,一天华阳仙子来到了府上。告诉他说:“一切荣华富贵都是过眼云烟,你现在是跟我回去,还是留在这里继续享受这里的一切?”
    石坚忙说:“你这是说的哪里话,我无时无刻都在盼着你来接我。”
    第二天,他们就告别了孩子们,华阳仙子手拉着石坚一阵清风升到了天上,回到了他们该去的地方了。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上一篇:白龙降妖

下一篇:沂蒙山的人参娃子

标题:石坚洞府遇仙女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gsh/shenhua/52402.html
声明:石坚洞府遇仙女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